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十七章 神秘高手老乞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七章 神秘高手老乞丐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不能怪寧月的演技太過逼真,人都是被逼出來的。pbtxt也不能怪殺手太過於單純,他們此刻的訓練遠沒有寧月想象的科學。這群殺手哪怕從小進行訓練,訓練的也不過是武功和殺人技巧,對於其他方面就像一張白紙一般的單純。

所以,對面的殺手信了。在他回頭的一瞬間,寧月出手了。出手的不是蝴蝶鏢,而是三種暗器齊飛。而這,就是真正的星羅棋盤。星羅棋盤真正使用手法就是如天女撒花一般灑出各種暗器,每一種都有其獨特的手法,就像幾個暗器高手用不同的暗器同時攻擊。

記載中,星羅棋盤的最高境界就是一瞬間打出七十二種暗器。這樣的境界寧月連想都不敢想,除了硬接之外絕無可能閃避過的。

殺手回頭一看身後空無一物,瞬間知道自己上了當。再次回過頭的時候更是亡魂大冒。寧月竟然一次出手了三種暗器,而且都已經逼近到了面門。

閃避需要發力的時間,而他欠缺的卻正是這個時間。來不及細想雙手揮舞在空中化成無數殘影,彷彿千手觀音法相一般。這一招是正事暗器高手必練的摘花弄葉手,身為暗器高手,不僅要能發還要能收。

看似幾經曲折,實際就是彈指一瞬。寧月的三種暗器共十七枚被對方牢牢的握在手中。而寧月身後的莫星也微微的鬆開了刀柄。在寧月偷襲的時候,他已經忍不住要出手了。

「你竟敢偷襲?」對面的殺手冷冷的問道,雖然語氣很平緩,但寧月敢肯定,他的內心壓抑著暴烈的怒火。但這些,寧月已經不在乎了,不僅不在乎,嘴角還勾起一絲淡淡的微笑。

「暗器,詭道者!在於欺騙,在於詭異!這是我練暗器的時候學到的第一句話。我想你的師父也一定這樣的告誡過你1

「不錯1對面的殺手在聽完后微微一愣,默默的點了點頭,「我錯了,暗器詭道者!我竟然在這裡和你光明正大的決鬥?呵呵呵……寧月,死吧1

殺手動了,但也只是身體微微一顫就再也沒有了動作。眼神中,恐懼在飛速的蔓延。因為就在剛才,要出手的一瞬間,他的手臂竟然不聽使喚的僵硬在那裡。

這時候,他才驚恐的發現,一顆透骨釘不知道何時竟然打在了他的肩膀處。pbtXt因為透骨釘上面塗了強烈的麻藥,所以他中了一枚透骨釘竟然也這麼久都沒有發現。

但這並不是他恐懼的根源,因為在透骨釘的邊上,一隻利停在他的肩膀上。這種利只有他有,上面的藍光就是見血封喉的劇毒。

「你」殺手臉色一僵,一句完整的話都沒來得及說出口眼皮一翻便已倒地氣絕。

「流星1身後突然響起一聲暴喝,因為寧月擋著莫星並沒有第一時間發現流星的異常,等到流星倒地的時候才知道他已被寧月陰了。暴怒之下含恨出手,一道刀氣如犁頭一般向寧月的背心砍來。

前世的閃避動作真的很不錯,就地向前翻滾能瞬間做出閃避。這種有時候連子彈都能閃避的動作避過一次刀氣攻擊自然沒問題。但這種閃避最多只能用一次,下一次就絕對沒有那麼幸運了。

一擊沒中,莫星並沒有露出一絲詫異,手中狹長的太刀一樣泛著藍光。雙手握刀,一步步的向寧月逼近。每一步,氣勢升騰,每一步,刀意便漲一分。

這是聚勢,一旦出手必定石破天驚。天下刀客最為難練,但威力最強的兩招基礎刀法,一招拔刀術,一招迎風斬!冷汗從寧月的眼角滑落,莫星的刀還未砍下,氣機已將自己牢牢鎖定。無法閃躲,無法抵擋,一旦劈落自己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刀光將自己劈成兩半。

「怎麼辦?」寧月不斷的問自己,但是,顫抖的雙腿竟然告訴他放棄抵抗就這麼等死?怎麼可以?怎麼甘心?

突然眼角閃過一絲白光,豁然間寧月的眼神露出一絲震驚。不知道何時,在莫星身後的樹枝上竟然躺著一個衣衫襤僂的乞丐。哪怕乞丐穿著破衣爛衫,哪怕衣服上全是補叮但這個乞丐不僅沒給人髒亂討厭的感覺,看起來如此的清爽,如此的舒心。

「高手1兩個放著光輝的字眼閃電般的劃過寧月的腦海。一個花白頭髮的老乞丐,躺在殺手身後不知道多久。但兩人竟然都沒有感覺到他的存在。

但這並不是寧月確定的理由,乞丐身下的樹枝只有手指粗。他躺在上面竟然沒有給樹枝造成一點的壓力,樹枝依舊自然的伸展,彷彿乞丐就是一片羽毛那樣輕。最為詭異的是,這棵樹其他樹枝都會微微晃動唯有他身下的那一支竟然紋絲不動。

這樣的乞丐不是高手是什麼?深受武俠小說熏陶的寧月第一時間將他劃到洪七公周伯通這一類之中。而一個絕世高手,如果不現身誰也別想發現他,既然現身了,就不會無緣無故的出現。

「天使啊你是來救我的么?」寧月的內心在奔淚,所以他雙眼透光的看著樹枝上的老人殷切的呼喚,「前輩,救我」

「哈?還想騙我?」莫星憤怒了,之前寧月那堪比奧斯卡的演技騙了流星,使得流星被寧月陰死到現在還死不瞑目。但現在,你竟然又來這一招?這已經不是你演技好不好的問題了,這特么在侮辱我的智商啊!

「迎風斬1莫星不僅沒有回頭,而且一刀斬下如此的決絕。他對自己砍下的一刀很自信,被氣機鎖定的人絕無可能躲避這一刀。除非對方是將精神意念貫通的先天境界高手。而顯然,寧月他不是。

寧月獃獃的定在原地,他想躲,但身體周圍的空氣彷彿已經凝結。無論他怎麼努力,身體都無法移動半分。而且這一刀斬下來的速度極快無比,哪怕寧月有先天境界的精神力也只能看出這一刀軌跡的殘影。寧月有先天境界,但不是代表有先天境界的精神力強度和深厚內力。

「轟」

「哎呦」一個聲音出現的如此的突兀,有如此的刺耳。刀光破碎的無聲勝無息,彷彿那一道驚天動地的刀氣只是一陣清風。

一個老頭,一個花白頭髮怎麼也不像是乞丐的老乞丐伸著懶腰從寧月的眼前坐起。一邊伸著懶腰,一邊揉著耳朵,「老人家好不容易在這裡睡個覺,你們兩個小傢伙吵什麼吵?要吵到別處去……」

「裝逼1對老乞丐的做作寧月只能想到這一個形容詞,什麼睡覺,什麼吵醒,你丫的故意的都這麼明顯了還裝?心中雖然無盡吐槽,臉上卻立刻變臉一副感激涕零的表情外加一聲肝腸寸斷的呼喚……

「前輩救我……」

寧月一直都以為自己還是有節操的,但現在,他感覺自己的節操已經碎了一地。在沒有生命威脅的時候,寧月還要一下面子,一旦有了生命威脅,別說面子就連臉都可以不要。

所以此刻的寧月一把抱著乞丐的腿一邊眼淚橫流。寧月發誓只要不被打死,就絕不放手!這是救命稻草,能不能活下來全看這個高人的心情了。

老乞丐有些臉紅,雖然剛才故意的裝了一下,但沒想到效果這麼好竟然讓人倒頭就拜。老乞丐仔細回想了一下,貌似除了替他擋著一道刀氣之外似乎並沒有顯露什麼啊?

「老東西,不想死的閃一邊去1莫星看著自己的一刀被人破去頓時火冒三丈。而且在他看來這個奇怪的老頭顯露的實力並不是很強,就是解決起來比較麻煩。所以,莫星猛烈的散發出殺氣,想用殺氣讓這個多管閑事的老頭知難而退。

在殺手開口的瞬間,寧月緊張的心鬆了下來。心中更是對殺手萬分鄙夷,「就這樣的眼力,能活這麼大還真是難為你了1

只要老頭不是裘千丈這樣的貨色,幫誰已經明擺著了。所以寧月這才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慶幸。如果上一次能化險為夷是自己計謀功勞的話,這一次就真的是運氣了。

如果不是一個愛管閑事的高手正巧出現在附近,寧月這回鐵定死的不能再死。但運氣這種東西誰又能說的准?下一次誰敢保證還有運氣?不是世界太危險,而是自己太弱校寧月再一次對變強產生了強烈的渴望。

面對殺手的做死,寧月當然不會靜觀事態變化。一邊抱著老乞丐的大腿痛哭一邊將自己如何偉大一心如何拯救被幕後黑手拐走的孩子。寧月結合前世的案件和語言修飾將幕後黑手喪盡天良將孩子拐賣后掰斷手腳上街乞討什麼的說的那個叫天怒人怨人神共憤埃

別說老乞丐了,就是對面的殺手莫星都對寧月口中的拐賣團伙恨的牙痒痒。但是……這特么說的我們么?我有這麼壞?我怎麼不知道?

「起來!好男兒哭哭滴滴算什麼樣?」老乞丐的臉色一黑,看向莫星的眼神寒芒閃爍。

嗖的一下寧月就站直了身體,到了現在他可以確定自己終於說動了高人願意出手了。這麼多的眼淚和口水沒有白流,眼神還不忘挑釁的看了眼氣的七竅生煙的莫星。

「照你這麼說,這群人倒真是罪該萬死!但即便如此讓我對一個後輩出手實在有失身份,不如這樣,我替你掠陣由你出手替天行道1

「噗」寧月差點被噎出一口老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