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三十八章 無量劫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三十八章 無量劫指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有失身份?能吃么?不打算出手你跳出來就為了裝逼么?寧月很憂傷,但他的臉上卻沒有露出一絲一毫。Pbtxt馬上換上一副視死如歸的氣概。

「既然前輩有令,晚輩不敢推辭。可惜晚輩武功低微,但匡扶正義死生何懼?前輩,倘若過會兒死在他的屠刀之下,還望前輩替晚輩準備薄棺一具勿讓我暴屍荒野1

寧月緩緩的抽出腰間的匕首,那番話就差指著老乞丐的鼻子說:「是你讓我去送死的,我死了做鬼也不放過你1老乞丐不知道寧月武功低么?兩個殺手一眼道出了寧月的武功境界身為更強的高人豈會看不出來。

「咳咳咳」老乞丐乾咳了一聲,也許他還想在寧月危急關頭再裝一次,但寧月顯然不願意配合。不過老乞丐果然人老皮厚,尷尬一瞬間就換上了一個鄙夷的眼神。

「才後天一重境?真是白白浪費了這麼好的根骨天賦!算了,你我相見既是有緣,我就傳你一招!瞪大眼睛看清楚了1老乞丐接下來的話頓時讓寧月喜出望外,這特么妥妥是奇遇的節奏啊!

「多謝師傅」寧月倒頭就拜!不是寧月的師傅太不值錢,剛認識一個就願意拜師。實在是這個世界不是武俠小說寧月也不是主角,現實的殘酷比起後世的發財機遇不遑多讓。

你特么上哪裡遇到那麼多名師啊?有人願意教你一招半式那是上輩子積德了。多少天賦根骨絕佳的人,因錯失了機會而只能一輩子生活在農田裡。

而且寧月經過原本世界的熏陶根本就沒有什麼一日為師終身為父的想法。他只信奉一條,術業專攻達者為師,只要比我強我就跟你學,了不起學郭靖,拜他十個八個師傅用師傅堆也能堆成高手。

寧月跪下的身體卻被老乞丐一把抓住,「你小子倒是會順桿上爬?我不過傳你一招助你制勝而已,想拜我為師?你還差的遠呢!記住,我只演示一遍,只有一遍1

寧月一開始還很懷疑,老乞丐如何演示才能讓自己看到而不被一邊的莫星給學去?但等到老乞丐演示的時候,他瞬間明白了。

只見老乞丐雙指並劍,如流光一般一擊點在寧月的眉心。突然之間,寧月的大腦彷彿被人用斧頭劈開了一般。pbtxt

「咦?你竟然直接反後天為先天?果然驚才絕艷!這樣更好1

眼前場景變換瞬間一片混沌,剎那間,一個紅色的光影出現的寧月的眼前,光影中的行功路線清晰可見,光影的動作彷彿印刻寧月的腦海中。

突然間,空間破碎。光影消失前匯成一個響徹天地的聲音無量劫指!

眼前的場景再次變換,寧月猛的睜開眼睛,自己依舊站在矮腳山的林中,眼前的蒙面殺手依舊動都沒動一下。而此刻的寧月只感覺體內流淌的燥熱感彷彿在燒灼他的五臟六腑讓寧月有種不吐不快的衝動。

「去吧1老乞丐輕輕一拍,寧月彷彿有了宣洩口一般急速的向殺手衝去。此刻的寧月氣勢何止增了三倍,泛紅的眼睛透射出的光芒讓莫星心底一寒。

莫星自然不會坐以待斃,一刀劈下彷彿要劈碎這個天地。刀光凜冽如閃電般降臨在寧月的頭頂。換做以往,寧月絕對不可能避過這一刀,但現在的寧月竟然輕巧的側身就避開了。

「不可能?你……你怎麼可能避開我的氣機鎖定?」莫星震驚了,寧月的舉動似乎超出了他以往的認知。寧月只不過是後天一重境的修為啊!

「嘿嘿嘿!堂堂先天境界的修為如果連一個後天境界的氣機鎖定都無法打破,那才是真的丟臉了。」老乞丐不屑的伸了個懶腰,寧月的功力的確只是後天一重,但他的起點高啊,先天境界可是實打實的。

寧月的眼中,莫星的形象已經不復存在,唯有哪一個紅色的光影與他重疊。精神力衝出印堂直射呆立的莫星,那種被先天高手氣機鎖定的感覺如此的可怕。莫星終於體會到寧月一開始的那一種恐懼,無法閃避,無法移動,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寧月的攻擊到來。

體內的行功路線自動流轉,在體內形成一個玄妙的周天,周天運轉的速度越來越快,就像飛速旋轉的脫水機有一種破繭而出的衝動。雙指並劍,照著光影的動作一指點出!

「啾」一道氣勁激射,破空聲將寧月喚醒。眼前的幻覺沒有了,光影也消失不見。唯有莫星舉刀的動作定格在原地,一個手指粗的血洞出現在莫星的眉心。污濁的血液混合著白白的腦漿緩緩的流下。

一種前所未有的疲憊席捲寧月的全身,好像是剛剛跑完了一場馬拉松之後又立刻做了五百個俯撐的疲憊感。除了身體的疲憊之外,體內那可憐的內功已經消失不見。

但即便如此,寧月臉上依舊掛起開心的笑容。幾乎與莫星的屍體同時倒下,看著透過樹葉的縫隙灑下的陽光,寧月突然有一種神采飛揚的心情。

「這一招真不錯1寧月如是想到,緩緩的艱難的站起身體,環顧四周卻怎麼也無法發現寧月的身影。

「師傅?師傅!師傅」寧月大聲喊道,除了驚起一陣撲騰翅膀的飛鳥之外再也沒有一點回應。

「師傅不愧是前輩高人,果然神龍見首不見尾1

「小子,我傳你一招不過是看你順眼,以後不許以我的徒弟自居,更不可拿著我的名號到處招搖撞騙。你我緣盡於此,若將來知道你敗壞我的名聲,我必取你性命!去也」

「呃就算我想,那也得知道你的名號啊1寧月無力的吐槽。難道以後招搖撞騙的時候說,我的師傅是一個老乞丐?

看了一眼系統技能版面,剛剛使用的無量劫指已經記錄在了裡面,「無量劫指,特殊技能,通過特殊手法從指間射出一道勁力。威力視使用者內力而定,先天境界可附帶契機鎖定。」

「竟然是成長性技能?隨著內功越深實力越強,這一招的威力只會越大。而且先天境界可以鎖定氣機?難道……這個老乞丐是先天高手?看來賺了啊1寧月望著老乞丐消失的位置久久的出神。

踉蹌著腳步繼續向易水鄉走去,剛走了幾步,寧月突然頓祝之前的莫星死不瞑目的倒在腳邊,寧月輕輕的嘆了口氣,「別怪我陰你,做殺手還這麼單純早晚會有這麼一遭的。」

說著,寧月輕輕的掀開衣袖,手腕上帶著一塊漆黑的磁鐵。磁鐵上,兩隻利如標本一般牢牢的黏在磁鐵上。寧月再次起步離開,兩隻利翩翩起舞緩緩的落在流星的臉上。

易水鄉依舊如此的平和,日近黃昏。渺渺炊煙從家家戶戶的煙囪中飄起。寧月直奔周濟的家,還沒靠近就看到周濟家的煙囪里飄出濃密的黑煙。

寧月心中大喜,連忙大步跑去,「周叔,周叔,你在家么?」

屋門打開,臉色紅潤的周翠翠出現在門口,「月哥哥,你怎麼回來了?剛巧我也今天剛到家,快進來坐吧1說這話的時候,周翠翠的俏臉已然一片緋紅。

寧月倒是沒有想這麼多,畢竟和周翠翠可以說從小一起玩到大熟的不能再熟了。進了屋,寧月左右張望了一眼,「周叔回來了么?」

「我爹不是應該在鎮上么?」周翠翠瞪著閃亮的眼睛看著寧月的側臉。自從上次的事發生之後,周翠翠對寧月的情感彷彿發酵了一般噴涌而出,熱情的寧月都有些接受不了。

周翠翠長得不算漂亮,但絕對算不上丑,而且曲線玲瓏看著非常養眼。換了以前的寧月,周翠翠無疑是最好的伴侶,耐看,熟知,忠誠,賢惠。哪怕周濟要他入贅,無親無故的寧月也不會太排斥。

但可惜,偏偏和千暮雪有婚約在身。相比於千暮雪,寧月也許更傾向與周翠翠,因為千暮雪太過於虛幻,只有周翠翠才是實實在在的。

但對於周翠翠溢於言表的情誼,寧月只好裝著看不見。他害怕自己接受了周翠翠就會被千暮雪一人來一劍。然後將兩人的屍體掛在蘇州城門口身上還被刻著姦夫****那畫面,寧月頓時打了一個冷顫。

「周大叔沒有回家?」強行的將腦海的畫面甩開,寧月的眉頭不由的皺起。

「嗯!我也剛從寧遠府回來。怎麼了?」周翠翠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問道。

「那周叔有沒有把赤炎丹的記錄賬本交給你?」寧月急切的問道。

「有!在七天前爹突然讓我保管好賬本,是不是爹出事了?」周翠翠盯著寧月的眼睛直看,眼角處慢慢的溢出晶瑩的淚光。

「周叔失蹤了,三天前突然就關了藥鋪的門再也沒有人見過他。你先別急,你再急也沒用。先把賬本拿出來看看裡面有沒有線索。翠翠,你現在要冷靜,接下怎麼做一定要聽我的。」

寧月的話給了周翠翠的心注入了擎天玉柱。一下瞬間,周翠翠彷彿沒那麼的惶恐害怕了。鑽進屋裡,不一會兒就拿出了一本賬本。寧月連忙拿出來翻看了起來,大約半刻鐘,賬本已經被寧月翻了一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