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四十章 兇手出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章 兇手出水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這個世界離了誰都照常過,這邊的案子還沒有破,那邊的祝壽卻照常進行著。pbtxt魯達幾人也把案子的事都拋到了腦後,上頭不催,他們就一切照舊。看著五人穿著整齊的便服出了門,寧月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寧月換下飛魚服離開了天幕府。

借著月光,寧月回到了易水鄉直接向周濟的家走去。周濟已經遇害,周翠翠去了蘇州府,周濟家中已經沒人住了。輕輕的點亮油燈,舉著燈火緩緩的向黑夜中摸去。

突然,耳邊傳來了一聲細碎的風聲。寧月連忙吹滅手中的油燈但還是晚了一點。幾道刀光炸亮,在黑夜中如雷光一般閃過。

寧月連忙倒退,期間還不忘灑出一把暗器。雖然星羅棋盤的水平並沒有變強很多,但發動暗器的手法卻有長足的進步。至少在匆忙之間,寧月打出去的暗器還頗具威力。

「叮叮噹噹1就著四濺的火花,寧月看到了一個個黑衣蒙面的神秘人。而僅僅一眼,寧月就已嚇得亡魂大冒。自己的三腳貓功夫至於拿出這麼大的陣仗么?

即使知道逃出去的可能很微乎其微,但寧月覺得自己還可以努力一下。所以,在甩出暗器之後,瞬間手指翻飛,身上藏著的所有暗器都被他一股腦的拋了出去。身形急飛,一頭撞破窗戶躍到了窗外。

「還好……」寧月慶幸的念頭剛剛從心底浮起,便感覺後腦勺一疼接著就什麼也不知道了。

一個高大壯碩的黑衣人冷笑的將寧月提在手中,不一會兒,七八個黑衣人紛紛衝出屋子來到提著寧月的黑衣人身邊。

「放把火,我們走1黑衣人將寧月輕輕的扛在肩上冷冷的說道,轉身向村子的外頭走去。

戰鬥發生的很短暫,短暫的都沒有吵醒左右的鄰居。直到看到了透過窗戶的火光,鄰居們才驚叫的醒來拿著鍋碗瓢盆衝出家門救火。而那個時侯,他們早已看不到黑衣人的身影。

五月天的井水澆在身上透心涼,而寧月就是被一瓢井水潑醒的。眯開一絲細縫,眼前的陣仗讓寧月心底一沉。這個一個典型的地牢擺設,明晃晃的火盆燙得寧月臉頰微微發燙。

寧月的周邊兩排站著一個個頭戴銅質面具的赤膊大漢,每人一手火把一手砍刀一個個皮膚黝黑肌肉分明。pbtXt看著這場景,膽小的估計也直接嚇尿。寧月膽子也很小,但他卻強裝的微笑。

「到了這個時候,你還笑得出來?不愧是寧月,寧捕頭1一個渾厚的聲音響起,寧月這才發現一個戴著銀質面具的壯漢在自己身前不遠處的太師椅上坐著。說是坐著,實際上卻是耷拉在椅子上。

寧月緩緩的站起身,茫然的摸了摸身體。自己雖然身陷囫圇,但並沒有被他們捆綁起來。身上的暗器雖然全部被收走了,好在藏在褲襠里的兩個鐵蛋沒被他們掏去倒也有了點保命的本錢。

「你們是什麼人?」

「我們是什麼人你就無需知道了,我請寧捕頭過來是來談合作的,這也是為什麼你還沒被我們綁起來的原因。但是前提……是你願意合作。」

「我就弄不懂了,你們是不是非得綁我一次才滿意。上次沒綁成功,這次連招呼也不打?」寧月有些埋怨的語氣聽得如此的幽怨。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

「別裝蒜了吧!周濟就是這麼被你請過來的么?」寧月說這句話的時候,整個人的氣勢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轉變。眼神犀利的盯著銀色面具的眼孔,聲音冰寒的如冷冽的北風。

「呵呵呵……不錯!可惜他不識相,打死也不肯合作……」對方的回答讓寧月的眼神更加的冰冷,雙手用力握拳發出嘎嘎嘎的脆響。

「嚴刑逼供,得不到想要的就殺人拋屍!石窟門,你們的膽子好大啊1寧月一字一饋

「哦?石窟門?我不明白寧捕頭在說什麼?」

「赤炎丹藥量有限,賣出去的每一顆丹藥都有清晰的記載。神農幫和百草堂並不是煉體幫派,他們需求的丹藥量異常的稀少。唯有你石窟門的化石變乃橫練功夫,在赤炎丹的輔助下進境飛速。

周濟賬本上清晰的記載,你們石庫門每次都將自己份額的丹藥全部提取,而且還不止一次催促丹藥。靠著赤炎丹修鍊你們快上癮了吧?」

「寧捕頭,我來和你談合作,可不是為了聽你說這些莫名其妙的東西。」對面的神秘人依舊輕描淡寫的說道,反正就是隨你怎麼說我就是不承認。

「合作?石堅石掌門,也許你不知道,每一顆赤炎丹都是經過我的手。出現在世上的赤炎丹就這麼幾顆,你們石窟門得到多少丹藥我心裡清清楚楚。隔著這麼遠,我都能聞到你們的藥味,你們還帶著面具有意思么?」

寧月斜著眼一臉鄙夷的盯著面前坐著的銀面神秘人,那表情彷彿在看一群小丑在表演。而面前的神秘人身體猛的一僵,看著寧月的眼神突然間射出兩道歷芒。

「你原本不該說破的。」雖然他不知道寧月是不是真的聞到了自己身上的藥味,但看到寧月這麼肯定的語氣姑且就信了吧。反正寧月已在手中,是生是死還不是任憑自己揉捏?

「是啊,我不該說破!因為說破了,些許我就活不了了!十三太保霍劍鋒的接頭人,就是你吧?」寧月不屑的聳了聳肩淡淡的問道。

對面的神秘人也緩緩的摘下了臉上的面具,果然正是石窟門掌門石堅。聽到寧月的話,石堅的身體明顯的一顫,但卻又被他很好的掩飾了下去,只不過看向寧月的眼神越發的冰冷,就像在看一個死人。

「我雖然不知道你憑什麼說,但我知道你說這話一定有你的理由,我很想聽聽1

「我剛才已經說了,你們用過赤炎丹,所以我能聞出來。但我知道,我並沒有將赤炎丹賣給霍劍鋒,但他用的赤炎丹一點也不少。」寧月緩緩的說道,語氣異常的低沉。

「難道就不能是百草堂和神農幫?」

「他們的份額在那,可惜他們並沒有提貨。所以,就是拿出他們全部也推不出一個金身真訣大成的霍劍鋒。坦白的說,石掌門真是無私奉獻埃自己的武功還沒大成,倒是成全了別人啊1

「不讓他試藥,我如何放心修鍊?可惜……」

「等到你放心的時候,赤炎丹沒了?哈哈哈這算不算偷雞不成蝕把米?」寧月很煥。

「原本很後悔,但現在不後悔了1既然承認了,石堅也沒興趣繼續和寧月扯皮,緩緩的站起身,身上的氣勢猛然間升騰。

「因為你落在了我手上!你在套我話的時候,其實我也在套你的話。就在剛才,你幾乎已經承認了你才是赤炎丹的擁有者。交出丹藥,或者死1

「在你摘下面具的時候,我已經是個死人了不是么?」

「你想把秘密帶進棺材里?呵呵呵……我看看你的嘴巴有沒有這麼嚴!動手1石堅冷冷一喝,兩邊的壯漢紛紛露出冷笑不懷好意的走來。

「等等1寧月大聲喝道。

「怎麼了?改變注意了?」

「我的嘴巴很不牢,何必嚴刑拷打呢?要不換一個美人計試試?」寧月沒有表現出絲毫的恐懼緊張,反而滿臉堆笑的說道。

「沒那閑工夫1石堅的瞳孔猛地一縮,在這個時候寧月還一副坦然自若的神態。若不是生死看淡,那就一定是有所依仗。

正在石堅遲疑不定的時候,外面響起了喊殺聲,一聲聲越來越近越來越刺耳。在石堅還沒想明白到底哪裡出了破綻的時候,大門已經被攻破。陽光射入,原來此刻已不是黑夜而是清晨。

「呵呵呵呵……石掌門,大清早的你們關在屋子裡演大戲么?」劉士元肥胖的身體一馬當先的沖了進來。雙手揮舞,赤紅的火焰在周身流轉就像一條火龍舞動。

石堅的手下別說阻攔,就是近身也辦不到。而一邊的百里雲,實力顯然遜色了劉士元幾分。但一雙肉掌上面雲海升騰,帶著銅面具的壯漢沒一個是他一掌之敵。

眨眼間,石堅所有的屬下都已躺倒在地生死不知。而石堅依舊坦然自若的坐在椅子上冷冷的看著並肩站著的劉士元和百里雲。

「百里兄的壽宴結束了?」

「賓主盡歡,大家都喝得人仰馬翻。這樣都不算結束,怎麼才算結束?」

「劉幫主不是沒有喝醉么?我的三個師弟呢?」石堅的眼神很冷,周身升起的氣勢也異常的強勁。

「喝多了在百草堂的客房裡睡著呢?怎麼?石幫主也想去睡睡?」百里雲很猥瑣的挑了挑眉毛奸笑道。

「你們是怎麼找來這裡的?」石堅緩緩的站起身問道。

「你難道忘了我百草堂的百里檀香么?寧月身上有百里檀香,我們自然能找到這裡來。如今外面裡面都是我們的人,石堅,你還是束手就擒吧。」

「這麼看來……你早就知道我了?這次你讓我抓過來……也是你故意為之?」石堅說這話的時候,眼睛已經看向了寧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