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四十一章 就地正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一章 就地正法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既然早已猜到你才是幕後的黑手,我又怎麼可能不提防你。pbtxT從周大叔的死,我就知道你們下一個目標一定會是我。所以我請動了劉幫主和百里幫主出手,為了引蛇出洞,百里幫主還提前了一個月擺下壽宴。

今天的一切,都是為了引你出手而布置的局。從周大叔被你殺害開始,我就已經開始布局。所以,你輸得並不冤。」寧月緩緩的說著,氣勢升騰眼神直視石堅。這一刻的寧月不再是武功低微的毛頭小子,而是運籌帷幄,將一切盡在掌握的天之驕子。

「哈哈哈……這樣你就認為贏定了?這樣你就認為吃定我了?」石堅緩緩的站起身,一臉戲謔的看著寧月還有站在寧月身旁的劉士元和百里雲。

「你已成瓮中之鱉,你的屬下都已經被我們搞定了!你還有什麼翻盤的底牌?」百里雲冷喝的笑道。

「論武功,你是我們三派中最高的。可惜,你不該做下這等天怒人怨之事,無論大周法理,還是江湖公義你都罪該萬死……」

「哈哈哈……什麼時候笑裡藏刀的劉士元竟然也懂大周法理江湖公義了?」石堅祭,緩緩的從懷中掏出一面碧綠的玉牌。

不說這雕刻的精湛工藝,就是這塊寶石綠的顏色也能肯定這面玉牌價值不菲。而讓劉士元和百里雲齊齊變色的不是這面玉牌,而是玉牌背後代表的東西。

「天羅令,十二樓?」劉士元的臉已經不敢再笑了。綠豆大的眼睛硬是瞪到了黃豆的大小,張大的嘴巴直吸著冷氣。而另一邊的百里雲,那份仙風道骨的氣勢瞬間變成北風中挨凍的乞丐,雙腿顫顫似乎只要輕輕一推就能推倒。

「看來你們眼睛還沒瞎啊,不錯,這正是天羅令,十二樓1石堅的語氣很得意,就像舉著免死金牌一般的得意。寧月雖然不明白天羅令是什麼,十二樓又是什麼。但寧月的心卻還是咯了一校

「那是什麼東西?」寧月微微後退了兩步冷冷的問道。

「十二樓,是十年前突然出現在江湖上的神秘勢力。沒人知道十二樓有多強,也沒人知道十二樓里有多少高手。但是,十二樓一出現就引起了無數的血雨腥風。

金陵沈府沈千秋與江南大俠江別雲強強聯手依舊無法將十二樓傷筋動骨。沒人知道十二樓在哪裡,也沒人知道十二樓什麼時候再次出手。pbtxT如果要給十二樓排一個級別的話……它至少是八級宗門1

劉士元的話讓寧月的心再次跌入谷底,想不到石堅的背後竟然是這麼堅挺的靠山。一個八級門派,絕不是一個木牌捕快可以招惹的。就算是金牌名捕,也不願意和八級門派起衝突。但現在……

「神農幫,百草堂!你們好大的膽子!十二樓的閑事你們也敢管?」石堅突然暴喝,竟然嚇得劉士元兩人不禁同時一顫。

「石掌門,並不是我們敢冒犯十二樓,這不是之前不知道么?」劉士元再次換上他那和藹可親的笑臉,但這笑臉怎麼看都像是在哭。

「現在知道,也不晚1石堅淡漠的說道。

「什麼?石掌門,你是想把這梁子掀過去?」百里雲驚喜的問道。

「別信他的,你們難道忘了你們已經知道他們的秘密,更已經知道了十二樓才是拐騙案的幕後黑手。換了你們,你們會放過活口么?石堅只不過是在用緩兵之計,到時候,他們依舊會秋後算賬的。」寧月一見百里雲竟然有所意動,連忙打上一支定心針。

寧月的話讓兩位幫主渾身一顫,眼神微微眯起眼中的殺意爆射。的確,自己已經知道了秘密,十二樓為了保住秘密絕對會殺人滅口。

「各位覺得我的武功如何?」石堅嗡嗡的問道。

「哼哼哼!不怎麼樣1劉士元尖著聲音諷刺道。

「是啊,以我的武功都能加入十二樓,百里兄劉兄為什麼不可以?」石堅的話讓兩人瞬間愣住了。

「如果劉兄百里兄願意化干戈為玉帛,事後在下就引薦兩位加入十二樓。到時候成了自家人自然也不需要什麼滅不滅口了。兩位即沒有性命之憂,也可以找到一個安穩的靠山。不知兩位意下如何?」

「此話當真?」

「當真1

寧月在他們說話間已經悄然後退了幾步。雖然寧月敢保證,石堅絕對不會將兩人引進十二樓,事後還會將兩派滅口。但寧月知道,自己怎麼說都沒用。因為無論怎麼努力都無法叫醒一個裝睡的人。

「石掌門需要我們怎麼做?」百里雲一臉獻媚的拱手問道。

「帶著你們的人離開,就當從來沒來過1

「既然如此……告辭1

兩人走得如此的乾脆絲毫不拖泥帶水,眨眼間,所有站著的人只剩下寧月和石堅。外面也變得一片死寂再也聽不到一點的聲音。

石堅看著寧月突然發出一聲冷笑,而寧月也心虛的回報一個無害的笑容。

「我能說這是個誤會么?要不,我也當什麼都不知道你事後推薦我進十二樓怎麼樣?」

「寧捕頭……坦白的說原本還是可以的。不過我剛接到十二樓的指令。他們要我提著你的腦袋去復命。所以……你還是去死吧1

寧月的手猛的放到胸口,眼神犀利的盯著石堅的眼睛,那一種彷彿利刃出鞘的鋒芒直逼石堅而去。

「你的華陽針法倒是不錯,如果你還有華陽針在手,我還真忌憚你三分。可惜,你身上的暗器都已經被我收走。所以,你也不要再虛張聲勢了。」

「是么?」寧月邪邪的一笑,突然之間,三支華陽針出現在寧月的指甲間。還好寧月手腕上的磁鐵圈並沒有被收走,寧月習慣性在上面吸三根華陽針。但可惜,只有三支想要一舉制服石堅怕是很難很難。

看到寧月指尖的華陽針,石堅的臉色猛然間大變。他的化石變還沒有大成,而且練的又不是純粹的護體功法,華陽針對他還是有不小的剋制。

身上的氣勢猛然間升騰,後天七重境的修為就算是謝雲在場要拿下也沒那麼的容易。寧月這個後天一重的,就算華陽針克制他取勝希望也如同天機那麼的飄渺。

雙方都直視著對方誰也沒有動,石堅的氣勢翻騰如海浪一般的直撲寧月而來。但好在寧月有著先天的境界雖然精神力差了很多但境界高深,有了無量劫指,寧月已經激發了精神力的運用。用先天境界抗衡一下後天氣勢和氣機鎖定還是沒問題的。石堅如何的釋放氣勢也沒能將寧月禁錮。

等了許久,石堅似乎已經失去了耐心。一拳隔著四五米就這麼打來。褐色的光芒一閃而逝,一個拳頭從石堅的拳頭上激射而出向寧月撞來。

拳罡,拳道高手的最具攻擊性的能力,拳罡不似劍氣那麼犀利,也不似刀氣那麼無堅不摧。但拳罡有他的霸道,一拳即出,一往無前。能揮出拳罡的,他的將來絕對不會止步於後天。

一道拳罡射來,寧月的瞳孔猛地一縮。閃電般的向後仰倒,拳罡擦著寧月的鼻尖略過。心還沒放下,又是兩道拳罡向自己的胸口大門飛來。

寧月根本不敢硬接拳罡的威力,就連嘗試的想法都不敢冒出。以他後天一重的修為,人家一拳就能秒了。

突然間,寧月體內的氣血翻騰,內力流轉的速度快了十倍不止。身形一錯竟然在拳罡臨身之前閃避了開來。在避開拳罡的同時,手指間寒芒一閃,身形激射已經向石堅衝去。

三枚華陽針成品字形向石堅的胸口大穴飛來,速度太快而且太過於出其不意。在石堅還沒看清的情況下華陽針已經來到了跟前沒入石堅的胸膛。

石堅倒退了一步,臉上卻沒有露出一絲一毫的驚愕反而是得逞的驚喜。手飛速的伸向懷中一把拽出一塊厚厚的豬皮。豬皮上,三隻褐色的華陽針沒入一寸不止。

「哈哈哈……寧月,這恐怕是你最後的華陽針吧?沒了華陽針,你再也無法威脅到我!寧月,受死吧1

「哼!我壓根就沒想用華陽針收拾你!你不該拿十天前的我來斷定現在的我!無量劫指」

在寧月躲避拳罡的時候,無量劫指已經發動。身形爆射下眨眼間來到的石堅的身前,這麼近的距離就算閉著眼睛也能打中。所以,寧月並指為劍射出一道指勁直接命中石堅的咽喉。

坦白說石堅的化石變的護體罡氣確實厲害,一般的指力根本無法破開化石變的罡氣。但是,寧月的無量劫指是先天境界的武學。先天武學可以無視先天之下的任何防禦,這也是為什麼不入先天皆螻蟻的原因。

「噗」彷彿是水袋漏氣的聲音,寧月的臉被石堅激射而出的鮮血噴了一臉。石堅的臉上還掛著獃滯,錯愕,他到死也不相信寧月一招之下竟然要了他的命。一個後天七重境的高手竟然被一個後天一重境的人一根手指戳死了?

力氣彷彿隨著喉嚨口的血洞卸去,石堅魁梧的身體微微一顫委靡的倒下。至死,他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這麼的死了。

寧月一個踉蹌連忙拄著身邊的柱子才沒讓自己倒下。無量劫指是厲害,可惜內力的消耗也不是自己能承受的。一招之下不僅內力被掏空,就是精神力也委靡不振。

艱難的來到椅子上坐下,嘴角勾起一絲淡淡的苦笑,「兩位看夠了么?可以出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