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四十二章 藏的好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二章 藏的好深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原本寧月也只是試探的詐一下,但想不到話音剛落,外面響起了一陣掌聲。pbtXt緊閉的門再一次被打開,刺眼的陽光也再一次射入讓寧月的眼睛微微生疼。

劉士元笑得依舊像一個彌勒佛。百里雲冷著一張臉就像死了全家一樣。看著兩人進來,寧月的心瞬間跌入了谷底。如果半個時辰前,他們兩出現是寧月的助力,但現在,他們的卻是寧月的索命鬼使。

「兩位還沒走啊?良心發現么?」寧月略帶諷刺的笑問道。

「我們要是走了,有如何看到你大發神威一指點死堂堂石窟門門主的風采?一個後天七重境的高手,竟然被後天一重境的人一招殺死,這話要說出去恐怕都不會有人信吧?寧月,看來你才是那個隱藏最深的那一個埃」

「過獎過獎1寧月吃力的拱手笑道,「兩位現在回來,到底欲與何為?」

「自然是和寧捕頭完成我們未完成的交易,寧捕頭意下如何?」

「有道理……」寧月眼中精芒閃爍默默的點了點頭,「如今石堅已死,我們再次回到了同一條船上。交易當然又可以繼續了。」

「不過我們的交易要再改一改1一邊的百里雲突然冷冷的笑道。

「怎麼改?」寧月漫不經心的回到,這些早在意料當中,更何況……這恐怕還只是一個開始。

「當然是你交出藥方,我們留你一個全屍了。」劉士元堆笑的眼底閃過一絲歷芒。石堅死了,他背後的十二樓肯定不會善罷甘休。寧月不死,他們晚上怎麼能睡得著?

「既然看到我一招殺了石堅……你們還敢說這話?你們是認為自己的武功要比石堅更高?還是覺得我不敢殺你們?」寧月第一次這麼霸氣的說話,但氣息斷續弱不禁風的樣子說這話難免看起來底氣不足。

「你當然敢殺我們,可惜就是沒有辦法而已。你那一招的確厲害,應該是某種秘術吧?使用之後會透支元氣?現在的你,就是一個三歲小孩也能要了你的命。寧月,識時務者為俊傑,乖乖合作我們給你一個痛快1劉士元一臉和善的勸道,不知道的人或者還以為他真的是在為你好。

「嗖嗖」兩道黑影閃過,分頭向劉士元和百里雲飛去。pbtxT說是用暗器手法,倒更像是扔,因為速度慢的就像在丟沙包。

「嗯?」劉士元和百里雲一把將寧月拋出來的東西接住,黑不溜秋的鐵蛋上面分佈著一個個龜甲一般的形狀。看似生鐵鑄成卻冒著一點點青煙。

「這是什麼?難道這就是藥方的關鍵?」百里雲冷著臉問道。

「這叫手雷,是我精心而制……」

「轟轟」

寧月的話還沒說完,兩個鐵蛋同時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火光乍現,兩道身影如被火車撞到一般倒飛而去。這就是寧月當初花了七八天時間做的土手雷。裡面的燃料也不是火藥,而是苦味酸。寧月前世做警察所以能接觸到很多普通人接觸不到的東西。由於設備簡陋可材料稀缺,寧月也是花了好大的代價運氣好弄了兩枚。

「哎~害的我話都沒說完1寧月懶洋洋的站起身,腳步依舊虛浮但已經可以站起來了。寧月輕輕的踱步到劉士元和百里雲的跟前,比黑火藥更強勁的炸藥爆炸,就是武林高手也得跪下更可況是兩個後天五六重境的?

爆炸之後連一句遺言也沒來得及說就已魂歸幽冥。相比於石堅,這兩個才是死的最憋屈的吧?至少石堅還知道自己怎麼死的。

長長的輸了一口氣,寧月拖著疲憊的步伐離開了審訊室。不出意外,這裡是石窟門,而那些被拐走的孩子也許還沒來得及送走。按照往年,假扮的乞丐應該在一個月後離開,那個時侯應該是將孩子送走的時候。而今年因為案發他們一定不敢頂風作案,所以今年的孩子也許還藏在石窟門。

藏孩子的地方不多,柴房、地窖、地牢或者上鎖的房間都有可能。寧月剛剛才跨出門,之間遠處一個黑點急速的奔來。地上到處都是散落的屍體,看來百里雲他們打進來的時候也是遇到了頑強的抵抗。

黑影越來越近,寧月的臉上終於露出了笑容。因為寧月已經認出,這個人身上穿的是飛魚服。

魯達大步的跑來,看著寧月安然無恙臉上露出開懷的笑容,「謝天謝地,你安然無恙就好1

「捕頭,你怎麼來了?」寧月揮了揮手表示自己無礙。

「有人報案說石窟門發生械鬥,所以我就過來看看。不過別怪捕頭膽子小,我也是等百草堂神農幫的人離開了才敢過來的。對了,你怎麼會在這裡?今天早上也沒見你出門啊?」魯達滿臉疑惑的問道。

「不要在意這些小事,我估計今年被拐走的孩子還在這裡,我們找找看……」說著寧月率先向石窟門內門走去,「捕頭,而且我已經知道這次的幕後黑手是十二樓,只要將這個上報上去,我們就可以結案了。涉及到隱秘勢力已經不是我們可以招惹的……」

突然,寧月猛的向前一撲,一道刀氣幾乎擦著寧月的背心掠過,一直撞向內門門口的石獅上將石獅光華的劈成兩半才消失不見。

寧月淡定的爬起身,拍了拍身上沾到的泥土緩緩的回過頭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你好,捕頭1

「你早有防備?」魯達依舊是那一張臉。但此刻的魯達再也沒有往日憨厚的樣子,一雙銳利的目光就像天空上的蒼鷹。

「是啊1寧月伸了個懶腰,「捕頭,其實我很不希望最終的幕後黑手有你一個,但是偏偏你就是!其實說真的,你對我真不錯。自從我到了天幕府,你就沒把我當外人。」

「我到底在哪裡露出了破綻?剛才么?不可能,我的出現合情合理,而且的確有人報案……你不該懷疑我才對?」魯達臉色陰晴不定,不斷的提出猜想又不斷的被自己否定。

「你別猜了,要是到了剛才才發現你有問題,黃花菜都涼了。」寧月懶散的一笑繼續說道,「你身上的疑點太多,多的我都懶得一個一個數。」

「不可能,我怎麼可能有疑點?我來天幕府任職十五年,一直兢兢業業怎麼可能有破綻?不可能,你騙我?」魯達不可置信的暴吼,一瞬間氣勢如山崩一般的壓來。

「哦,這就是你其中的一個破綻1寧月揉了揉耳朵,「你十五年來安心的呆在同里鎮做一個木牌捕快。呵呵呵……一般人怎麼會這麼的不求上進?你不是沒有晉陞的機會,而是你放棄了五次晉陞的機會。你不覺得這很可疑么?」

魯達沉默了,看著寧月的眼睛輕輕的搖了搖頭,「你不會就因為這個而懷疑我的吧?」

「當然不是,知道謝雲的卷宗我怎麼拿到的么?你把謝雲的屋子收拾的這麼乾淨他該好好謝謝你了。但是,真正讓我懷疑你卻是那次我差點死掉。

原本我已認定周濟大叔已遭不測,但你卻勾起了我的僥倖心理,因為僥倖所以被人埋伏差點死掉。但當時我只是懷疑你,真正讓我肯定是你的,還是見到了周濟大叔的屍體的時候。

我雖加入天幕府不久,但天幕府的卷宗我卻翻閱了不少。周濟大叔身上拷問的手法,竟然全是天幕府刑訊手法。這麼多疑點全部集中在一個人身上,這個人就算不是幕後黑手,那也一定有問題。」

「啪啪啪……」魯達輕輕的拍了拍手,「雖然我知道你很聰明,但一直以為你也不過有點小聰明而已。到了現在我才真正的認識到你的腦袋比你的武功高出太多了,我才露出一次破綻,你卻將這個破綻徹底撕開將我的偽裝全部撕去。」

「過獎了,當初你想讓中縣死囚殺謝雲也是因為害怕他察覺到這個案子吧?十二樓真是好手段,竟然能將手伸到天幕府……不對1寧月突然否決道。

「有什麼不對?」魯達突然提了提眉毛戲謔的笑道。

「還有人,還有人打入了天幕府?以你的職位絕對無法在中縣大牢里放那把火,也不可能有能力讓他們成功出逃。那麼,一定還有人是十二樓的底,而且這個人的職位一定比你還高。」

「哈哈哈……我的職位,是天幕府墊底的當然比我高!不過……」魯達的眼神瞬間變得冰寒,緩緩的將刀柄從刀刃中抽出。

原來那柄蓮柄刀里藏著一把細長的劍,就像是西洋擊劍一樣。隨著細長的劍緩緩被抽出,魯達身上的氣勢不斷的升騰。那身修為,絕對不在謝雲之下。

「雖然你很聰明,但是,人不僅僅需要聰明,還要有與之聰明相應的實力。否則聰明非但不是聰明,反而是天大的愚蠢。你能將這一件毫無線索的案子抽絲剝繭到牽出十二樓,這是你的聰明。

但你沒想過自己有沒有資格知道這麼多,所以你在我眼中依舊愚蠢。謝雲走前交代我要好好照顧你,我已經給你準備了上好的棺木,今天之後,你會成為天幕府的英雄帶著你所調查到的一切長埋於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