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四十三章 先天對先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三章 先天對先天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想不到江南武林人人喊打的十二樓竟然已經悄悄的混進了天幕府,而且這一躲既是十五年?實在可恨……」一個聲音突然間響起,在寧月的身邊,如鬼魅一般的出現了一個身影。pbtxT

「於俯捕?」魯達大驚失色,眼睛猛然間瞪得渾圓,氣勢一頓不禁後退了一步。

無論是魯達還是寧月,都沒察覺於百里是如何出現的。就好像他原本就該站在這裡,從始至終都聽著他們說話。於百里的現身似乎只是一個訊號,緊接著撲騰的聲音從四面八f方傳來,十幾條身影如彩蝶一般緩緩的自天空飄下。每一個人都身著飛魚服手握蓮柄刀。徐帆馬成這對黃金搭檔也在其中,到了此刻才算大事已定,寧月的心才真正的放了下來。

「不可能……不可能」魯達氣急敗壞的吼道,「你們怎麼會找到這來?不可能……寧月,你也不可能事先猜到這是哪?從始至終我們都一直盯著你,你不可能有時間去蘇州府,你們怎麼找來的?我不信你們一開始就布了局,否則沒必要等到現在?告訴我……」

看著魯達抓狂的樣子,寧月突然感覺他有點可憐,不是可憐他的下場,而是可憐他的無知,「魯達,自從我翻了這個案子,你就一直在監視我,無論何時我都在你的監視之下。但是有一個時間卻是例外,就是我去易水鄉差點死掉的那一次。

當然,我不可能有時間去蘇州府,但你應該試圖找過周濟大夫的女兒周翠翠吧?」

魯達渾身一震,眼神中露出瞭然的神態,「原來如此……難怪我們找遍了所有她可能去的地方……原來……」

「她在蘇州天幕府!我讓翠翠帶了一封信給於大人,就是要他死死地盯著你。果然不出所料,你最終還是露出了馬腳。魯達,現在你還覺得自己輸得怨么?」寧月很騷包的笑問道,就差手裡拿把扇子扇一扇,那種盡在掌握中的快感就像高朝一樣令人痴迷。

魯達輕輕的丟棄手中的刀刃,緩緩的將細長的擊劍平舉直直的指著於百里,「久聞於俯捕武功精湛,乃江南道銀牌捕頭之首,一身武功早已踏入先天。在下有心領教……」

說完一身氣勢噴涌而出,就像爆炸一般周身燃燒出洶湧的火焰。這種火焰無形物質,唯有開啟精神感應才能看透看清。pbtxt

「先天境界?」周圍的天幕府捕快齊齊大驚失色,想不到一個名不經傳的木牌捕快竟然是一個先天高手?一個先天高手竟然送到天幕府做底?這十二樓要不要這麼的奢侈?還是他們的先天高手真的如大白菜不值錢?

相較於周圍銅牌捕快的震驚,寧月的內心卻是驚恐啊!他算對了一切,算到了所有唯獨沒有算到魯達竟然是先天高手。

那麼寧月剛才躲過了魯達一道刀氣是何等的僥倖?要是魯達稍微認真一點,剛才自己就已經被削成兩半了。果然那句話是對的,任你智近於妖,只要武力夠強我便一招破之……

周圍的銅牌捕快一退再退,不是他們害怕了,而是魯達身上的靈壓實在如颶風一般,後天境界一旦靠近就會被壓制。輕者動作遲緩反應遲鈍,重者恐怕會呼吸不暢窒息而死。

而自始至終唯一沒有後退的只有三個,徐帆馬成再加上一臉后怕的寧月。

徐帆馬成是咬著牙死命的抵抗,他們已經後天八重境後期,臨門一腳就能踏入後天頂峰。抵禦先天境界的靈壓對他們的修為提升有著莫大的好處。當他們察覺寧月竟然也能抵禦先天靈壓,而且表現的竟然比他們還輕鬆的時候,看向寧月的眼神就已經不再是震驚,而是詭異。

寧月的表現出來的武功是後天一重,但現在看來,恐怕真實武功遠遠不止吧。再想到寧月一個人竟然能殺死石窟門百草堂神農幫三派掌門,徐帆的腦子裡瞬間將寧月和自己畫上了等號。

可惜他們不會知道,寧月武功雖低,但境界高出他們一大節。先天境界不是假的,魯達的靈壓對他來說沒有質變的壓迫。

「哈哈哈……好!於某自從入職蘇州府,就再也沒有全力出手過,想不到今日替天幕府清理門戶倒可以過一把癮!其他人退後1

於百里說著身形一抖,雙手化作魚龍舞,一道水汽自掌中凝結眨眼間化成一條水霧騰龍。騰龍瞬間脫掌而出,急速的向魯達撞去。

魯達臉色不變,手中的擊劍突然間閃爍出一道寒芒。直刺,異常簡單直接的招式,卻在魯達的手中變得如此的可怕。一劍刺出彷彿要將天地改色,水汽騰龍連聲息都沒有就被這一劍刺破化成水霧消散於無形。

「於大人,如果你再用這樣的招式試探,那就是看不起我了。你我同是先天境界,還是拿出點絕技出來吧?」魯達臉色一黑淡漠的說道。

「我這一招就是絕技」於百里的前三個字還在原來的位置,但后三個字說出的時候,聲音已經在魯達的耳畔邊。不知何時,魯達周圍方圓十丈範圍竟然都已被濃密的水汽覆蓋,伸手不見五指。

魯達背後的汗毛猛然間升起,手中擊劍猛然間向後刺去,但入手的卻是一團空氣。於百里藏於濃密的水霧之中無形無相就連先天境界的精神感應也只能感應到一片混沌。

「風無形,水無相!森羅萬象,無色無相!魯達,你潛伏天幕府十五年,犯下天怒人怨的大案,今日我代表蘇州天幕府給你判決,十年間拐走孩童一百六十七個,致使一百六十七戶人家骨肉分離。罪無可恕,就地處決1於百里的聲音飄渺無形,四面八方就像煙霧一般忽近忽遠。

突然,魯達的擊劍猛的揮舞劍光閃爍,劍氣縱橫。在周身形成一道劍光組成的圓球。而這一招也真正寧月當初見到魯達使用的刀法。

當時魯達說這一招以防禦為主,但現在看來只要換上劍法這一招就是攻防一體的殺招。劍氣如虹,四面八方的激射沒有死角,反正寧月想破腦袋也想不出怎麼打破魯達的龜殼。

「寧月,你看好了,於俯捕馬上要出手了?」徐帆似乎認定了寧月身世背景不凡,悄悄的靠近寧月在他身邊低聲說道。

「出手了?」寧月表示有些想不通,魯達使用這麼強力的招式定然無法持久,就算要出手也該等魯達內力耗盡再出手啊?

「於俯捕震驚江州的絕技,百里密雨1徐帆一臉崇拜的說道,仰著頭目光灼灼的盯著模糊一邊的場內。

突然間,一聲龍鳴自場內響起,一條水龍若隱若現。剎那間,方圓十丈的霧氣突然間急速翻轉了起來,越來越快最終形成一個連通天地的龍捲風。

裡面的情形再也看不清楚了,不只是看不清楚,就連先天的精神念力也無法穿透龍捲看到裡面交戰的情形。緊張的屏住了呼吸,看的寧月熱血沸騰。

這連通天地的偉力何等可怕,強悍的龍捲風中無數風刃流轉。任何不慎被捲入其中的東西都會被絞成粉末。這就是先天高手的絕招,這就是傳說中的百里密雨?

一個於百里就能引動天地偉力,那麼像千暮雪岳龍軒這種天地十二絕高手發出的招式是設么樣的光景?難怪兩人交戰於太湖,劍氣半月不消,有資格觀戰的竟然只有江別雲和沈千秋這兩個老牌的先天高手?

「轟」龍捲風破碎,天地突然間安靜了下來。風停,雲止,於百里的身影緩緩飄落,寬大的飛魚服如裙擺一般飄揚。

雙手放在背後,一臉傲然的看著呆立不動手握斷劍的魯達,「打入天幕府的姦細還有誰?說吧1

「好一招百里密雨,不愧是震驚百里於百里,金牌底下第一人1魯達干涉的聲音響起,就像一個耄耋老人的聲音,「可惜,你永遠不知道誰是十二樓……你不會知道的……」

「嗤」一聲輕響,彷彿疾風吹過峽谷的嘯聲。一道血霧從魯達身上噴射而出,緊接著一道又一道直到全身血霧噴涌將自己染成一個血人。

魯達魁梧的屍體倒下,寧月所能找到的最後一個幕後黑手被繩之於法。當然,他們背後真正的黑手十二樓已經不是寧月這樣的小人物可以觸及的。

人多力量大,天幕府十幾個銅牌捕快將石窟門裡裡外外都搜了一遍。果然在一個上鎖的房間里找到了今年被拐騙的孩子,一共十二個,其中正好有那個失蹤了進一個月的虎子。

在找到虎子的時候,腦海中自動跳出了可完成任務的選項。這一次,寧月選擇了是!周濟大叔的仇已經報了,被拐走的孩子已經找到了。剩下的黑手……寧月只能呵呵了。

「恭喜宿主完成隱藏任務,獎勵經驗五萬點,銀兩五萬點。恭喜宿主完成第二輪隱藏任務,獎勵經驗十萬點,銀兩十萬點1

這是一個很簡單的彈窗很簡單的提示,但卻將寧月嚇得呆若木雞。這一次的獎勵遠遠的超出寧月的預料,以前的任務最多也就五百點經驗,什麼時候一個任務是以萬十萬做單位的?如果剛才沒有選擇是,是不是還有第三輪》到時候經驗會是多少?寧月不敢想象。

以現在寧月的等級,這十五萬的經驗就算把人物升到二十級也有可能吧?這個念頭一閃而過就在腦海中定格成兩個閃閃發光的大字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