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四十五章 上四級下四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五章 上四級下四級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寧月當下將經驗都用到了人物升級上面,那一陣一陣如高朝的快感直接讓寧月差點虛脫,在升到十五級還剩三萬經驗的時候停了下來。pBtxt躺在床上微微的抽搐,過了差不多一刻鐘的時間寧月才緩過神來。

人物在升到十級的時候,除了悟性根骨的增加之外又多了一個屬性土!這讓寧月知道了原來人的屬性不是天生註定的。原本寧月只有火屬性,現在是火與土,不出意外將來還有可能生成出五行皆全。

先天長春神功的第七重熟練度只剩下七十,而自己原本練了二百多的熟練度也縮水成了三十。對於這一點,寧月沒有一絲一毫的不快,原本至少要練十來天才能升滿的熟練度,也許只要一天就可以。

二話不說寧月趁熱打鐵的運行起先天長春神功,一直運行了三十六周天之後熟練度正式升到滿級,停滯了半個多月的武功進展再一次的開始飛速精進。

易水鄉外,矮腳山的背面,漫天飛舞的紙錢猶如深秋紛飛的枯葉。一座新墳立在眾多墓碑中間,新鮮的燭火才燃燒了一半。

今日是周濟下葬後頭七,周翠翠早早的來到祖墳送周濟最後一程。周濟遭遇不測雖然令周翠翠深受打擊,但她也不是溫室中的花朵很快的學會了堅強和振作。

「爹,月哥哥沒讓我失望,也沒讓您失望。兇手找到了,他們得到了應有的懲罰,您可以瞑目了。您走了,還有阿力陪著,卻留下女兒獨自一個人孤孤單單的……爹,女兒好想你……」

突然,身後傳來了清晰的腳步聲。周翠翠心底一驚,慌忙的回頭,看到一身飛魚服的寧月緩緩的走來隨即將懸起的心再次放下。

寧月其實早就來了,但猶豫了很久才敢再一次跨步走來。看著周翠翠眼角的淚水,寧月心底在一次升起濃濃的愧疚。

緩緩的來到周翠翠的跟前,輕輕的伸出手溫柔的擦去她眼角的淚水,「翠翠,對不起……是我害死周大叔的……」

周翠翠默默的搖了搖頭,經歷了大起大落,周翠翠明顯成長了很多,「怎麼能怪你呢?我們不偷不搶做我們正經的生意,是壞人動了壞心思!再說了,你已經替爹和阿力報了仇,真的不怪你1

「謝謝1寧月輕輕的說道,緩緩的來到周濟的墳前磕了三個響頭,這一點周濟完全受得起,易水鄉的每一個人對寧月都有養育之恩。pBtxt

「翠翠,我要走了1

周翠翠的嬌軀猛的一顫,臉色刷的一下變得慘白,「走?去哪?」

「蘇州府,上頭的調令已經下來了。升我為鐵牌捕快,我想去蘇州府聽命。」

聽了寧月的話,周翠翠隱蔽的舒了口氣。蘇州府不遠,也才五十里左右。原本還以為寧月說的走是像謝雲那樣遠走千里呢。

「真的么?那太好了。你能這麼快升為鐵牌捕快我替你高興。」周翠翠真的很高興,眼睛彎成了月牙。

「謝謝,那麼……我走了?」自從那一晚起,寧月和周翠翠在一起就感覺不踏實。他怕待得時間越久,就傷她越深。別的恩情,寧月可以還,但美人恩如何還?

「哎月哥哥」周翠翠突然急切的叫住寧月,剛剛抬起的腳步猛然間定格在當場,心底卻是流過一陣酸楚。

「月哥哥,我爹以前和你提過的……讓我們兩個人成親……你……怎麼想的?」說到最後,周翠翠就是自己也聽不清楚自己在說什麼。耳根早已燙得就像剛剛煮熟的雞蛋。低著頭,就連寧月的背影也不敢看。

「那個……翠翠,周叔的好意我心領了……這十里八鄉想娶你的人多了,我覺得我們……」

聽到寧月拒絕,周翠翠的眼眶瞬間紅了。猛的抬起頭急切的說道:「我不要你入贅的,你也是寧家的獨苗我懂。我嫁給你就可以了……」

「翠翠,我不是這個意思……」寧月覺得自己此刻真像個人渣。以前在電視里看到某些男人發好人卡拒絕女生表白怎麼看怎麼欠扁,但現在面臨到自己身上寧月感覺更欠扁。

「我……我……已經訂婚了……」

「啊?」周翠翠捂著嘴巴一臉的不可置信。她家與寧月既是同鄉,又同在同里鎮。相對於其他村民,周濟可以說最了解寧月的人。從小到大根本就沒聽說過寧月訂了親所以才會如此的驚訝。

但很快,周翠翠就從震驚中反映過來。以她對寧月的了解,寧月是不善於撒謊的,更何況在這樣的大事上撒謊。只不過周翠翠不知道的是不會撒謊的是以前的寧月,現在的寧月撒謊起來從來不眨眼的。

「她長的漂亮么?」周翠翠有些幽怨的問道。

「漂亮1寧月說這話的時候腦海中閃過千暮雪絕世的容顏,這已經不是漂亮能形容了,根本就是完美。

「那她的家世好么?」周翠翠再一次問道。

「好1寧月想都不想的回到,雖然不知道桂月宮的財富有沒有蘇州首富的多,但在江湖上有這麼大名氣的桂月宮肯定不會窮。說起來,千暮雪不就是典型白富美么?

「那真的恭喜你了1周翠翠笑著說道,但她的笑容中,竟然有如此多的苦澀。

「有什麼好恭喜的,你要知道取這樣的女人為妻壓力很大的說。我要不作出點大事業出來,怕是挺不直腰桿了。你呢?你以後有什麼打算?」把事情說清楚,寧月突然間感覺無比的輕鬆。

「我還能有什麼打算?繼續經營我爹的藥鋪,以後萬一遇到一個像月哥哥這麼好的男人他還願意娶我的話我就嫁了。

別擔心我養不活自己,爹生前可是給我留了三萬兩銀子呢。就算什麼都不做,只要不亂花的話也能吃一輩子……」周翠翠淡淡的笑道,說這話的時候似乎從剛才的陰霾中走了出來。

「嗯,你一個人好好照顧自己,有什麼需要直接來天幕府找我1寧月鄭重的叮囑了一句,「對了,回頭記得把旺財牽過去,我去了蘇州府沒時間照顧它,正好讓它陪著你。有什麼要它做的直接說,它聽得懂的。」

「要你說?旺財和人家最親了……」周翠翠調皮可愛的樣子讓寧月微微有些發愣。

背著簡單的行囊,寧月走到了同里鎮的街頭。在這裡生活了兩年,不知不覺竟然已經有了依戀,沿路冷冷清清的店鋪也變得親切了起來。

略帶的有點傷感,寧月迎著朝陽向蘇州府走去。蘇州府的街道終於有了前世的一些相似,至少街上人擠人的場景何其的熟悉。

已經不是第一次來天幕府,寧月也算是輕車熟路。進了天幕府的門,寧月再一次成為了視角的的焦點。上一次是猜測好奇的眼神,而這一次就是狂野狂熱了。

寧月的功勞不只是給天幕府一次揚眉吐氣的機會,更是讓那些鐵牌捕快甚至是木牌捕快找回了自信。他們是朝廷的天幕府,不是用來給江湖人擦屁股的。

迎接寧月的依舊是鐵盤先生,也不知道這個中年先生是捕快還是文職。要說武功嘛……他身具武功而且修為還很高。但要說是捕快,他卻沒有身著飛魚服身上也看不到捕快的腰牌。

「上次一見你我就知道你非池中之物,現在看來你果然不凡。短短三個月不到就能從木牌升到鐵牌,而且還為天幕府立了如此大的功勞。」

「先生過獎了,我該去哪裡兌換鐵牌?」

「上次拿木牌的地方,領完牌子你直接去找於俯捕,你的安排我們不敢做主。」

「多謝1寧月剛剛轉身突然頓住,「對了鐵盤先生,我這次破案可有功勛?」

「當然有,而且很多1

「能兌換什麼等級的武功秘籍?」寧月現在還缺輕功,還缺拳腳功夫,還缺刀法劍法,他現在除了內功外什麼都缺。

「稍等,我替你查一查1說著從懷中掏出一面鐵盤,手指翻飛不知道在掐算什麼。

「寧月,你現在功勛可以兌換黃級功法一部或者兩步宇級功法八本宙級功法。你可要兌換?」

「這麼多?」寧月不禁心頭一熱,想想上次只能兌換兩本最低級的荒級功法。但現在比荒級功法好上無數倍的功法我能兌換八本,這可真是一夜暴富。

「寧月,我想我還是給你一個建議吧。別看宙級功法可以兌換八本,但就算八十本下四級也比不上一本上四級功法。如果你要兌換,最好是兌換一本上四級功法。」

「敢問鐵盤先生,這其中可是有什麼緣由?」寧月躬下身體虛心求教。

看著寧月態度放這麼低絲毫沒有一朝成名的傲氣,鐵盤先生很是滿意的撫了撫鬍子淡淡的說道:「天地玄黃,宇宙洪荒!八級將天下武學都包羅其中,但還有一個更為隱蔽的區分就是上四級和下四級。

天下武功都能直指先天,一旦到了先天之境,後面的境界卻只能靠各自的機緣,去悟或者學習新的武學觸類旁通都可進益。但先天之上呢?

凡是有直指武道或者有可能踏上武道的武學,最低也是黃級武學。如果你想走的更遠,走到那最少一撮人才能到的巔峰。你就得選擇一本能踏上武道的武功秘籍。」

「原來如此,多謝先生解惑!我要兌換一本黃級武學1寧月異常堅定的說道。有系統撐著,不斷提高的根骨悟性天下武學還有什麼學不得?如果不能站在最巔峰,又何苦學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