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四十七章 半夜琴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七章 半夜琴聲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每三天進行一次講課,寧月的地位在蘇州天幕府再一次拔高。pbtxt不知不覺,寧月的門生竟然遍布了整個蘇州天幕府。用了不到三個月的時間就成了第二個在蘇州天幕府地位超然的人,第一個就是鐵盤先生。

所有人的辦事能力得到了提高,大家紛紛喜悅的收穫著功勛的時候,漸漸的發現蘇州需要他們出手的機會越來越少了。治安得到了空前的改善,老百姓也突然發現好久沒聽到哪裡發生什麼鬥毆火拚事件了。

這下子,天幕府內部的競爭也變得更加的激烈,有時候甚至會發生幾個人在街頭推搡的時候,突然間冒出三隊四隊的天幕府捕快這樣的奇觀。

寧月的講課,本事就有功勛進賬,所以寧月道不是很熱衷跑到前線去處理這些那些事情。有了空閑,寧月自然花時間在自己的功夫上。三個月的修鍊,先天長春神功被他練到了十二級,如果換在人物沒有升級之前的話,要達到這個等級估計不下於三年。升級了人物的等級之後,好處被直觀的體現了出來。

雖然內功進展神速,但星羅棋盤卻一直沒時間修鍊。滿級也只有二十級,以寧月此刻的人物等級完全可以將星羅棋盤練到滿級。

星羅棋盤的進步速度比起先天長春神功來快了不知多少,以前難以領悟的地方或者新奇的想法如雨後春筍一般飛速的冒出。讓寧月無時無刻都在頓悟體悟之中。

短短几天,星羅棋盤就已經升到了十八級。到了這個等級,暗器一道已經算是大成。先天之下很少有能從容的接下寧月的暗器的人,到了這個時候,寧月也才算在這個世界有了一點立足的資本。

不斷進步的日子是充實的,如果可以,寧月希望這樣的日子能夠天長地久。但是這顯然不可能,因為有人物等級限制在那裡。而僅剩的三萬經驗也在把人物等級升到十六級達到修鍊琴音劍魄的門檻之後已然耗荊

點亮了琴音劍魄技能,但寧月還沒開始一次修鍊。因為琴音劍魄是以琴入劍,首先寧月得有一把琴在手,這一點難不倒寧月。再說了,秘籍上雖然說是琴音但寧月可不會傻不拉幾的就盯著古琴。弦狀樂器都可為琴,只要是彈的。

要不是二胡是拉的話,寧月更傾向於用二胡。pbtxt因為二胡輕便,就算背在背上也不顯得笨重。琴音劍魄,走到哪背著一把琴的確很裝逼。但你一個天幕府捕快這麼裝逼就不怕死么?

寧月到琴行賣了一把古琴,還通過畫紙讓琴行的技師定製了一把吉他。吉他做小一點似乎沒有古琴那麼的招遙再加上很多現代曲目用吉他更能完整演奏。琴音入劍也要古今結合的嘛。

為了更快速的學習琴音劍魄,寧月還點亮了生活技能中的琴師技能,這個人物十級之後亮起的東西可是花了寧月兩千經驗。賺來的十五萬兩銀子也大多花在了購買琴譜上面。系統出品的琴譜,大多能直指道韻。只要能領悟對於武功增進好處多多。可以說為了學習琴音劍魄,寧月將準備工作盡量做到最好。

萬事具備,只欠東風,寧月靜靜的坐在窗前。眼前放著的就是一把新買回來的古琴。點亮了琴師技能,彈琴的基本功已然是世界一流水平。而系統出品的琴譜,也是琴譜中的極品。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手指緩緩的放在琴弦上。輕輕的波動,一個空靈的音符就從琴弦上蕩漾而出。按照系統對琴音劍魄的理解,寧月按照線路調動內力,更以先天境界調動精神意念。將意念與音樂相連,內力於琴弦相融。

一個個音符被彈出,琴音從舒緩到激蕩,漸漸的,一陣陣金戈鐵馬從音符中隱現。琴音原本是靡靡之音,但在寧月的手中竟然變得錚錚鐵骨,殺氣縱橫。

夜色寂靜,於百里處理完公事例行的在天幕府宿舍區閑逛了起來。這是他十數年來養成的習慣。但今天,於百里的閑逛有了目的性,因為一陣隱隱約約的琴聲響起。他敢肯定,這是他十幾年來第一次在天幕府聽到琴聲。

天幕府的捕快都是大老粗,也不會有誰有什麼音樂細胞。而且彈琴的要麼是名士風流,要麼是大家閨秀或者妓院里的小姐。所以於百里很好奇,到底誰這麼悶騷大半夜在天幕府里彈琴?

隨著靠近,於百里的眼神中漸漸的瞭然。如果彈琴的這個人是寧月,那就很好理解了。寧月與其他捕快出生不同,在於百里看好寧月的時候,他就已經調查過寧月。正兒八經的蘇州書香門第,父親是鄉里的教書先生。這樣的家庭,會彈琴那就不是悶騷,而是陶冶情操。

琴聲很悅耳也很激蕩人心,比起往常聽到的靡靡之音這個琴聲更合於百里的胃口。隨著他靠近,於百里發現在寧月的窗外不遠處竟然聚集了不少人。人雖然很多,但都沒有打攪到寧月,同事們紛紛閉著眼睛聽著這一場免費的演奏會。

寧月已經換了幾個琴譜了,但他依舊無法發出一道劍氣。彈琴不是目的,而是通過琴音醞釀劍氣。如果一道劍氣需要一刻鐘醞釀的話……寧月覺得這個時間夠他投胎了。

一級的熟練度是五十,但已經快半個時辰了寧月連一道劍氣都無法做到。內力通過琴弦流轉,讓琴音傳播的距離更遠,精神意念和音樂交融,讓琴聲更加的動聽悅耳,但體內的劍氣,卻依舊沒有孕育完成。要不是先天長春神功已經練到了十二級,寧月的內力估計連一曲都彈不完。

琴音依舊激蕩,每一個琴聲彷彿都直指人心讓人有種不吐不快的衝動。金戈鐵馬刀光劍影,既是疾風驟雨也是江湖的血雨腥風。每個聽著琴音的人都能想起自己當然生死拼殺的經歷,這不只是一段琴聲,更是一次身心的洗禮。

琴聲越來越急促,越來越高昂。就連於百里都瞪大了眼睛露出一臉的驚嘆。他和其他捕快不同,於百里是先天境界自然更加明白這琴聲遠沒有認知的那麼簡單。

突然,琴音的疾走幾乎連成了一線,就像五千幾萬粒珍珠在翻滾在歡悅。寧月手指翻飛在琴弦上飛速的撥動。速度快的幾乎只能看到手指的殘影。

「檔」手腕一甩,一道透明的音波從琴弦上劃過,隨著直接向外彈出。剛剛離開琴弦,在空中化作一道劍氣如流光一般衝出窗檯向遠處射去。

劍氣一閃而逝,眨眼間來到假山跟前與假山相撞。想象中的動靜沒有發生,就像清風吹過一般再無聲息。寧月微微失望的搖了搖頭,輕輕的收起了琴關上了窗上床睡覺了。不是他不想繼續,而是體內枯竭的內力告訴他今天只能到此為止。

劍氣並不絢麗,就算察覺到的人也只會認為這是一道音波。在寧月關了窗之後,外面的天幕府捕快才從琴音中醒來。意猶未盡的相伴著向各自的宿舍走去。

於百里看不遠處寧月宿舍的窗戶有些發獃,過了好久,才緩緩的回過神來。輕輕的來到假山邊上,臉色凝重的看著一如既往的假山。顫抖的伸出手指,有些猶豫,有些緊張。輕輕的印在假山石上用力一推,兩人高的假山緩緩的一分為二的倒下。切開的平面光滑如鏡。

「好霸道的劍氣1於百里再一次看向寧月的窗戶,這一次,他的眼神中帶著深深的忌憚。

八月天,酷熱難當。天幕府大多數捕快無法抵禦這個酷熱而躲在陰涼的位置。只有少數幾個練到寒暑不侵的人可以忽略頭頂上火辣辣的太陽。而這少數幾個人中,卻偏偏有寧月。

寧月是實打實的先天境界,與天地感應可以化身自然。所以自然也就寒暑不侵。而且突破先天還有一個顯著的效果就是外邪難入,體內病灶毒素盡排出體外皮膚也變得光滑細膩。再加上先天境界飄渺出塵,這顏值自然再升好幾個檔次。

寧月這段時間彈琴收攏了不少粉絲,尤其是那些女捕快個個看寧月的眼神都泛著綠光讓寧月很是苦惱。表白定情信物更是收到不少,他也忘記了自己到底發了多少張好人卡。

人渣就人渣吧,好人卡發多了,他也就習慣了。現在他甚至能面帶微笑的發好人卡順便拿一把尖刀刺進一個少女的心臟。可是被拒絕的姑娘非但沒把寧月劃為人渣一類,更是堅信寧月是那種至情至性的痴情種。搞的寧月睡覺前恨不得將門窗釘死,這樣的日子要長此以往寧月可不敢保證能守身如玉。

「寧月教官1一個鐵牌捕快飛奔的跑來,這是寧月特地要求他們這麼叫的。否則,這麼多年紀比他大的人一口一個寧月先生,聽得他怪不適應的。但教官這一稱呼卻沒有絲毫心理壓力。

「什麼事?」

「於俯捕叫你過去1

寧月應了一聲就向於百里的辦公堂走去。進入於百里的辦公堂,卻見裡面竟然還有一個人。

這是一個比彌勒佛塑像還要像彌勒佛的人,一身錦袍,袖口領子都壓著金線。頭戴高冠,上面竟然鑲著七顆雞蛋大卻各不相同的寶石。手中把玩著兩個混元膽,卻是純金所鑄。

這一副形象進入寧月的眼中,寧月瞬間給他貼上了一個標籤土豪,不對!應該是神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