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四十八章 流雲字帖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八章 流雲字帖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哈哈哈……你就是破獲了數月前震驚大周的孩童拐騙案的寧月寧公子吧?果然一表人才,果然年少有為,我蘇州府有你這樣的少年英豪坐鎮,實乃蘇州百姓之福啊」神豪滿臉堆笑的對著寧月讚賞道,搞的寧月真懷疑他說的是不是自己。pbtxt

「慚愧慚愧,小子愧不敢幹……敢問先生是?」寧月眼角撇著一邊淡淡笑意的於百里,終於於百里站起來替寧月解了圍。

「寧月,這位是賈似玉賈員外。賈員外乃是我蘇州府首屈一指的大富豪,這次賈員外來天幕府指名道姓的要你替他保住一個傳世之寶。你可不要讓賈員外失望,更不能讓天幕府蒙羞?」

「我?」寧月有些不敢置信,「俯捕,你知道我的,我的武功在天幕府連一百之內都排不進去幹嘛讓我去?派徐大哥馬大哥他們不是更好?」

「這可是人家賈員外點了你的名的。」於百里雙手一攤。

「寧公子,其他人我老賈不知道也不認識,但老賈也是走南闖北的人。要說天幕府最近誰的風頭最甚,誰的名聲最響?也就你寧月寧公子了。

寧公子也別擔心,只要你能替老賈保住那本流雲字帖,老賈定會奉上一份心意絕對不會讓寧公子白辛苦的。」

「哎賈員外千萬不要那麼說,這是我們天幕府的分內之事。寧月,這事就交給你了,我再派徐帆馬成兩人來幫你。一定要給我把這事半漂亮了。」於百里雖然這麼說,但他的眼神表情透露的似乎都是在說反話。寧月頓時覺得這事有貓膩了,但因為有賈員外在,寧月也不好問。

當下賈員外將他家發生的事說了出來,原來賈員外不僅是蘇州首屈一指的大商賈,就是放眼大周皇朝,他的財富也是相當可以的。

這一次賈員外在京城做了一單大買賣,賺了錢之後琢磨著買點古董文物來沖淡一點自家的銅臭味?所以去了京城拍賣行。而這一次還真的不虛此行,硬是花了一百萬兩銀子買下了一副完整的流雲字帖。

買下流雲字帖賈員外如獲至寶,也不在京城逗留當即趕回了蘇州。一路上更是將流雲字帖抱在懷裡一刻也不願離手。原本打算將流雲字帖作為傳家寶,但想不到他得到流雲字帖的消息還是走漏了風聲。pbtxt

其他人還好,流雲字帖雖然價值連城但也只是一張字帖。但江湖武林有一個怪胎,一個為流雲字帖痴迷瘋狂的怪胎踏月公子余浪。

踏月公子乃江南四公子之一,一身武功有多高沒人知道,但他的輕功絕對是獨步天下。江南四公子,隨便一個都是在整個江湖鼎鼎大名的青年才浚被這麼一個人惦記,難怪賈員外會如此的驚慌失措。

但踏月公子為人還算正派,他不搶只偷,而且偷之前還會留下香涵告訴被偷人家我什麼時候來,偷什麼東西,然後還一通抱歉之類的。

踏月公子每次偷完,第二天同一時間會把被偷物件同等價值的銀兩送回不讓失主蒙受損失。這樣一來,踏月公子不僅沒有蒙上樑上君子的污名倒是弄到了一個雅盜的美名。

一般人沒有什麼損失也就算了,但賈員外不同埃他身為大周皇朝排的上號的大富豪,他缺錢么?如果可以讓踏月公子放棄這念頭,他都願意付雙倍的錢。

就在昨天,賈員外收到了踏月公子的香涵。今夜子時,踏月來取!這也是賈員外為何如此著急的原因。寧月聽完之後瞬間在腦海中腦補了這個踏月公子的形象,應該和楚留香有幾分相似吧?

等劉員外走後,於百里似笑非笑的拍了拍寧月的肩膀,「別太認真,儘力就好1

「俯捕,你是不是在坑我?」寧月心底一虛,其實早在一開始他就有一種被賣了的感覺。否則天幕府高手這麼多,不說別的,就是先天高手也有那麼幾個為什麼要把任務放到自己身上?現在聽於百里的語氣,看來自己是被當做背鍋俠了?

「不是我坑你,實在是人家賈員外指名道姓!反正任務你也接了,這事就交給你了。」於百里一副霸王硬上弓的樣子更是確定了寧月心底的想法。

「俯捕,我沒說不接,但至少你也給我坦言吧?就算要我背黑鍋我也認,但至少讓我死個明白啊1寧月很是掏心挖肺的說道,倒是弄的於百里一陣羞愧。

「死是不至於的,人家踏月公子好歹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不會對你這個鐵牌捕快怎麼樣。了不起,人家拿了流雲字帖離開。」

寧月的眉頭微微皺起,「踏月公子的武功就真的這麼高?高到我們蘇州天幕府都無可奈何的地步?」

「那倒不是1於百里示意寧月坐下淡淡的說道,「我們天幕府挾制天下武林,那些有門有派的還算好管但那些無門無派而且武功還奇高的人最是頭疼。

這些人多是江湖隱秘門派弟子或者是某個老不死的秘傳弟子。這群人獨來獨往無牽無掛一旦你得罪了他,他就無休無止的報復。一旦下了狠手,就會引來背後的勢力。所以這群人只要不犯下什麼大案子,我們天幕府向來對他們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這個踏月公子就是這一類,本身武功多高沒人知道,但輕功卻是獨步天下。而且只要他出手,就從來沒有失手過。哪怕是先天高手守護也能無聲無息的將東西偷走。所以踏月公子才能在江湖上闖出這麼大的名聲。」

「哦,我懂了!因為踏月公子從未失手過,所以這一次也不會失手。流雲字帖註定會被盜走,而我們的守護任務註定會失敗。那麼我這個鐵牌捕快作為這次守護負責人失敗也就情理之中不會對天幕府造成多大的名譽傷害?」

於百里被寧月這麼直白的解釋說的臉色微微發紅,「我也是沒辦法嘛,天幕府的信譽很重要,如果天幕府無法得到百姓的信任,皇上的信任,那麼天幕府就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後面那個才是最重要的吧?」寧月低聲的吐槽道,「算了算了,背鍋俠就背鍋俠吧!沒什麼交代那我去了啊?」寧月瀟洒的揮了揮手向門外走去。

原本瀟洒坦然的表情瞬間收起,變得越來越嚴肅,「憑什麼?憑什麼你踏月公子可以踏著我的腦袋成就你從不失手的神話?今天我就要和你比比看,是你的神話繼續,還是我踏著你的名頭名動江湖1

既然知道天幕府也不會太熱衷這事,寧月出門都沒有叫徐帆馬成。獨自踏出天幕府向蘇州城東的賈府走去。因為相隔不是很遠,寧月只花了半個時辰就到了賈府。

賈府極為龐大,也對得起寧月給他貼上神豪的標籤。就是門上那鑲嵌的幾百個銅螺已經夠普通人家吃上幾年了。踏入門內,一股厚重的銅臭味撲面而來。入眼是漢白玉鋪成的地板,道路的兩旁分佈著兩座純銀打造的假山,假山鑲嵌著碧玉雕刻的花草。

而這些還只是最門口看到的冰山一角,寧月沿路走來,所見所聞都一遍遍的刷新著他的認知。花園內的寶石柳綠,房舍門上純金的手把,賈府的任何一個地方都在赤裸裸的向世人宣告老子有錢!

「神豪不愧是神豪!這麼重的土豪氣息恐怕不是一張流雲字帖能鎮壓的,必須要一車才行1寧月面帶微笑摸著鼻子吐槽道。

「哈哈哈寧公子你終於來了……我可真是望眼欲穿1寧月剛剛被管家領到內門,賈員外就笑著出來迎接。

「管家,去1賈員外將寧月迎進屋內后一臉威儀的對管家吩咐了一句。

管家掛著獻媚的笑容轉入內屋,原本寧月還以為是賈員外有事交代故意支開管家。誰知道管家馬上就端著一個托盤從內屋走了出來。

「寧公子,這是一點心意還請寧公子笑納,我的流雲字帖能否保住就全靠你了」

管家掀開托盤上面的絲綢紅布,整玉雕刻的托盤上,密密麻麻的擺著一片片金葉子。目測來看這些金葉子不下於一百枚,這麼多錢,寧月算了下以自己的俸祿得不吃不喝存個七十年。神豪果然是神豪,這出手果然不簡單。

收受賄賂這也是藝術,寧月無論前世還是今生都收過別人孝敬。但是,那些都是小錢就算被人查到也無傷大雅。但這一次就有點多了,多的寧月有些燙手。

也許在賈員外的眼裡,這些只是小錢。但在寧月眼中,這就是巨款埃捂著胸口有點心痛,但還是一臉嚴肅的看著賈員外,「無功不受祿,在此事了結之前賈員外還是莫提黃白之物吧1

寧月言外之意很明白,錢我不是不想要只是無功不受祿,此事要成,你再給我。要是不成,我就分文不齲賈員外也是老江湖瞬間聽明白寧月的言外之意。

「來,賈員外將那副流雲字帖讓我看看,我道是很好奇到底什麼樣的東西讓一個武林高手連臉面都不要了?」

賈員外二話不說從內屋捧出一個錦盒,小心翼翼的擺到桌面上,溫柔的打開輕輕的將裡面的捲軸捧起來。緩慢,溫柔的展開露出流雲字帖的廬山真面目。

寧月看著字帖,頓時瞪大了眼見張大了嘴巴,手指顫抖的指著流雲字帖瞪著不敢置信的眼神盯著劉員外,「這……這……這就是流雲字帖?你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