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四十九章 踏月公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四十九章 踏月公子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自然」賈員外傲然的仰起頭,「你看看這流雲字帖,書就的每一個字都那麼的飄渺出塵,如雲捲雲舒一般變幻莫測。pbtxt若非流雲先生又有誰能寫出流雲字帖?」

「這……這……你就為了這個花了一百萬兩銀子?」寧月還是不甘心的問道。

「流雲字帖乃無價之寶,別說一百萬兩銀子,就是五百萬兩也是值得的。」

寧月的眼神空洞了,眼眸深處,彷彿能看到無數張長著翅膀的銀票在飛……這樣的流雲字帖,我家裡有一萬卷……那是不是代表……

「咳咳……寧公子,你可想到將流雲字帖藏於何處?那踏月公子聽說來無影去無蹤,雖然我對寧公子很是放心,但還是要以防萬一的。」

「額」寧月猛然間回神,的確現在也不是想錢的時候。只不過老爹不是一個教書先生么?怎麼搖身一變就成了流雲先生?他給我留的萬卷藏書竟然全是流雲字帖?難道老爹算準了我沒什麼出息會坐吃山空故意留了這麼多財富給我?

「那個……賈員外,在下也異常痴迷於流雲字體,猶記得幼時我爹時常逼著我臨摹流雲字帖。要不這樣,我畫一副假的流雲字帖,倒時候你將真的藏起來,我們守著假的流雲字帖坐等踏月公子來盜,就算被盜走也是假的。你看如何?」

「你能做到以假亂真?須知這流雲字體並不是這麼好學的。天下文豪,臨摹流雲字帖的不知有多少,但世上能寫出飄渺出塵的流雲字體的也唯有流雲先生一人。否則,這流雲字帖也不可能千金難求。」

「我想我可以試試1寧月摸了摸鼻子有些臉紅,原本寧月是很有機會繼承流雲字體的,可惜父親死的早再加上父親死後寧月靈氣漸消就連腦子也不斷退化,這也使得流雲字體只完成了一半。

當即賈員外就準備了文房四寶和與流雲字帖一模一樣的捲軸。寧月獨自關在房中,輕輕的提筆眼神漸漸的變得空洞。一滴清淚不知不覺緩緩的溢出眼角,慢慢的沿著臉頰緩緩的滑落、滴下。

眼前浮現了一個原本早已忘懷的場景風和日麗,在院外的荷塘邊。一身薄衫的父親將自己抱在懷中,手把手扶著自己的小手慢慢的書就。

「這是無!無就是沒有,亦為無限!這是量,是為質,亦是有形。天碑,此乃天地所立之碑文,亦是天地之法則。這四個字就是無量天碑1

懵懂的自己每天被父親抱在懷中認字識文,三歲識辨千字,四歲背誦全詩,五歲熟讀經義。自那之後,庸庸碌碌再無半點成就。

輕輕地擦去眼角的淚水,寧月臉上升起一抹若有若無的苦笑,「原來我這輩子最大的成就……全是五歲前取得的?真想知道這十三年來我都幹了啥?」

收起了回憶,寧月的眼神再次集中在眼前的白紙上,輕輕的下筆,如游龍一般在紙上飛速的遊走。流雲字體的書寫是有他獨特的口訣的,但寫形可以但要有這透紙而出的飄渺之意卻需要境界的領悟。好在掌握了口訣的寧月就算不能完全寫出流雲字體,也要比其他人寫的好得多。

不到一個時辰,寧月拿著兩張流雲字帖打開了房門。賈員外急忙迎了過來,「寧公子?如何?」

「這是假的流雲字帖,這張是真的。你將真的藏在隱蔽的地方,假的就放在這大廳之中我親自坐鎮。你也安排護院護衛明暗守護,務必要做到以假亂真。」

「嘖嘖嘖……寧公子好書法啊,兩張字帖哪怕貼近比較,我竟然也沒發現哪裡不同。除了真跡上面有飄渺之氣流轉之外,這張假的流雲字帖竟然能做到以假亂真?寧公子以後若賣字畫為生也能賺下萬貫家財……」

賈員外果然難改商賈本性三句不離賺錢。但一想到他能白手起家賺到這麼多錢,要不鑽錢眼裡怎麼做得到?

賈員外將真跡藏哪裡寧月不管,他現在就想陪踏月公子玩一次孫子兵法。正所謂虛則實之實則虛之,寧月就要做到把假的當真的守護。

明梢暗哨不說,為了對付踏月公子的輕功,寧月更是準備了二十張大型漁網,五十副獵戶弓箭。要不是不允許,寧月甚至想弄來軍用弩。一切準備就緒之後,寧月就大搖大擺的坐在大廳的中間,身後供台上放著裝流雲字帖的錦盒。

夜色漸深,子時越來越臨近。賈府之內更是一副山雨欲來如臨大敵的緊迫。每一個護院都瞪著圓圓的眼睛如鷹一般掃視著四周,就怕自己一眨眼放過了踏月公子的身影。

半夜的蟲鳴與天空的圓月相應,月亮也漸漸的爬上了頭頂。今日十四,在寧月的眼中月亮已經很圓了。踏月公子既然說要踏月來取,說不準真的是在月華中降臨。

時間臨近,賈府之內鴉雀無聲。除了蟲鳴之外,只剩下火把燃燒發出的啪啪聲。所有眼睛都死死的盯著供台上的流雲字帖,就怕自己一眨眼字帖就不見了。

「當當當」一陣脆響,子時已到。所有人的心都提到了嗓門口,所有人的眼睛都死死的盯著供台。錦盒還是那錦盒,流雲字帖還在供台上。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踏月公子的身影始終沒有出現,大夥提起的心也始終沒有放下。不知道誰說了一句『沒來?』整個大廳突然爆發出一陣歡呼。

「踏月公子沒來,他怕了,他知難而退了」歡呼,振奮,這是他們的勝利,是他們的決心嚇退了踏月公子!不只是護院,就連賈員外也跟著護院一起歡呼。

寧月詭笑的摸了摸鼻子輕輕的搖了搖頭,「果然和我猜測的一樣1

「流雲字帖已經到手,多謝賈員外的熱情招待,余某去也」一道白色的身影劃過像嫦娥奔月一般沖著月光飛去。

沒有人知道踏月公子是怎麼出現的,但所有人都看到了踏月公子是怎麼離開的。真的是來無影去無蹤,只見輕輕飛起剎那間就消失在月光之中。

所有人都疑惑的看著大廳,流雲字帖被偷了?不可能啊,明明不是在那麼?在所有護院都莫名其妙的大眼瞪小眼的時候,賈員外的臉色刷的一下變得鐵青,猛的一拍膝蓋露出一臉的懊惱。

「不好,完了」說著飛奔似的的向後院跑去。寧月從來沒想過一個四肢短小的胖子竟然能跑的那麼快。

賈員外跑到後院,果然在一棵桂花樹旁有一個大坑,剛剛被翻出來的泥土散落在四周。那是他埋藏真正流雲字帖的所在,而現在,裡面早已經空空如也。

「完了沒了?殺千刀的踏月公子我要……我要……我要發懸賞令1賈員外被氣得額頭青筋暴起,踉蹌的扶著身邊漢白玉石柱氣喘吁吁的暴吼。

「稍安勿躁,稍安勿躁1寧月慢悠悠的晃到後院面帶微笑,「你藏這裡的那一副也是假的1

「什麼?」賈員外猛的回頭目光灼灼的盯著寧月,「也是假的?那真的呢?」

「真的自然在我藏的地方!今天下午,我其實一共做了兩幅假字帖。一副七成,一副三成!果然踏月公子被我們騙過去了。」

「哦?」賈員外瞬間轉悲為喜,「真的呢,真的字帖在哪?」

寧月偷偷的看了眼系統,發現並沒有提示任務已完成。瞬間瞭然一臉嚴肅的盯著賈員外,「從剛才的事來看,真跡受你保管也不安全。你以為踏月公子會就此善罷甘休?在此事未了結之前,流雲字帖還是放我這裡吧。」

「好!好!這樣更好……」賈員外擦著額頭的冷汗一臉慶幸的說道。

一道身影劃過圓月,快的好像流光一般。平常的飛賊出手都是黑衣蒙面,而余浪卻反其道而行。每次出手,他都是一身白衣手持白扇,踏月而來,駕雲而去。

身影像一陣風吹進客棧的房間。過了一會兒,油燈漸漸亮起。余浪滿臉得意的舞者手中的錦盒,輕輕的放在桌上小心的打開。

捲軸拉開,一個個流雲字體出現在余浪的眼中,「不愧是流雲先生的流雲字帖,每一個字都彷彿千嬌百媚的佳人在紙上起舞,輕捲雲紗仙氣瀰漫……」

突然,余浪的表情定格,臉色從白皙漸漸變得通紅,又轉眼間變得鐵青,最後的臉色更是變得漆黑一片。怔怔的盯著流雲字帖,余浪的眼神不斷的閃爍。

過了好一會,余浪突然間笑了起來,「呵呵呵……有意思……真有意思!我竟然也看走眼了,到底是誰能做到如此以假亂真的地步?」說完身形一晃,房間之中再也不見余浪的身影,彷彿又一次化成了煙消散於天地。

一夜相安無事,寧月被安排到了賈府的客房之中。熱情的賈員外還送了三個清風閣的美女來侍寢。要不是態度堅決的推辭,說不定現在寧月已經被吃的骨頭渣都不剩了。

「不好啦寧公子,寧公子」大清早的,寧月被激烈的敲門聲喚醒,看著天才蒙蒙亮,寧月敢打賭現在肯定還沒到五點就是四點半都沒到。

打開門,只見賈員外滿頭大汗的杵在門外不知所措。

「賈員外?何事如此慌張?」

「寧公子,您看1說著賈員外遞來一張純白的香涵,紙上還散發著淡雅的蘭花清香。

「昨夜天公不美,竟被閣下以假亂真。今夜子時,余某將踏月再來,心誠如是,閣下定不忍余某徒勞往返。」

「不忍你妹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