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五十章 天羅地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章 天羅地網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做小偷還做出逼格了?寧月表示很不屑!如果上一次踏月公子是沖流雲字帖來的話,那今天這張香涵就是對寧月下的戰書了。pbtxt一個捕快會怕了一個賊?

「賈員外,今天我們要好好準備了,看來來者不善啊1

「我們全聽你的,你說怎麼辦,我們就怎麼辦1賈員外連忙舉著手指再三保證道。

當人沒有了節操,打破了下線之後,他的下一個下線在哪恐怕就是他自己也不知道。寧月自認為自己是有節操的,但當看到周圍聽著他指示布置陷阱護院們那恐懼的眼神之後,寧月才發現自己想的這些陷阱在他們的眼中是多麼的歹毒。

其實寧月布置的這些陷阱殺傷力不強,這一點寧月是可以保證的。至少換了自己落在陷阱里也只是被俘虜的命運不會有生命危險。

但在這個世界流行的信條是士可殺不可辱,所以寧月這些卑鄙無恥的陷阱簡直是歹毒的喪心病狂。但寧月真的覺得自己已經很仁慈了。

比如說寧月覺得生石灰太歹毒,而且會給人的眼睛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所以換成了辣椒生薑香醋這些調味料熬成的水,這種東西雖然刺激但不至於弄瞎眼睛。

比如寧月怕普通的漁網罩不住武林高手,寧月讓人在漁網上縫上倒鉤,認為武林高手耳朵很靈,又給漁網上弄上鈴鐺。

這些還只是冰山上的一角,在寧月看來都是小玩意都不需要花腦筋去琢磨。反正在這個小小的大廳裡面,布置了整整三十種陷阱,十五種範圍性殺傷陷阱。

夜色悄悄的來臨,寧月安靜的坐在大廳中靜候踏月公子到來。外頭的護院個個全副武裝瞪著圓溜溜的眼睛緊張的四下張望。

月色撩人,今日是八月十五中秋,話說三年後的今天,正好是寧月與千暮雪大婚的日子。想到這裡,寧月心底不禁有些小激動。

夜越深,月色越撩人。如果今天沒有踏月公子這個大煞風景的人來的話。賈府的今夜應該好好享受中秋團圓之夜吧?

薄霧漸漸的出現,給月光籠上一層薄紗。突然之間,一道白色的身影在月光下閃現。就像流連人間的幽靈一般,眼睛一眨就消失不見。

「在那踏月公子1一個護院突然指著院子的圍牆叫道,所有目光紛紛射去,果然一個卓爾不群的白色人影在圍牆上迎風而立。手執摺扇輕輕的揮動,就著月光,護院們能清晰的看到他不羈的笑容。

「還愣著幹嘛?放箭,快放箭1護院首領大聲叫道,剎那間,萬箭齊飛。上百護院幾乎人手一弓,箭矢鋪天蓋地的向踏月公子罩去。

面對如天幕一般壓來的箭雨,踏月公子依舊風騷的搖著摺扇,直到箭矢離他只有不到三尺的時候,踏月公子的身影彷彿蒸發一般消失不見。

「鬼他是鬼」一個護院驚恐的指著台階上的踏月公子。

依舊搖著摺扇,依舊如此的玉樹臨風。唯一改變的是剛才站在圍牆之上現在卻站在院內。但凡移動,都必然有他移動的軌跡。但踏月公子這一下卻著實詭異,彷彿冥蝶一般一閃人已瞬移到了院內。難怪護院會驚恐的以為他是鬼魂了。

踏月公子一招即出就已經震懾住了在場所有的人。方才還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眨眼間變成了驚弓之鳥。踏月公子輕輕的踏出一步,護院們齊齊的後退了三步。而賈員外,卻早已經不見了人影。

「刷」依舊不見踏月公子有什麼動作,人已經來到了大廳的門前。看著緊閉的廳門,踏月公子微微一笑。手中摺扇一扇,廳門就被推開。

「嗖」踏月公子突然伸手,彷彿雷電擊碎了月光一般。手指已經伸到了面門,在他的指間,一柄普通的飛刀如此的顯眼。

「天幕府,寧月?」踏月公子的聲音很有磁性,也很溫柔。就像他掛著微笑的臉一樣讓人感覺不到一點的敵意。

「踏月公子,余浪?」寧月就這麼坐著,絲毫沒有站起來的意思。剛才那一支飛刀只是打招呼,今天的交手絕對不是他們兩個武力的對決。

「不錯1餘浪依舊滿臉微笑,眼神不住的在寧月的臉上來回掃著。坦白的說,寧月這一副皮囊很帥,而余浪也很帥。所以余浪很滿意的點了點頭表示認同。

「你果然很浪1寧月對余浪很不感冒,尤其是明明不熱還拿著扇子裝逼的樣子。

「流雲字帖在你身上?」

「你猜1

「沒關係,抓住你,你會告訴我的1餘浪的聲音剛剛落下,身形突然閃現幾乎貼著寧月的臉,「現在可以告訴我了么?」

「前提是你跑得了1

寧月的話音剛剛落下,余浪的臉色猛的大變。風聲自頭頂響起,余浪閃電般的後退。

「轟」一個鐵牢自上而下將寧月牢牢的扣在裡面。寧月不得不讚歎,踏月公子的輕功果然不凡。換做別人,恐怕還真的會被扣祝

余浪黠諭的看著被扣住的寧月,嘴角微微裂開露出一絲戲謔的笑容,「哎你這算不算自作自受?」

「不,你誤會了,這個隔離艙本來就是為我自己準備的。不把我隔離出來,怎麼能保證我的安全?好了,上菜1

話音剛落,四面八發響起了弦動的聲音。余浪的臉色瞬間變得一片鐵青。他出道江湖縱橫七八年幾時被人如此智商上的碾壓?從來只有他整人,想不到今天竟然三番五次被人牽著鼻子走。

無數暗箭如雨般射來,難怪寧月要用一個牢房將自己隔離。原來整個大廳,也只有這一個地方才是暗箭的死角。其他地方全是暗箭的攻擊範圍。

手中摺扇揮舞,身體如舞蹈般旋轉。激蕩的罡氣瞬間爆炸眨眼間攪動風雲。無數箭雨臨身,卻無法攻破余浪的周身三尺之內。

看著這一幕的寧月不由的眨了眨嘴巴,「這都沒事?武功高真好1

突然,吊在房頂的幾個羊尿泡紛紛落下,余浪雖然不知道這是什麼,但也知道絕對不是什麼好東西。摺扇翻飛,無數氣勁斬出掉落的樣尿泡紛紛破碎。

煙霧四起,寧月特地為阻擋踏月公子的視線而製造的乾冰。乾冰蒸發,不一會兒將迷霧升騰滿整個大廳,將大廳變得如置身仙境一般。這是寧月看到於百里與魯達交戰而產生的靈感。

乾冰中還夾雜著寧月準備的佐料,隨著乾冰蒸發成霧氣飄散在空氣中。一開始,余浪還被寧月的手筆給震懾了。這漫天的仙霧非但不討厭反而還喜歡的不得了。置身在這朦朧的仙氣之中,硬是平添了仙風道骨飄渺出塵。

但接下來余浪就感到不對了,眼睛越來越酸越來越疼。寧月做的佐料雖然不像生石灰這麼霸道歹毒,但勝在無聲無息防不勝防。所以,還沒一會兒,余浪就感覺眼睛疼得根本睜不開,一睜開就淚流不止。

「叮鈴鈴」突然間鈴聲大作,這是寧月準備的大殺器。帶著倒鉤的漁網鋪天蓋地罩來。余浪的眼睛雖然睜不開。但耳朵非常好使,一聽動靜不對腳尖一點身形如炮仗一般拔高一頭撞進了頭頂的網中。

「太好了,收網1

寧月的聲音剛落,大廳的門再一次被撞開。十幾個護衛飛速的沖入配合默契的就地一滾抓住地上的收索繩。眨眼間,漁網變成了網袋,而余浪就成了網袋中的俘虜。

「哈哈哈……終於逮著你了,你這個小毛賊,叫你打我流雲字帖的注意?叫你踏月來取?哈哈哈……」賈員外大笑的踏進大廳,看著倒在地上被捆成粽子的余浪大笑道。

「哼」一聲冷哼彷彿平地炸雷,突然間一聲巨響,漁網瞬間四分五裂,周圍抓著繩索的人更是倒了一大片。

余浪傲然凌立哪還有半點之前的玉樹臨風,衣服上皺巴巴的,而且還被颳得一個個破洞。手中的摺扇也早已變得稀巴爛,但一身蕩漾的氣勢卻冷若冰霜如同出鞘的利劍。

眼神冷冷的掃過一周,最後定格在寧月的身上。被余浪這麼看著,寧月報予一個很無辜的眼神。

「寧月,寧捕頭!很好,你很好!我余浪踏出江湖這麼多年,倒是第一次被人整得這麼難堪。我記住你了」說著身形一躍,如炮仗衝天而起。大廳的房頂如玻璃一般破碎,無數瓦碩碎片如雨點般灑落。

如霜的月光灑落,正好罩在寧月的臉上。看著早已失去蹤影的踏月公子,寧月茫然的眨了眨嘴巴,「就這麼走了?我的蜂蜜麵粉這些東西還沒用呢?」

蘇州府的房舍層層疊疊,如海浪一般高低起伏。一道身影,在月光下急速的飛過。如果有高手在此就會發現,這個身影在月下飛渡竟然沒有換氣。

只是在空氣中一點,身形又一次急速飛掠。突然間,飛掠的身影猛的張開雙臂。前進的速度驟然的一停輕輕的如羽毛一般落在房頂。

一陣琴音若有若無飄來,余浪的臉色微微一變,但轉瞬卻無奈的嘆了一口氣轉身向琴聲飄來的地方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