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五十一章 你就是踏月公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一章 你就是踏月公子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月朗星稀,蘇州城外的荒草中間升起一陣若有如無的霧氣。一個披頭散髮的俊美男子安靜的盤膝而坐,在他的膝蓋上,一把烏黑卻反射著月光的長琴平穩的放著。

男子的神態很悠然,手指翻飛彷彿沉醉在自己彈奏的絕美樂章之中。直到聽到空中的聲響,男子才輕輕的按著琴弦停下了彈奏。

「千金易得,知音難求!也算你有自知之明,否則也不會到這荒郊野外來彈琴嚇人。不過……既然怕了擾人清夢何不躲遠一點?離蘇州城這麼近耳力好的怕也晚上睡不著埃」余浪站在枝頭,身體隨著樹枝晃蕩上下起伏。

「知道我剛才彈得是什麼曲子么?」對面的男子臉上依舊掛著迷人的微笑,似乎一點也沒有被余浪的毒舌干擾到。

「沒聽窯姐彈過,不知道。」

「此曲名招魂咒,連接人間陰曹,曲音一出,方圓五里生人勿近,魑魅魍魎蜂擁而至。這不,一個倒霉鬼不是被我招來了?」

原本余浪還一臉凝重以為自己的這個朋友真的創出了什麼厲害的音波功,聽著還很是高大上。但最後一句話出來,余浪的臉色瞬間垮了下來,張口欲辨竟然想不到一個辭彙。

「聽說你失手了?」男子抱起琴收起,輕輕的背到背上。

「嗯1餘浪原本想否認的,但兩次失手再否認,他丟不起這個人。

「他武功很高?」俊美男子終於有了一點嚴肅,江南四公子雖不能說是年輕一代的翹楚,但江湖上能勝得過他們的也絕對不多。更何況讓以輕功獨步天下的余浪失手,這武功至少也是幾大門派的掌門級別才可以。

「說出來也許你還不信,他的武功高不高我還真不知道。人家自始至終都沒有展露過武功,我卻不得不落荒而逃。」

俊美男子頓時臉色大變,「難道江別雲出手了?」

在江南道,能在不出手的情況下讓余浪落荒而逃,除了江南大俠江別雲之外再也沒有任何一人。但一個普通的商賈之家竟然能情動江別雲?俊美男子不可置信的搖了搖頭表示不理解。

「人家乃天幕府一介捕快,而且還是鐵牌捕快。年齡約莫比我們還要小上幾歲,只不過此人詭計多端手段毒辣。你看看,以我的輕功都弄的這麼狼狽可見此人何等的……」

「我懂了1沒等余浪解釋,俊美男子突然露出鄙夷的眼神打斷道,「看來等葉兄鶴兄來了之後我們得好好商討商討了。」

「商討什麼?」

「將你從我們江南四公子之中踢出去,免得你污了我們名諱1

「呵呵呵……」余浪突然露出一個猥瑣的笑容,「一個賊,一個流氓,一個琴痴,一個武痴,這四個人還有什麼美名啊?不過我倒是對那個傢伙有興趣了,明天再去會會他。」

寧月抬頭望著天上的圓月有點憂傷,因為系統還沒有提示已經完成任務。這就說明,踏月公子還沒有死心。

「難道真的要將他緝拿歸案才算?」寧月表示這個難度還不是一般的大埃

正在寧月望著月亮的時候,鼻孔中聞到一陣若有若無的桂花香,緊接著,窸窣的腳步聲響起越來越近。寧月回過神緩緩的轉身,頓時眼睛一亮。

這是一個大美女,輕啟蓮步渺渺走來的身姿如燃燒的檀香飄出來的青煙。翠綠色的紗裙映襯著她潔白細膩的皮膚,略施粉黛卻絲毫沒遮掩住她原本的風姿,給清麗脫俗添加了無限的風情。

千暮雪是傾城絕色,是冰山雪蓮。周翠翠是鄉間野花咋一看不起眼但越看越耐看。而眼前的女子,卻是讓人一見就忍不住想要採摘的牡丹。這樣的女子,任何男人見了都不可能只看一眼就收回目光,所以寧月就這麼看著她一步步的走來。

女子看起來落落大方絲毫沒有尋常女子的扭捏,被寧月這麼看著依舊露著淡雅的微笑,只不過兩朵紅暈悄悄的浮上了耳根。

「曉曉見過寧公子,這麼晚了,寧公子還不休息么?」女子微微一輯聲音如溫暖的熙風。

踏月公子剛剛離開,時辰已經到了丑時。原本一同出力緝拿踏月公子的護院們都已經休息了,按理說,寧月也該早點休息養足精神應付踏月公子的再來。

「姑娘不也沒休息么?我不是不想睡,踏月公子若夜夜來犯,這何時才是個頭。我正琢磨著怎麼樣才能一勞永逸。對了,姑娘與賈員外是何關係?」

「正是家父1

「哎?」寧月瞪大了眼睛一臉驚疑的看著賈曉曉的臉心底早已吐槽開來,「你確定你娘沒給賈員外帶綠帽子?賈員外能生出這麼漂亮的女兒?」寧月瞬間腦補了隔壁老王的故事……

「怎麼?有何難以置信的?」賈曉曉眉頭微微揚起。

「沒,只是沒想到商賈之家竟然能養出像小姐這樣氣質卓越的女子,恐怕就算皇親貴族之家的子女也多有不如。小姐深夜來此,不知有何貴幹?」

「沒什麼事,最近因為鬧賊而弄得賈府人心惶惶。剛剛聲勢震天似乎差點將那個賊抓住了。所以我過來看看幫著賈府抓賊的天幕捕快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哦,現在看到了,是不是很失望?」寧月摸了摸鼻子有些尷尬,這句話換在前世估計就是指著鼻子罵了。『我們納稅人交了錢你們怎麼幹活的?一個賊抓了兩次都讓人家跑了?』

「不,寧公子一表人才1

直到賈曉曉的身影消失不見,寧月都不明白她那句話的意思。似乎她真的只是單純的過來看看寧月而已。

一夜悄然而去,第二天一大早。寧月再一次被賈員外的敲門聲叫醒。當然,賈員外的手裡還是握著那一張香涵。

「有完沒完了你1寧月對著香涵上騷包的文字頓時火起。因為這一次,余浪竟然是用流雲字體書寫的。既然知道老爹就是流雲先生,這余浪如此作為不是侮辱老爹的名節?

太陽剛剛在地平線上露出一角,寧月就指導著護院們開始布置陷阱。這一次陷阱的歹毒程度直接上升了一個量級,既然踏月公子不依不饒,寧月也沒必要給他留點顏面。

整個大廳,被安置的陷阱是昨天的兩倍。而且漁網的強度也增加了一個量級。每一個利器上都被抹上了強烈麻藥。寧月還不信這樣還能讓他給跑了。

十五的月亮十六圓,子時臨近,護院們一眨不眨的盯著院子的圍牆。因為昨天,踏月公子就是這麼出現的。但顯然,如果踏月公子不主動現身,這群粗懂武功的護院顯然不可能發現。

「噹噹當——」打更的聲響突然間的響起,所有的護院都緊張的四下張望。寧月微微坐直了身體,手中抓緊了陷阱的操作拉軒。

「沒有?踏月公子沒來?」等了很久不見踏月公子出現,不知是誰興奮的叫了一聲。

這個聲音一旦響起瞬間引起了周圍護院的共鳴,「是啊,昨夜吃了這麼大的虧,今天的陷阱比昨夜厲害了一倍。他要再來保管有來無回。所以踏月公子知難而退了?」

隨著時間的推移,這個推斷彷彿得到了證實。既然嚇退了踏月公子,那也就代表著踏月公子再也不敢來行盜了。否則他雅盜的名聲恐怕就真的要葬送了。江湖中人的名聲高過生命,為了一個虛無縹緲的名聲,江湖中人可以刀口舔血可以坦然赴死。

「哈哈哈……」賈員外滿臉堆笑的推開廳門,「寧公子,踏月公子沒來,他被嚇破了膽!哈哈哈……多謝寧公子這兩天的職守,過會兒我們賈府會奉上一份薄禮還請寧公子千萬不要推辭。」

「賈員外客氣了。」寧月也是滿意的站起身微微的拱手客氣道。

「對了寧公子,那張流雲字帖的真跡呢?」賈員外搓著手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畢竟流雲字帖已經三天沒見到了,說是被寧月保管著但心底總是不踏實。

「真跡礙…諾,這就是1寧月指著供台上的錦盒笑道。

賈員外的臉色瞬間一怔,「這?這裡面不是放的假的么?」

「假的早就被我撕了,其實這錦盒裡面自始至終都是真的流雲字帖。這才是虛則實之,實則虛之的真諦1寧月一臉傲然的笑道。

「不愧是寧公子,算無遺策將踏月公子幾次三番玩弄於鼓掌之中。老賈佩服1說著一臉鄭重的來到供桌前輕輕的捧起桌上的錦盒。

寧月突然一把握住賈員外的手,「員外慢來……」

在賈員外莫名其妙的眼神中,寧月將鐵鎖突然間的銬在在了賈員外的手上,而另一頭則銬在在自己的手上。賈員外的臉色瞬間黑了下來,一臉不善的盯著寧月無害的笑臉。

「寧公子這是何意?」

「都這麼明顯了,踏月公子還不清楚么?」

「什麼?踏月公子?」賈員外尖叫的直指自己的鼻子,「你瞎了?」

「踏月公子的易容術精妙絕倫自然天衣無縫,但你忘了昨天的遭遇了?我灑在你身上的東西是加了料的。沒個十天半個月絕對消不掉。所以,就算你騙過了我的眼睛但絕對騙不過我的鼻子。」

寧月淡淡的笑著,看在賈員外的眼裡如此的可惡。寧月卻絲毫不以為意,眼睛掃著一群呆若木雞的護院,「還不快去把賈員外找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