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五十五章 魔影再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五章 魔影再現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俯捕,任務有難有易如何區分這些任務的等級還有接取任務資格的標準?」在場都是銅牌捕快,手底下還有著一群鐵牌甚至木牌嗷嗷待哺,他們自己任務接了爽了也得讓手下有的吃。

「任務等級為天地玄黃,天級任務原則上只有銀牌捕快以上才可接取,這個你們就不要想了。地級任務需至少一個銅牌或者幾個銅牌同時接齲玄黃兩級任務為鐵牌木牌捕快可以接齲

天幕府捕快巡邏站崗這種任務依舊按照以前的分配模式執行,但特別行動部要重新配對,將所有的木牌鐵牌捕快全部歸類到你們銅牌捕快手下。」

話音剛落,二十幾個銅牌捕快齊刷刷的轉過頭看向寧月,個個眼神灼灼彷彿燃燒著炙熱的火焰。寧月是鐵牌捕快按照於百里的意思不就是要成為他們的屬下么?而寧月卻又是鐵牌捕快中最特殊的一個,估計所有鐵牌加起來還沒一個寧月來的實在。

「他你們就不要想了,寧月也和你們一樣將成為天幕府的小分隊伍長。還有什麼問題么?」

寧月連忙舉手,「俯捕,在什麼條件下可以跨等級接取任務?」

「兩種情況,因為任務的量繁重而上升任務等級的這一類,可以組隊去完成。第二種,經過我特批!大家回去準備一下,明天我會將你們率領的部下名單交給你們。這次變革是天幕府的一次實驗,實驗的機會是你們爭取來的。好好乾1

當天晚上,寧月悄悄的找到了於百里拒絕了帶領部下的小隊長職務。畢竟寧月對自己的武功還沒有太大的自信,第二個,寧月將邪惡的目光盯上了江南四公子。有這麼好的打手擺在眼前……放過了多可惜?

隨著相處,寧月對江南四公子也越發的了解。寧月有目的接觸下很順利自然的和四人混跡在了一起。四人在江湖上的名聲多是正面,也因為每個人有著鮮明的特點而被人記祝

最最重要的是四人雖然號稱江南四公子,但在整個江湖武林也是排的上號的青年才浚不滿三十都已踏入先天,使得他們四人被人看好為未來武林的中梁砥柱。和他們打好關係,這對寧月來說好處多多。

前段時間踏月公子打破了不失手的神話,使得江南四公子的名聲蒙上了詬玻在寧月三寸不爛之舌的股鼓動下,四個傢伙頓時被煽動的戰意凜然熱血沸騰。

身為正道人士,如何積累名聲聲望?除了除暴安良還有什麼更快更直接的辦法?而且除暴安良還有一個好處,可以劫富濟貧埃

如果帶上寧月一起行動那就更完美了,以前踏月公子敗在天幕府捕快之手的傳言不攻自破。人家哪裡是對頭,關係明明這麼好!被人詬病的傳言沒有了,有行俠仗義積累名望還能收入不菲的贓款,簡直是一石多鳥啊!

四公子沒有拒絕的理由,寧月的目的自然達成了。看到任務堂高高懸起的高功勛任務當然是接接接,只要寧月接下,於百里全部開綠燈。

這下子蘇州府周邊的山賊惡霸算是遭了殃,換做天幕府出手,他們到江湖上這麼一哭估計還能博取到一些同情。但江南四公子替天行道而且證據確鑿武林中也只有拍手稱快的還沒有誰出來說風言風語的。

名聲好無論出於什麼目的做什麼事別人都會往好的方向想。半年來,四大公子的名頭在江南道一時無兩,哪怕他們的腰間已經鼓的塞不下了,人們依舊認為他們剛正無私,依舊認為他們乃俠之典範!幾乎三天兩頭傳出哪個山寨被蕩平,哪個大盜授首,根本沒人追究那些驚人的財富去了哪裡。

長亭外,古道邊!也許還有枯藤老樹昏鴉!

一個寂寞的刀客慢慢的向長亭走來。刀客看起來已經走了很多路,所以他的身形非常的狼狽。但是,刀客的眼神異常的銳利,如鷹一般掃視著周圍一切的風吹草動。

這是一個兇悍的刀客,臉上的刀疤毀掉了他原本所有的俊美,瘸著一條腿艱難的走著。在瘸腿的腳跟處,每一步都能在沙土上點上幾點殷紅的梅花。

他的手,緊緊的握著腰間那把破爛的刀,無時無刻都在做著出刀的準備。那把刀真的很爛,就是一塊破布包裹著刀柄,然後用一條破棉襖的袖子包裹著刀刃。

突然,刀客停住了腳步凝視遠方。瘸掉的的左腿微微的顫抖,耳朵不斷的抽動。猛然轉身,刀客側過臉望向路邊的山坡因為在那裡,刀客聽到了一陣若有若無的琴聲。

「你們追殺了三天三夜,還不打算放過我么?」刀客似乎在喃喃自語,又似乎在質問蒼天。

「我們放過了你,被你姦殺而死的三十六個冤魂怎麼辦?誰來放過他們?」聲音很輕,像是在回答。身邊的亭台頂上,一個雪白的身影毫無徵兆的突然間出現。

余浪依舊手執摺扇,只不過原本的紙扇被他換成了沉香木,就連扇面也被換成了天蠶絲,以前只為騷包裝逼的摺扇如今已成了貨真價實的兵器。

「踏月公子的輕功果然獨步天下,我用血遁**一去十里都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追上我!看來你們是不殺我誓不罷休了?」

「江南四公子的輕功都不錯1餘浪淡淡一笑,三道身影突然的毫無徵兆的出現將刀客牢牢的圍在中間。

「嗯?四個?既然撫琴公子在此,那麼在那彈琴的是誰?」刀客敏銳的直覺告訴他,在山腰彈琴的人很可怕甚至可能比四公子加起來還要可怕。

「我們的一個朋友,替我們助興的1鶴蘭山冷酷的說道。

在寧月有心結交下,鶴蘭山與寧月一開始的不快早已煙消雲散,所以鶴蘭山在說朋友的時候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

「好好好既然你們非要取我性命,那就別怪我拉幾個墊背的了1說著,手中的刀光一寒包裹著刀刃的破棉襖瞬間破碎化成漫天的蝴蝶。

黑氣瀰漫,彷彿燒火升騰的黑煙眨眼間將刀客的身影籠罩。這個場景,是四人追殺他三天以來第一次見到。也許也是他自信能拉兩個墊背的依仗。

「不好,這是魔功!想不到玄陰教消聲滅跡五十年竟然又嶄露頭角了」余浪大驚失色連忙提醒道。

「大家一起出手1沈青一聲說著,雙指並劍一道純陽指力激射而出。余浪身影翻飛,無數道腿影鋪天蓋地的向黑霧踢去。在腿影中間,一道炙熱的劍氣連接天地,劍氣狠狠的撞向黑霧。

黑霧急轉,彷彿游龍飛舞。余浪三人的攻擊撞在黑霧上被飛速的浸透腐蝕,並非三人的攻擊不強,實在是刀客的魔功太過於霸道。

「魔臨天下」刀客暴喝一聲,周身的黑霧突然間爆開露出裡面亂髮飛舞的刀客。刀客赤紅的雙眼冷冷的盯著余浪,雙手舉刀高高的舉過頭頂。

一刀劈下,彷彿劈開了空間。余浪的眼前只剩下那道從天而降的黑光,黑光中充釋著死亡的氣息。

不可力敵!

余浪瞬間判斷出那一刀的威力,腳尖輕點,身形彷彿跨越時空長河眨眼間消失在黑光籠罩之下。

「轟」一道數十米長的鴻溝劈開,煙塵瀰漫遮蔽了四人的眼睛。突然間,魔氣再次洶湧,一道黑光攔腰襲來彷彿要將這世界劈開。

「魔動山河」

「散」四道身形飛散而去,原本以為這個**被追了三天三夜已經是強弓之末,想不到他臨死的反撲竟然如此的犀利。

四人齊齊出招,但刀客周身的魔氣就好像橫練高手的護體罡氣一般無堅不摧無法不破。余浪四人的十二重功力都無法破開刀客的防禦反而讓黑霧越發的瀰漫了。

「是你們逼我的,是你們逼我的……」刀客血紅的眼眸彷彿能滴出鮮血,「只要集齊五十個鼎爐,我就能魔功大成,我花了五年,五年時間才找到三十六個,但今天……因為你們前功盡棄,我要你們不得好死」

「魔教妖人,人人得而誅之1鶴蘭山身為盪劍山莊少莊主,所練的武功也是盪魔劍法,可以說他們跟魔教天生死磕毫無迴轉餘地。

「哈哈哈看我天魔真身刀槍不入萬邪不侵,你們這三天來不是很威風么?不是很狂妄么?今天我要江南四公子從江湖武林除名1

突然間,一道劍氣憑空而生,彷彿天道煌煌。無盡劍意席捲天地,梵天琴聲流轉天地之間,肅殺之氣吹得四周飛沙走石。最後一道音符**於天地,不遠處的半山腰上,一道若有若無的波紋回蕩天地。

「什麼?」刀客哪怕被魔氣侵蝕了神志,本能的危機感也迫使他向不遠處的半山腰望去。僅僅看了一眼,就瞪著血紅的眼睛再也移不開半分。

一道月牙形的劍氣不知何時出現在了身前,刀客不明白劍氣明明這麼淡雅,為什麼會來的這麼快。如清風吹過身體,吹亂了原本就散亂的頭髮,也吹散了身上濃密的魔氣。

「雖然不是第一次見到寧兄的琴心劍魄,但每次見到依舊會驚顫劍氣的可怕!這本不該出現天地的劍氣卻因為琴音而起,血腥殺人卻因動人的韻律而生。陰屬性功法,果真如此的詭異?」

沈青說話間,刀客的上半截身體緩緩的墜落在地上散落出一片扇形的血污。而他的雙腿,依舊如樁子一般牢牢地釘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