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五十六章 天音雅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六章 天音雅舍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現在可怕的已經不是寧月的琴心劍魄了,可怕的應該是玄陰教竟然再次出現江湖!我需要立刻去盪劍山莊稟明父親1鶴蘭山收劍回鞘一臉凝重的說道。

「既然如此……我也該會天幕府復命了1寧月前半句響起的時候,聲音還渺渺無蹤,但後半句落下之時,人已經出現在四人的身邊。果然半年來,寧月下苦功最多的還是那身輕功。

半年時間,寧月獨自接取了天幕府幾乎一半的任務,半年來寧月收穫了海量的經驗,也收穫了海量的功勛。但寧月並沒有用這些功勛兌換武功。嘗過甜頭的寧月不會浪費寶貴的功勛,非上四級武功他已經看不上了。

通過經驗,寧月的人物等級已經升到了二十級,先天長春神功練到了十八級。奇經八脈也只剩下一條沒有打通,只要打通最後一條,寧月就可以成為貨真價實的先天高手。

內力的越來越深厚,但施展琴音劍魄卻絲毫沒有提高,依舊需要很長的時間醞釀劍氣,也依舊是一道劍氣過後內力空空如也。唯一可以稱道的,也許就是劍氣的威力得到了顛覆式的提高。

好在以寧月現在的修為,滿級的星羅棋盤已經夠用。不下於余浪的輕功,打不過也可以跑。最為重要的是,和他們四人混跡了半年,這名望也是跟著蹭蹭往上漲。

又是二月二,一年龍抬頭。寧月來到這個世界已經一年了,回想起這一年,取得的收穫超出自己的想象。武功學了,錢也賺了,現在馬上就要陞官了。

徐帆從木牌捕快升到銅牌用了十五年,馬成用了十三年。當年的於百里用了十六年,而寧月……用了區區一年。這是天幕府有史以來從未有過的飆升。

但天幕府上下沒人認為寧月升的太慢,或者他腰間這一面銅牌名不副實。蘇州府的治安在一年內發生了天翻地覆的改變,所有的不法勢力被剿滅要麼老老實實的做順民。

展城南,鄭城北兩大蘇州府大佬現在在天幕府大牢里喝茶。整個蘇州府,完全脫離了幫派勢力的掌控回歸到了朝廷的懷抱。而這些……都是因為寧月的計劃或者政策。再加上蘇州府幾乎一半窮凶極惡之徒都是寧月帶著他的小夥伴們給干翻的。沒有誰腰間的銅牌比寧月這一塊的含金量更高。

陽春三月,桃花盛開,小荷才露尖尖角!

隨著蘇州天幕府三次撒網掃蕩,能逃出蘇州府境內的早就跑了,留下來的要麼從良,要麼進大牢。四大門派都沉默觀望致使底下躍躍欲試附庸勢力也都偃旗息鼓。一片大好的情勢也意味著寧月他們這群捕快又快沒事幹了。

自從鶴蘭山回了盪劍山莊就再也沒有出來,無聊的寧月沒人和他切磋武功就找到沈青切磋音律。半年前寧月就從琴行拿到了定製的吉他,但因為技術不過關,再加上原理不明確,拿回來之後五音不全。寧月花了幾個月改造調整然後自己找了一塊上等材料重新手動打造了一把。

第一次寧月拿著吉他出現的時候,沈青一臉的嫌棄,直呼這是旁門左道。接下來寧月演示了一下吉他的發音之後沈青卻瞬間變臉一副是愛不釋手的樣子。吉他比古琴多了好幾個發聲,對於音律來說更好的掌控。

最近一段時間寧月與沈青古今合璧譜寫了一曲曲經典的琴譜,余浪一天到晚練字也不覺的無聊。隨著時間的流逝三人洗凈了身上的血腥味華麗的轉身為文人雅客。若有外人在此也肯定認不出來這三個風流才子會是江湖上風頭最甚的江南四公子。

「話說鶴兄回蕩劍山莊已經一個月了吧?」寧月將迷你版吉他收回到錦盒中隨口問道。

「魔教出現,他正被他爹逼著練武呢估計是短時間內是不會放出來了。」余浪放下手中筆回道,「不過你難道沒有發現最近還有一個人神龍見首不見尾?每天神神秘秘的,三天兩頭看不到人?」

「咦?被你這麼一說……葉兄呢?他叫葉尋歡,不會真去尋歡作樂去了吧?」

「哈哈哈……」余浪和沈青同時大笑。

「怎麼?被我說中了?」寧月莫名其妙的問道。

「四大公子自然各有特色,葉兄號稱尋花公子,自然是去尋花問柳了。世上能讓葉兄神出鬼沒的只有一樣東西,那就是美人,而且是嬌滴滴的美人。」

「看著葉兄神采飛揚的樣子,也不像被酒色掏空的人……難道……他有什麼祖傳秘方?」猥瑣的笑問道。

「寧兄可不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葉兄色而不**,對待美女只是鑒賞而非褻瀆。而且你也許不知道,葉兄丹青之道乃世間一絕。尤其是葉兄的美人圖千金難求,武林女俠無不以被葉兄觀賞作畫而為榮。

寧兄應該也知道三榜吧?這冰清榜上的女俠圖冊都是葉兄所畫,雖然冰清榜為天機閣發行但實際卻是葉兄所作。葉兄如此魂不守舍定然是找到好的素材了1

沈青滿臉微笑的對寧月解釋道,可能他也看出來寧月與江南四公子雖然混的不分你我,但唯有和葉尋歡比較疏遠故而好好替葉尋歡重新介紹了一番。

「那……冰清榜第一的千暮雪……也被葉兄觀賞過?」寧月手指一僵有些淡漠的問道。

「噗咳咳咳……」

「小師弟,你是哪壺不開提哪壺啊,觀賞千暮雪?這話你都敢說出口?葉兄要敢這麼做,估計他墳頭的草已經幾番枯榮了。千暮雪是公認的冰清版第一,無論是否見過她,她就是第一1

「是么?那麼我倒很好奇,能把葉兄迷得如此魂不守舍的……是什麼樣的美人?」寧月的八卦之火熊熊的燃燒起來。

「正有此意1

蘇州府為江南文化中心,而且蘇州才子聞名九州。而因風流才子而衍生出的產業自然數不勝數。文房四寶店鋪,書局印刷作坊等等等等……

但要說這些衍生產業中哪一種日進斗金?哪一種為無底洞銷金窟?當然要數青樓了。

天音雅舍是青樓,但卻不是普通的青樓。天音雅舍里有一種只陪客人談詩作對,只為客人焚香撫琴,只為陪客人讀書寫字的絕色女子。她們一不強歡賣笑,二不賣身侍寢,但價格確實貴的嚇死人,在天音雅舍一般才貌的女子,一日相陪也要一百兩銀子。倘若最頂尖的絕色,一日下來沒個上千兩根本不行。

當然既然是青樓,自然有賣色相的。只不過這些女子在後排內院不為外人所知,就算已成公開的秘密也沒人放到檯面上說道。

如果葉尋歡就是因為這天音雅閣而魂不守舍?那還真降低了他的品味。只因為在天音雅舍里,進一年來了一個最為特殊的客居音緣小姐。

音緣小姐有多美?見過的人都說終身難忘。漸漸地,音緣小姐在蘇州府內傳的是滿城皆知。沒見過音緣小姐的自然是心癢難耐恨不得立刻一睹芳容。

但想一睹音緣小姐的芳容卻不是有錢就可以的,無論誰要見一面音緣小姐必須拿出一樣能打動音緣小姐的絕活。無論琴棋書畫還是詩詞歌賦或者蓋世武功都可以,如沒有一技之長,那就熄了見音緣一面的心吧。

有人想過用強,只不過這些人非但沒有見到音緣姑娘反而第二天被人扒光了身體吊在蘇州城門口外,久而久之就沒人再動用強的心思了。

香風拂面,悠悠的琴聲自廂房中飄起。這是音緣小姐的閨房,閨房裡燃著檀香。音緣小姐的確與眾不同,其他小姐的閨房是各種花香,或者香料香油。唯有音緣小姐的閨房燃的是檀香。

葉尋歡長長一嘆,輕輕的放下手中的筆。香風再次襲來,音緣小姐踩著蓮步來到葉尋歡的身後,胸口緊緊的貼著葉尋歡的後背絲毫不介意讓葉尋歡觸碰到自己的胸脯,伸長著粉頸看著葉尋歡身前的畫作。

「這是我么?原來我這麼美?」音緣的聲音很輕很柔,應該是那種婉約到極致的溫柔。

「這不是你1葉尋歡輕聲的回道。

「是么?」音緣的語氣有些失落,明明紙上的美人如此的美,明明美人的相貌和自己這麼像,但她卻不是自己?

「是啊!我與小姐相識半個月了,我無時無刻不在觀查小姐的一顰一笑,哪怕閉上眼,眼前浮現的也是小姐的風姿。但是,我卻依舊無法畫出小姐的氣質,這畫上的女子雖美,但比起小姐始終缺少了一些靈動。所以,她不是你,你比她更美……」

「咯咯咯……」音緣釋然捂著嘴巴開懷的笑了起來,「如果是別人說這話,我一定以為他是在奉承,但這話出自葉公子的嘴裡,那就一定是大大的實話。」

「為什麼?」窗外突然響起了一個溫柔的聲音。

「因為葉公子從不對女人說謊,余公子既然來了為什麼不進來?」

「沒得到主人的同意就擅入非君子所為!而且,音緣小姐不是有規矩么?而在下也最喜歡有規矩的人,因為有規矩就有了原則。對了,音緣姑娘怎麼知道是我?」余浪雖然沒進來,但與音緣的閨房只隔了一面窗紙。

「這天音雅舍雖然是開門做生意,但對姑娘們的安全還是很上心的。而一個陌生男人突然出現在我的窗外,外面還沒有一絲一毫的動靜。有這份本事又恰巧在蘇州的,也只有餘公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