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五十九章 吸煙有害健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十九章 吸煙有害健康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砰」隨著寧月輕輕一揮手,四個壯漢就迫不及待的破門而入。pBtxt緊接著,屋內響起一里啪啦的毆打聲。

「啊你們……你們是什麼人?我認得你們,你們是天音雅舍的打手……我出了錢的……我是你們的恩客……不要打,我不敢了……」

「不敢了?在這裡砸碎一個花瓶都要賠十兩銀子,你把我們的姑娘打成這樣就一句不敢了?」少婦尖利的聲音響起,「打,狠狠地打!哎……別在這打呀?給我抬出去,打一頓了再扔出去1

殺豬般的慘叫聲並沒有引起其他房間里人的注意,大家來這裡消遣的,春宵一刻值千金誰還有功夫管閑事?寧月剛要踏進去,那個一身香粉的少婦滿臉猶豫的看著寧月。

「公子,你看綠柳被打得滿身傷痕,沒個三天是消不去了。要不……我給您換一個姑娘吧?」

「怎麼,怕我弄疼她?」寧月依舊掛著他淡淡的微笑讓人猜不透心底的想法。

「怎麼會呢,我是怕綠柳這身子影響了公子的胃口1少婦微微的側過身體,綠柳姑娘就半裸著身體坐在地上。

坦白的說,綠柳姑娘的確長得很漂亮,光看那張臉蛋的話的確很誘人。可惜身上裸露的肌膚上全是青紫的淤青,就像一朵被百般摧殘的嬌花。難怪少婦擔心綠柳會影響胃口,這樣的綠柳還真沒幾個人下得了口,除非喜歡重口的。

「無妨,我和綠柳姑娘聊聊,就當體會一下前院的姑娘和後院的姑娘有什麼不同1

「死妮子,還賴在地上做什麼?還不起來去梳洗打扮一下1少婦對綠柳凶厲的喝道,綠柳彷彿被嚇回魂了一般踉蹌的起來向後房走去。

寧月輕輕的將五百兩銀票扔到了少婦的面前,少婦頓時滿臉堆笑獻媚的告辭離開。房門再一次被關上,房間里除了比較凌亂之外倒是瀰漫著一股淡雅的幽香。

綠柳沒有讓寧月等多久,大約一盞茶的時間,綠柳踩著蓮步緩緩的來到寧月的跟前,「綠柳見過公子,從現在開始,綠柳就屬於公子。公子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任何要求都可以向綠柳提出,綠柳一定言聽計從……」

「那如果我什麼都不說,什麼都不做!綠柳姑娘你會怎麼做?」

綠柳緩緩的站起身,輕輕地,極具誘惑的抽開腰間的絲帶。pbtxT身上綠色的群袍緩緩的滑落露出裡面薄如蟬翼的紗衣,鮮紅的肚兜清晰可見。

如不是寧月之前見到他滿是淤青的身體,寧月真不敢保證有沒有那麼好的定力不化身為狼的撲上去。

「夠了!把衣服穿起來吧!我現在只想和你聊聊天。」

「公子以前一直在前院?」

「是1

「公子方才說想體驗一下前院的姑娘和後院姑娘的區別?」

「我是說過1寧月撓了撓鼻子有些不適應。

聽了寧月的話,綠柳臉上忽然掛上一抹神秘的微笑,「前院的姑娘是賣藝不賣身,後院的姑娘是賣身不賣藝!公子若想聊天,還不如去前院,莫不是……公子還是個雛?」

寧月兩世為人還從來沒被人調戲過,更何況一個還被一個**調戲。為了證明身為男人的尊嚴,寧月緩緩的站起身來到綠柳的身前。

綠柳眯起眼睛,那眼眸之中似乎要溢出花蜜。寧月輕輕的貼著綠柳,胸口傳來綠柳細膩的觸感。緩緩的彎下身體輕輕的撿起地上的衣服,在綠柳不可思議的眼神下重新替她披上。

「又是紅娘踏門時,落英桃花欲語遲。唯將痴心祭春雨,化作西廂春蠶絲1

替綠柳披上衣裳的時候,口中的詩句婉婉的吟出!雙手扶著綠柳的雙肩,明顯的感覺到綠柳嬌軀一顫。

「詩是好詩,可惜並不應景!難道公子這首詩是為我念的?」綠柳突然嬌笑一聲,哪怕她再怎麼掩飾也無法掩去眼底那一抹慌張。

「這首詩不是我做的,而是我一個朋友與他娘子定情時所作。綠柳姑娘沒聽過么?」

寧月緩緩的回到原來的座位上輕聲的問道,綠柳茫然的搖了搖頭,「沒聽過,想必你那個朋友的娘子應該很幸福。」

「這我就不知道了,想聽聽我那個朋友的故事么?」綠柳沒有說話,寧月卻是自顧的將寒江和映娘青梅竹馬的故事說了起來。

「啪嗒」一滴眼淚滴落,映娘不經意的擦去臉上的淚痕,「寒公子倒是至情至性,可惜綠柳並不是他的映娘。映娘不知所蹤他該去找,去報官,而不應該來天音雅舍鬧。」

「你確定不是映娘?」寧月的眼睛直視綠柳的眼眸。綠柳的眼眸是空洞的,沒有閃避,沒有情緒,毫無神採的空洞。

綠柳茫然的搖了搖頭,「也許我與映娘有幾分相像,但世間人口千萬萬,長得相像就必須被當成另一個人么?」

「嗯,我也是這麼認為!綠柳姑娘覺得寒公子如何?」寧月突然問道。

「我與寒公子雖然只見過一面,但聽了公子的故事,寒公子應該是一個可靠的好男子。這樣的人應該不錯1

「如果我替姑娘贖身,你可願意和寒公子喜結連理白頭偕老?」

「呵呵呵……」微微一愣之後,綠柳姑娘突然放聲嬌笑了起來,「綠柳是一個人盡可夫的青樓女子,寒公子好歹也是個讀書人怎麼可能會娶綠柳?綠柳這身份,將來最多也就被商賈之流納為妾室淪為玩物罷了……」

綠柳笑得很開心,彷彿這是一個世間最好笑的笑話。但寧月沒有笑,輕輕敲著桌子淡淡的說道,「我想……寒江應該不會不願意,如果他願意,我就替姑娘贖身可好?」

「不好1綠柳突然收起笑容,眼眸深處越來越冰冷。

「寒公子既然是江南才子,將來必然會趕赴考場,萬一哪天一旦高中,卻被人得知他的竟然娶了一個青樓女子為妻,你讓他如何自處?」

「這不是你的真心話1寧月面帶微笑的說道,這樣的表情配上這樣的語氣,讓綠柳不禁有些氣結,似乎自己再多的解釋都成了狡辯。

「好吧,寒公子雖然有情有義還有才華,但綠柳已經過慣了錦衣玉食的生活。你讓我嫁給寒公子吃苦?別說白頭偕老,就是三天綠柳也受不了。公子的好意綠柳心領了,今朝有酒今朝醉,春宵苦短,公子就不要辜負了這良辰美景?」說著,綠柳再次換上那副放蕩的笑容。

「那剛才打你的那個人是誰?」寧月不接綠柳這茬接著問到。

「來讓綠柳服侍的就是恩客,每一個來綠柳房裡的男人我都不會問他的身份,將恩客伺候好才是綠柳的本分其餘的,綠柳都不會知曉1

說著說著,綠柳大大的打了一個哈氣,整個人變得慵懶了起來。

「公子還在等什麼?難道綠柳長得不美么?」

「綠柳姑娘長得很美,可綠柳忘了剛才被人打的遍體鱗傷么?這樣的你,又如何伺候恩客?」

「石開自幼粗魯,但他畢竟是疼我的。看著打的狠,但都是些小傷不礙事的。嘗過綠柳柔情的男人都說綠柳功夫好,公子何不試試?」

「他叫石開?剛才你不是說不認識么?」

「啊?我剛才有所什麼么?哦,應該是我記錯了,石開是我幼年好友……公子,綠柳失陪一下1說完,不等寧月回話立刻踉蹌的站起身向內屋跑去,有種迫不及待的感覺。

過了一會兒綠柳再次容光煥發的走出來,「公子,我們聊了這麼久……您卻什麼都沒有做。要是讓媽媽知道了又要怪我沒伺候好恩客。既然來到了後院,就別學前院的那一套好么?後院的姑娘不是用來陪恩客聊天的。」

「哦?是么?不過今天我的確沒什麼心情顛鸞倒鳳,既然綠柳姑娘不喜歡陪我聊天……那麼我就去前院找人聊天好了。」寧月站起身,在綠柳的錯愕下毫不留戀的推開門又突然頓住了腳步。

「你剛才進內屋做燒什麼了?一種煙熏的味道?」

「一些提神的含香!公子有什麼問題么?」

「沒什麼!吸煙有害健康啊1寧月黠諭的笑道化作一陣清風消失在門外。

「這事情有點複雜了,看著綠柳不像是被逼的。而且這麼熱情的專職**的工作,這樣的職業道德,在前世已經很少了!難道……寒江真的認錯了人?」

寧月帶著滿心的疑問離開了天音雅舍,此刻已經月朗星稀,寧月的身影彷彿月下飛仙一般。凌空虛度不帶一絲換氣,輕功之高妙已然登世間絕頂之列。

蘇州府的房舍高低錯落,而寧月憑著輕功竟然到了天幕府門口才第一次落地。這也是寧月這半年最大的收穫,他的輕功真的已經快趕上余浪,也真的可以稱之為獨步天下。

寧月在天幕府身份特殊,所以暢通無阻的進了天幕府。過了前院之後卻沒有往宿捨去而是直奔天幕府的卷宗樓。

要問什麼是天幕府的根本,很多人會說是天幕府內包羅萬象的藏武閣。但寧月認為,天幕府真正的價值是他那無所不包,不問繁瑣的記載著蘇州一切事件的卷宗樓。

整個卷宗樓記錄了關於蘇州的一切事件,要不是這個世界有符文壓縮記載的辦法,估計換了前世也只有電子信息時代才能做到事無巨細的記載。

「天音雅舍……家屬鬧事……果然不出所料1寧月盯著卷宗上的記載眼神中精芒閃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