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六十章 寒江身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章 寒江身死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寧月繼續翻閱卷宗,越往下看,臉色就變得越青。Pbtxt從卷宗記載,十年來天音雅舍共發生過十六件家屬鬧事的事件,但之後卻全部不了了之。

十六件,分攤在十年,而且是在混亂的青樓,這正常的就和平時吃飯喝水一樣。十六件中,對應著十六個人。但這十六個人都有一個共同點,每一個姑娘都被人聲稱逼良為娼,但他們自己卻矢口否認,每一個都成了後院的頭牌,而每一個……竟然都死了!

「一個個安於享受自甘墮落將所有的尊嚴都踐踏到腳底的女人會因為忍受不了流言蜚語而選擇自盡?十六人之中,自盡的竟然達到十人,只有六人因病去世?而現在,活著的只有……綠柳1

寧月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思考著這件案子的隱情。在這個時代,證據是非常匱乏的,定案定罪基本全靠人證。如果綠柳不開口,寧月就算找到再多的證據都沒用。而最最要的是……綠柳還能不能回到寒江的身邊?

日近黃昏照昏鴉,寧月拖著疲憊的腳步踏入天幕府。這幾天來,寧月走訪遍了十六個姑娘的家鄉,卻發現家鄉的人對她們的了解認知竟然片面的只有一個名字的印象。而至於他們的家人,要麼搬離,要麼離世,還有幾家根本就不承認她們的存在。生在在這個名節勝過生命的時代,是她們的悲哀。

「寧月1當寧月剛剛踏入天幕府,鐵盤先生呼喚的聲音遠遠的傳來。

「這個任務是俯捕特地指定要給你的1

接過鐵盤先生遞來的任務條,「澄湖湖畔發現了一具死屍?這不是應該有府衙那邊的人接手么?怎麼會到我天幕府。」

「死者溺亡這一點沒錯,但府衙的通過現場排查覺得案子有可疑不像是自然溺亡事件。所以就送到我天幕府協作調查,於俯捕讓你負責這案子,如果沒什麼線索明天就結案。」

「屍體呢?」

「在義莊1

寧月也沒有停留,出了天幕府直奔義莊走去。當寧月到達義莊的時候天已經漆黑。陳列的屍體散發出陣陣寒氣,油燈燃燒不時的發出啪啪啪的脆響給寂靜的義莊平添更多的陰森恐怖。

老看屍人不知道是不是常年和屍體打交道,這講話的聲音都是帶著飄一般的顫音。好在寧月因為有了武功傍身膽子肥了很多,要換了一般人,看屍人一開口都能把人嚇尿。pbtxt

「今天天幕府送來的屍體呢?」

「就……在……那……」看屍人指著蒙上白布的一具屍體顫抖的說道。

寧月聽著這聲音頓時背後寒毛豎起打了一個冷顫,「能好好說話么?」

看屍人只是僵硬的笑了一笑,寧月緩緩的來到屍體邊掀開白布,頓時一雙嫌棄的眼眸瞪得渾圓。眼底深處閃過一絲憤怒,閃過一絲凝重。

「你……認……識……他?」

「寒江!前兩天還活著,想不到突然就死了1

「他……是……枉……死……的1

「還用你說,天音雅舍?好一招殺人滅口!等等,你怎麼知道?」寧月猛的抬起頭盯著面孔僵硬臉色慘白的看屍人。

看屍人嘴角勾起露出一個勉強,強硬的笑容,「當然是……他……告訴……我……的!我……幹了……這麼……多年……看……屍人……自然……能……和……魂魄……溝通1

「如果世上有鬼,我第一個就滅了你!因為你比他們更像鬼1因為寒江的死讓寧月的心底蒙上了陰影。義莊不再陰森,看屍人不再可怕,因為寧月的心中,已經充滿怒火。

寧月出了義莊直奔天音雅舍,燈火下的天音雅舍充滿著歡歌笑語,但誰又知道歡聲笑語的背後又是何等的慘絕人寰。寧月剛剛踏入後院,雅咦依舊扭著誇張的腰肢走來。

「哎呀公子,我就說過只要來過一次後院就保管就會流連忘返念念不忘!公子今天是想嘗嘗鮮還是……」

「還是綠柳1寧月換上淡漠的微笑輕輕地說道。

「公子,我天音雅舍的後院有很多美妙的姑娘,你何必只盯著綠柳一個呢?公子,你可不知道,今天後院有一對姐妹花今日出閣,公子何不把握機會做一次新郎官?」

「怎麼?今天綠柳又不方便?」寧月戲謔的笑問道。

「公子,你把雅咦當成什麼人了?方便,綠柳現在也沒接什麼客。雅咦也不過是向公子推薦更好的姑娘而已,光一個綠柳有怎麼可能撐起我天音雅舍的名頭呢?」

「別廢話,就找綠柳1寧月嘩的一下收起摺扇,雅咦露出一個尷尬的笑容帶著寧月去了綠柳的房間。

一身綠色袍的綠柳看起來比上次更加的美艷,渺渺走來的每一步都如青煙瀰漫。寧月輕輕的倒了一杯茶吹了一口茶香,似笑非笑的看著綠柳的眼眸。

「公子又來了?上次只是和綠柳說說話沒有讓綠柳相服侍讓人家很是傷心呢!公子,今夜就讓綠柳好好服侍公子吧?」

「你很享受服侍男人?還是說,你每天服侍不同的男人很開心?」寧月臉色有些不善的問道。

「綠柳是青樓女子,服侍男人是綠柳的本分。尤其是像公子這麼俊俏的男子,綠柳一見公子渾身都在滴水呢……公子覺得綠柳下賤也好,就算把綠柳當成母狗綠柳也不介意的……」

寧月默默的搖了搖頭,「可憐寒兄屍骨未寒……」

寧月一直盯著綠柳的眼睛,所以精準清晰的看到綠柳的瞳孔猛地收縮,臉上的笑臉卻依舊燦爛,身體微微一顫彷彿被下了定神咒定格。

「公子在說什麼?綠柳聽不懂啊1

「今天,寒江死了1寧月微微眯起眼睛,眼中精芒閃爍冷冷的盯著綠柳那張被妝容掩蓋的臉色。寧月的聲音很輕,但寧月敢保證他說的話綠柳一定聽得見。

「是么?那可真可惜了1綠柳的聲音很輕,很柔,默默的低著頭似乎避開寧月的目光。綠柳的身體微微有些顫抖,所以寧月確定眼前的綠柳應該就是映娘不會錯的。

「你還不打算說么?寒江都已經死了1寧月氣憤的站起身,眼睛直直的盯著綠柳畏縮的身體,看起來如此的可憐。

「寒公子的死讓公子的心情不太好?正好,就讓綠柳好好服侍公子讓那些不開心不快樂都在今夜煙消雲散……」綠柳輕輕地站起身,再一次鬆開了腰間的絲帶。

脫下了外袍之後,綠柳並沒有就此停下再一次解開了薄如蟬翼的內衣,鮮紅的肚兜在寧月的眼中如此的刺眼。

「你好好考慮,明天我會再來,希望的到時候你已經改變主意了。」寧月漠然的搖著頭,到底是什麼樣的洗腦能把一個人轉換的這麼徹底?

寧月離開了天音雅舍,但卻沒有回天幕府而是直接去找了另一個人。凌空飛渡,寧月的身影就像空中飄蕩的鬼魂。

蘇州城外澄湖岸邊,幾家燈火幾家漁船。

一艘小船在澄湖邊上飄蕩,裡面飄來一陣陣的魚香。寧月摸了摸肚子,似乎今天忙了一整天都沒怎麼吃過東西。寧月身形輕盈如鴻羽一般飄蕩落在了漁船上。

船很小,只有四五尺寬,船上搭一個簡易的巫蓬就成了漁夫們遮風擋雨的家。寧月落在船上雖然沒有什麼動靜,但這麼一個大活人杵在那除非眼瞎否則絕不可能忽略。

「誰?媽呀,鬼啊」

石開驚恐的叫道,身體猛然間向後倒去。要不是寧月眼疾手快一把拉住他,石開估計真要步寒江的後塵了。

「你……你是誰?你怎麼上來的?」石開驚魂未定之後滿臉惶恐的看著寧月,這裡雖然不是湖中心,但離岸邊還有十幾丈距離,而且寧月身上乾爽整潔顯然不是從水底游過來的。要麼是飛,要麼是踩著水面,無論哪一種都不像是人。難怪他之前會以為寧月是鬼來著。

「認識這個么?」將銅牌在石開的眼前晃了晃。寧月突然發現,天幕府雖然在武林大型門派眼中是孫子,但在普通的百姓眼中還很大爺的。石開的眼神瞬間變了,一臉畏畏縮縮的低著頭。

「大……大人……小的……小的沒犯事礙…小的……」

「吃飯呢?要不咱們邊吃邊聊?」寧月絲毫沒有不拿群眾一針一線的覺悟,看著桌上煮的香氣四溢的魚湯肚子忍不住叫了起來。

喝著魚湯,寧月整個人都暖了起來,「你和天音雅舍的姑娘綠柳有仇?」

「啊?」被寧月問了這麼莫名其妙的一句茫然的抬起頭,但當他反應過來之後,臉色瞬間變得難看了起來。

「沒……沒有……」

「沒有?沒有你那天幹嘛折磨她?天音雅舍已經將你告上府衙了,你可要如實回答啊1寧月的嘴角裂出一個森然的冷笑。

「不……不會……是……是映娘喜歡……她喜歡被打……他自己願意的……」石開一聽自己被告到官府,瞬間嚇得渾身直哆嗦。

「映娘?原來綠柳她真的叫映娘啊!你撒謊,我見過映娘,四天前我也在場!你還是老實交代吧,你和她有什麼仇怨要這麼折磨她?」寧月步步緊逼絲毫不給石開退步的餘地。

「我……我……」石開臉色不斷的閃爍,突然眼睛直直的盯著寧月的年輕的臉,「不對礙…您是天幕府的捕快……這……這事……怎麼需要你們天幕府出面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