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六十一章 狗血三角關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一章 狗血三角關係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喲?對我們天幕府了解的不少么?怎麼?懷疑我是假冒的?還是覺得我問不得你?」寧月美美的喝了一口魚湯笑道。pBtxt

「不……不敢……」石開的眼神依舊畏縮,但卻默默的低下了頭不再說話。

「映娘是寒江的娘子,你對映娘有這麼大的仇恨想來對寒江的恨意也不少吧?寒江今天死了……被人殺死的1

「啊?」石開猛的抬頭,眼底深處藏著濃濃的不信。都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人內心的一切活動都會在眼睛里找到表現。如果石開不是演技太過於精湛的話……那麼就是他真的不知道。

寒江的死寧月心中一直有三種猜測,天音雅舍佔百分之六十,仇殺佔百分之三十失足或者自殺佔百分之十!如果是仇殺,那麼這個對綠柳殘忍施暴的石開自然成了可疑的對象。但現在,石開似乎真的不知道。

不過就算認為石開不是兇手,他一定對寒江一家非常的了解,如果能從石開嘴裡得到一些訊息想來也是不錯的。

「寒江被人殺害,所以我們認為你有很大的嫌疑。你是想在這裡告訴我……還是想到天幕府再交代?」

「我沒殺人……寒江不是我殺的……」

「每一個兇手在認罪前都是這麼說的。我已經習慣了1

「我真的,我真的沒殺人1石開突然淚流滿面的盯著寧月,一臉哀求一臉悲痛的緩緩跪下,深深的磕了一個響頭!能想象一個粗獷的男人淚流滿面的樣子有多麼的膈應人,一瞬間寧月整個人都不好了。

「我憑什麼相……相信你?」寧月捂著嘴巴,有些不敢看石開倒胃的表情。

「我怎麼會殺寒江,我怎麼會殺他……我們三個一起長大……我們是一起長大的啊1石開捂著臉痛哭了起來,「求求你,找出兇手……替他報仇……替他們一家報仇啊」

原本寧月以為寒江和映娘的故事不狗血,但加上一個石開之後,狗血的簡直喪心病狂。石開寒江映娘三人從小認識並一起長大。

寒江家裡窮,石開家裡更窮。所以寒江後來可以讀書,石開卻只能很小的時候隨著父親去打漁。三人漸漸的長大,石開和寒江同時喜歡上了映娘。

只要眼睛不瞎的人都會選擇寒江而不會選擇石開,而對寒江和映娘的情定終生,石開也只是在被窩裡默默的哭泣。pbtxt甚至他對映娘的情感也只能偷偷的藏在心裡從未說出來。

石開依舊扮演的好哥哥,好兄弟!每次寒江家裡有什麼困難,他都會幫上一些忙。映娘是石開心中的女神,心底美好卻永遠觸摸不到的夢幻。

但突然之間,女神破滅了!映娘竟然成了一個青樓女子?每天接待服侍一個個不同的男人,任何人只要給錢就能一親芳澤?無法接受的不只是寒江,還有徹底憤怒發狂的石開。是恨映娘的墮落,更是心中痛苦的發泄。他半生賺的所有的錢都送進了天音雅舍,花在了瘋狂的凌辱折磨映娘身上。

「映娘在變成綠柳之前發生過什麼特殊的事么?」寧月敲著桌子輕輕的問道。

「寒江得了重病,眼看不行了!映娘沒辦法就去了凈月庵祈福。之後寒江的身體就好了,那時候,映娘逢人就說凈月庵的菩薩靈驗。除了這件事,我想不到還有什麼事了1

「凈月庵?」寧月輕笑的搖了搖頭,凈月庵不只是一個尼姑庵,同時還是蘇州四大門派之一。靜夜師太乃江南武林有名的人物,嫉惡如仇暴烈如火,一手追雲劍法精妙絕倫,曾經為了追殺採花大盜雲飛飛輾轉三州奔襲千里歷時半年時間,最後還是將雲飛飛打入萬丈深淵。

所以靜夜師太在武林中備受尊敬,最近十年因為年歲漸長而將火烈的脾氣收斂了很多。但凈月庵在江南武林的威名卻沒有絲毫的消退。

每年去凈月庵祈願的不下千人,而每天凈月庵的香火也是堆積如山。所以,映娘去凈月庵祈願合情合理並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唯一的可疑就是在凈月庵一定遇上了什麼人或者什麼事才導致她突然性情大變。

「大人,我真的沒殺人,就算我再恨映娘,再怨映娘,和寒江沒關係!寒江可是我唯一的朋友了……」

「好,我姑且信你一次1寧月說完,身形無風飄起眨眼間消失在澄湖上空的薄霧之中。

「啊?難道真是鬼?」石開驚恐的叫了一聲,瞬間打了一個冷顫急忙的將船往岸邊駛去。

回去的很晚,所以第二天太陽爬上了山頭寧月都沒有醒來,還是於百里黑著臉拍著寧月的房門才將他喚醒的。於百里的臉很黑,看著寧月的眼神充滿了火焰。

「俯捕,我昨晚睡得太晚了……一時睡過了頭!你也不至於這麼生氣吧?我保證,保證沒有下一次1寧月和於百里混熟了也沒有一開始的敬畏,平時嘻嘻哈哈的有時候玩笑照開。

「睡得晚了?昨晚去幹嘛了?天音雅舍的姑娘伺候的好不好?」於百里黑著臉氣不打一處來,伸出手指就戳著寧月的腦袋,「你能不能有點出息?你現在是闖出了偌大的名聲,站在蘇州街頭一喊誰是寧月大家都知道。你也的確在武林中揚名了,借著江南四公子的名聲倒是走到哪裡都能讓人說一句久仰。

可你才十九歲,以你的天賦將來可以走的更遠。難道你就滿足於蘇州府內做一個銅牌捕快?難道你就這麼天天沉醉溫柔鄉荒廢驚天動地的天賦?」

於百里是有點恨鐵不成鋼,寧月是他發掘的,說起來他是寧月的引路人,稱之為寧月的半個師傅都不為過。原本得知寧月沒事和江南四公子混跡天音雅舍就心裡不快,現在倒好,被天音雅舍榨的到日晒三竿都沒起來頓時就爆了。

「你多久沒練功了?」

「俯捕,最近不是忙嘛」

「忙個鬼1於百里的眼睛幾乎要瞪出眼眶,「其他人都沒事做一天到晚的練功就你忙?你忙什麼忙?忙得去青樓?」

「不是您讓我查那個寒江的案子么?」

「這案子?這案子有什麼蹊蹺么?還沒結案?」於百里眉頭一皺,這案子交給寧月也只是例行分配原本也沒什麼要查的,一個書生溺亡有什麼蹊蹺,但現在看寧月的眼神……這案子似乎有貓膩埃

「寒江應該不是失足落水,這事可能和天音雅舍有關1

「怎麼又扯上天音雅舍了?你不是假公濟私?」於百里頓時懷疑的斜看著寧月。

「寒江的妻子映娘莫名其妙的成了天音雅舍的頭牌姑娘綠柳,我懷疑天音雅舍逼良為娼而後殺人滅口1

「是么?你和我好好說說1

當即寧月將自己的懷疑和對案子的推測說了出來,於百里也是經驗豐富的老手,磨搓了下巴之後默默的點了點頭,「這事的確有些蹊蹺,但線索卻斷的一團亂麻!而案子的關鍵在於那個綠柳也就是映娘。

只要她承認自己是映娘並願意指正天音雅舍,那麼這案子根本沒什麼懸念。但是,那個綠柳根本就不承認完全一副自願的樣子。而且就算寒江死了,她還一副饑渴難耐的樣子好像死的那一個根本就是陌生人。你確定那個綠柳就是映娘?」

「雖然總總表現來看綠柳和映娘似乎真是兩個人,但我有直覺,綠柳一定是映娘,我正想辦法找到突破口!咦現在什麼時候了?過辰時了么?」

「快午時了你說呢?」

寧月一縮脖子,身如鴻羽一般的飄開,「俯捕,我出去一下1

「去哪?」

「天音雅舍」

「混賬」

一聲暴吼中,寧月逃命般的衝出天幕府,引得一眾同仁面面相覷。天音雅舍白天的生意多在前院,而到了黃昏之後,後院就成了銷金窟。

寧月中午就去後院顯然有些吸引人目光,當然看著寧月的年紀人們會腦補的想到一定是初試女人滋味食之未髓了?

後院的確也很冷清,而且很多姑娘這個時候也才剛剛起床梳洗打扮。寧月進來之後頓時引起很多青樓女子的嬌笑,還有剛剛從房間里出來的男人的黠諭眼神。

「哎呦,公子今天來的可真早啊1雅咦扭著誇張的腰肢打趣的來到寧月跟前,「還是找綠柳?」

「帶路吧1

雅咦風騷的扭著腰肢向樓上走去,每一步總給人腰肢錯位的錯覺。寧月甚至懷疑這個女人腰間的骨頭是不是已經被拆掉了。

來到綠柳的門前,雅咦輕輕的敲了敲房門,「綠柳,起床了么?寧公子來找你了……」

等了一會兒,房內毫無反應。雅咦再次輕輕的拍了拍門,「綠柳,綠柳,睡得這麼死啊?」

寧月的眉頭突然間皺起,精神意念盪開如雷達一般向四周擴散開去。習武之人用精神意念感應已經成了必備技能。這樣更能無死角的發現潛在的危險,更能提前察覺敵意。

而通過寧月的掃蕩中,房間里竟然沒有一點生氣。寧月頓時臉色大變,不理會叫喚的雅咦身形一閃來到了房門前一掌!緊閉的房門轟然倒地。

「啊」一聲短暫的尖叫聲響起有瞬間被捂住,雅咦看到房間一幕受到驚嚇之後瞬間又恢復了鎮定捂住了自己的嘴巴。而寧月,眉頭上的青筋隱隱跳動,一種叫做憤怒的情緒瞬間燃起衝破雲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