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六十三章 靜夜師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三章 靜夜師太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可疑?你可知道你的這個懷疑就是捅了天大的馬蜂窩?凈月庵雖然不是江南八大門派之一,但江南八大門派卻沒有一個敢低看凈月庵一眼!你可知為何?」

「因為她們是尼姑?」寧月沒心沒肺的笑道。pbtxt

「因為江南大俠江別雲和靜夜師太相交莫逆!這樣的馬蜂窩,你還敢捅?」余浪收起笑容一臉認真的問道。

「沒你說的這麼嚴重,我只是有點懷疑,但很多時候懷疑都是錯誤的,而我要你去做的,只不過是證明這個錯誤的懷疑而已!一句話,去不去?」

「去!但你總得告訴我去查什麼吧?」

「如果天音雅舍背後的是凈月庵,那麼他們一定有生意往來,有往來就一定有賬本!你替我去找找看,如果沒有聯繫,那麼就到此為止,如果有……哼哼哼1

「有怎麼樣?」余浪緩緩的撐起身體微微前傾的問道。

「有的話,我我就呵呵……」

余浪翻了個白眼,相處的時間長了他也知道寧月嘴裡經常冒出來的怪異言論是什麼意思。余浪不是不怕凈月庵,也不是不畏懼江南大俠的威名,但作為踏月公子,他對自己的輕功有自信。這是身為武林中人的自負。

挑燈夜讀,寧月將案子的前後關係進展猜測都記錄了下來。在整理完之後,寧月猛然察覺這個案子的背後透著某種詭異,天音雅舍幕後老闆是誰,當初是怎麼開業怎麼立足的竟然毫無記載。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余浪自那天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雖然一直不想承認但寧月不得不承認余浪恐怕是栽了。以余浪的輕功竟然連逃的機會都沒有?

葉尋花已經沒興緻尋花問柳,沈青也回去調動他背後的勢力尋找余浪的下落。雖然兩人都沒有怪過寧月,但寧月心中卻充滿著深深的自責。余浪的失蹤讓寧月懂了一個道理,千萬不要讓好朋友幫忙,也許一次無意的邀請就可能讓朋友再也回不來。

一連七天,沒有一點的消息。余浪似乎是從人間蒸發了一樣。

凈月庵每日辰時開門迎信眾進香,而從辰時開始一直到黃昏,凈月庵內始終是人山人海,各個殿宇之內都是擦肩接踵。

傳言凈月庵有三大最為靈驗的殿堂,送子觀音堂,慈悲妙善堂,運勢測算堂!這三堂之中匯聚了最多的信眾,很多需要擠上兩三個時辰才能擠進門檻。pbtxt

正如此,凈月俺後院的還願爐邊人流稍微稀疏一點。寧月一身青色長衫手持摺扇緩慢的踱步在後院還願爐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幾個心想事成之後虔誠的跪在還願爐前的善男信女。

「當初映娘似乎就在這裡祈願七日吧?」寧月望著碩大的爐火,眉頭微微的皺起。爐中燃的香很好聞,但在香味中間,寧月聞到了一股熟悉的嘻可以保證,這個味道寧月絕對聞過,但就是想不起來。

環顧四周,這個花園的景緻異常的恬靜,無論布局還是花草的選擇都為了營造一個遠離塵世,悠然自得的心境。寧月這個自認徹底墮落紅塵的人也有了那種想要找一個深山幽靜處獨住一段時間的衝動。

在花圃中間,幾朵妖艷的紅色花朵如此的突兀,彷彿它們的出現就是為了破壞花園整體的意境。寧月看著花,眼神底露出思索的神情。

「這位師太,能否請教一個問題?」寧月突然對著不遠處安靜掃地的小尼姑叫道。

小尼姑也沒有遲疑,立刻拿著笤帚大步走了過來,「施主有禮了,貧尼只是一個小尼姑而已,還請施主不要稱貧尼師太……」

「那我該稱呼你什麼?」

「貧尼法號緣心」

「哦,緣心師太1

「施主稱貧尼緣心就好1小尼姑很可愛,也很執著。看著十六七歲很害羞,但卻倔強的抿著嘴唇糾正道。

「緣心師太,你著相了!稱呼只是一種代號,無論是師太還是貧尼,是動物還是花草,你還是你不會改變。既然都是代號,師太和尼姑有什麼區別?」

緣心小尼姑認真的想了想雙手合十的躬身一禮,「阿彌陀佛,施主說的是,是緣心著相了。施主叫緣心過來有何吩咐?」

寧月指著花圃中的紅色花朵隨意的問道,「著幾朵花是什麼話?為什麼會種在這裡?這花太過艷麗破壞了整個後院出塵的意境?」

緣心掃了一眼,「此花為曼珠沙華,相傳生長於婆娑世界。又稱彼岸花,或者冥界之花!乃緣音師姐生前種下,至於破壞後院的意境……貧尼並無感覺……」

「哦?你的那個師姐死了?」

「是啊,否則如何將曼珠沙華從婆娑世界帶回來?師傅……」緣心突然雙手合十的躬身問候,到了這時候,寧月才感覺到背後突然之間出現了一個人。

冷汗一瞬間濕了衣衫,如果對方心存敵意,寧月估計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吧?緩緩的轉過身,一個面容美艷看起來最多三十歲的尼姑不知何時站在了自己的身後。

「緣心,你去做功課吧1尼姑一點也不像尼姑,隨意的一個動作都充滿這無限風情,如果她不是尼姑,也許冰清榜上會有她的一席之地。當然,那得是二十年前的冰清榜。

「貧尼靜夜見過施主,想不到寧小神捕今日竟然來訪凈月庵,貧尼有失遠迎。寧小神捕請1寧月不知道靜夜師太要他去哪,但寧月並沒有表現出一絲一毫的不樂意。

靜夜師太的火爆脾氣是出了名的,別看現在靜夜師太美得跟大家閨秀一般,也別看她現在對你客客氣氣。那是因為她還沒發火,如果寧月不識相後果也許會很嚴重。所以,寧月跟乖孫子似的被靜夜師太領到了禪房。

「寧小神捕雖然展露江湖區區一年時間,但鼎鼎大名卻是讓貧尼如雷貫耳,年前破獲十年幼童拐騙案震驚天下也是令貧尼大快於心!天幕府捕快中能在江湖上留下這麼大名頭的,四大神捕之下也就你了。所以江湖人才戲稱你為寧小神捕」

「師太過獎了,小子愧不敢當!尤其是這神捕之名更是無稽之談,四大神捕個個武功蓋世,以我的武功,估計他們打個噴嚏都能讓小子飛灰湮滅吧?

方才師太突然出現著實讓小子嚇了一身冷汗,到現在背心的衣衫都是濕透的。如果方才不是師太而是其他的歹人,我此刻估計已經踏過了奈何彼岸。師太還是不要吹捧小子了,免得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死的不明不白……」

「也好1靜夜師太輕輕的端起茶杯抿了一口香茶,「今日寧捕頭來凈月庵所謂何事?別說你是善男信女特來祈福上香的?」

「不錯,小子的確不信佛,可是我師兄他信啊!幾天前師兄來凈月庵上香,卻再也沒有回來。所以小子特地過來找找看1

「這好辦,每一個前來上香的施主都會留下功德牌,我們賬本之上都有記載。我過會兒命人找來賬本替你找找看……」

「這個……」寧月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看著靜夜那美艷的面容只覺得她是一隻睡著的母獅子,只不過隨時可能醒來。

「我這個師兄平日習慣有些不好,恐怕……他不會領功德牌,也不會登記的吧?」寧月強裝歡笑的說道。

「嗯?」靜夜師太的臉色漸漸的陰沉,額頭兩片細長的柳葉眉輕輕的皺起,「你是說,你的師兄沒有按規矩領功德牌,也沒有按規矩登機入冊?他是梁上君子么?」

眼看著靜夜師太要發火,寧月的心頓時撲通撲通的直跳,腳尖輕輕的運上內力萬一靜夜師太要扇人自己就第一時間跑路。

「我師兄江湖人稱踏月公子,人送外號雅盜,師太稱它為梁上君子也不錯……」寧月的表情很老實,語氣很誠懇,識相的態度讓靜夜找不到發火的理由。

「原來是踏月公子,他是你的師兄?這倒是讓貧尼很是意外。」靜夜師太的眉鎖輕輕的舒展,看向寧月的眼神也不再那麼的排斥。

「師太可曾見到他?」

「沒有1靜夜師太輕輕的撥動佛祖淡淡的說道,「自始至終,踏月公子從未來過凈月庵。不過一踏月公子的本事,一般人恐怕還制不住他吧?整個蘇州府能讓踏月公子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的……應該還沒有。」

「在下也是這麼認為,這次來凈月庵也是為了查查師兄有沒有給我留下什麼暗號之類的。可惜一無所獲,也罷,既然凈月庵沒有,我就再去別的地方找找看……天色不早了,小子就此拜別……」

「留下來吃頓齋菜再走?」

「多謝師太的美意,晚輩尋人心切就此告辭……」出了凈月庵,寧月拍了拍劇烈跳動的心臟。不知為什麼,寧月總感覺一陣若有若無的殺意,讓他與靜夜師太面對面這麼長時間每一刻都如坐針氈。

突然寧月的身體猛的頓住,懷中的天幕銅牌猛然間發出震顫。掏出銅牌,銅牌上的銘文發出一陣毫光,在毫光中間,於百里的符文簽名在其中閃爍不停。

「嗯?俯捕要我立刻回去?」寧月頓時感覺心底一片亂麻,寒江映娘的案子毫無進展,余浪又失蹤了。而現在,天幕府那邊恐怕又有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