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六十四章 七起大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四章 七起大案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回到天幕府直奔於百里的辦公堂,於百里早已在那等候。pbtxt在於百里的書桌上,整整齊齊的擺著七分卷宗。寧月進來之後於百里什麼都沒說指著桌上的卷宗示意寧月自己看。

七分卷宗,記載著七件事……也不對,應該是記載著同一件事!七個蘇州府大家閨秀被姦殺於閨房之中。赤身裸體死狀凄慘無比,卷宗上記載是死前受盡折磨死時痛苦痙攣,手段之殘忍令人髮指不忍視之……

「今天發生的?」寧月的頭頓時炸了,寒江映娘的案子放一放就放一放啊,但余浪生死未卜拖一天,危險就大一天,寧月根本沒有心情接手新案子。

「不,應該說這七天發生的,這個採花大盜每天行兇一次,手段令人髮指!這是我坐鎮蘇州以來第一次遇到這麼狂妄棘手的案子,不只是對武林正道的挑釁,更是對我天幕府的挑釁1

「有道理1寧月輕輕的一拍桌子氣氛的吼道,「知道於俯捕坐鎮蘇州,這個混蛋敢這麼張狂的犯案,顯然是不把於俯捕放在眼裡。依屬下之見,這案子顯然應該由俯捕大人親自出手以正我天幕府聲望……」

前半句聽著還像人話,怎麼到了後半句就變味了呢?於百里閃著他那三角的眼睛似笑非笑的盯著寧月一臉正氣的臉龐。

「別試圖激我,把你叫過來就是想讓你接收這個案子。誰讓你的鬼主意多呢?平時你不是一直自吹自己的腦子聰明的無可救藥?現在呢?遇到需要你的時候就慫了?」

「俯捕,我這手裡不是有案子么?」寧月滿臉堆笑的說道。

「這個可以先放一下,採花案才是眼下最重要的案子。蘇州天幕府所有人馬你都可以調動。哪怕需要我出手都可以1

「俯捕,不是我不想,而是最近幾天我真的沒心情。我的好兄弟因為我的邀請而失蹤如今生死不知,沒找到他的下落之前我真的沒心思查其他的東西……」寧月知道推辭領導委任的任務後果很嚴重,很有可能被一下子打入冷宮。

但余浪因為自己陷入危險,自己卻為了前程調查其他不相干的事?別說江南四公子那邊,就是寧月自己也過不了自己這一關。

「是因為踏月公子?」於百里淡漠的問道。pBtxt

「是1

「那你更應該聽聽這案子的情況了!七個被害人都在自己家中遇害,遇害前還發出驚呼,但當家人衝進被害人房間的時候,被害人已經一身狼藉的死去而兇手卻渺無蹤跡。有此推斷,兇手有著匪夷所思的輕功。

每一個被害人的身邊,兇手都留下了一張留書,細緻的品茗了每個女人的妙處,可以說狂妄至極。而這些留書所用的字體全然是流雲字體1

「俯捕……你不會是……懷疑這是余浪乾的吧?」寧月越聽越覺於百里的語氣不對,小聲的問道。

「輕功卓越,會流雲字體,總匯流排索都表明是余浪所為。」

「輕功高的人多了,七戶人家都是普通商賈之家,家中並無高手,隨便來的武林人士都能做到無聲無息。而會流雲字體……這就更不能證明什麼了,流雲字體我也會1寧月氣急敗壞的辯說道。

「所以才要你去調查!而且最讓人懷疑的一點就是,你說余浪已經失蹤了七天,為這第一起案子正好是從七天前開始的。一個巧合,也許只是巧合,但這麼多巧合都在一起,那就不是巧合了。」

「呃……」寧月一開始還很不以為然的想要反駁,但突然間一個念頭流過心底之後瞬間眼中迸射出驚喜的眼神,「有道理,這麼多巧合在一起,那就不是巧合了……」

於百里被寧月飛速的轉變弄得一愣一愣的,「你的立場也太不堅定了吧?剛才還矢口否認這麼快就改口了?」

「俯捕,我們換位思考,假設一個固定的條件就是余浪不是採花大盜,那麼這七宗案子中間這麼多的巧合是怎麼來的?你剛才也說了,太多的巧合集中在一起就不是巧合?」

「那就是有人故意這麼做的,如果余浪不是兇手,那麼就是有人想嫁禍給他……我懂了,余浪的下落毫無線索,但這個兇手應該知道,否則哪有這麼巧余浪一失蹤,採花大盜就開始犯案!但前提是,余浪真的不是兇手……」

「這一點,我卻有著十足的把握!而且我還知道,余浪現在一定還沒死1

「為何?」於百里有點跟不上寧月反應,他想不明白怎麼通過眼下的這點點線索就能斷定余浪還活著?

「因為他們需要余浪伏法認罪,一個活著的余浪比死掉的余浪更有價值。如果余浪死了,他們製造這麼多的巧合引導余浪是兇手不就是打自己的臉么?俯捕,是不是我真的可以調動蘇州天幕府所有的人?」

「可以!只要你是為了破案,所有人都會全力配合你……」

「讓鐵石,狂徒,擎天三位大人跟著我身邊待命1寧月說的這三個都是蘇州天幕府的銀牌捕頭,而且都是真正踏入先天境界的三個,他們三個也是蘇州天幕府於百里之下武功最高的三個。

「嘿嘿嘿……那要不要讓我也時刻跟在你的左右待命啊?」於百里一臉親切笑容的問道。

「這……如果俯捕大人不介意的話……在下也是不敢推辭的1

「放屁1於百里暴怒的一掌將辦公桌上拍出一個清晰的掌印,「他們三個都是響噹噹的銀牌捕頭,你讓他們跟著你聽命?你還真敢想啊?」

「不是!剛才是你說的啊1寧月頓時急了,「你不是說蘇州天幕府所有人都全權配合我的么?」

「請你聽清楚,我說的是配合,不是聽命!有什麼需要他們出手的提前知會一聲這叫配合!而且……你小子武功明明已經可以了幹嘛一副怕死的慫樣?」

「就是因為怕死才拚命練武啊1寧月很無辜的摸著頭頂鼓起的包。

「你的武功先天之下已無敵手,而且這次對付採花大盜也並不是我們天幕府孤軍奮戰。蘇州四大門派已經行動了,他們明天會在盪劍山莊會晤一起商談誅殺這個採花大盜之事,明天你代表天幕府去參加這次會談。」

「啥?啥時候武林中人商談事情會邀請我們天幕府了?」寧月表示有些不理解,天幕府在武林中名聲不好,無論正派還是綠林都避之不及。

「這要問你了1於百里大快於心的撫摸著下巴上的長須,「天幕府這一年來掃蕩六合,蘇州境內再無一敵手,如今論實力,就算四大門派中實力最強的盪劍山莊也比不上我蘇州天幕府,他們又哪有膽量不將我們放在眼裡?更何況你與盪劍山莊的少莊主相交莫逆,所以我們與蘇州四大門派的關係也算比較緩和。

這次採花大盜肆虐蘇州,剷除採花大盜不只是他們江湖之事,也是我蘇州天幕府的職責,為了防止他們與天幕府相互干擾才打算一起商談出章程,能統一行動最好。」

「了解1寧月默默的點了點頭。

「記住,不要墮了我天幕府的威風!在這蘇州境內,我天幕府還不需要怕誰,就算明天江南大俠江別雲親至也不要慫1

「是,屬下遵命1

「叮,是否接取任務?任務內容,明日代表天幕府參加商討大會,勿必保證不墮了天幕府名頭。完成任務獎勵經驗一萬,銀兩一萬1

「嗯?為什麼會接取任務?」寧月的心底已經皺成一團,曾經以為接取了隱藏任務之後就不會再觸發新的任務,所以在余浪失蹤,接取誅滅採花大盜任務的時候系統沒有反應也沒有在意。

但現在,竟然又一次跳出來任務提示,那麼就是說之前的猜測是錯誤的。能不能觸發任務和接沒接隱藏任務沒什麼關係。

現在細細想來,上次孩童拐騙案之所以沒喲觸發任務好像發生的事都與這個隱藏任務有關。如果這麼考慮的話……那是不是說寒江映娘的案子,和現在的採花大盜案根本就是一個案子他們有著某種莫名的聯繫?

採花大盜肆虐蘇州,一連七天,姦殺七個大家閨秀。手段殘忍令人髮指。所以贏得全城同仇敵愾,更有無數青年才俊蜂擁而至,誓不把採花大盜碎屍萬段不可。

當然這是對外的說辭,真正讓這群少年俠客恨得牙痒痒的實在是被殘害的七個女子個個長得花容月貌而且家裡家財萬貫。

好白菜被豬拱了的嫉妒心理作祟就算了,這採花大盜不僅拱了好白菜還把菜園子破壞殆荊君不見這麼多單身狗眼巴巴的看著么?不把採花大盜碎屍萬段你讓他們心裡如何平衡?

好在連殺了七人之後,採花大盜也知道收斂並沒有出手,更是有人認為採花大盜是知道江南武林同仇敵愾自認為不敵而怕了。不管哪一種原因,曾經犯下的案子決不能不管不顧。

所以在蘇州城外的盪劍山莊門外,盪劍山莊的管家已經迎來送往了數十次青年少俠。這群人都是不請自來自髮結伴來盪劍山莊。抱著的目的也不盡相同,有的為了聲張正義,有的為了見識一下大場面,而更多的是希望能在武林同道面前露個臉出個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