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六十五章 怒蛟幫少幫主岳繼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五章 怒蛟幫少幫主岳繼賢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咦?王兄?一年未見我見王兄身上劍氣四溢,靠近三尺之內就感覺鋒芒凜冽!王兄這一年來修為可謂突飛猛進啊,想必已經突破到了後天七重境了吧?」

「哪裡哪裡,才區區六重境而已!李兄太陽穴鼓脹,眼中精芒閃爍……好精純的內力,看來李兄這一年的收穫定然不小,李兄也是突破了吧?」

「慚愧慚愧,堪堪突破七重境初期1

「哎呀,恭喜恭喜,還是李兄天賦絕倫快人一步1

「過獎過獎1

「謙虛謙虛1

「慚愧慚愧1

江湖中人相聚無非是花轎子人人抬,幾個差不多的人聚到一塊你吹一句我捧一句,沒一會兒相聚的幾個都成了天賦絕倫,器宇軒昂,風頭無兩的少年英傑。pbtxt而且這吹捧的話還自帶麻痹功能,不知不覺幾個人連自己都當真了。

「聽聞怒蛟幫的少幫主岳繼賢在昨日到了盪劍山莊?」一個弱弱的聲音從角落中悠悠的飄出。剛剛還和諧的場景瞬間變得一片死寂,幾雙眼睛同時向發聲的地方望去,那眼神別提有多幽怨了。

正所謂人艱不拆,大家都在江湖上飄,好不容易你吹我我吹你不知不覺都成了江湖上響噹噹的少俠了。你突然清醒過來幹啥?清醒也就算了你又何必說出來?

「呵呵呵……岳繼賢他畢竟是江州龍王的獨子,有這麼個天地十二絕的爹,誰都可以成為先天高手吧?」幾個青年才俊又是一通圍繞著如果我爹是天地十二覺此刻是什麼什麼光景的討論。

「聽聞天機閣的入世弟子風蕭雨也在今日一早來到了盪劍山莊?」聲音再次響起,大家激烈的討論再次遏制。那個開口說話的愣頭青瞬間被幾人打上了不宜結交的標籤。

日近中午,這個時間剛剛好,該來的也都來了!盪劍山莊的議事大廳之中幾張座位上都已經坐了人。而身為東道主的盪劍山莊莊主鶴知章竟然只是坐在了下手位置。

正主位坐著的是一個中年壯漢,滿臉的絡腮鬍須非但不覺得野蠻反而給人一種莫名的儒雅。中年男子就這麼靜靜的坐在那裡,但卻會自然而然的成為視線的焦點,無論氣度,氣勢,還是氣場都顯示了他的不凡。而但凡打開精神感應的人都可以清晰的感覺到,中年男子的周身氣場如火炬一般燃燒,形態規整眩美。

而最為可怕的是中年男子對周身氣場強悍的控制力。pbtxt氣勢沸騰的如火焰一般,但站在廳外的人卻沒有絲毫的感覺。如果不打開精神感應,根本不可能察覺到一絲一毫的異常。

在他精準的控制力下,周身靈壓不僅沒影響到廳外的吃瓜群眾,就是坐在他陝也絲毫沒有感覺到一點點的精神壓迫。而唯一感受到中年男子氣勢壓迫的,唯有在坐僅存的兩個年輕人。

一個一身白衣手執白扇,這風采與余浪極像。但比余浪多了幾分洒脫,多了幾分仙氣。而另一個一身黑衣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手指緊緊的攥著椅子的手把,看似輕鬆愜意但額頭上卻已經溢出了細密的冷汗。

突然中年男子將氣勢一收,黑衣青年偷偷的吐出一口濁氣,連忙抓起扇子搖了搖裝出一副風流瀟洒的樣子。而另一個白衣男子依舊紋絲不動就連臉上的微笑都沒有絲毫變化,依舊的如沐春風,依舊的飄渺出塵。

「江大俠的境界越發高深了,恐怕離天人合一的境界已經不遠了吧?」白衣少年微笑的說道。

「風少俠不愧是天機老人的高徒,在我的氣勢壓力下竟然斗轉星移任我威壓再甚,你都不受干擾。天機閣的矢量幾何果然高深莫測,想必風少俠已經踏入身在此處不再此處的境地了吧?」

「哄」一聲低沉的起鬨,廳外的人群紛紛沸騰了起來。這個中年男子竟然是江南半邊天的江南大俠江別雲?這還不算勁爆的,更想不到幾乎從來不踏出江湖的天機閣今天竟然派了一個出世弟子?

問起天機閣,江湖中人第一個想到的是三榜,但接下來第二個想法就是天機閣包羅天下,乃是天地第一奇門。最後才會想起天榜之中天地十二覺還有天機閣的一席之地。

天機閣主天機老人乃天地十二絕排名第八,僅次於江州龍王岳龍軒。所以,一個採花賊竟然能讓天地十二絕的兩個傳人入世,估計死了也該瞑目了。當然如果採花大盜知道為了他驚動了兩個天地十二絕?估計不需要動手自己就能哭死的廁所里。

在場只要長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來,岳繼賢比起風蕭雨來差了不止一星半點。同樣面臨江別雲的氣勢壓力,風蕭雨一臉風輕雲淡,但岳繼賢卻卻是故作鎮定。江別雲突然之間收起氣勢,很有可能是因為岳繼賢馬上就要撐不住的原因。

所以看到江別雲對風蕭雨讚賞有加岳繼賢臉色瞬間就黑了下來,「我們今日是為了商討討伐採花盜一事,既然人都到了,為何還不開始?」

岳繼賢的表情很不耐煩,換在後世典型的老子分分鐘幾千萬上下卻在這裡和你們耗時間?

「岳少俠稍安勿躁,還有一人沒來,再說了,我們相約的時間還沒到,所以再等等吧……」鶴知章笑臉尷尬的說道。

「嗯?蘇州四大門派掌門都到了,江別雲大俠也到了,我與風兄也到了……還有誰?」岳繼賢懶洋洋的看著身邊的座位淡淡的問道。

「還有天幕府的人沒來1

「哈?」岳繼賢突然坐直身體一臉驚訝的瞪大了眼睛,「天幕府?什麼時候天幕府有資格參加我們武林大會了?不是向來都是我們辦完事天幕府才過來擦屁股的么?」岳繼賢滿臉鄙夷的說道,彷彿天幕府三個字就是一坨大便一樣。

「剷除採花大盜我們武林正道義無反顧,但那廝犯案的對象皆是蘇州商賈之家,這在天幕府的職權範圍之內所以還是需要天幕府介入的。更可況蘇州府天幕府不比其他州府,要說蘇州府最強勢力非天幕府莫屬……」

「笑話!一個區區朝廷走狗也配與我們平起平坐?還蘇州最強勢力?我此次來蘇州府就是為了告訴你們,我要重建怒蛟幫蘇州分堂,至於這天幕府……以後若識相好好替我們擦屁股就算了,若不識相,我便滅了他天幕府1

「啪」岳繼賢輕輕的一揮手,身邊的椅子便轟然倒地碎成碎片。

「好大的口氣1一聲冷冽的聲音自人群外響起,人群疑惑的散開個個伸長著脖子想看看何人膽大包天敢和怒蛟幫少幫主頂缸?沿著散開的小道望去,一身飛魚服的寧月冷峻著臉緩緩的踏入客廳。而在寧月的身後,跟著的正是徐帆馬成這一對黃金搭檔。

寧月一出現,強悍的先天氣勢便撲面而來。寧月眼神一凝,順著氣勢望去卻是站在岳繼賢身後的那個白髮老人發出來的氣勢壓力。

如果他是像江別雲一樣馬上要踏入天人合一,他的氣勢也許對寧月有著莫大的壓力。可惜他只是一個普通的先天高手,同是先天境界的寧月誰怕誰?

「不是口氣大,而是底氣大!天幕府沒人了么?怎麼於百里不來派了你這個小子過來?」岳繼賢側著臉漫不經心的問道。

「怒蛟幫也沒人了么?怎麼岳龍軒沒有親自過來派了你過來?」寧月也學著岳繼賢的語氣淡漠的說道。

話音剛落,身後站在廳外的武林人士齊齊的倒吸了一口冷氣。什麼人這麼**?都紛紛對寧月的身份猜測了起來,敢直呼岳龍軒名字的人整個江湖都不多,而不將岳龍軒放在眼裡的,整個江湖更是沒有。沒看到徐帆馬成已經嚇得臉色慘白整個身體已經微微顫抖了。

寧月不過是成口舌之快,也是為了完成於百里的囑託不要墜了天幕府的威風。但於百里要是知道今天怒蛟幫的人也在此一定會後悔對寧月的囑託。到時候恐怕是換成能裝孫子就裝孫子,千萬不要硬扛……

「混賬,你算什麼東西膽敢直呼我們幫主的名諱?今日若不殺你,我怒蛟幫如何威震江州?」岳繼賢身後的老人陰沉著臉一字一饋

「提一下名字就該死?就算當朝天子也沒這麼霸道吧?」寧月不怒反笑的說道。

「那也要看是被誰提的,朝廷鷹犬也配提幫主的名字?簡直是污了幫主的威名,小子,別怪自己的命不好,怪就怪自己為何加入了天幕府?」白髮老人的氣勢猛然間升騰,出手已在頃刻之間。

寧月頓時心底一顫,玩脫了?看著老人滿眼殺氣的樣子,顯然不是鬧著玩的。而周圍的四大門派掌門都一副眼觀鼻鼻觀心的樣子。就連江南大俠江別雲還有和寧月有著短暫一敘的靜夜師太都沒有出來制止的樣子。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濱莫非王臣!你一口一句朝廷鷹犬難道……怒蛟幫想謀反么?」

「嘶」周圍齊齊一聲吸冷氣的聲音,好大的帽子,一旦戴實就算怒蛟幫是九州頂尖勢力也承受不起啊!

「呵呵呵……好!好一個牙尖嘴利的狂妄之徒!既然如此……那麼老夫就更饒不得你了!死吧」

「住手1一聲暴喝從議事廳側門的後堂傳來。時隔一個多月未見鶴蘭山再次見到氣勢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轉變,以前是鋒芒畢露的利劍,而現在卻是一把雖然歸鞘但卻時刻準備出鞘的劍。

「嗯?」岳繼賢微微一愣突然將眼神不懷好意的掃向盪劍山莊莊主鶴知章。

「寧月是應我盪劍山莊之邀而來,自然不能在我盪劍山莊出事。更何況……寧月是我朋友!你們要對我朋友出手,先問過我的劍1鶴蘭山堅定的來到寧月的身邊對著寧月身前的白髮老人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