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六十六章 不墮天幕府威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六章 不墮天幕府威名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孽障,還不退下1鶴知章暴怒,但看到鶴蘭山堅定的眼神,也只能無奈的嘆息。他兒子的脾氣性格,認準了的事九頭牛都拉不回。

「好兄弟1寧月輕輕的拍著鶴蘭山的肩膀,心底湧出一陣暖流,不是什麼人都敢站在怒蛟幫面前的。尤其是鶴蘭山不只是代表自己,他還代表盪劍山莊!

眼神戲謔的掃向岳繼賢,換做別人,寧月也許會認慫,但唯獨面對怒蛟幫寧月有保住命依仗,這也是他為什麼膽敢和岳繼賢硬嗑的原因。

「寧月?」岳繼賢突然微微眯起眼睛,第一次正視了寧月年輕的臉龐,「我記起你了……」

寧月嘿嘿一笑露出兩排森然的牙齒,「我也記得你了1

而聽到寧月名字的白髮老人卻不由得渾身一僵,不知為何,額頭上溢出了細密的冷汗,臉上也湧出一副后怕的神情。

岳繼賢看向寧月的眼神很複雜,有不屑,有嫉妒,更多的還是被螻蟻挑釁的惱怒。但是,就算牙齒咬的咯咯響,岳繼賢想要說出去的話被深深的咽下。

「鶴兄,你退一邊去!一個岳繼賢未必敢把我怎麼樣!我說是吧……岳公子?」寧月的笑臉更是在岳繼賢原本高漲的怒火上澆了一層油。

「你一個躲在女人背後的懦夫1岳繼賢的這幾個字,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而在場的所有人包括江別雲都屏住了呼吸。

看向寧月的眼神不再如之前的那麼隨意,目光灼灼彷彿要穿破他的飛魚服看到裡面披的是什麼皮。站在女人背後這句話不是重點,重點是怒蛟幫的少幫主真的對他很忌憚?

岳繼賢都忌憚的人,整個九州估計也沒誰不忌憚了。所有人都自動忽略了寧月天幕府的身份,他們更在意的是寧月背後到底是哪一個天地十二絕?因為能讓岳繼賢忌憚的只能是天地十二絕。

鶴蘭山渾身一震,側過臉看著這個認識沒多久的好朋友。第一次,鶴蘭山無比凝重的正視自己的這個朋友。江湖上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所以交人交心,都不會追根究底某人的秘密。但鶴蘭山此刻卻無比的好奇,寧月的背後……到底是誰?

寧月輕輕的踏出步伐,緩緩的來到岳繼賢身前一丈處停下。看著地上已經碎成一片的椅子突然笑了,「你不也一樣?你這個躲在男人背後的兔子1

「你想死么?」岳繼賢緩緩的站起身,臉色已經不復之前的惱怒,嘴角微微掛著微笑,眼神中卻似寒芒流轉。pbtxt而了解他的人都知道,這是岳繼賢動了殺意的徵兆。

兔子是什麼意思岳繼賢一定不知道,但他也不需要知道。他只知道眼前這個螻蟻竟然挑釁了自己?雖然父親岳龍軒狠狠的呵斥了自己,雖然他再三警告不許再找寧月的麻煩,但是……現在已經不是自己找他麻煩,而是他來挑釁自己!取死之道,死不足惜!

怒蛟幫之中甚至整個江州武林,任何人都不能違背江州龍王的命令,但岳繼賢除外。他是怒蛟幫的少幫主,他是龍王唯一的兒子!岳繼賢的袖口輕輕一抖,彷彿旗幟飄揚!一道勁氣突然升騰,先天靈壓席捲周身。

「嘶岳公子要出手了?」

「好恐怖的靈壓,年紀輕輕就已經是先天高手,將來恐怕會繼承其父江州龍王的稱號吧?」

「魚龍九變,化龍神跡!終於可以見識到江州龍王的獨門武功了1

議論聲只出現了幾句再也沒人說話,高手出手也許只在電石花火之間。所有人都不願意錯過這一瞬間,所以大家幾乎屏住了呼吸目不轉睛的盯著靈壓越來越激蕩,氣勢越來越高漲的岳繼賢。

而處在靈壓風暴最中央的寧月,此刻已是心底犯苦。原本以為岳繼賢不敢動手,可他卻忘了岳繼賢不只是怒蛟幫的什麼人,而且還是岳龍軒的獨子。就算岳繼賢違背了岳龍軒的命令又怎麼樣?而更讓他想不到的是岳繼賢這個二代武功竟然這麼高,比起江南四公子來也絲毫不差。

岳繼賢隨時可能出手,而寧月卻沒有接下岳繼賢哪怕一招的把握。面對即將來臨的死亡,寧月的心底如何能甘心?哪怕武功突飛猛進,在真正天才的層面上,落後的豈止一星半點?

看著岳繼賢臉上露出不屑的笑容,也許在他的眼中,自己可能是路邊可以隨意踩死的蟲子?寧月輕輕的捂著胸口,「當初被你殺過一次,怎麼可以再被你殺一次?既然如此,把欠我的命還過來」

心底的吶喊化作暖流,如閃電一般瞬間填滿身體,在填滿身體時候又瞬間衝破身體的束縛化作靈壓與岳繼賢的靈壓對抗起來。

體內的先天長春神功自行運轉,如通上了電磁加速器一般的加速。在幾息之內化作連成一線的周天急速的向最後一條奇經八脈涌去。如針錐一般的刺痛襲來,但頃刻間消散於無形。

「轟」在內外的壓力下,最後一道奇經八脈被打通,內力奔騰流轉瞬間形成了一個大周天。大周天形成,先天精神力自上而下倒灌入丹田。在達到後天巔峰之後毫無停留的直接進入真正的先天境界。

「突破了?竟然敢臨戰突破?你把我當什麼了?」岳繼賢短暫的愣神之後臉色瞬間變得漆黑一片。當寧月湧起靈壓的時候,那一抹先天之靈還不算明顯。但剎那之間,強大的先天靈壓湧出彷彿被澆上油的火炬一般。

「先天之靈?是先天境界?怎麼可能?」

「這個捕快到底是何身份?這麼年輕竟然也是先天境界?而且還是臨戰突破?天幕府幾時有這麼驚才絕艷的人物了?」

「笨蛋,還把他當天幕府捕快啊?沒看到連岳公子都這麼忌憚他么?他去天幕府估計也只是歷練而已!不過……江湖又多了一個如此年輕的先天高手,將來江湖怕是要風起雲動了……」

寧月打通最後一條奇經八脈,連接大周天之後,全身上下每一個毛細孔都透露著一個字爽!體**力奔騰,身體彷彿有著使不完的勁。

靈壓飆升,一道靈柱衝天而起與岳繼賢的靈柱分庭相抗!體內的內力再次運,轉急速的飛騰,沿著特定的心法路線形成了封閉的高速周天。

雙指並劍,一道勁氣在指尖流轉。面對寧月指上的勁力,岳繼賢突然感覺到莫名的危機。內力也跟著運起,手中水汽猛然間升騰。雙手交叉,一道水龍自掌中升騰,一聲龍鳴響起,清晰可見的游龍圍著岳繼賢的周身盤旋。

「這就是化龍神跡?乃水屬性的無上功法,傳聞中龍王能一招發出十八條游龍舞動天空毀天滅地!可惜岳公子的化龍神跡只能發出一條游龍,而且也才只有一丈來長……」人群中突然有人搖頭嘆息道。

「就算是一丈長的游龍,那也是絕世武學,先天境界之內能坦然接下的沒幾個。可惜了這個剛剛突破先天的天縱奇才,如果再給他三年時間未必不能和岳公子一較高下……」

在常人眼中,剛剛突破先天境界的寧月不可能是岳繼賢的對手,而且在岳繼賢直接動用化龍神跡的時候勝負已經沒有懸念。

江別雲突然跳了起來,眼神犀利的盯著交戰的中心,他的臉色不斷的掙扎,眼底深處閃過無數猶豫。在場能制止他們交手而有資格制止的只有江別雲,而能從岳繼賢手裡救下寧月的也只能是江別雲,其餘人就算能也不敢。

雖然寧月的背景也許很不簡單……但到底該不該為了一個不知道什麼背景的後輩而得罪江州第一勢力怒蛟幫呢?能行走江湖數十年而活下來的,哪一個是省油的燈!尤其是現在,任何一個決定都有可能引發超出掌控的變故。

江別雲老了,沒有年輕時候的氣魄。雖然他現在依舊是江南大俠,但他已經很久沒有干出什麼名動江湖的事了。隨著修為的越發精深,魄力似乎變得越來越少……

一道白熾的勁力自寧月的指間激射而出,白色的如太陽般耀眼。不似火,不似雷,卻有著天地之間的浩然正氣!在寧月射出指力的時候,岳繼賢的游龍也飛速飄渺向寧月撞來。

指力與游龍相撞,彷彿是水花濺入了油鍋之中。一瞬間,游龍變得緋紅一片,又在一瞬間爆開化成漫天的水汽。指力彷彿穿越了空間,穿越了游龍直直的向岳繼賢的眉心撞去。

岳繼賢愣住了,不是因為自己的化龍神跡被破,而是那指力透射而出的殺意!岳繼賢雖然是先天境界,但那是他父親用天材地寶堆出來的。從來沒有進行過搏殺,更沒有經歷過生死一瞬。所以當死亡的威脅襲上心頭的時候,岳繼賢嚇傻了!

「他想殺我?他真的敢殺我?我會死……我真的會死……不要……我不要死……」這些雜亂的念頭瞬間席捲岳繼賢的腦海,眼眸深處的瞳孔渙散,眼睜睜的看著寧月的勁力越來越近。

「轟」在千鈞一髮之際,一個身影擋在岳繼賢的身前。一招通紅的掌印擋在了寧月的勁力之前,一聲巨響,掌印與勁力瞬間破滅消散。

靈壓席捲,吹得周圍的江湖人士紛紛人仰馬翻,而寧月和老人也同時各退三步。

「好霸道的指力,寧公子,你這是要對少幫主下殺手啊?」老人陰沉著臉一字一饋

「只許他殺人,不許別人殺他么?去年的一劍我沒有死,怎麼?我不該在他身上也捅一劍?」寧月輕笑的反問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