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六十七章 不老神仙,天地十二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七章 不老神仙,天地十二絕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那次是易羅雲個人所為,與我怒蛟幫無關!那位能護的了寧公子一時,但卻護不了你一世!你好自為之吧1

白髮老人胸膛劇烈起伏,但哪怕再生氣他都必須忍著。pbtxt上次引得千暮雪駕臨怒蛟幫,事後龍王大開殺戒在怒蛟幫內一連殺了二十人。寧月可以死,但決不能死在怒蛟幫手下。

「我不要死……不要殺我……不要……救命……」突然之間,岳繼賢打了一個冷顫之後回過神來!在所有人驚詫的目光下惶恐就像一個瘋子一般躲到了白髮老人的身後。看向寧月的眼神充滿了恐懼。

「這就是怒蛟幫的少幫主?江州龍王的兒子?竟然如此不堪?」

「都嚇尿了?他……他好歹也是個先天高手吧?」

「哈?如此怕死還敢行走江湖?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江州龍王的傳人怕是廢了……呵呵呵……原來如此草包1

行走江湖最重要的是什麼?一個是武功,一個是名聲。而有時候,名聲比武功重要的多。聽著周圍的議論聲聲,岳繼賢終於恢復了心神,恢復之後,臉色瞬間變得通紅眨眼間變得鐵青。

人言可畏,尤其是這群武功不咋地嘴巴卻異常毒的江湖中人。百分之九十的名人事都是通過他們的嘴巴傳播的,由此可見自己接下來會得到什麼樣的美名?

想起了方才的不堪,想起來自己以後的名聲,岳繼賢發狂了。瞪著血紅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寧月,導致這一切的都是因為這個混蛋,是他讓自己身敗名裂,是他差點殺了自己……

「司馬及,殺了他1岳繼賢的聲音很冷,但誰都能透過聲音聽出他的決絕。眼神中的火焰彷彿要凝成實質,而此刻他的心中只有一個意念殺人!

「少幫主,幫主有令在先……」白髮老人卑微的躬著身體低聲說道,他有實力殺死寧月,而且可以說是輕描淡寫。但殺了寧月之後呢?千暮雪會不會放過自己?幫主會不會饒了自己?

「我讓你殺了他!聽到沒有1岳繼賢的語氣中殺氣凜然,吐出的每一個字都彷彿一把劍刺進司馬及的胸膛。

「無量劫指」一個凝重,驚疑的聲音從身後響起,江別雲依舊站著,但他的臉上已經掛滿了震驚,掛滿了不可置信。pbtXt

「江大俠,你認得寧施主使得這一招指法?」靜夜師太雙手合十的問道,所有目光都齊齊的望向了江別雲。除了天地十二絕,江別雲已經是江湖上頂尖的高手,而讓他都這麼凝重的武功來頭一定非同小可。

就連岳繼賢和司馬及也都轉過頭看向江別雲。殺寧月只是一句氣話,就算要殺也決不能光明正大的殺。這一點岳繼賢比司馬及更清楚。他還記得千暮雪離開怒蛟幫的時候說了什麼,哪怕父親是岳龍軒也無法在千暮雪的劍下救下自己。

江別雲分散了所有人注意力,正好給了岳繼賢一個台階。眼底深處閃過一絲怨毒,寧月一定要死,只要手腳乾淨就算千暮雪有通天之能又能奈何?

「這一招可是傳說中的無量劫指?」江別雲沒有問寧月,反而是對著身側自始至終都一臉風輕雲淡的風蕭雨問道。

天下間沒有天機閣不知道的事,風蕭雨身為天機閣的入世弟子,他的話甚至比寧月這個當事人更能讓人信服。風蕭雨輕輕的站起風騷的扇了扇扇子。

「在下從下了天機閣之後就一直聽過天幕府出了一個了不得的青年英傑,故而對寧兄也關注了幾分。但寧月的身世背景卻如迷霧一般,無論我如何掐算都勘測不到一絲天機。現在我終於明白了,原來寧兄竟然是那一位的傳人,失敬,失敬1

「嘶」一聲吸冷氣的聲音響起,江別雲看向寧月的眼神充滿了凝重。風蕭雨話印證了他的猜測,也后怕方才幸好沒出什麼事。

寧月也被江別雲的反常虎的一愣一愣的,心底流轉瞬間就明白了關竅。那個傳自己無量劫指的老乞丐一定很牛逼,很可能還是天地十二絕這一類的高手。看來當初自己死皮賴臉的叫師傅絕對是今生最英明的決定。

但轉瞬間又想起來老乞丐離開時傳音入密不準自己借著他的名號狐假虎威?對於這一條寧月很不屑的癟了癟嘴。既然你不讓我主動,還不準別人腦補么?

瞬間站直了身體,臉上掛上了一副自傲的神情。那一抹風采,絲毫不下於江別雲身邊的風蕭雨。而寧月的氣質轉換也瞬間證實了江別雲的腦補。不是天地十二絕的傳人,又如何有這樣的氣質如此的傲骨?

寧月看著江別雲認同的眼神為自己的演技點了十二個贊!到時候就算老乞丐找上門來也不能拿自己怎麼樣,寧月可什麼都沒說,什麼都沒承認啊!

「江大俠,你就別賣關子了,無量劫指到底是什麼武功?看著你和風少俠打著啞謎,我這心裡跟貓撓似的1江海幫幫主丁磊急不可耐的問道,也道出了在場所有武林人士的心聲。

「無量劫指,乃不老神仙的獨門武功1江別雲一臉鄭重的說道,轟的一下,整個廳里廳外瞬間就炸了。

「不老神仙?天地十二絕排名第四?我的乖乖,這個採花大盜可真夠牛的啊!竟然請動了三個天地十二絕的弟子入世?就算死了估計也能含笑九泉吧?」

「哼!含笑九泉?我估計他現在連自盡的心都有了。一個區區採花賊竟然驚動這麼大的陣仗?呵呵呵……江湖的又要多一件津津樂道的趣事了。」

寧月也沒想到老乞丐的身份竟然這麼牛逼,天地十二絕啊,而且不是墊底的,而是排名第四!雖說十二絕排名不分先後,但總是有那麼一點點差距的,至少千暮雪肯定打不過第一的中州巨俠。嗨都怪當初的皮還不夠厚,早知道就是死皮賴臉也得把師徒名分定下埃

寧月的身姿在眾人的眼中瞬間挺拔了起來誰敢再說他這一聲飛魚服是朝廷鷹犬?天地十二絕傳人的身份就是一塊9999純金的招牌!哪個敢輕視?哪個敢不屑一顧?

「想不到小兄弟竟然是不老神仙的弟子,失敬,失敬!不知不老神仙仙架何處?老朽可有幸拜見?」江別雲的姿態很低,微微的躬起身體彷彿被什麼打斷了脊樑一般。

「不知道,晚輩也只是在半年前見過一次……」寧月沒說謊,更沒有稱呼老乞丐為師傅。但在場的所有人卻沒有一點的懷疑。這才符合不老神仙的傳聞,不老神仙遊戲人間,他會出現在九州任何一個地方,寧月不知道才正常,知道了就一定不正常。

吹捧,奉承一瞬間向寧月襲來,而站在寧月身邊不遠處的岳繼賢卻是無地自容。這麼奉承寧月將岳繼賢置身何處?而現在,在江湖人的眼中寧月的身份已經不比岳繼賢低了。

剛才不堪的表現讓岳繼賢顏面盡失,再留在這裡也只是徒增笑柄。岳繼賢黑著臉,惱怒的掃了一眼身邊的司馬及,「我們走1

「哎岳公子,我們要商討的事還沒有開始呢……一些私怨是小,匡扶正義事大啊1千鶴門主嚴發挽留的說道。

「有什麼好商討的,既然江大俠來了,剷除採花大盜的事自然就由江大俠主持就好。何時行動,在行動之前知會我一聲就行。我還不至於為了些許小事而枉顧正事1岳繼賢冷著臉說完頭也不回的向外走去,留下了也只能丟臉。

嚴發還想挽留,但岳繼賢已經走的沒影了只好無奈的放棄。寧月看著腦海里完成任務的提示不由的心情大好,「該走的走了,該來的也來齊了!我們是不是該開始了?」

寧月大大咧咧的往岳繼賢之前的座位上坐下,眼睛瞥了眼身邊的破碎的椅子嘴角勾起一絲淡漠的冷笑。

武林中人總能把一件屁點大的小事搞的很大,比如說選個老大他們能搞一個席捲天下的武林大會。讓天下所有的江湖中人都蜂擁而至。

比如這一次不就是推舉一個主持人嘛,至於搞成蘇州府內的江湖大事么?不知道時間是生命這話的意思?而且正如岳繼賢說的,江別雲大俠都趕來蘇州了,這話事人還有懸念么?寧月很無聊的等到他們把流程完成然後等著江別雲把場面話說完這才站了起來。

「各位武林同仁,我今日代表蘇州天幕府前來,但天幕府畢竟屬於朝廷官方,我們查案有自己的體系和規則。故而還請諸位武林同仁多頁霾苫潦俏頤槍餐的目的,所以希望我們能多多配合,天幕府查到的線索會與諸位分享,我希望諸位有什麼發現也能知會天幕府一聲1

「這是自然1江別雲直接拍著胸部答應道。

「那好,事不宜遲在下先告辭1寧月臨走前錘了鶴蘭山胸口一拳,「一起走吧,飛賊出事了1

鶴蘭山臉色一變看了眼父親鶴知章一咬牙跟著寧月出了盪劍山莊的大門。

「余浪怎麼了?」

「今天是他失蹤的第八天!我懷疑他的失蹤和採花賊有關。」

「不老神仙真是你師父?」不只是鶴蘭山好奇,就是身後的徐帆馬CD豎起了耳朵。

「你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