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六十八章 採花大盜余浪?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十八章 採花大盜余浪?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出了盪劍山莊沒多久,葉尋花已經在亭子里等候很久了,看到寧月與鶴蘭山出來身形一閃就來到了寧月的跟前。pBtxt

「我找遍了所有的關係,但始終找不到余浪的下落。沈青去了金陵一時半會兒也回不來。找余浪的希望我只能放在你身上了。」

「你來的正好,我已經有了一點線索,雖然不知道余浪的下落但我卻可以確認,他還活著。你和鶴兄幫我,余浪失蹤和我現在手裡的這件案子有著莫大的聯繫1寧月的話讓葉尋花眼底的焦慮消退了幾分,眼神中綻放了莫名的光彩。

「真的?」

「當然1

「現在去哪?」

「義莊1

義莊之內,依舊陰森恐怖。尤其是身邊這個看屍人顫抖的聲線就更恐怖了。不是寧月非要晚上來義莊,實在是偏偏那麼巧,他們到達義莊的時候天已經黑了。

原本那七個被害女子的屍體是不可能放在義莊的,都是大家閨秀家裡家財萬貫,就算案子未破沉冤未雪也該在家中布置靈堂。但為了方便破案,七個被害人的家屬也咬牙將屍體搬到了義莊,唯一的希望就是儘早抓到那個挨千刀的採花大盜。

七七四十九盞燈,將義莊照的無比透亮。幾乎可以說分毫畢現,視覺全無死角。寧月掀開了第一具屍體,看了第一眼心底就直呼可惜。

這麼漂亮的女人,這個採花大盜倒是下得了手啊?打開卷宗,拿出自製的炭筆在卷宗上記錄了起來。

「死者女,十六歲,身材消瘦,面容姣好。身體布滿淤青掐痕,四肢掰斷,下體爆裂,****布滿乳白色膏狀液體。死亡原因……下體失血過多而死1

「畜生1一聲暴吼從鶴蘭山的口中吐出,一瞬間殺意凜然,被藏起來的利劍彷彿隨著憤怒出鞘了一般。眼眶欲裂,眼眸里儘是血絲。

「想不到我閉關一個月,蘇州府竟然發生了此等令人髮指之事!我定要手刃那個混蛋……」

「先找到這個混蛋再說吧,這麼漂亮的妹子,說殺就殺?太浪費了……」寧月輕輕的將屍體蓋上,再一次掀開另一具。

「死者女,十五歲,身材消瘦,面容姣好……」

正在寧月查探屍體的時候,江別雲也帶著一行人踏進了義莊,看到寧月在場,江別雲善意的點頭一笑。pbtxt而在人群中,寧月也似笑非笑的看了岳繼賢一眼。在岳繼賢的身後除了司馬及之外還有一個臉色蒼白中年人。

「看來英雄所見略同啊,寧公子竟然和我們想到一塊去了!寧公子可有什麼發現?」

寧月無奈的搖了搖頭放下手中的白布輕輕的蓋上,「沒有發現,除了知道兇手極度兇殘極度變態之外沒有絲毫線索。」

「哼!寧小神捕的名頭……果然很一般嘛1岳繼賢不屑的冷笑一聲。

「哦?岳公子好像很能啊?要不你來?」寧月眉頭一皺似笑非笑的看了岳繼賢一樣,「不過友情提醒一下,幾個女子死狀凄慘,可不要被嚇尿了哦?」

岳繼賢臉色瞬間陰沉了下來,被嚇尿這三個字再一次刺到了岳繼賢的自尊,但他也知道鬥嘴是玩不過寧月的,眼神往後一瞥「飛鶴,你來看看1

臉色慘白的中年人躬身一禮緩步來到屍體前掀開了白布。身後的武林中人齊齊倒吸冷氣,短暫的驚駭之後又是一陣破口大罵。但寧月怎麼聽得都感覺心底泛酸的多真的嫉惡如仇的估計也就靜夜師太一人了。

「岳公子,不知這位兄台是……」

「我怒蛟幫第四護法雲飛鶴1岳繼賢有些冷傲的說道。怒蛟幫不只是有一個岳龍軒,而且還有兩大供奉、四大護法、十大長老、三十六堂堂主,每一個放在江湖上都是響噹噹的高手。只不過最近二十年已經很少有需要怒蛟幫出動這類高手的機會故而名聲不顯。

「原來是雲中飛鶴雲護法,失敬失敬1不是所有人有資格被江別雲稱為失敬的。只因為怒蛟幫四大護法都是和江別雲同一時期的老人,更重要的是,四大護法都是先天中期以上的高手。

尤其是四大護法之首易羅雲,如果不是突然加入怒蛟幫,江南第一高手就輪不到江別雲和沈千秋兩個人坐了。而這個雲飛鶴的武功雖然是四大護法中墊底的,但他的雜學卻是淵博異常,對江湖隱蔽門派勢力都有研究。

「咦?」雲飛鶴突然驚疑一聲,渾身一顫,下一瞬輕輕的放下了手中的白布。

「飛鶴,你可是有什麼發現?」岳繼賢淡淡的問道。

「少幫主,這手法極像二十年前臭名昭著的採花大盜雲飛飛……」

「不可能1其他人還沒說話,身後的靜夜師太卻是異常堅定的反駁道。而且說起這話的時候,周身氣勢激蕩殺意縱橫。

「雲飛飛這個淫賊在二十年前被我追殺千里最後墜崖身亡,怎麼可能是他?」

「靜夜師太稍安勿躁,我只是說手法極像他並不是說這就是他所為!但淫賊擁有高明的輕功這一點卻是不會蠢者是被侵犯之後下體爆裂而死,有此可見兇手的**至少有九寸長四寸粗……」

「夠了,你說這個作甚?」靜夜師太的臉色瞬間變得羞紅,眼神犀利的盯著身前雲飛鶴的背影,不知為何,有種熟悉的恍惚感。

「我只是以此推斷而已,不過我基本上已經知道採花賊的身份了……」

「哦?說來聽聽1岳繼賢挑著眉頭露出一絲滿意的笑意,如果此案因為怒蛟幫而破,那對他岳繼賢在江湖上的名聲會是很大的助力。

「採花大盜每次犯案後會留下一張流雲字體的紙條,品茗一下每個女人的妙處。江湖中會流雲字體的人不多,而雅盜余浪卻正好是其中之一。

第二,余浪的輕功很高,這也印證了兇手在極短的時間內能跑的渺無蹤跡的原因。

第三,已經八天沒有發現余浪的下落了,而第一起姦殺案的時間與余浪失蹤的時間吻合,這三個條件他都滿足,兇手的身份幾乎沒有懸念。」

「一派胡言1葉尋花在雲飛鶴話音剛落的瞬間就暴怒的反駁,「這三個理由全是猜測根本沒有實證,再說了,第三條是什麼,余浪失蹤可能是遇到了危險,這不是正好證明他不是採花賊么?」

「哼1鶴蘭山沒有說話,但周身的劍意升騰,殺氣凜冽將周圍的油燈吹得噗噗作響。

「江湖人辦事……什麼時候開始講究證據了?就算沒證據……等抓到了人那也能問出證據不是么?」岳繼賢冷笑的看著寧月身邊的兩人,一瞬間江南四公子也被拉進了黑名單。

「有道理1出乎所有人的預料,寧月滿臉認同的點著頭,「既然鎖定了嫌疑人,那將余浪找出來的重任就交給各位武林同仁了1

「你」葉尋花一臉不可置信的盯著寧月的臉,彷彿不敢相信這話是從寧月的嘴裡說出的。

「我們首要責任是找到余兄,只有他被認定是採花賊,他才有可能出現江湖1寧月低聲對著兩人說道。兩人都是智謀絕頂之輩,聽了寧月的說法瞬間想通了其中的關竅。

離開了義莊,寧月與葉尋歡鶴蘭山分頭行事,他們探查江湖上的訊息盡量要趕在江別雲他們之前找到余浪。而寧月則繼續調查採花盜一案,用之前的線索來引申案情發展。

又是一日的黃昏,寧月一身便裝來到天音雅舍的門口。一個大家都忽略的細節映入了寧月的腦海,七個被害女子,每一個都身材消瘦。雖然大周皇朝以瘦為美,但七個全部都是消瘦身材顯然不是巧合。

而寧月認為真正的大家閨秀應該是賈曉曉這種樣子的才對,多一分顯胖,少一分顯瘦!該豐滿的地方豐滿,該纖細的地方纖細這才符合大周的審美觀。而被害的七個女子,她們都瘦的不太健康。

而且,寧月自發現了這個細節之後,他想到了另一具屍體。那個含恨自盡寧可不入輪迴也要化身厲鬼的映娘!他也是那種接近病態的消瘦。八個女子,同樣的特徵更不可能是巧合。所以,他需要去天音雅舍,因為他記得在天音雅舍像這樣消瘦的女子有好幾個。

燈火輝煌,這是天音雅舍入夜後的寫照。也是它每天狂歡的開始。寧月一身便服的來到後院,而這一次,雅咦丰韻的身子並沒有如之前那麼熱情的向寧月貼來。

「寧捕頭今日來我們天音雅舍是為了查案么?」語氣雖然熱情,但眼底深處藏著濃濃的排斥。

「怎麼?我就不能來消遣?」寧月絲毫不介意的反問道。

「不是我不信寧捕頭,寧來我這後院一共才三次,之後我的綠柳姑娘就自盡了。要寧捕頭多來幾趟……我這後院怕是要沒人了……」

寧月摸了摸鼻子有些尷尬,但寧月向來都信奉一個至理,在金錢面前,敵人都會是好兄弟!所以寧月也沒有廢話,直接從懷中抽出一張銀票。

「一千兩,讓你們還能接客的姑娘都叫出來1

當寧月掏出一千兩的時候,什麼晦氣,什麼埋怨頃刻間煙消雲散,眼裡只剩下那一張紅艷艷的銀票,如果寧月口味重一點要雅咦侍寢估計她都願意掃榻相迎。

「哎呦,寧公子,雅咦不會說話,掌嘴,該掌嘴1說著示意的往自己臉上拍了拍。

「還在等什麼?」寧月嘴角勾起一個邪魅的笑容。

「樓上樓下的姑娘們,還不出來接客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