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七十章 新的生活技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章 新的生活技能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寧月的殺意凝成了實質,岳繼賢的瞳孔猛地一縮,恍惚間想起了兩天前寧月射來的那一招無量劫指!那種撲面而來的死亡氣息又一次清晰的浮現在腦海。pbtxt

按照武學修為,岳繼賢的武功肯定高出寧月。如果岳繼賢能克服死亡陰影放手一搏,寧月一定不會是他的對手。可惜,岳繼賢已經在那一次被寧月嚇破了膽,每次見到寧月看似兇狠但內心早已被恐懼侵蝕。

「你……要……殺……我?」岳繼賢的瞳孔猛地一縮,彷彿失去了魂魄一般喃喃的問道。

「你死了,是黑是白不是我說了算?再加上有音緣小姐作證誰會懷疑?不!不只是音緣小姐,整個天音雅舍都會作證你就是採花盜!你說你該不該死?我要不要殺你?」

「」彷彿心中有根弦崩斷了,岳繼賢惶恐的退後一步,「你敢殺我?怒蛟幫不會放過你,我爹不會放過你……」

「說的好像我不殺你你就會放過我似的,當初命人在我胸口捅上一劍的時候就已經註定,將來不是我死在你手裡就是你死在我手裡!沒想到這個時間會來的這麼快……」

「不是的,不是我要殺你……」岳繼賢再次退後幾步,慌張的臉上已經沒有了血色,整個眼孔內已經沒了焦距。

「是誰告訴你我的事的,一年前你是怎麼知道的?」寧月再次踏出一步,身上的氣勢猛然間升騰,殺意凜然直刺岳繼賢的識海。

「司徒冥……是司徒冥……」岳繼賢說著突然撞破窗戶向黑夜狂奔而去,一眨眼的功夫就已經消失在黑夜的盡頭。

「哼!果然沒種的啊,這麼一嚇就跑了?」寧月來到音緣身前,伸出手指急點解開了音緣的穴道。手指尖傳來滑膩的觸感讓寧月微微有些心猿意馬起來。

「咳咳……多謝寧公子相救,否則……否則音緣怕是唯有一死了!那……岳公子跑了,不會有什麼事吧?」

「能有什麼事,本來就是要把他嚇走的!這事他也不敢自己說出口,自己釀的苦果也只能自己吞下。放心吧,沒事的1

「如果……剛才他不逃走……你是不是真的會殺他?」

「怎麼可能,我還不想死!報仇的前提是仇人死了,自己還活著。與敵人同歸於盡這樣的蠢辦法非聰明人所為1寧月騷包的裝逼道。Pbtxt

「咯咯咯……寧公子一如既往的風趣1音緣的臉色再次恢復了紅潤,捂著嘴巴嬌笑了起來。

「時候不早了,音緣小姐早些休息吧1

「寧公子要走?」

「小姐天黑之後不接客的,我要不走和那岳繼賢有何區別?」

「寧公子和岳繼賢自是不同的……」說到此處,音緣微微害羞的低下了頭,「音緣可以為公子破例……」

「額!這不好吧?」寧月的心猛地一突,雖然一直被調戲,但從來沒被逼到牆角過。而且寧月一直認為,音緣調戲自己只是好玩,但現在看起來,這是要窮圖匕現了。

「音緣早與寧公子說過,音緣雖在天音雅舍但音緣卻是自由身。音緣命好,才出閣一年就賺到了足夠的錢替自己贖了身。之所以留在天音雅舍還是顧念天音雅舍的養育之恩。

音緣是女子,如今也到了許人的年紀,所求者無非是一良配耳鬢廝磨朝夕相對的日子。閑來撫琴彈唱,興緻濃時吟詩弄詞,在桃源仙境共度餘生!

我自幼長於青樓,也熟知男人的脾性。看似人前風光背後卻是骯髒齷齪。音緣長這麼大,所見男子何止千萬也唯有寧公子和江南四大公子算是真正的正人君子!所以……就算是被寧公子認為下賤也好,音緣今日就是要對公子吐露心跡。」

寧月尷尬的一笑,想不到音緣小姐表白的這麼直接,寧月瞬間只感覺進退不得。

「這不是還有餘浪他們么?論前程,論家世,他們哪個不是比我好了好幾倍。」

「余公子乃江湖浪子,浪跡天涯非音緣所願,音緣只想做一個相夫教子的小女人。沈公子與鶴公子就更不成了,他們兩人家世顯赫,音緣只是一介青樓女子,就算脫了賤籍也不可能與沈公子鶴公子在一起。至於葉公子……」

「葉兄怎麼了?」寧月看著音緣的表情有些古怪故而好奇的問道。

「江湖傳聞……葉公子不喜女色……」

「噗」寧月差點噴出一口老血,「誰造的謠?」

「無論江湖傳言是否屬實,音緣中意的是寧公子不會改變。寧公子也許不知道,音緣第一次見到公子時就怦然心動,尤其是得知公子還是大名鼎鼎的寧小神捕之時,音緣就已知道此心非你莫屬……」

被這麼表白,寧月表示整個人都有點飄了!音緣相貌氣質都屬當世一流,換做世上任何男人都不會拒絕音緣情誼。但是,對別人來說的桃花運對寧月來說卻是桃花劫!

「音緣小姐的美意,寧月心領了!音緣小姐才貌出眾定會找到屬於自己的如意郎君,寧月福緣淺薄,只好心領了……」音緣的眼神漸漸的暗淡,看得寧月真想扇自己幾個耳光大罵一句人渣。

「能告訴我為什麼么?」

「我定親了,我的未婚妻我惹不起,你也惹不起1寧月終於說出了這麼慫的一句話。

「是么?那音緣真是福淺了!天色已晚寧公子還是走吧!音緣不送了……」說著身形一轉向一邊的內屋走去。

「說翻臉就翻臉啊?」寧月摸了摸鼻子尷尬的一笑,身形一閃消失在夜色之中。

「砰」岳繼賢發狂的又砸碎了有一件花瓶,這已經是整個房間里唯一一個能砸碎的東西了。

「我要他死,我要他死」岳繼賢憤怒的暴吼,彷彿一隻發狂的野獸,腦海中不斷的浮現著今天在天音雅閣自己落荒而逃的一幕,無盡的羞恥,無窮的恥辱彷彿毒藥一般腐蝕著他的尊嚴。

「少幫主,幫主有過嚴令決不準少幫主再與寧月起衝突。少幫主還是忍忍吧,要不咱們回怒蛟幫不與他見面如何?」

「什麼?司馬及,你這是讓我落荒而逃么?你讓我堂堂怒蛟幫少幫主落荒而逃?」

「少幫主,寧月只是一個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但他背後的千暮雪卻不得不正視啊!幫主也沒辦法在千暮雪的劍下保住少幫主你,還是不要招惹為妙。更何況……寧月背後還不止一個千暮雪。」

「二護法言重了,只需要讓寧月死的無聲無息就好……」雲飛鶴輕輕搓著手掌淡漠的說道。

「嗯?飛鶴,你有什麼好辦法?」岳繼賢雖然臉色陰沉,但眼中多了幾分期待之色。

「眼下寧月在查採花大盜的案子,想他早點死的又不是只有我們?把他的死嫁禍給採花大盜不就好了。就算千暮雪發瘋也怪不到我們頭上,只要佔理,誰怕了她千暮雪?」

「呵呵呵……」岳繼賢短暫的思索之後突然陰沉的笑了起來,「哈哈哈……好!不愧是雲飛鶴,這主意端是妙,簡直妙不可言啊!哈哈哈……」

寧月御風回到了天幕府宿舍,腦海中還在震驚的回憶著在天音雅舍看到的一幕。幾個女子爭相的拿著一個煙斗吞雲吐霧,那一臉陶醉享受的表情,看的寧月心底一陣發涼。

「幕後黑手一定要抓出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等等,這是什麼?」

很久沒看系統版面了,寧月突然發現系統版面內出現了一道閃光。原來生活技能區域里,突然冒出了一個新的可選擇技能。

在寧月人物升到二十級的時候沒有出現反倒是現在出現了?寧月覺得這一定有某種原因,仔細翻查了自己的各項版面,突然發現先天長春神功莫名其妙的升到了二十級。

「難道是那個時侯?」寧月想起了當初在盪劍山莊打通最後一道奇經八脈的場景,「不管怎麼樣,能觸發新的生活技能總是好的。」

這次可以點亮的生活技能都與醫有關,藥師,毒師,煉丹師,醫師!這四個選擇都很強大可以說任何一個對寧月有著極大的幫助。

藥師就不用說了,熟知天下藥材藥性,更能逆推出藥物的成分。更能擁有對藥材極為敏銳的嗅覺,方圓十丈距離之內任何藥材都逃不過捕捉。

毒師顧名思義是下毒制毒的本事,毒是行走江湖一個極大的助力,很多武林高手明明武功比對方強,但就因為對方會下毒而不得不飲恨。

煉丹師和醫師的社會地位極高,能讓寧月可以成為各方勢力爭相巴結的對象。很多武俠小說也敘述了神醫的江湖地位,簡直可以說整個武林都是神醫的保護桑

這四個職業寧月都想要都喜歡,但是他卻只能選擇一個。原本寧月以為他會選擇毒師,因為配合自己的暗器功夫實力可以說呈幾何的增長。但在細想之後,寧月卻第一個排除了毒師。

自己是天幕府捕快,不是江湖漂的江湖客。而且,自己現在最強的攻擊手段已經不再是天羅星盤了。近戰有天涯月,遠戰有無量劫指。而且……隨著內力的深厚,自己發出的暗器抹不抹毒已經沒有什麼區別。

「選擇藥師吧!神醫煉丹師也無非是了解藥性,懂得合理搭配而已,成了藥師只要觸類旁通就可以成為優秀的醫師甚至是煉丹師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