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七十一章 半夜的刺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一章 半夜的刺殺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第二天一大早,寧月帶著一本卷宗出了門。pbtXt卷宗上記載著就是昨天問到的幾個青樓女子的名字,而這些女子的原本身份也都調查清楚記錄在了卷宗之上。

寧月唯一的想法就是通過調查這批可憐的女子來找到一些蛛絲馬跡。而另一邊,江別云為首的江南武林已經下達通緝令,整個武林緝拿踏月公子余浪,生要見人死要見屍!鶴蘭山和葉尋花一邊時刻盯著江別雲一行人的動向一邊四處尋找余浪的下落。

可惜,寧月找遍了四個姑娘的老家,要麼已經搬走要麼根本不承認家裡有過這麼一個人。更離譜的一家明明孩子都在那就是不承認這兩個有過娘!

不過這一點寧月完全能夠理解。換了誰也不可能承認家裡的女人會成為人盡可夫的青樓女子。寧月三天時間一無所獲的走遍了蘇州的東南西北,等回來的時候,已經是夜深人靜。

天空劃過一道流星,蘇州城內的主道中也已經不見行人。要不是為了儘快趕回蘇州城,寧月更應該在城外找一個客棧睡一晚而不是現在臨近子時才踏進蘇州城門。

夜色下的蘇州很寧靜,寬闊的街道也異常的氣派。寧月獨自走在街道上時不時的停下腳步。道路的盡頭,升起一陣淡淡的薄霧,寧月總有一種被窺視的感覺。

自從真正達到先天之後,寧月的感覺就變得異常的敏銳。這種敏銳有時候是一驚一乍,但更多的時候卻是真的危機降臨。

從兩天前,寧月就感覺有人遠遠的吊著自己,但自始至終,寧月都沒看到對方的一點影子。如果不是自己疑神疑鬼的話,對方的輕功真的高的可怕。

寧月不敢疏忽大意,所以這幾天,寧月至少把八層的心力都用在身後窺視的人身上,無論是使用前世的反追蹤技能還是虛張聲勢,對方都沒有露出哪怕一點點馬腳。

但現在,自己眼看就要到蘇州天幕府了,而背後窺視的人卻異常的沉得住氣。寧月可不信自己進了天幕府他還能進來窺視,於百里這個老牌的先天高手可不是看著玩的。

蘇州城主道的盡頭,寧月再一次停下了腳步,「跟了這麼久,還不打算現身么?」

「嘩」一聲輕響,一道身影突然從巷子之內衝出,只聞到聲響,寒芒就已來到背心。pbtxt饒是寧月早有防備,也是異常狼狽。

「鬼鬼祟祟了這麼久……終於忍不住了么?」寧月狼狽的再次爬起,盯著身後不遠處手持銀色細劍的黑衣人。手輕輕地抬起,撫著腰間那擦著皮膚的一貫通一劍心底已經涼成了寒冰。

剛才那一劍太快,快的彷彿已經破開了時間。寧月已經做了準備,但他依舊無法避開這一劍。只能在千鈞一髮之際讓身體側移了一尺,也因此救下了自己的命。

內力運起,這是寧月重生以來遇到最強的敵人。先天先天,世人只道先天之下皆螻蟻。但只有踏破先天之後才知道,先天只是一個開始!

「反應很快啊1對面的聲音很細,也很輕!聽在寧月的耳朵里卻彷彿炸起了雞皮疙瘩。對方故意變了聲線,還遮擋了樣貌。從這兩點就可以斷定,對方絕對不是寧月沒有接觸過的人。

「岳繼賢?」寧月直視著黑衣人的眼睛,先天境界猛然間升騰,無量劫指的內功心法瞬間成型。雙指並劍,勁力在指尖凝而不散。

「不知道你在說什麼!不過對於死人來說,什麼都已經不重要了!聽說不老神仙的無量劫指乃武林一絕,在下很想見識一下1

對方雖然沒有承認,但寧月從他收縮的瞳孔里還是得到了答案!原來千暮雪的保險只是保險而已,一旦岳繼賢對自己動了殺心,十個千暮雪也沒有用!

「既然想見識,那就來吧1一指點出彷彿定住了天地,無量劫指和琴心劍魄一樣,由於等級太高致使寧月如今功力大漲也無法從容的使出。

武功精進再快,積蓄內力的時間畢竟太短。其他先天境界高手哪一個不是有幾十年功力在身,而寧月才區區一年,體內的功力還不夠兩次無量劫指的。

但即便如此,寧月的無量劫指依舊是先天境界之內的大殺器。寧月欠缺的只是量,而對於質,他是不缺分毫的。所以寧月自認憑藉無量劫指和琴心劍魄絕對可以在同等級之內秒天秒地。

但是,前提需要同等級!而寧月在今天終於見識到了哪怕同是先天境界其中的差距也是大的天差地遠。白熾的指力彷彿激光直射黑衣人的胸膛。而黑衣人也在一瞬間出劍了。

電光閃爍,那並不只是黑衣人出劍的劍光,而是真的一道雷電彷彿魔法一般從劍尖激射而出。雷屬性功夫,其稀缺程度不下於陰陽兩種功法,而且它比火屬性的殺傷力更強,比水屬性的速度更快!

雷光與指力交接,一瞬間雷光破碎,而指力也如同耗盡了所有的力氣消散於無形。對方劍勢一改,一道雷光組成的劍氣再次成型飛速的襲來。一氣呵成不給寧月一絲一毫喘息的機會。

其實黑衣人大可不必,因為在點出那一招無量劫指之後,寧月體內已經空空如也再也感受不到一絲內力的痕。那時候,黑衣人只需輕輕一劍就能了結了寧月的性命。

劍氣飛速的襲來,氣機已經將周身的空氣凍結。就算劍氣的速度慢如蝸牛,寧月也絕對無法移動半步。而實際上,劍氣在眨眼間就已經到達了面門。

「要死了么?」寧月瞪著圓圓的眼睛,瞳孔的深處藏著濃濃的不甘。他不想死,更不想被仇人殺死。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很努力了,只用了一年就從不懂武功踏入了先天境界這已經是了不得的成就了。

但是……弱就是弱,差距就是差距!就像龜兔賽跑之中的兔子一樣,任你速度再快,面對即將到達終點的烏龜也無可奈何。寧月的確有著妖孽的天賦,但中途死掉的天才沒有一點的意義。

「這就是我的意義?希望能再穿越一次吧1

「轟」一道劍光突然間炸亮,寧月在閉目等死前的一瞬間,眼睛突然地瞪著渾圓。那道劍光如此的華麗,華麗的就像月亮上垂下的一縷。

但這道美麗的劍氣,卻恐怖的輕鬆的擊碎了黑衣人絕殺的一擊。劍氣趨勢不改,瞬間來到黑衣人的身前。彷彿下一秒就會將黑衣人劈成兩半。

「轟轟轟」面對生死一瞬,黑衣人也徹底爆發了,一連斬出十數道劍光,與劍氣相接炸出漫天的煙塵。氣浪翻卷將整個主道破壞殆盡,青石的地板炸成漫天的煙塵。

一道月白色的身影如鴻毛一般輕輕的飄落,彷彿九天仙女下凡一般。手中的劍,還閃爍這藍色的劍芒。青絲飛舞,彩帶迎風,那一瞬間,寧月突然有種戀愛的感覺。

煙塵漸漸的散去,地上除了一個坑洞外加一灘殷紅的血跡之外並沒有黑衣人的蹤跡。少女看著已經沒影的黑衣人,臉色冰寒冷冷的吐出一句話。

「算你跑得快1

少女緩緩的轉過身,看向寧月的表情瞬間解凍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姑爺沒事吧?」

「呃!是瑩瑩啊?」寧月吃力的站起身,「你怎麼會來這裡?難道你小姐也在蘇州城么?」

「不不不!小姐還在桂月宮,這次我下山看看爹娘的……雖然他們從小把我賣掉……但總比餓死的強……路過蘇州……所以……所以……想著過來看看姑爺……那個……正好看到有人想刺殺姑爺……嗯!就是這樣1

瑩瑩自顧自說的解釋了一大堆,當再次抬起頭時卻看到了寧月那副完全不信的眼神。

「瑩瑩,你家小姐有沒有告訴過你……你很不會撒謊啊?」寧月黠諭的笑道,「這幾天一直跟在我背後的那個人……是你吧?」

瑩瑩的俏臉瞬間變得通紅,害羞的低下了頭。自從上次問了小姐之後,她的腦海里全是陪嫁這類的念頭。每一次想到這裡都會害羞的紅了臉頰。

半年多了,終於逮到了下山的機會就瞞著千暮雪轉道來到了蘇州。原本只是想遠距離的看看姑爺,觀察一下姑爺是不是一個值得託付終生的人。但是,只看了一眼,瑩瑩的腦海里只剩下一句話,姑爺變得更好看了……

「算了,你不願意說我也不逼著你,瑩瑩,你這次來蘇州逗留多久1在瑩瑩的攙扶下,寧月向著天幕府走去。

「明天就回……不,是過會兒就回桂月宮1

「那……我問你,如果我請你小姐來蘇州保護我,有可能么?」寧月說這話的時候臉上已經燙得彷彿煮熟的雞蛋。需要一個女人保護?估計也就寧月這個不要臉的能說的出來。

「這個……」瑩瑩很認真的思索了一會兒,「不太可能,如果不是有什麼事,小姐一般很少離開桂月宮。而且沒有誰能讓小姐做事!哪怕是姑爺,我覺得小姐也不會搭理的。」

「那如果有人要殺我呢?而且這個人除了你家小姐誰也無法阻止1

「嗯」瑩瑩很認真的看著寧月的眼睛,「我猜……小姐會為你報仇的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