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七十二章 余浪出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二章 余浪出現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小姐會為你報仇的……為你報仇的……報仇的……的……」寧月瞬間有些石化了。pbtxT哪怕可能性不大,但也沒必要這麼直接吧?原本還以為和千暮雪已經有了好的開始……但……竟然還只是……

「姑爺……你沒事吧?」瑩瑩有些呆萌的看著寧月的眼睛,「你也不要怪小姐涼薄,小姐修鍊的是太上忘情錄!需清靜如水,平淡無為,三年前夫人去世的時候小姐也沒有掉一滴眼淚。只是在墳前靜坐了半天之後繼續練劍。

姑爺還沒和小姐成親,所以……還有最近小姐在尋求無垢劍意的更近一步,瑩瑩想……小姐恐怕是沒空了……」

「沒關係,我懂1寧月有些慘淡的一笑,為了千暮雪,他拒絕了最適合做妻子的周翠翠,也拒絕了男人們朝思暮想的音緣小姐。但換來的,卻是一個漠不關心!當然,這並不能怪千暮雪,世上不會有誰對一個陌生人產生感情,特別是千暮雪更不會!

「瑩瑩,你回去之後請你家小姐出手,如果她不答應,你就告訴他,我知道她的無垢劍意該如何更進一步!包括後面的幾個境界我都知道1寧月一臉傲然的說道,他也不是無的放矢。寧月雖然武功不行,但論武學境界,就算破碎虛空后都能給你說出十個境界。

「哇!姑爺好厲害……我一定帶到1

「瑩瑩,你就這麼信了?」

「啊?姑爺不會騙我的1瑩瑩的表情很呆萌,閃著晶瑩的大眼睛充滿了純真。

「瑩瑩,你這樣很容易被人騙的1

「怎麼會,瑩瑩很聰明的!姑爺,我回桂月宮了……」

瑩瑩再如同仙女一般飛上虛空,眨眼間消失在薄霧中。寧月微微一嘆,捂著胸膛翻湧的氣血踉蹌的向天幕府走去。

先天長春神功對療傷和回復有著強悍的功效,其精純綿長甚至不比木系功法差上分毫。僅僅過去了一夜,寧月的修為已然盡復。

第二天,一大早,寧月再次出了天幕府。因為現在案子錯綜複雜,為了方便暗中行事寧月甚至沒讓天幕府的捕快出動,除了自己全部留守天幕府待命。

寧月現在所掌握的線索全都指向凈月庵,雖然還不確定凈月庵就是幕後的黑手,還是他在其中扮演了某個角色,但寧月已經確認了至少凈月庵脫不了干係。Pbtxt

但是凈月庵不同於其他勢力,他是蘇州的四大門派之一,更是有江南大俠江別雲撐腰。如果沒有足夠證據冒然懷疑名門正派就算天幕府力保也必死無疑。

好在最近靜夜師太與一眾精英弟子都跟著江別雲滿世界的找余浪,這次去凈月庵應該不會被靜夜師太給逮個正著。

凈月庵在蘇州城的西邊,連綿三座高山上廟宇交錯。這一點凈月庵還很有佛門廣渡的胸懷並沒有不許別的寺廟建在附近。

寧月一身便衣化妝成香客,正準備上山腳步卻在山腳下頓住了。眼睛灼灼的看向一邊的青石,青石上劃出了一朵雲,再加一個勾月。

「余浪這傢伙現身了?」寧月驚喜,這幾天這麼賣力的查案查找線索最大的原因還是擔心餘浪。余浪一日不被放出來,他心底就一日不踏實。

如今江別雲滿世界的通緝余浪,整個江南武林都掘地三尺的找他,余浪採花大盜的名聲也越來越坐實。終於,幕後的黑手捨得將余浪放出來頂崗了!

這個是余浪刻下的記號,告訴他或者江南四公子會面的地點,想來他重出江湖的時候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處境。寧月當即放棄了去凈月庵查探的心思。

蘇州城西,山間小道!這裡人跡罕至,除了採藥的葯農山上的茶農,幾乎不會有人出現在這裡。余浪嘴裡叼著一個狗尾草,緩步在山間小道上。

曾經的余浪一身白衣風度翩翩,迎風招展玉樹臨風。如果有人看到現在的余浪,保證沒人會相信他就是那個迷倒萬千少女的踏月公子。

此刻的余浪雖然依舊是一身白衣,但白衣上全是褶皺和星星點點黑漆嘛糊的泥土。頭髮散亂,好幾處已經結成了塊。而最為誇張的是余浪的臉。滿臉的鬍渣就像街頭落魄的乞丐。

唯一有餘浪當初風采的,只剩下他的那雙眼神,炯炯而發亮!余浪此刻的心情很好。雖然一出來就聽到了自己被當成採花大盜滿世界通緝的消息,但終於逃出了那個陰暗潮濕的噁心的地方。所以,他的心情依舊很好。

「咦?正想著肚子餓了,竟然就遇到了茶鋪?果然大難不死必有後福1餘浪輕笑一聲也不顧身上散發的惡臭大步走進茶鋪。

「哎客官想要點什麼?」老闆熱情的跑來滿臉堆笑的問道。

「一碗雲吞面,一壺碧螺春1

「好咧客官請稍後……」

余浪坐在桌旁,抬頭望著周圍的景緻,晴空萬里碧野藍天,在三月天遇到這樣的天氣絕對是一種享受。不一會兒,老闆將雲吞面和一個茶壺擺在了余浪的身前。

余浪聞了聞香味,老闆竟然在裡面放了麻油。香味撲鼻頓時讓早已餓得前胸貼後背的余浪食指大動。呼啦啦的一口氣將雲吞面吃下,順手的拿起茶壺在面碗里倒了一壺茶。

幾片茶葉在水中起伏,余浪輕輕的一嗅頓時眉開眼笑,「老闆,竟然還是今年的新茶1

「都是自家種的,自個兒留了點!客官嘗嘗味道如何?」

「不用了,我怕嘗了以後就再也不能吃飯喝水了……」

「」一聲龍鳴,茶鋪的老闆身形一晃一把長刀已然入手。而身上那一身老農打扮的衣裳瞬間暴裂成漫天紛飛的蝴蝶。

茶鋪老闆搖身一變換成了彪形大漢,而隨著彪形大漢的現身,茶鋪內又是一聲輕響。一道劍光乍現渺渺英姿的綠衣婦女憑空出現在了彪形大漢的懷中緊緊的偎依。

「喔我道是誰呢,原來是綠貓霸虎啊,兩位乃江北道有名的豪俠,今天怎麼踩到我江南道來了?」

「咯咯咯……踏月公子好風趣,我等江湖中人行走四海啥時候有江南道,江北道的區分了?再說了,你還當你是江南四公子之一么?你的好兄弟可是在滿世界的找你啊1

「你是怎麼發現的?」霸虎嗡嗡的聲音與方才的茶鋪老闆判若兩人,要不是剛才親眼所見一定無法相信茶鋪老闆會是霸虎的偽裝。

「哎!你們兩個行走江湖這麼多年,能活到現在還真難為你們了。這裡地處荒山偏角人跡罕至,有誰會在這裡開茶鋪呢?我一身臭味與乞丐無異,你們竟然問都不問就讓我隨意吃喝……這不是明擺著告訴我,你們不要錢要的是我的命么?」

「哈哈哈……踏月公子果然名不虛傳!說實在的,我們夫妻行走江湖從來不靠腦子。但能活到現在也不是僥倖1

「和他廢話這麼多幹嘛?採花淫賊人人得而誅之」綠貓冷喝一聲,一道劍氣如煙如霧的蕩漾開來。

說動手就動手,這就是江湖中人的行事。余浪腳尖一點,身形已經如輕煙一般退出了茶鋪。然而,綠貓的那一道劍氣只是打招呼,在余浪自信滿滿的閃避過去之後,臉色驟然大變細密的冷汗如細雨般溢出。

冷如寒冰的殺意鎖定了自己,那一刻余浪只感覺自己光著身子置身於冰天雪地之中。而且還是被動了一天一夜的那種狀態。渾身僵直隨便動一個動作都那麼費勁。

霸虎的氣機不知何時鎖定了自己,氣機之中一種食物鏈頂層的威壓讓同是先天高手的余浪竟然無法抵擋。余浪也終於明白,霸虎說的意思,為什麼他們行走江湖這麼多年從不靠腦子,因為有這樣的身手已經不需要腦子了!

綠貓霸虎成名於江北道,也是江北道排的上號的高手。名氣雖然比起江南四公子差上一點,但實力卻絲毫不差的。

在霸虎氣機鎖定余浪的時候,綠貓的劍氣再一次襲來。綠貓不止是有強悍的劍氣,他更是有詭異多變的劍法和身法。余浪沒有趁手的兵器,但現在連他仰仗的輕功也幾乎半廢。

電石花火指間,余浪左腿猛的一跺,強悍的勁力自腳下爆開。身體並沒有如想象中的拔高而起。彷彿一顆釘子一般釘在了原地。

「轟」氣浪翻滾,彷彿海嘯從余浪的周身激蕩開去。霸虎的氣機鎖定瞬間破碎,綠貓刺來的劍光飛速消散,如飛絮青煙般的身體也彷彿撞上了水晶牆一樣倒飛而去。這一瞬間,余浪就是太陽向四周散發著威嚴,散發的強大!

「淫賊受死1一刀劈落,彷彿劈開天地!雖然氣機鎖定被破,但霸虎凝聚這麼久的刀勢豈是這麼好破?在余浪剛剛爆射一招新力未升舊力已去的時刻,這一刀帶著毀天滅地的氣勢降臨到了頭頂。

余浪露出一絲苦笑,如果這裡不是山腰,如果身邊不是山崖,如果面對的不是綠貓霸虎,如果……世上沒有那麼多的如果。余浪留戀這個世界,因為世界上有太多的風景還沒有去看……就像這個溫暖的天氣,蝴蝶紛飛的景色怎麼也看不厭……

突然,余浪笑了!因為他看到了三隻蝴蝶在花間飛舞。而劈下這一刀的霸虎臉色卻驟然大變,只因為這三隻蝴蝶的翅膀是黑色的,只因這三隻蝴蝶已經衝進氣場幾乎要落在綠貓的肩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