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七十三章 風蕭雨的請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三章 風蕭雨的請求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霸虎如果劈下這一刀,綠貓就必死無疑。Pbtxt一邊是採花盜,一邊是自己的妻子。所以霸虎做了是男人都會做的選擇。刀勢偏移,幾乎貼著余浪的護體罡氣向綠貓甥砍去。

「轟」在刀罡中,三隻蝴蝶化成粉末,在氣浪中,綠貓倒飛的身體才從空中落下。三隻蝴蝶出現的時機太好了,也太妙了。

在余浪爆發罡氣反震將綠貓震飛的時候介入,綠貓倒飛在空中根本無法閃避,逼得霸虎不得不相救。這招既是圍魏救趙,也是反敗為勝。

霸虎將綠貓救下,但卻把自己陷入了危機。余浪死裡逃生當然不會錯失良機。回氣的瞬間身形爆射,一指向霸虎的胸門大穴點去。

這一次,輪到霸虎的新力未升舊力已盡,而這一次,霸虎卻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余浪身形爆射如子彈一般撞向霸自己。被霸虎救下的綠貓驚魂未定,但下一瞬間立刻眼眶欲裂的發出一聲嘶吼「虎哥1

綠貓的身形竟然比余浪更快,而她的念頭也很簡單,用自己的身體替霸虎當下致命的一擊。如果沒有其他因素介入,如果真的只有他們三個人,余浪的一指會擊中綠貓的胸膛,然後被霸虎一掌擊殺。

但是,變故再一次出現。三隻黑色的蝴蝶彷彿憑空出現一般突然間攔住了綠貓的身形。綠貓的身形一頓,但愛人命在旦夕早已顧不得其它,手中長劍一盪飛速的向余浪的胸膛刺去。

高手過招,差之毫厘謬之千里!在綠貓短暫的一頓時候,余浪的手指已經點中了霸虎的胸膛。彷彿蜻蜓點水一般一觸即撤,瞬間折返就當慣性重力都不存在一般。

「虎哥」綠貓悲鳴,在長劍幾乎要刺中霸虎的時候脫手而出。身形一錯,撲倒在霸虎的懷中,好一對痴男怨女。

「你敢再晚一點出手么?我差點死了」

「你現在變得這副鬼樣,要認出你當然要花點心思了。」寧月微笑著從山道的角落中緩緩走出,似笑非笑的看著狼狽異常喘息跟風箱似的的余浪。

「你是誰?」霸虎瞪著凶厲的眼睛死死的盯著寧月,而懷中的綠貓卻已經閉上了眼睛。霸虎雖然被余浪點中了穴道,但渾身卻依舊顫抖個不停,胸膛之中彷彿有什麼東西正一片片的碎開。pbtxt

「別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你老婆只是中了麻藥睡著了而已,至於激動成這樣么?」

「麻藥?」霸虎頓時一愣,瞬間轉悲為喜,「真的?」

「信不信由你!飛賊,趕緊撤,大批武林人士預計正在趕來……」

「放心,我從出來之後一直很小心,應該沒人知道我的下落……」

「屁!你再小心也沒用。否則也不會被綠貓霸虎兩個堵個正著。人家放你出來是為了讓你頂罪的,要不是你命好被我先發現你,你的罪名早就落實定為死罪了。」

寧月狠狠的鄙視了一眼余浪,率先向山下飛奔而去。余浪的輕功真的登峰造極,哪怕寧月先走一步他也能從容的追上,要知道寧月現在的輕功已經不下於江湖頂尖高手了。

「你這幾天在哪?被什麼人劫持了?」寧月一邊趕路一邊問道。

「不知道,那天晚上我聽你的話去凈月庵,但卻連人家的山門都沒有摸到就被人截住了1

「被人正面截住?以你的輕功都沒跑掉?」

「在極大的實力差距面前,再強的輕功都無能為力!等我醒來的時候,發現渾身酸軟無力,更是調不起一點點的內力。沒有內力,就算我能開鎖也沒用,所以我也沒有想著怎麼逃出去等待機會。

他們每天早晨會在我面前點上一柱香,而每次聞到這個味道,剛剛恢復一點點的內力就會散荊這香可真是歹毒埃」

「後來呢?」寧月的眉頭一皺,打開了最新點亮的藥師技能。

「後來啊,今天早上他們忘了給我聞香,所以等內力恢復之後我就立刻逃出升天。還好我留了個心眼,否則一頭撞出來怎麼死都不知道。話說,我怎麼好好的成為了採花大盜的呢?」

「叮!發現奇葯,功能:致使武林中人經脈疲軟渾身無力,精神意念渙散,無法調集內力。其主要成分有……」

「這是悲酥清風和十香軟筋散的混合版啊1寧月大吃一驚,這東西如果被邪道人士廣泛使用,絕對是武林之浩劫。好在寧月已經知道其藥物成分比例,要對應配出解藥還不是手到擒來。

眼看就要出了山道,余浪的身形猛然間一頓,身後思考解藥配方的寧月差點一頭撞上。兩人如鴻毛一般的飄落,寧月的臉上掛上疑惑的神情。

「怎麼了?」

「哎有高手1

雖然真正踏入先天,寧月的神識也異常的敏銳。但比起余浪這個飛賊來卻是差的太遠。在余浪說話之後,寧月才感應到不遠處的天地靈氣出現了一點細微不尋常的波動。

「踏月公子不愧是踏月公子果然名不虛傳1一身白衣,臉上掛著如沐春風的微笑,手持摺扇有說不出的風流瀟洒。

明明對方如此的騷包,明明此刻攔住去路是敵非友。但兩人對眼前這個身影卻怎麼也討厭不起來。他就是一陣風,一朵雲,一片陽光。

「兄台好俊的輕功!在我同輩之中,還從來沒有誰的輕功能讓我心悅誠服的。兄台絕非無名之輩,敢問兄台名號?」

「風蕭雨1寧月在余浪的話剛剛落下的時候就道出了對方的身份。

「風蕭雨?呵呵呵……看來是我夜郎自大了,妄我自以為放眼天下也算武林青年中少有的才俊,還為位列龍鳳榜而沾沾自喜。風兄年歲比我更輕,武功卻比我高出甚多,這青年才俊不提也罷1

「余兄過謙了,龍鳳榜記載的是江湖中未滿三十而師門背景不祥的青年高手。只取前二十名,余兄乃江南四公子之中唯一一個入榜的豈是浪得虛名?」風蕭雨依舊露著陽光般的笑容淡雅的說道。

「余浪,他是天機閣入世弟子,修為深不可測1寧月的話讓余浪頓時釋懷,天機閣為天下第一奇門。門下弟子幾乎從不行走武林,不到天地大變天機屏蔽絕對不會有入世弟子出現,上一次有弟子入世還是四十年前。

「寧兄,你是天幕捕快,現在和踏月公子在一起……這不太好對江大俠他們交代吧?」

「好交代啊,怎麼不好交代?余浪正被我緝拿歸案1寧月嬉笑說著瞎話。

「那就不必寧兄了,余浪還是由在下帶回吧1風蕭雨的笑容不改,手中把玩的摺扇刷的一下再次合上。

在一瞬間,風靜止了,雲停下了。但余浪和寧月卻動了。無論余浪還是寧月都是真正的先天高手,而且這兩個人都是天賦絕倫的妖孽型人物。所以,兩人聯手先天之內應該鮮有對手。

江湖之中只知道余浪的輕功獨步天下,但沒人知道真正讓他獨步天下的是天涯月,是那一雙凌厲的雙腿。四面八方的腿影,彷彿神兵天降。

寧月也收起了他的蝴蝶鏢,手中擒拿,一顆石子在指尖飛速的旋轉擦出絢麗的火焰。

「嗖」石子彷彿流星一般激射,從腿影中穿插而過直擊風蕭雨的眉心。

「轟」強大的爆炸響起,靈力狂卷將周圍百丈之內攪得天翻地覆。靈壓之柱衝天而起連接天地,一瞬間萬里晴空的艷陽天涌動起了漩渦般的雲卷。瞬間破碎,天空一暗之後眨眼間恢復清明,彷彿剛才風捲殘雲的一幕只是眨眼間的錯覺。

風蕭雨面帶微笑的看著劇烈喘息的兩人,自始至終他的面容未改,自始至終他的腳步位移。余浪一屁股坐在地上,彷彿突然間放下了枷鎖一般仰天大笑。

「你笑什麼?」

「我在笑我的無知!僅憑護體罡氣,任由我們攻擊而臉色不變,攪動天地卻能瞬息平息。這份實力,恐怕比起江南大俠江別雲也不遑多讓吧?」

「就這樣放棄了?」寧月眉頭一皺,看著余浪的眼神有些不認同。

「這樣的實力至少應該是上天先天層次吧?寧月你初入先天也許不懂,先天九層塔,一步一乾坤!風蕭雨不只是先天那麼簡單,他是可以化天地與己用的上位天先天高手,就算我們再來十個也只能束手待縛。」

「世上沒有絕對的事,我覺得……我應該可以試試1寧月自從上次歷經生死,已經將生死徹底看淡。如果能盡十一成的努力,就絕不只使用十成。

「生命不止,戰鬥不息1雙指並劍豎在眉心,無量劫指瞬間發動,白熾的指力在指尖流轉。無量劫指可以讓後天一重爆發出後天頂層的實力,也可以讓少位先天爆發出中位先天的戰力!只不過……寧月只有一擊的機會。

「等等1風蕭雨突然輕笑的展開摺扇,「我相信余兄不是採花盜,我也可以放過兩位一馬,但我希望寧兄能答應我一件事1

「說來聽聽1寧月並沒有散去指尖的指力,眼神警惕的盯著身前的風蕭雨。

「替我找出潛藏在蘇州的十二樓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