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七十五章 武功很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五章 武功很高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白玉紐扣價值不菲,武林中喜歡用的人不說絕無僅有但一定不多。pbtxt而偏偏余浪就是其中一個。

寧月看著靜夜師太掌心的紐扣,卻不由的鬆了一口氣,「的確是該塵埃落定了!讓他們將水小姐入殮了吧!我們去盪劍山莊1

「為何?」江別雲第一次開口,今天江別雲的眼神異常的陰鬱彷彿藏著無限的心事。

「因為……余浪就在盪劍山莊1寧月不顧鶴知章漆黑著臉淡淡的笑道。

一行人離開水府直奔盪劍山莊而去,而沿路更有隨後趕來的綠貓霸虎一行人。當江湖武林得知要給余浪定罪,更是紛紛行動,或是看熱鬧或是參加這一場盛事,反正只要在蘇州府的武林人士都浩浩蕩蕩的湧向盪劍山莊。

盪劍山莊一副如臨大敵,庄內弟子全部刀劍披身!就在今天,江南武林要在盪劍山莊給踏月公子定罪。而盪劍山莊的弟子卻沒感覺絲毫的光榮,因為踏月公子是江南四公子,而自家的少莊主也是。

江別雲寧月剛踏入盪劍山莊大廳,早已接到通知的鶴蘭山就出門迎接,「爹,江大俠,還有各位武林前輩……」

「孽障!給我吧余浪交出來……」鶴知章看到鶴蘭山的一瞬間就已經怒髮衝冠,感情這混賬幫著外人一同欺瞞老子,搞的老子裡外不是人?

「爹請息怒1

「伯父請息怒1

葉尋花,沈青竟然都已在場,這樣一來只要余浪到這江南四公子組合就算來齊了。

「哦?賢侄也來了?沈兄可好?」江別雲看著沈青露出一絲讚許的微笑,眼神也沒有方才的那麼陰鬱。

「家父很好,在晚輩臨行前家父還特地囑託晚輩遇到江大俠要代家父問好1

「好了,既然江南四公子都在,江南武林同道該來的也來了,天幕府的代表也在常余浪是不是採花盜也該有個定論了,請余浪出來吧1

「嘩啦啦——」在江別雲的話語剛剛落下的時候,一陣脆響從裡面傳來。屏風後面轉出一個身影,一聲破爛的白衣,滿臉邋遢的鬍子,除了曾經洗過澡之外其餘的都和他剛剛出來的一樣。

而更讓眾人吃驚的,卻是余浪的手腕上被拷上了一個枷鎖,而枷鎖的另一頭,卻在風蕭雨的手腕上。寧月真沒想到余浪會這麼絕或者說風蕭雨會這麼干?兩人就這麼銬在一起,再要說余浪是採花盜就沒有任何說服力。pbtxt

「這……」江別雲傻眼了,四大掌門傻眼了,就連爭相湧來盪劍山莊的武林中人傻眼了。

「風公子,你與余浪銬在一起……多久了?」鶴知章想通了關竅頓時轉憂為喜。

「不多不少,整整三天,這三天來同吃同住同睡就是去如廁也從未分開1風蕭雨的話很有說服力的,原本他就是長得那種很可靠值得信任的模樣,而天機閣入世弟子的身份更是讓他的話成了鐵證。

「風公子可願擔保?」靜夜師太突然睜開眼睛問道。

「以我天機閣的名譽擔保,我絕無半點虛言1

「那這是何物?」靜夜師太攤開掌心,那粒泛著月白光輝的紐扣映入余浪的眼帘。

「這是我的紐扣,而且還是我身上這件衣服上的……」余浪很坦然的承認了。

「那你還有何話說?」靜夜師太的氣勢突然間迸射而出,殺機牢牢的鎖定著余浪。

「有!我這粒紐扣我都弄丟了十來天了!這樣也能被你們找到?」

「好了,水落石出了!大家還有什麼話說?」寧月拍著手掌淡淡的笑道,這次也是採花大盜聰明反被聰明誤,原本放余浪出來就是要一個替罪羊,但想不到寧月略施小計就替余浪洗脫了罪名。

「現在也不過是證明了余浪並非採花盜而已,而真正的採花盜是誰卻又是一團迷霧了1鶴知章的語氣雖然很陰沉,但眼角的笑意卻怎麼也掩藏不住,江南四公子依舊是一塊閃亮的金字招牌。

「現在也唯有餘浪才是真正接觸過採花盜的人,這事還須問余浪。」江別雲目光灼灼的盯著余浪,也示意風蕭雨將鎖鏈打開。

「當初我自半道上遇到了一個黑衣蒙面人,那人的武功……坦白的說,很可怕,就算是江大俠與之交手勝負恐怕也在五五之分。」

「呵?若他的武功這麼高還做什麼採花大盜?」人群中想起一陣不屑的嘲笑聲。

「以我余浪的武功輕功,我竟然連他是怎麼出招的都沒有看清楚就被打暈過去,在場能做到這一點的恐怕也就江大俠了吧?」余浪身為江南四公子,也是先天高手,一身輕功高明的讓人絕望,在場有不少高手,更有不少武功在余浪之上,但要說瞬間秒殺余浪的。也只有風蕭雨和江別雲。

余浪的話只是給各位做個比對,但寧月卻頓時留起了心。眼神掃過江別雲恍惚的搖了搖頭,江別雲武功高,為人正派,朋友遍布天下,俠名傳遍九州。沒理由,絕對沒理由!

「然後呢?你被打暈之後呢?」

「我被關在一個偏僻的山莊里,他們每天都會給我喂一種毒讓我渾身酸軟無力無法調動內力。直到三天前,他們也許是故意也許是忘記了,我才從那個山莊中逃了出來,一出來連屁股都沒坐熱就遇到了綠貓霸虎兩人還差點沒命。」

「那個山莊呢?在什麼位置?」

「天目山天平山交界峽谷之中,異常隱蔽。所以我覺得採花大盜並不是一個獨行大盜,很有何能他們是某一個勢力,而且在蘇州進行著不為人知的活動。」

余浪說著話的時候,眼神變得異常的凝重,任誰知道江湖武林承平了二十年又有人搞風搞雨都不會太高興。

「余少俠多有得罪了!還請儘快去換一身衣裳,過會兒帶我們去你說的那個山莊調查一番。我倒,是何方神聖敢在蘇州搞風搞雨1江別雲話音落地,一身氣勢席捲天地彷彿天地浩蕩一般。所有在場的武林人士都不由的倒吸著冷氣後退,而方圓五里範圍都能感受到江別雲散發出來的強悍氣息。

「不用去了1餘浪一臉可惜的搖頭道,「這兩天,鶴兄和葉兄已經去查探過了,那個地方早已化成一片焦土。就算我們再去也不可能查到什麼蹤跡1

「我就奇怪一件事1寧月突然插嘴道,「在蘇州突然多了一個山莊,而且在一個如此隱秘的位置難道就沒人知道沒人發現么?」

「就是因為隱蔽,而且也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的,所以我們才沒人知道。那個地方平時人跡罕至,而且就算有人發現也會被他們滅口製造一場意外。要不是余浪說出來,誰會想到那個峽谷之中會藏著一個莊園?」江海幫對蘇州地貌最為熟知,當余浪一說那個地方的時候,他就瞬間頭大了。

「地點偏僻,人跡罕至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那裡有一個莊園。如此偏僻的地方出現一個莊園都會引人奇怪讓人懷疑吧?」寧月還不死心的問道。

「事雖如此,但如果沒人知道,再可疑,再懷疑也沒意義1

「莊園不可能憑空出現,它總需要人建吧?」寧月的話讓在場的幾位個個如當頭棒喝,「建材需要運入峽谷,泥瓦匠木匠需要上工,無論如何,一個莊園建成不可能無聲無息。」

「青竹幫1鶴知章一拍腦門想到。

「青竹幫?那是何幫派?」寧月好奇的問道,他在蘇州搞風搞雨了這麼久,還真沒聽過青竹幫是什麼幫派。

「青竹幫的生意涉及極雜,而他最主要的生意就是中介,只要有需求都可以去青竹幫找他們,只要支付一筆中介費他們都能幫忙把事情處理的漂漂亮亮的。所以,這個莊園能能如此隱蔽的建成,無聲無息的藏在蘇州這麼久一定和青竹幫有生意關係1

「事不宜遲,還請鶴伯父儘快找青竹幫幫忙查查那個莊園為何人所建。事關保密除了在場的十人之外不可有其他任何一人知曉此事1寧月當即定下了方案,而之所以讓武林勢力去聯繫青竹幫實在是如果以天幕府的身份去人家未必鳥你。

而事後,寧月又悄悄的飛鴿傳書送到天幕府,至於讓於百里做什麼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天幕府接到飛鴿傳書先天高手紛紛出動……

余浪的嫌疑被洗去,人也平安回來,寧月的心頭總算放下了頭等大事,也終於能騰出心力好好的和這個幕後黑手鬥鬥法了。

要比拳頭,寧月也許只夠在一邊搖旗吶喊。但要比比腦子,寧月還真的沒對誰慫過。幕後黑手看似飄忽不定行蹤隱蔽,但他的一條尾巴已經被寧月牢牢的拽在手心而不自知。現在唯一期待的,就是他繼續蹦躂露出更多的馬腳。

「沈青,你家是不是金陵絕頂的沈府?」五人再一次齊聚,余浪也恢復了往日的風采,寧月慵懶的靠在靠背椅上對著一邊撫琴的沈青問道。

「是1

「江南道武林魁首沈千秋是你爹?」

「是1

「真豪啊!想不到金陵沈府的公子竟然是四公子之一?沈青,能給個大腿么?」

「想幹嘛?」

「求抱抱啊1

「寧兄莫打趣我了,寧兄乃不老神仙的傳人,這身份豈是一個金陵沈府所能相提並論的?」

「我倒希望是真的……對了沈青,你對江南大俠江別雲了解多少?」

「不多,但絕對比一般人多,怎麼了?你懷疑江別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