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七十九章 劇情反轉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七十九章 劇情反轉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淫賊休跑」余浪暴喝一聲,身形一閃向寧月的背影追去。pbTxt

「余浪,你敢放走淫賊?」靜夜師太暴怒,身形一閃向余浪追去。緊接著,在場包括江別雲在內的一眾武林人士紛紛向寧月消失的方向追去。等了這麼久,好不容於逮住採花盜,還讓他逃走這讓江南武林顏面何處?

走在最前面的寧月突然手臂一張身形如鴻羽一般的落下。而緊跟而來的余浪也連忙剎車,「你不要命了?先逃過命再說,要洗脫罪名容后再徐徐圖之,被他們抓到你必死無疑1

「要洗脫罪名何須徐徐圖之?今夜我就讓你看看什麼叫大反轉!我們在這裡等他們1

而江別雲也沒讓寧月他們久等,幾乎是話音剛落的瞬間,江別雲已然趕到。緊接著,靜夜師太為首的一眾江南武林高手對著寧月團團圍祝這樣的包圍圈內,寧月就算長了翅膀也絕對逃不出去。

「哼!束手就擒了?」靜夜師太緩緩的抽出手中長劍。湛藍色的劍芒布滿整個劍刃,這樣的劍芒,寧月在瑩瑩這丫頭的手上也曾見過。

看到岳繼賢果然沒有追來,寧月的臉上終於露出了勝券在握的笑容,「不是束手就擒,而是解開謎團。當初在那我不好說,不過到了這裡我才方便說出謎團。」

「你還想狡辯什麼?」靜夜師太英眉倒豎的喝道。

「不是狡辯,而是事實,原本已經確認了採花賊的身份,卻想不到在謎底揭曉的時候被人反咬了一口!其實,在靜夜師太認出金風玉露的時候,案子已經破了1

「什麼意思?」不只是靜夜師太迷糊,就連江別雲和在場的所有人都被寧月給繞暈了。

「師太剛才問我雲飛飛在哪?其實當時雲飛飛就在我們中間1

「什麼?」不僅是靜夜師太臉色大變,聽到這句話的所有人都倒吸了一口冷氣,「你為何剛才不說?將我們引到此處有什麼企圖?」

「當然是欲擒故縱啦,不把你們引開,如何給採花盜機會?不給他機會,他又如何自己暴露,自己現出原形?」寧月淡淡的一笑,但這個笑容中卻有說不出的陰冷!

靜夜師太和江別雲對視一眼突然間臉色大變,狠狠的看了寧月一眼同時拔地而起向來時的天音雅舍飛馳而去。pBtxt而其餘人卻是一頭霧水一臉的莫名其妙。

「寧月,你到底在打什麼啞謎?」余浪感覺自從認識了寧月之後,自己的智商直線下降,而現在是不是已經淪為負數了?

「不是什麼啞謎,而是因為我嘴裡的採花大盜就是岳繼賢啊1

「什麼?怎麼會?你不是說採花盜他不能……」

「噓1寧月連忙制止了余浪要說的話,「那個只是我的推測做不得數的。你想想看,像岳繼賢這樣的色中餓鬼,如果在場的武林人士都已被引開,而音緣小姐這樣的大美人中了媚葯並且發作,你說他會不會忍得住?」

「你?」余浪頓時氣結,彷彿第一天認識寧月一樣瞪大了眼睛卻不知道該說什麼,「這……也太惡毒了吧?」

「這叫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1

「可是……如果岳繼賢狡辯稱是為了音緣小姐解毒呢?」

「如果下毒的那個就是他呢?這解毒之說可就只能是目的了。」寧月臉上異常肯定的說道。

「你……你確定?」

寧月悄悄的湊到余浪的耳邊,不一會兒余浪原本就不小的眼睛瞪得渾圓,「是他?」

「雖然你是為了洗脫身上的罪名,但卻因此將音緣小姐至於危險的境地非君子所為。萬一因此音緣小姐名節有污,你該如何自處?」余浪平時雖然很浪,但他有自己堅守的原則。而不像寧月,自從突破了自己的底線之後他就忘了給自己裝上底線。

「呵呵呵……不是我小看他,這麼短的時間,他連衣服都來不及脫1寧月對時間的掐算很有把握。而正如他所想的,岳繼賢也並不急著提槍上馬。

「我說過,我岳繼賢要的東西從來沒有得不到的,我要得到的人也從來沒有失手過!我雖然不喜歡強迫,但我卻很喜歡征服……」

岳繼賢來到音緣的床沿邊,手指溫柔的撫摸著音緣的臉頰,那指尖傳來的細膩觸感讓岳繼賢的慾火如火山爆發般噴涌。

「在金風玉露的作用下,你會很配合,也會很享受,等到你清醒的時候你會發現原來從始至終都是自己在主動,自己在索求……哈哈哈……到了那個時候,你的表情一定會很精彩,我期待看到你這樣的眼神……」

說著手緩緩的伸向音緣的腰間,將那朵美麗的蝴蝶抽離。絲帶飛舞,從空中飄散緩緩的落到音緣通紅的臉上。那一刻的音緣真的美極了,美得岳繼賢都有些迫不及待。

「寧月……寧公子……」一聲低吟讓岳繼賢的表情猛的一僵動作也為之一頓。眼神之中迸射出熊熊的妒火,面孔扭曲的盯著音緣絕美的容顏,一種名為憤怒的火焰彷彿吞噬了他的靈魂。

「寧月?你喜歡的是寧月?原來……你竟然喜歡這個垃圾?在你的心中堂堂怒蛟幫少幫主難道比不上一個小白臉么?」

「寧公子……我冷……不……我熱……寧公子……抱緊我……給我……給我……」

聽著音緣的低語,岳繼賢的表情越發的扭曲,越發的猙獰。突然,岳繼賢笑了,得意惡毒的笑容中充滿了快意。緩緩的俯下身體湊到音緣的耳邊。

「我是寧月,我是你的寧公子,我來了……」

「是么?真的……是你么?」

「是我……放鬆……對……放鬆……」

「轟」一聲巨響差點嚇得岳繼賢陽痿當場!這一次窗戶連著半邊牆化成漫天的粉屑,江別雲和靜夜師太的身影出現在煙塵之中。

而門外把守的司馬及和雲飛鶴也聽到動靜瞬間沖入房中,將岳繼賢牢牢的護在身後。四個先天高手的氣場瞬間碰撞直衝雲霄,彷彿四根擎天玉柱橫插天地之間。

「岳公子?你這是在做什麼?」靜夜師太雙目中幾乎要噴出熊熊火焰,這幾個字也是他從咬牙切齒的牙縫中硬擠出來的。而一邊的江別雲雖然不說話,但眼神已經如北夜寒風般冰冷。

「我?我在給音緣小姐療毒啊,身中媚毒,如果不及時陰陽調和後果不堪設想。雖然我這麼做是有點趁人之危,但我也是出於一片好心……」

「呵呵呵……好心?恐怕這才是你的目的吧?順便讓我替你背個黑鍋?」寧月的聲音突然出現,一眨眼,整個房間里再次擠滿了人。

「寧月?你沒死?你們幹什麼?採花盜就在眼前你們竟然還無動於衷?」岳繼賢懵了,臉上寫滿了疑惑和不解。自己的這個局無懈可擊,這個局根本不可能被破啊,更何況這麼短的時間裡。

突然,一道白色的閃電劃過,閃電很快,快的彷彿破開了時間與空間。寧月的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眼睛看著白色身影如鬼魂一般的出現在雲飛鶴的身邊眨眼間再次出現在寧月的身邊。

「咫尺天涯,天涯明月!原本以為我無意中領悟到這個在輕功一道上會追上你,但想不到……原來你早就領悟了1

「咫尺天涯乃天涯月入門好不好?」余浪傲嬌的仰起頭,晃了晃手上的人皮面具,「好精妙的面具,好高明的易容術1

「雲……飛……飛……」靜夜師太瞪大了眼睛一臉的憤怒,甚至憤怒已經已經衝破了寧月的理解而渾身顫抖,「你竟然沒有死」

而一邊的江別雲已經把眼神從雲飛飛身上移開而轉頭看向早已被變故嚇傻的岳繼賢,「岳公子,你還想狡辯么?」

真相大白,水落石出!

音緣小姐中了金風玉露的毒,而金風玉露是雲飛飛的獨門媚葯!雲飛飛是岳繼賢的屬下更是怒蛟幫的護法。再加上剛才岳繼賢想要做的事,整件事情已經徹底的清晰徹底清楚了。

周圍的江湖人士包括幾大掌門紛紛一臉敬佩的看著寧月,這才是高手,這才是有文化人的厲害之處。算無遺策,將敵人玩弄於鼓掌之中!武功練得再高有什麼用?在聰明人眼前,武功高也只是一頭野獸。只需略施小計就能讓你萬劫不復。

「寧小神捕果然名不虛傳,佩服佩服……」

「寧小神捕,不知可有婚配?我門下有幾個女弟子正到了待嫁之齡,如果寧公子有意我可以安排你們見見面?」

「寧小神捕……」

一瞬間,各種吹捧,各種奉承撲面而來。而被這變故驚呆的岳繼賢,卻在回神之後瘋了……至少像是瘋了。

「不可能,你是怎麼發現破綻的?我不信……飛鶴的易容術連我爹都看不破……不會的……你們騙我……你們合夥騙我……」

「哼,傻逼1寧月看著眼神渙散的岳繼賢心底說不出的快意,叫你丫的捅我一劍?叫你丫的挖坑給我跳?叫你丫的和我搶女人……

「你是怎麼認出我的?」雲飛飛的眼神很陰鬱,臉上一條猙獰的疤痕將原本俊美的臉盤破壞殆荊

「是你太傻了!金風玉露既然是你的獨門毒藥,你卻傻不拉幾的用了出來?你知不知道,這個東西就是你的身份證,你換了一萬張臉都沒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