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八十章 公審岳繼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章 公審岳繼賢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原來如此……」雲飛飛漠然的點了點頭,「為了嫁禍給你,我故意使用了金風玉露。pbtxt想不到到都來卻是這個暴露了我的身份……但我很好奇,你是怎麼通過金風玉露就鎖定我的?」

「身為一個捕快,我的鼻子一定要比狗還要靈敏!金風玉露一共出現在兩個地方,一個是音緣小姐的床上,一個是你的身上。這麼明顯,除非我傻了才會不知道1

「哈哈哈……鼻子?哈哈哈……」雲飛飛突然笑了,笑得眼淚橫流,「金風玉露無色無味……你告訴我是因為鼻子?我真想把你的鼻子給削了1

身形剛剛落下,雲飛飛的身體突然變得通紅。就連眼眶之內彷彿也是一片血色。

「轟」一聲巨響,在所有人措手不及之下雲飛飛的身影竟然消失的無影無蹤,就連輕功最高的余浪和武功最高的江別雲也沒有發現雲飛飛是怎麼離開的。

「血遁大法?」風蕭雨的聲音讓所有人都臉色微微一變。血遁大法是異常歹毒的秘法,但他的歹毒是對於自身。燃燒自己一半精血以達到十倍的提升。

血遁之後,這一半的精血會永久的失去。這是一招對自己殘忍的秘法,卻也因為這個讓所有人放棄了繼續追雲飛飛的打算。

雲飛飛的輕功原本就與余浪不相上下,再提升十倍就算神仙也追不上的。所有人的目光看向了已經沉寂的岳繼賢,他的瞳孔依舊渙散,蹲在牆角之內瑟瑟發抖。

「快……快……」一陣呼喝聲傳來,收到寧月傳訊的天幕府捕快們終於趕來了。

「呵呵……真是及時啊,剛巧夠時間給我收屍。原來警察是最後一個到的這句話古今通用1寧月無力的吐槽道。

「想不到我們苦苦找尋的採花盜會是怒蛟幫的少幫主?呵呵呵……這可真是諷刺啊1江海幫丁磊的表情不知道是哭,還是在笑。

「丁磊,你敢再說一遍么?」司馬及陰沉的聲音讓丁磊的背後寒毛倒豎。

「這一次的確是少幫主想要嫁禍給寧月,但真正的採花盜另有其人。」司馬及陰沉著臉掃著周圍的江南武林人士。可惜,他看到的都是不信。

採花賊所用的手法和雲飛飛一模一樣,這是雲飛飛他自己承認的。pbtxt而雲飛飛如今是岳繼賢的手下,這可以說是鐵證如山。

「哈哈哈……」突然岳繼賢爆發出一陣狂笑,臉孔扭曲的看著周圍一眾武林人士,尤其是在寧月的身上定格。

「我是怒蛟幫少幫主,我是江州龍王岳龍軒的兒子!在江州,我就是天,我就是地!我是採花大盜又如何?我姦殺那八個女子又如何?你們能奈我何?

哈哈哈……可笑可笑……你們有膽子就殺我啊,殺了我,你們誰也跑不了,包括你們身後的師門都將死無葬身之地!

江南大俠江別雲?我呸!就算你和沈千秋加起來,你們敢動我一根毛么?天幕府?寧月?哈哈哈……敢殺我你就試試!我就是採花大盜,你們能把我怎麼樣?哈哈哈……」

岳繼賢瘋狂的大笑,但在場的武林中人卻紛紛黑著臉無力反駁。岳繼賢是江州龍王的兒子,就算他罪惡滔天又能怎麼樣?就算證據確鑿又能怎麼樣?誰敢定他的罪?誰敢殺他?

而站在一邊的司馬及臉色也黑的如同黑炭。原本只要岳繼賢不承認,他以怒蛟幫護法的身份也能把岳繼賢帶走。但現在,他竟然明目張的承認了?這樣一來江南武林就更不可能讓岳繼賢離開了……

「哼!江大俠,我們少幫主先寄放在你這,今天所發生的一切我會如實的稟報給我們幫主。如果少幫主少了一根寒毛,怒蛟幫絕不善罷甘休1說著身形一閃沿著窗戶的破洞消散於夜色之中。

「怎麼辦?」不知是誰最先膽怯的問道。

「就算他是江州龍王岳龍軒……他也不能胡作非為吧?就算他是江州的霸主,但大周九州可不是只有他一個天榜高手?就算岳龍軒做事再霸道也不敢這麼黑白不分1

武林中人你一句我一句氣憤的叫囂道,但他們都不能代表江南武林,更不能承受怒蛟幫的怒火。所以,討論到最後都沒有結果,所有人的眼神都定格在了江別雲,風蕭雨和寧月的身上。

江別雲是江南大俠,他代表著江南武林。風蕭雨代表著天機閣,也是唯一不需要懼怕岳龍軒的勢力。而寧月代表著天幕府,也代表著背後子虛烏有的不老神仙。

江別雲被武林同道的眼神逼迫的無法自處。他是江南大俠,但他卻不是三十年前的江別雲。他老了,更是有了太多的顧慮,岳繼賢他不能動,岳龍軒他更不敢招惹。

「要不……通知江州龍王吧?」江別雲幾乎用了所有的力氣說出這句話,而說完這句話,江別雲的整個身體都蕭瑟了許多,落寞了許多。

風蕭雨微微一愣,寧月有些一呆,而最驚訝的卻是在場的江州武林人士。他們不敢相信剛才的這句話是他們最尊敬的江南大俠江別雲說的?是那個義薄雲天,俠骨留香的江別雲說的。

什麼叫通知江州龍王?這還是人話么?通知他什麼?過來把岳繼賢領走?武林中人望向江別雲的眼神變了,不再如以前的信任,崇敬!變得排斥,變得幽怨了起來。

「岳繼賢最該萬死,但岳龍軒的身份我們也不能不重視1寧月看著發過瘋之後被一掌打暈的岳繼賢緩緩的說道,「岳龍軒雖然實力強悍無法無天,但他還不能一手遮天。江湖武林不敢判,天幕府不好判,那就交給公理去判吧1

「哦?願聞其詳1風蕭雨眼睛一亮一亮好奇的問道。

「公審採花盜1

嗡嗡的議論聲響起,武林中人交頭接耳,過了一會兒大家都紛紛點頭稱是。公審,代表公道!如果朝廷,武林,普通百姓三方會審都認為他岳繼賢取死有道,就算岳龍軒也不敢違背天意。

「何時公審?」江別雲厚著臉皮問道。

風蕭雨掐了掐手指,「七天之後,三月二八乃斷是非,判清濁的吉日,也是泯恩仇,了恩怨的佳日。就由那天來斷吧1

「這幾天岳繼賢關押何處?無論天幕府還是其他地方都不合適……」寧月為之有些頭疼,岳龍軒如果知道了兒子要面臨公審會不會直接發狂來個伏屍百里?

「金雁山,迦南寺的主持修遠大師佛法高深,在整個大周皇朝都有著崇高的聲望。五十年來,修遠大師曾四次進京替陛下講經。

而且修遠大師德高望重,又修持怒目金剛降妖除魔。他既不是武林中人也不是朝廷中人,將岳繼賢關在迦南寺我覺得比較合適……就算岳龍軒發瘋,他恐怕也不敢在迦南寺大開殺戒1餘浪不愧是浪跡天涯的浪客,這樣的地方他都敢想,還偏偏被他想到了。

「好主意1風蕭雨激動地合上手中的摺扇斷言道,在迦南寺,就算岳龍軒也不敢放肆!

採花盜落網了,將整個江南武林攪動的風雨飄搖的採花盜一案終於要塵埃落定了?原來這個令人髮指的採花大盜竟然是江州龍王的獨子岳繼賢?

這樣的消息如風一般的席捲江州武林,更是以極快的速度席捲大江南北。天下武林震動,只要時間允許更是紛紛向江南道趕來。

公審採花盜,這原本只是一件小事。但如果採花盜的身份是怒蛟幫的少幫主,那就是大事了!關係到天地十二絕,就是關係到江湖武林天翻地覆的大事。

上一次發生關乎天地十二絕的事是在五年前,無數青年才俊或者成名高手為了家中後輩而踏上梅山。那一道劍光閃動了九州,那一天也坐實了天地十二絕的威名不容褻瀆,天地十二絕的實力不容置疑。

哪怕到了現在,人們提起桂月宮都會心底發寒。在他們的流傳中,梅山的梅花之所以開的如此的鮮艷,就是因為被樹下的無數青年才俊的屍體給滋養的。

而如今,江南武林要挑戰的是江州龍王岳龍軒!不知道江南武林會颳起什麼樣的血雨腥風,江南武林會怎麼樣的屍山血海。

原本此刻的江南道這麼可怕這麼恐怖,江湖武林應該避之不及才對?但偏偏行走江湖的腦子都不太好使!對他們來說,最重要的是名,命是他們最不重要的東西。

「如果能死在這樣的驚濤駭浪下也死的其所!為了武林公義,為了懲奸除惡,我一介無名小卒千刀萬剮又如何?」一個剛剛踏出江湖的少年一口飲下滿壺的烈酒,錚錚有聲的喝道引來周圍一陣的叫好聲。

如果寧月在這裡一定會罵他們一句神經玻而偏偏這個世界的人似乎都是神經病晚期。反正寧月這些天老實的躲在天幕府裝孫子,生怕一出去就被人盯上然後順手滅了。

而反觀其他武林中人,他們似乎生怕別人不知道他們的立場似的。走到哪都揚言著要替天行道要將採花大盜就地正法!

而因為如此,一些言辭激烈的在快意之後被人發現死在了巷子里,死在了河邊,甚至是井裡……殺戮到處在發生,誰也不知道誰對誰下了手。在詭秘與混亂之中,七天時間悄悄的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