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八十一章 江州龍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一章 江州龍王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金雁山,位於蘇州金陵交界之處,山體形似金雁獨立,尤其是山頂更是與大雁惟妙惟肖。pbtxt峨眉有金頂,金雁山亦有金頂,金頂之上迦南寺為大周皇朝十大佛門聖地之一。

修遠大師自幼修持,二十五歲那年接掌迦南寺主持之位,三十歲那年大周辯經法會上以高深的佛法一舉成為當世有名的高僧。自此之後五十年佛法廣渡已成為大周佛門頂尖的幾人之一。

迦南寺氣勢磅,受大周皇朝兩代帝王擴建修繕,如今的迦南寺蔓延到了整個金雁山,連綿五里殿宇閣樓不下三百乃當世一等一的佛門寺院。

陽光明媚,風和日麗。

今日的迦南寺竟然沒有開寺迎香客上山,上百知客僧來到山腳勸回香客這是迦南寺數十年來從未有過的事。但前來上香的香客皆是信徒,雖然不滿白跑一趟卻也沒有不依不饒。迦南寺有大型法會還不能允許人家自己有事?

千里迢迢趕來的江湖人士已經上了山,更有很多正在趕來的路上。這是江湖武林近五年來最轟動的大事,錯過了,也許會抱憾終生。

吉時已到,鼓聲陣陣。在鼓聲之中眉須全白修遠大師率先走出,後面跟著江別雲、風蕭雨、於百里、寧月還有四大門派等等武林代表。

「時候……差不多了吧?」江別雲望著已經爬上天空的太陽猶豫的說道。從今天早上起,他的眼皮就跳個不停,心底總有一股陰霾,無時無刻都覺得不踏實。

「時辰到了,押岳繼賢出來吧1於百里代表官府,由他主持公審也算名正言順。

不一會兒徐帆馬成壓著岳繼賢從後面走來,再一次見到岳繼賢,他更像是監獄里等候斬首的囚徒。看不到半點怒蛟幫少幫主的風采。

在推搡中不情不願的來到人前,看著周圍這麼大的陣勢竟然噗通一聲癱坐在了地上。臉色寫滿了慌張,瞳孔深處儘是能溢出的恐懼。

「咦?這就是江州龍王的兒子?怎麼會如此不堪?」

「你看看那慫樣,褲襠里都濕了吧?」

刺耳的聲音彷彿沾了辣椒的鞭子抽在岳繼賢的心上,除了臉上閃過一絲不經意的掙扎之外根本提不起勇氣反駁,更別說反抗了。

「岳繼賢,你認不認罪?」於百里示意周圍的議論聲停下,眼神如劍的直指岳繼賢。

「岳繼賢……」看著他沒反應,於百里再一次大聲喝道,這一次於百里用上了內力使得聲音彷彿就在岳繼賢的耳邊炸響。

「沒……我不是……我不是採花盜……我沒有……」岳繼賢不斷的蹬著腿倒退,似乎想遠離高台在站著的幾人。

「沒有?當日你當著這麼多武林名宿面前親口承認?如今翻供的倒是徹底!好。既然你還想抵賴……上證據1於百里冷喝一聲拿出手上的卷宗念了起來,「從第一起姦殺案之後,一連七天發生七起。朝廷震怒,江湖武林同道震怒!於盪劍山莊結成同盟勢要將採花盜緝拿歸案。當時,你也在場吧?」

「是……」過了許久,在周圍視線的壓力下,岳繼賢終於低聲的應道。

「當初你身邊的護法雲飛鶴親口承認,殘殺被害少女的兇手所用的手法與二十年前臭名昭著的採花大盜雲飛飛如出一轍?」

「是……」

「可事實證明!你的雲飛鶴護法就是當年的雲飛飛1

「是……不是……不對……」岳繼賢突然矢口否認道。

「到底是不是?」

「雲飛鶴是二十年前被怒蛟幫從江里救上來的……為了報救命之恩投身怒蛟幫……我不知道……不知道他是……」

「哼!堂堂怒蛟幫,會查不到雲飛鶴的真實身份?就算我信,武林同道有誰信?好!姑且說你不知道。可是,七天前你夜入音緣小姐的閨房對她下金風玉露之毒,當時江別雲大俠還有蘇州武林同道盡數在場,人贓俱獲你還有什麼狡辯的?」

「不……不是我……我不是……」岳繼賢瘋狂的否認,但難以掩蓋他臉上的驚慌。他對音緣小姐下手被人贓俱獲的抓住無法否認。

而自己的護法就是二十年前的採花賊雲飛飛也無從抵賴。但更要命的是,之前採花賊犯下的案子手法就是和雲飛飛的一模一樣。這樣一來,這採花大盜的身份幾乎是板上釘釘的。

想要辯解,可卻沒有有力的語言,就算換做他自己看來也是鐵證如山!所以岳繼賢絕望了,只能發出蒼白的否認但卻絲毫不影響周圍對他的判決。

「罪無可恕」

「殺了他」

「採花淫賊,人人得而誅之」

看著被整個武林打殺,岳繼賢就像一隻暴風雨中的小蟲,如此的無力如此的可憐。寧月目光閃爍的看著成了過街老鼠的岳繼賢臉上沒有絲毫的表情。

原本他以為自己會大快人心,他會因為報了一劍之仇而興奮。但真到了這個時候,寧月卻感覺如此的平靜。沒有快感,沒有得意,甚至有一種淡淡的……莫名其妙的失落。

「我之前竟然把這樣的人當成平生大敵?可笑!我早已沒有將他放在眼中。原來……將他踩在腳下我已經沒有了成就感。原來……自始至終我的敵人不是他。」寧月突然間明悟,岳繼賢只是卑微的蟲子,而寧月他是遲早翱翔九天的龍,一頭龍,絕對不會視一隻蟲子為眼中釘肉中刺,龍的眼中只能是龍。

「原來我竟然這麼大度?我以為我很小心眼的1寧月低聲的自嘲一句。

「寧月,他真的是採花盜?」余浪湊到寧月的耳邊低聲問道。

「不是1寧月目光平靜的搖了搖頭,很確定以及很肯定。

「那麼你……要知道他爹可是江州龍王岳龍軒啊1

「你以為坐實了他的罪名就真能致他於死地?我只不過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已!而且只有坐實了岳繼賢的罪名,真正的採花盜才會被麻痹,才會大意,我們才能抓住他的馬腳1

群情激憤,喊殺聲震天。岳繼賢的臉色早已沒有了半分血色。眼神空洞的看著周圍,每一個似乎都是閻羅殿的惡鬼。

他是岳繼賢,他是江州龍王岳龍軒的兒子,他是怒蛟幫的少幫主!他原本抱著揚名天下與天下英傑爭比風騷的目的而第一次踏足江湖。現在他真的名動江湖了可那是臭名,那是罪名!岳繼賢心底的恨在周圍的喊殺聲中發酵,空洞的眼底深處,一種叫怨毒的東西緩緩的生成……

「岳繼賢就是犯下蘇州八起姦殺案的採花大盜,鐵證如山,罪無可恕!現在開始公判,答應將岳繼賢送回怒江幫讓江州龍王管教的請舉手」

場面上鴉雀無聲,更沒人舉手。將岳繼賢交給江州龍王管教,不是無罪釋放么?要同意這樣的判決,置武林公道為何地?

「既然沒人同意,那麼將岳繼賢打入大牢判決二十年監禁,同意的舉手」於百里的話音剛剛落下,有幾個猶豫的想要舉手。但看到周圍的同道都沒有動作,也紛紛熄了這個念頭。

監禁二十年,看起來很久,這個處罰看起來也很重。但是大家第一時間想到了一個前提,大牢關得住他么?別說江州龍王的兒子,就是一般的綠林豪俠越獄幾率達到三成。將岳繼賢關入大牢估計要不了三天人家就舒舒服服的躺在怒蛟幫曬太陽。

「既然這樣也沒有人同意,那麼宣布第三個判決!岳繼賢,姦殺無辜良家女子八人,手段殘忍,罪惡滔天為天地不容。如今鐵證如山,七屢冤魂在側沉冤待雪,判決岳繼賢一死以謝天下!同意的舉手」

「嘩」話音剛落,無數手掌高高的舉起,如刀出鞘,長槍如林!一個個充滿殺意的眼神在岳繼賢身上來回掃視。如果眼神可以殺人,岳繼賢早已進入十世輪迴。

「殺」

「殺」

「殺」

殺意高漲,殺氣縱橫,凝如實質的殺意幾乎要將岳繼賢凍僵。原本心中報的僥倖瞬間破碎,眼底深處,那一抹不可置信慢慢的流淌。

「他們敢殺我?他們真的敢殺我?不會的……我爹是岳龍軒,我爹是天地十二絕……他們怎麼敢殺我……」

「轟」突然前,狂風四起!萬里無雲的天空剎那間風起雲湧。烏雲不知道從何而來,就這麼突然之間的,遮蔽了太陽,遮蔽了天空。

世界安靜了,喊打喊殺的江湖人士都一臉驚恐的仰望天空。天空的烏雲如墨,烏雲之中,一條雲霧組成的游龍在雲海中若隱若現。

雲層翻卷,一個巨大的雲海漩渦在眾人的頭頂形成。漩渦如天神的手掌一般壓下,帶著雷霆,帶著壓迫向在場的眾人壓來。

「爹」岳繼賢的眼中露出驚喜的神光,那一聲呼喚叫的肝腸寸斷。

「江州龍王?」

「江州龍王來了?」

「人未到,光是氣壓已經如此恐怖?」

在場的武林人士紛紛癱坐在地,能勉強站著的也只有江別雲等有限的幾個。天空的雲卷在眾人頭頂十丈處停下,但其中吐出的恐怖氣壓卻越發的強勁。

「噗」一個修為淺薄的武林人士吐出一口鮮血。彷彿也開啟了連鎖模式一般。無數武林中人壓制不住體內的氣血翻騰而噴血,範圍越來越廣,人數越來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