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八十二章 一人鎮萬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二章 一人鎮萬軍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將一個人壓制的內傷吐血,這很簡單。Pbtxt但要將一群人壓制的吐血就很難。而要將上萬人壓制的口吐鮮血,那就著實恐怖了。但真正恐怖的卻是……江州龍王岳龍軒的人還沒到啊!人未到,氣勢已經將在場上萬武林高手擊傷,這修為已經無法想象了。

氣勢依舊在翻騰,頭頂旋轉的氣旋如同如同磨盤一般要將在場的所有人磨成粉末。無數武林同道的慘嚎如針一般刺進江別雲的耳朵。江別雲一自退步不和江州龍王起衝突,而這一次,他似乎避無可避!

「龍王請高抬貴手1江別雲的聲音彷彿箭矢一般直衝雲霄。而天空的氣旋卻依舊在旋轉,不!甚至可以說旋轉的越發的快速。

「龍王請高抬貴手——」江別雲再次高聲喝道。

「噗——」一聲血霧,站在江別雲身邊的靜夜師太終於支持不住的噴出一口鮮血委靡的倒下。月白色僧帽飄落,一頭烏黑的青絲飛散。

靜夜師太帶髮修行這在武林之中不算秘密,但真正見到這一幕的人卻不由的心神劇顫。原來青絲飛舞的靜夜師太如此的美麗?哪怕歲月如刀也沒有在她的臉上刻下痕。袈裟蝶舞,朱紅美人絕!

江別雲動了,脊樑不再彎曲,對岳龍軒也不再顧慮。氣勢激蕩,靈壓狂卷,一道靈柱衝天而起向氣旋的中心撞去。

江別雲身形一震,人已直直的向天空的氣旋飛去。一個巨大的月白手掌,自下而上的將氣旋頂住緩緩的向天空托起。

「江大俠終於出手了……」一個頭髮花白的江湖前輩心有餘悸的說道。

「是啊,畢竟任何人要對江州龍王出手都需要莫大的勇氣1

「哼——」一聲冷哼彷彿天雷滾滾,敲打在每個人的心中,更是敲打在江別雲的腦海。一瞬間,江別雲凝聚的手掌在冷哼中破碎。

一個聲音,就破掉了江南大俠江別雲擎天掌,天地十二絕與江湖頂尖高手的差距果然是天地之隔。江別雲的身形從空中墜落,頭頂的氣旋以更快的速度壓下。

「轟——」蘇州四大門派掌門紛紛癱倒在地口吐鮮血,在場能站著的唯有風蕭雨還有寧月。

風蕭雨修為精深,他的武功不在江別雲之下能站著還在清理之中。pbtxt但寧月的修為堪堪突破先天,按理說他該是最先倒下的那一批才對。

可是,寧月偏偏沒感覺,偏偏感受不到岳龍軒的壓力。按理說,岳龍軒應該不會好心的對自己網開一面。但是,寧月偏偏不受影響,或者說影響很輕。

「轟——」又是一道劍光亮起,風蕭雨終於出手了。一道劍光如天劍一般直插氣旋之中。氣旋下墜的勢頭猛的停下。

如果風蕭雨不出手,誰也不會知道他的修為到底有多精深。直到現在,寧月才清晰的感覺到自己與風蕭雨的差距有多大。

那一道劍光,彷彿能毀天滅地。如果劍光對著地面斬下,估計劍光籠罩的範圍之內將寸草不生。但這麼強大的劍光,也沒有將頭頂的氣旋擊毀。只能堪堪的支撐劍光不會被氣旋磨滅。

風蕭雨的臉色從未有過的凝重,而他的腳下,已經碎成了粉屑!無數如蜘蛛網一般的裂痕密布在腳下的青石板上,整個法會廣場的石板全部碎裂。

「轟——」一個玉掌再一次衝天而起。江別雲終於恢復好了氣息再一次一掌向氣旋打去。合江別雲與風蕭雨之力,氣旋終於被緩緩的送上了高空。而地下的一眾武林人士也終於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唵——」一聲龍鳴彷彿破開天地,在場武林中人剛剛放下的心再一次的被提到了嗓門口。一條游龍突然間衝破厚厚的雲層直直的向風蕭雨和江別雲撞來。

兩人不禁相視苦笑,剛才為了抵禦頭頂的氣旋已經耗盡了兩人所有的心力。如今一招化龍神跡,他們兩人是萬萬抵擋不住的。

雖說岳龍軒不會下殺手,但這一招也絕對能要了兩人的半條命。江州龍王,果然如傳言的一般霸道!不對,比傳言中更加的霸道。

游龍飛速的穿過兩人的中間,在江湖武林絕望的眼神下,江別雲和風蕭雨瞬間倒飛的從空中落下。兩人跌落的身體還沒有落地,在場的眾人卻紛紛倒吸了一口涼氣發出一聲驚呼,因為游龍趨勢不敢竟然直直的向寧月一頭撞來。

「哈哈哈……殺了他,殺了他們……爹,替孩兒做主,殺光他們——」岳繼賢興奮的手舞足蹈,武林中人驚恐的亡魂大冒,直到江州龍王真的來了,他們才明白曾經的豪言壯語根本就是個屁。

寧月的瞳孔猛地放大,心臟瞬間鼓動彷彿要跳出胸腔。襲來的游龍帶著殺意,每一條龍鬚,每一片龍鱗都清晰可見。這不是岳繼賢的化龍神跡,而是出自江州龍王之手的。

周圍的聲音已經聽不到了,只留下心臟鼓動的聲音還有眉心中間如針錐一般的刺痛。突然之間,一個強悍的氣勢從寧月的周身直衝雲頂。

一道比江別雲和風蕭雨加起來還要粗的靈力柱直衝雲頂攪動風雲。那一刻,宛如世界末日一般。寧月莫名其妙的看著周身發生的變化,感覺有什麼莫名其妙的東西要從自己的身體里掙脫而出。

「轟——」一聲音爆,一枚符文從寧月眉心浮現,緩緩的升空,如煙花一般在寧月的身前爆碎。跟著符文爆碎的,還有那一條直衝寧月的游龍。

符文的爆碎似乎只是變故的開始,八面虛擬的石碑從天而降將寧月圍在了中間。石碑上面,一條條符文清晰可見。

「唵——」又是一聲龍吟,天空之中,八條游龍從天而降。如天龍伏魔一般狠狠的向寧月撞來,聲勢攪動風雲,天地為之震蕩。

在場的所有人驚呆了,更有一群武功低微的在龍吟聲爆響之後就已被滔天的偉力給震暈當常這是江州龍王的怒火,也是他神聖不可侵犯的尊嚴。

武林中天地十二絕一直是傳說,但傳說只是傳說,除了有限的幾個誰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叫天地十二絕。現在,在場的人都明白了,天地十二絕,絕天、絕地、絕心、絕命!

在面對天地十二絕,任何的掙扎都是徒勞,任何的反抗都是枉然。唯一能做的也只有閉目,等死!

八條游龍狠狠的轟擊在圍著寧月周身的透明石碑上,劇烈的爆炸聲響起再次震暈了一大批武林人士。餘波狂卷,眼看就要像四周擴散而去。在場還保留清醒的武林人士紛紛絕望。

哪怕是餘波,也不是他們能夠承受的。巨大的餘波中,帶著毀天滅地的威壓,如果在場一旦受到波及。江南武林必定死傷慘重。

絕望,驚恐!

那一刻他們才明白,名聲什麼的都是虛妄,只有性命才屬於自己。這一刻,他們才開始後悔為什麼要來湊這個熱鬧?

餘波在擴張的瞬間彷彿被什麼禁錮住了一般。天地一片寂靜,時間彷彿停止,如死亡一般的氣息在空間回蕩。閉目等死的武林人士們試探的睜開眼睛,卻看到了終身難忘的一幕。

爆炸的餘波呈金鐘型,卻在周圍十丈範圍內定格。彷彿在那一片空間之內,時間和空間是靜止的一般。突然,似乎受到了某種力量的牽引,空間的立體就像被沖碎的沙雕,緩緩的融化,緩緩的泯滅。

世界清靜了,烏雲匆匆的散了。陽光再一次的灑下照在了所有人的臉上。那一瞬間,所以人以為到了天堂。

寧月茫然的抬起頭,看著一切恢復如初的景象。剛才發生了什麼他不知道,也想不起來。周圍的青石台階彷彿被粉碎機碎成了粉末,方圓十丈之外,龜裂的青石也如同破碎的古。

「陰陽太玄悲!你果然是無名兄的傳人1一聲輕語卻不失半點威嚴。彷彿來自九天之外,卻又近在眾人的耳邊。

在岳繼賢的身邊,突然多了一個人。一身紫色的錦袍,頭戴衝天玉冠,臉上流著絡腮的長須,兩鬢斑白,卻有著一張年輕的臉。來人身材魁梧,就這麼站在那裡卻給人山崩一樣的威勢。

「爹?爹……救我,救我……他們要殺我……他們膽敢殺我……殺了他們……把他們全都殺光……」岳繼賢看到來人,眼中迸射出狂熱的驚喜。連忙抱著來人的腿殷切的懇求道。

「啪——」一個耳光將岳繼賢扇倒在地,岳龍軒冷冷的掃著岳繼賢,眼神中閃過一抹不易覺察的失望。

「知道我為什麼打你么?」岳龍軒的聲音很冷,冷的讓岳繼賢瞬間打了一個冷顫。

「爹,您別信他們,我不是採花盜,我真的不是,他們冤枉我,我沒有做……」

「你是不是採花盜,有沒有做過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是我岳龍軒的兒子1岳龍軒緩緩的轉過身,掃著在場早已沒了氣焰膽魄的武林人士們。

「你是採花盜如何?不是又如何?我岳龍軒的兒子怎麼可以卑躬屈膝,怎麼可以被嚇得心膽俱裂?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就像一隻可憐的蟲子!你爹是龍,你卻是蟲?你給我記住,以後無論如何,無論你做了什麼,不要怕,因為你是岳龍軒的兒子,誰也不敢動你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