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八十四章 風華絕代,月下劍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四章 風華絕代,月下劍仙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沙沙沙」細碎的腳步聲清晰的傳來,所有人的眼睛瞬間向聲音發出的地方看去。Pbtxt但下一剎那,他們彷彿被強烈的光芒刺痛了眼睛一般紛紛移開視線。功力淺薄的人甚至在閉眼之後眼角流下了兩行殷紅的血淚。

「劍!好強的劍氣1

「是誰來了?普天之下能有這麼強大劍氣的只有三個人……」

「不可能,那三位都不是輕易出世的,今日迦南寺到底怎麼了?會……會……吸引到這番高手駕臨?」

江湖武林猜測不斷,但卻沒人可以看清那包裹在劍氣里的容顏。唯有寧月和岳龍軒知道,來者何人!寧月到了這時才放鬆的吐出一口濁氣。千暮雪來了,千暮雪終於被自己說動下了梅山。

細碎的腳步聲停下,漫天肅殺的劍氣也突然之間消失不見。千暮雪的身姿,終於第一次落入在場武林人士的眼中。不需要問,也不需要猜,只要長了眼睛的人在看到千暮雪的那一刻就已經知道她就是千山暮雪,月下劍仙!

也只有這樣的風華絕代,才能當得起冰清榜第一。也只有這麼的驚才絕艷,才能當得起龍鳳榜第一。也只有這麼的驚天動地,才能當得起天地十二絕。

和千暮雪處在同一個時代是他們悲哀,但沒有和千暮雪處在同一個時代,卻是他們的遺憾。千暮雪用自身告訴九州武林的所有人,有一種完美叫做絕望!

因為千暮雪的出現,也使大家明白了他們手中的刀劍為什麼敬畏,為什麼會寧願埋於地下也不敢展現鋒芒?在千暮雪的面前,除了水月宮主和琅琊劍主誰敢動劍?

「你來了?」岳龍軒看到千暮雪的時候一直在猶豫,似乎有太多的疑問流轉在心中,但最後卻只化成了這三個字。三個很平常,但聽在其他人耳朵里卻那麼意味深長的字。

「你早該知道我會來1千暮雪的聲音很清,很淡!但她的聲音絕對不冷,就像青石上流淌的泉水那麼的動聽。

這個回答只有岳龍軒聽懂了,在場的所有人卻是一頭霧水。他們其實更想知道的是,千暮雪為什麼會來?一個岳龍軒已經讓事態超出了掌控,如果再加上一個千暮雪,這個金頂估計也會塌掉吧?

「我雖然知道你會來,但我沒想到你會來的這麼快1岳龍軒說這話的時候,周身的氣勢猛然間的升起,異常警惕的看著千暮雪,眼睛更是死死地盯著她手中那把月白色的長劍。pbtxt

岳龍軒的武功修為比起千暮雪只高不低,原本他不該這麼忌憚千暮雪。但現在,他的心裡卻在一陣的發毛。因為岳龍軒要做的不是贏了千暮雪,也不是在千暮雪的劍下活下來,而是要在千暮雪的劍下救下自己的兒子。

天下武功,刀最為霸道,槍最為勇猛,而劍卻是最快的。岳龍軒有把握接下中州巨俠的一掌,有把握接下楚源的一刀,有把握接下歷滄海的一槍,但他沒把我接下三個劍道高手的一劍!

「你對他出過手了?」千暮雪看似詢問但語氣異常的肯定。岳龍軒的臉色頓時變得凄苦了起來,他不想狡辯,出手了就是出手了。

「噌」一道狂風席捲,天空突然大亮,就是那道烈日也變得不再耀眼。因為比太陽耀眼的,是天空中憑空凝結的那一道劍氣。

寧月一直不明白,先天境界和天地十二絕有什麼不同。他縱觀所有對武學的記載,似乎先天就是頂端。無論多強的高手,他的境界也是先天。

從剛才岳龍軒的出手,他似乎明白了一點。而現在,千暮雪就這麼站著,什麼都沒做天空中突然凝聚了一道比太陽還要熾烈的劍氣,他似乎懂了!

不是不想將先天之後的境界記載下來,而是先天之後真的只能靠個人領悟,那種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東西根本無法記載。

每一個先天,他都走著一條無法被複制的道路。岳龍軒的海納百川,千暮雪的寄情於劍。但他們最後踏足的領域卻是同一個。

如果江別雲的境界是馬上達到天人合一的話,天地十二絕至少已經到了那天地為己用的地步。難怪說天地十二絕是不可逾越的豐碑,因為武林頂尖的江別雲竟然和千暮雪他們差了至少兩個境界。

意念一動,天地感應。這個級別的高手,已經不是數量所能應對的,也唯有同境界的高手才能與之抗衡。千暮雪的臉色很嚴肅,在祭出劍氣的時候,她就像在舉行一場神聖的儀式一樣。

「通靈劍胎,無垢劍意!不愧是世間至精至純的劍氣!一劍之下,毀天滅地,想不到時隔一年……」江別雲不知道該怎麼說下去。一年前,他與沈千秋見證了千暮雪岳龍軒一戰,但只過了短短一年,他們兩人竟然再一次要交手了。什麼時候天榜高手交手的頻率這麼頻繁了?

但是,這還不是最要命的。江別雲敢保證,一年前的千暮雪絕對沒有現在的這麼認真。至少當初的交手多在意念的比拼,而且去年,千暮雪可沒有用上通靈劍胎!

「千暮雪,你真要如此?他又沒死我們就此罷手如何?」岳龍軒的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呆立當常這是乞饒了?堂堂江州龍王岳龍軒竟然乞饒了?而岳龍軒嘴裡的他卻已經呼之欲出,難道千暮雪因為他而來?

無數懷疑的目光射向寧月,尤其是余浪這個浪貨,那眼神簡直可以說是幽怨。寧月的身份越發的神秘起來,莫非他還不只是不老神仙的傳人,而且還和月下劍仙千暮雪有什麼關係?

「去年我曾說過,千暮雪說過的話必會兌現!你對他出手兩次,我只對他出手一次。多餘的話就不要說了……」話音剛落,劍意殺機鋪天蓋下。

岳繼賢看著頭慕R猓眼眶猛的張大瞳孔劇烈的收縮。不可置信的看著天空如太陽般的劍氣撲通一聲癱倒在地。

「她要殺我……她要殺我?爹……爹救我……千暮雪……千暮雪要殺我……」岳繼賢驚恐的叫喚著,慌張的躲在岳龍軒的背後。

「千暮雪,我不敢啦,我再也不敢啦!我以後不和寧月作對了,你放過我?放過我好不好?」

岳龍軒聽著岳繼賢的哭訴,心底如刀割針刺般的痛。他的驕傲,他江州龍王的威名被岳繼賢的這一番話打擊的支離破碎。

「你是江州龍王的兒子,怎麼可以向外人搖尾乞憐?爹就在你的面前,你幹嘛要向別人乞命?難道爹在這裡還任由你被人殺了?難道爹還保不下你這個兒子?」

「嗤」天空的劍氣破碎,如夢如幻!但劍氣破碎不是代表千暮雪放棄了攻擊,而是她攻擊的先兆。高手過招,只需要一個破綻就能決定生死。

而千暮雪就是抓住了岳龍軒心房的那一絲破綻,在他教訓岳繼賢的時候,情緒在剎那間波動了。而這一點點的波動就是給了千暮雪最好的攻擊理由。

無數劍氣如螢火蟲飛舞,如蝗蟲過境一般寸草不生。那一天,天空萬里無雲,但那一天在金雁山的金頂之上下起了劍雨,真正劍氣形成的雨。

看著這一幕的人每一個都亡魂大冒,每一個的心底都留下了永世難忘的陰影。漫天的劍氣,說不清道不明的韻律,成千上萬,無窮無荊在這樣的劍雨下,就是一隻數十萬的大軍也能頃刻間滅掉吧?

寧月到了現在才終於明白,為什麼天幕府在江湖武林如此的弱勢,為什麼朝廷拿江湖武林無可奈何。原來朝廷的軍隊在真正的高手面前真的如同虛設,原來真的有人能夠一人提劍屠滅萬軍。

像千暮雪這樣級別的高手,天下共有十二個,但只有三個屬於朝廷,其餘的八個全屬於江湖,屬於門派。這樣的情況,朝廷能奈何?天幕府怎麼可以不弱勢?

想起自己接取的那個蛋疼主線任務,寧月突然有種想死的衝動,要面對八個如核彈級的戰略性怪物?你竟然只給我十年時間?

寧月看著交手的千暮雪和岳龍軒兩人心底不由無力的一嘆,「路漫漫其修遠兮,吾將拉攏一批陰死一批1

這是寧月如今能想到的,唯一可行的辦法。天下武林,只有天地十二絕才是朝廷的頭等大敵,如果沒了這群人,哪怕九級宗門也必在大周的鐵騎之下夷為平地。

突然間,天空的劍氣消散,一道散發著比太陽還要熾烈百倍的劍芒憑空出現在天空。那一刻,就連江別雲也無法直視天空劍氣的鋒芒。

游龍飛散,千暮雪方才乘勝追擊已經撕開了岳龍軒的氣勢,功力,包括精神識海。到了現在千暮雪終於決定刺出那絕殺的一劍。

劍氣彷彿跨越了時間空間,上一瞬還在天空與烈日爭鋒,下一瞬間突然而然的出現在了岳繼賢的胸前。在兩人交戰前,岳繼賢已經嚇傻了,當劍氣臨門的時候,岳繼賢甚至不知道自己的下一瞬或許就是死亡。

「嗤」那一劍刺得何其的果決,那一劍千暮雪沒有一絲一毫的猶豫。在她的心中,岳繼賢和岳龍軒都一樣,所以她刺出的每一劍都務必保證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