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八十六章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六章 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為了自己的小命著想,寧月覺得有必要把千暮雪扭曲的劍道給糾正過來。pbtxt好在寧月在信息爆炸的時代活過,也曾在網上灌水多年。對於武學境界,劍道境界那是信手捏來。

「好了,不開玩笑了,你的無垢劍氣需要再次進階有兩種道路。一種為下策再無進境的可能,一種為上策,極致升華再踏新的台階。」寧月平復了心境再次換上那副迷人的笑容淡淡的說道。

「願聞其詳1千暮雪伸出如玉的酥手,輕輕的撥弄著水中飄過的一片片杏花瓣。

「下策自然是斬斷羈絆,做到真正無牽無掛太上忘情,這樣一來,你的心如通靈,至精至純,無垢劍氣自然無堅不摧。」

「若我不願斬斷羈絆呢?」千暮雪眉頭微皺,她嘴裡說著已經將娘親漸漸的淡忘,但何嘗真心情願?如果可以,她寧願母親永遠活在心底。

「身為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時時常拂之,莫使惹塵埃。」寧月溫柔的看著此刻的千暮雪,如果忽略她說的那些傷人的話,還真能讓人喜歡的無法自拔。

「這是佛門揭語?」千暮雪抬起頭疑惑的問道,「雖然此言不錯,但這正是我現在的境界。每天我必須要保證一個時辰的凝神靜氣以剔除無垢劍氣的雜念。難道這就是上策?」

「當然不是!真正的上策是下一句。」寧月不禁輕輕的一笑,抬眼遠望,「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轟」千暮雪的眼神猛的一縮,渾身一震呆立當場,「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無塵?無垢?原來如此……」

「咦?想不到今年澄湖竟然有如此絕色佳人?」一個白衣青年站在巨大的帆船之上遠遠的看到隨著水流漸漸飄來的小船頓時雙眼放光。

「少幫主,在哪啊?」一個中年大漢,好奇的湊過臉問道。

「諾,這不是么?白衣勝雪,膚如凝脂,青絲如瀑,容貌如月!本少爺每年四月都會來此游湖,蘇州美女也幾乎見了個遍,但此等絕色我還是第一次見到!把船靠過去……」

中年大漢順著少幫主的視野望去,第一眼也是被千暮雪的美貌震懾的一愣,但很快中年人露出了一副思索的神情,「這個女子……是誰呢?」

看著陷入頓悟的千暮雪,寧月露出一絲無語的苦笑。pbtxT自認為只用了一年時間就踏入了很多武林中人終生都無法踏入的先天境界,自己的天賦應該是妖孽了吧?

但見到現在的千暮雪,瞬間將寧月的驕傲打擊的支離破碎。和動不動就進入頓悟的人比起來,自己的天賦真沒臉拿到檯面上顯擺。

忽然,巨大的陰影遮蔽了陽光。寧月猛的回頭,卻見一隻巨大的帆船緩緩的逼近。寧月瞬間臉色大變,不是怕了對方找麻煩,而是怕了對方找死啊!

陷入頓悟乃是突破的關鍵時刻,而且也是最為脆弱的時刻。一個外力打擾很有可能讓突破前功盡棄。打擾了突破,那是生死大仇啊,如果千暮雪的被從頓悟中驚醒,寧月不敢想象她會不會暴怒之下毀天滅地?

「在下江海幫少幫主丁景榮,敢問姑娘芳名,可否願意上船來共賞澄湖風光?」丁景榮器宇軒昂的站在船頭,滿臉微笑又不失風度的對著千暮雪笑道。

「噓」寧月連忙豎起手指放在嘴邊,「我朋友正在頓悟,丁兄請勿打攪1

「嗯?」丁景榮的眉頭緊緊皺起,他長這麼大還真沒多少人拂過他得意,周圍的人對他不是巴結就是奉承。游湖多年,看上哪個小姐他也能很快的弄上床。今天好不容易看上一個讓他怦然心動的獵物,自然不會這麼輕易的放棄了。

再說什麼頓悟?丁景榮自然是不信的。先天之下注重積攢內力打通奇經八脈,頓悟根本不是後天境界所會遇到的事。就算有,也是最後突破先天的那一刻頓悟罷了。

丁景榮自認為自己是天縱奇才,年歲輕輕已經後天巔峰境界,就是他老爹在這個年紀也才後天七八重。所以在丁景榮的認知里,眼前的姑娘這麼年輕看起來絲毫不會武功,這個頓悟定然是推脫的借口。

臉色猛然間陰了下來,看著依舊不為所動的千暮雪,還有底下這個討厭的男人。丁景榮突然露出一副壞壞的笑容。

「雖說春意黯然,但這湖水也是異常的冰寒。小船搖曳,要是不慎落水就不好了……既然姑娘不願意上船就罷了,開船」

隨著丁景榮的聲音落下,大帆船再一次啟動緩緩的向寧月的小船撞來。寧月頓時一驚,緊接著無奈一嘆,「這是要在作死的路上一去不回頭啊?」

寧月自然不會任由對方撞到,腳下一踏,小船彷彿載入了馬達一般如箭矢激射向遠處駛去。

「好俊的內功1丁景榮身後的中年人眼中精芒閃爍,「能通過內力操控小船迎風破浪這需要極其精準細膩的內力操控。整個江南武林,能做到這一點的不超過二十位。」

他的這番話自然是白講了,丁景榮的眼中只有那遠去的小船還有千暮雪那絕美的容顏。在這一刻,丁景榮終於明白那個初見的女子對自己多麼的重要,如果不能得到她自己註定茶不思飯不想埃

「還愣著幹嘛?追!追上去1

「少幫主,對方武功不俗,那個少年……至少先天境界1

「先天境界?先天境界算個屁,我們江海幫就沒有先天境界么?叫人,給我堵住他,我還不信了,在澄湖之上,還有我江海幫攔不下的人……」

寧月一去三里,小船這才晃悠悠的停下。看著千暮雪依舊閉目凝聚無塵劍意,寧月不由的舒了一口氣。不是寧月自主停下,而是這麼托著一隻船飛馳了這麼久,他的內力已經只剩下三層了。一般情況,寧月至少要留下保證發射一道琴心劍魄的內力。

可惜事與願違,小船才停下沒多久。湖心之中,十來艘帆船正從四面八方的駛來。看著架勢,不把他們兩人一舉擒拿這江海幫是誓不罷休了。

「一去不回頭啊1寧月無語的搖了搖頭,怎麼說寧月對江海幫幫主丁磊這個粗獷的漢子有點好感,怎麼就養了這麼一個坑爹的兒子?

十指撫琴,一曲十面埋伏被寧月改成了琴曲,彈奏出來別有一番風味,而與眼下的情景倒是情景相容。帆船看似緩慢,但那是因為帆船巨大。迎風破浪很快就來到了寧月跟前。

「嗤」一道劍氣在寧月的身前凝結,化作一片銀色的月牙,急速的向前面的帆船飛去。

丁景榮身後的中年人臉色大變,一把將身邊的少幫主撲倒,「小心,這是劍氣」

如清風拂面,如細雨遊絲。劍氣劃過船沿向身後的船帆穿透而去。劍氣,乃領悟劍意之後再一次升華。能發出劍氣的,必定是劍道高手,而一個先天劍道高手,幾乎是同境無敵的存在。

所以,中年人的臉色變得凝重了起來。而一邊的丁景榮卻是惱羞成怒。你敢拿劍削我?你敢對我出手?我江海幫乃蘇州府堂堂四大幫派之一,在被我們團團圍住了你竟然還敢出手?

「嘎嘎嘎」一聲巨大的震動,丁景榮眼睜睜的看著身後的巨大船帆緩緩的倒下。幾乎將整個船身都籠罩了進去。如果不是手下眼疾手快的將自己撲到,自己是不是就像這個船帆一樣被削成兩節?

想到這裡,丁景榮怒了,「拿下他1

「是1無處飛爪從四周的帆船上細密的飛出,如流星一般向寧月的小船擊來。千暮雪的無塵劍氣已經凝聚了一半,若強行打斷必定前功盡棄。

寧月很久沒有使用天羅星盤的武功,不是星羅棋盤已經被他放棄,而是實在沒有使用的機會。如今體**力所剩無幾,星羅棋盤正好適合群戰。

寒光一閃,寧月雙手輕輕的在身前舞動,十幾把飛刀似乎被什麼牽引了一般在寧月的胸前凝結。隨著雙手的舞動,飛刀反射著耀眼的寒芒。

「嗖」飛刀激射,在小船的周身攪動將飛來的飛爪盡數的割斷。飛爪好似無窮無盡,但寧月的飛刀卻有定數。一個人身上最多能帶幾十把,再多了估計要影響行動了。

丁景榮臉色陰沉的看著寧月,不知為什麼心底湧出一股難以言明的嫉妒,「明明年紀比我還小,為什麼武功會這麼高?如此絕色女子相伴他身旁,為什麼不能是我?明明我是天才,難道世上還有比我更天才的人?不行,我才是最天才的,我要他死……」

怨毒的眼神一閃而過,丁景榮向後示意了一眼,「師叔,你去拿下他吧1

「少幫主,我看著他的身手,似乎想到了一個人。」

「誰?」

「也許他就是最近名動江南的天幕府寧小神捕1

「哼!天幕府的走狗?那就更該拿下了,是不是等拿下了再說1丁景榮毫不在意的說道。

寧月遠遠一見一個高手施展輕功襲來,頓時心底一陣發苦。自己的小船這麼小,要打起來那還得了。身形一晃,飛身的向小船外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