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八十七章 我是他未婚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七章 我是他未婚妻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寧月用的,真的是走的,就像腳下的水面是堅實的泥土。pbtxt寧月在天涯月大成的時候也終於明白了當初芍藥她們四女為什麼可以在荷塘里起舞,原來輕功練到高明處在空中起舞都不算難事。

「好俊的輕功1中年大漢竟然也在寧月的面前停下,兩隻腳也如寧月一樣站在水中。唯一的區別在於寧宇用的是高明的輕功而對方用的是水屬性的功法。

「你們江海幫是不是一直都這麼霸道?我朋友在頓悟讓你們別打擾你們不聽,我躲了你們還圍剿我?這作風倒是和水寇有的一拼1

中年人被寧月這麼一逼問頓時老臉一紅,「我們少幫主只是想請兩位一起游湖,你們又何必拒人於千里之外呢?我們少幫主年少不知事但他卻沒有惡意……」

「第一,你們少幫主請的是我那朋友,而不是我們!第二,沒有惡意?恐怕是有歹意吧!果然人有多老皮有多厚古人誠不欺我。可惜……丁景榮自己作死你們身為屬下不攔著還把他推入火坑?我想說江海幫的幫主之爭已經到了白熱化的地步了么?」

「公子休得胡言1中年大漢臉色一沉,「方才我見公子的暗器功夫精妙絕倫,而且年紀輕輕已是先天高手。敢問公子可是天幕府的寧月寧小神捕?」

「原本我以為你們是無意作死,現在我算是明白了,你不是作死,你是在找死!知道我是寧月,難道你就沒想過我身邊的那位是誰?」

寧月的話剛剛落下,中年大漢的身體猛的一震,渾身顫慄的跟觸電了一般,「她……她……她是……」

「小姐,在下江海幫少幫主丁景榮,真心邀姑娘共游澄湖,姑娘你又何必如此拒人於千里之外呢?」丁景榮趁著寧月沒注意,悄悄的來到千暮雪的身後風度翩翩的說道。看著千暮雪依舊閉目不為所動,丁景榮的眼神閃過一絲不明的惱怒。

「少幫主,不要」中年大漢回過神之後,頓時眼眶欲裂亡魂大冒。

丁景榮疑惑的回過頭看著中年大漢的呼喝,嘴角微微勾起露出一抹不屑的冷笑。「我是江海幫的少幫主,我叫你一聲師叔,你還真把我當晚輩了?」

伸出手指,輕輕像千暮雪的肩膀派去,「姑娘,在下真心相邀,姑娘還是不要拒絕了……」

突然,千暮雪的眼睛猛地睜開。pbtxt丁景榮伸出的手定格在空中,看到那一雙眼眸的時候,丁景榮已經呆立當常這是一雙什麼樣的眼睛?美得如透徹的水晶,亮的如黑珍珠一般。而更讓丁景榮失神的是……不知為何,那雙眼眸之中似乎有著莫名的吸力能吸走人的魂魄……

「轟」一聲輕響,丁景榮的身體倒飛而去,撲通一聲落入水中。

「救救命師叔救救我」丁景榮在水中沉沉浮浮的掙扎,每一次開口都被灌入不少冰冷的湖水。

「江海幫的少幫主……不會游泳?」寧月驚訝的盯著眼前的中年人,「你們江海幫的教育還真夠徹底的。」

「寧月,回來1

「哦1對於老婆的呼喚,寧月向來都是隨叫隨到。哪怕之前對千慕雪發了這麼大的怨氣,那也只是發發脾氣而已,身為男人,有時候就該大度一點。

剛剛落到船上,小船化作箭矢飛速的向湖岸行去,那速度比起寧月駕馭的快了不知多少倍。

「你的頓悟……沒被打擾吧?」

「打擾了1千慕雪的語氣很平淡,沒有一絲惱怒,就像在說一件事不關己的小事,「不過我已成功凝聚一縷無塵劍氣,等回到桂月宮閉關一年應該就能有所成效。」

「哦1寧月的聲音剛剛落下,身後突然爆發出驚天動地的聲響。小船悠悠的停下,無數劍氣彷彿蝗蟲一般收割著身後的十幾艘帆船。

僅僅數息之間,十幾艘近二十丈的帆船化成了澄湖中的碎片。他們不是沉沒,而是真正的碎成了一片片的碎片。

天地十二絕的威嚴不容褻瀆,就算有一絲不敬就足以浮屍百里,更何況打擾了關鍵性的頓悟突破?能位列天榜,沒有幾個是脾氣好的。除了中州巨俠大仁大義,天機老人天人合一,不老神仙遊戲江湖,其餘的天榜高手幾乎都是一言不合大開殺戒。

「怎麼?你不高興?」千暮雪看著寧月的臉色有些不好突然問道。

「沒啊,不做死就就不會死,自己作死怨得了誰?可惜了這麼多什麼都不懂的幫眾……」

價值觀不一樣,所以千暮雪沒說話,寧月也沒試圖糾正千暮雪漠視生命的態度。在前世,講究人人平等,所以生命的價值被放在了最高處。

但這個世界,生命恐怕連前十位都沒有。武功高就可以一言不合大開殺戒,而武功低的偏偏還喜歡把脖子往刀刃上湊,美其名曰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寧月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被同化,改變這個世界卻從未想過。

小船緩緩的靠岸,湖中心突然多了一堆垃圾顯然也引起了周圍人的注意。反正很多人都駕駛著船靠岸,好像澄湖之中有水怪什麼的。

漫步在杏花樹下,兩人都沒有說話。但彼此之間,莫名的多了一種情緒,這種情緒似乎感染了周圍,寧月甚至能清晰的感覺到一條紐帶連接了自己和千暮雪。

突然,寧月的腳步不由的頓住,在他的眼前,出現了一個熟人。四個美麗的少女嫣然的走來,每一個都如此的美艷動人,每一個都吸引著無數雙眼睛。

在四個少女的周圍,總是聚攏了不少賣弄風雅的風流才子,或是大聲的吟詩作對,或者展開摺扇清風搖曳。而這些少女,卻因周圍才子們笨拙的表現引發陣陣嬌笑。

突然,一個少女似乎察覺到了身邊姐妹的異常,「曉曉怎麼了?」

「沒……沒什麼……」似乎剛剛回過神,賈曉曉驚慌的收起眼神,但依舊被身邊的好姐妹察覺到了異常,順著視線望去,臉上頓時露出瞭然戲謔的笑容。

「喲,好俊俏的郎君!難怪我們曉曉剛才看的眼睛發直……咦?這郎君身後的小姐是……是誰礙…好美……我竟然不知道蘇州府哪家小姐長得這麼的……美艷動人1

四個少女竟然毫不避諱的在那品頭論足,但被女人品評,寧月的心底竟然流過一絲淡淡的得意。身後的千暮雪似乎也沒有露出氣惱的神情。

「別胡說,寧公子聽到要生氣了1

「喝?原來我們足不出戶的曉曉認識他啊?那正好,曉曉帶著我們去認識認識,姐妹們都很好奇,這麼一對如仙侶一般的璧人到底是什麼身份?」

果然在姐妹們的催促之下,賈曉曉踩著蓮步俏臉緋紅的向寧月走來,「寧公子又見面了,今日也來游湖么?」

「風和日麗,熙風懶人正適合出來走走……」

「寧公子身後的小姐很是面生,不知曉曉可否有幸結識一下?」賈曉曉閃著她那會說話的眼睛看著千暮雪。

坦白的說,哪怕賈曉曉心底有再多的不情願,但現在她也只能徹底的服氣。千暮雪就是天地造就最完美的女人,賈曉曉哪怕再挑剔,也找不出一點的瑕疵。

「難怪我與寧公子只能成為知音,他始終對我若即若離。這小姐如此美麗,換做我也會同樣的選擇吧?」賈曉曉有些黯然神傷的想到。

「她叫千暮雪,是……」

「我是寧月的未婚妻1寧月的話還沒說完,千暮雪清澈卻不帶寒意的聲音已經響起。

千暮雪的話不只是讓寧月一愣,也是讓賈曉曉微微的閃過一絲詫異。一般來說,哪怕兩人有婚約在身在成親前都會避諱盡量不見面的。就算忍不了相思之苦,見面也會有所遮掩。哪像千暮雪,這話說的如此坦然一點避諱的意思也沒有。

「果然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恭喜恭喜……」鶯鶯燕燕的聲音傳來,賈曉曉的幾個姐妹也相伴而來,「不知兩位何時成親,到時候我們可有幸喝杯喜酒啊?」

「兩年後,中秋1寧月隨意的說道,「賈小姐,這幾位是1

「哦1賈曉曉這時才被寧月喚回神,「這是楊家的二小姐楊子煙,這位是商家小姐商秋雨,還有這位最小的妹妹,她是木家的小姐木婉兒。」

「三位小姐有禮了1寧月看著最後的木婉兒,眼神突然地凝重了起來,那種病態消瘦的模樣,讓寧月產生了聯想。

「相請不如偶遇,寧公子千姑娘何不與我們一塊走走?」

千暮雪無所謂,寧月也沒有拒絕。這個時代的娛樂真的很匱乏,踏青就真的只是走走,最多聊一下感興趣的話題一路鶯鶯燕燕。千暮雪是很冷,但她也只是自己冷。她的冷意不會傳導給別人,更不為讓周圍人感到不適。最多會讓同行的人忽略了她的存在。

五女一男這樣的組合的確很吸引人的目光,更吸引周圍風流才子的敵意,只不過寧月不在乎他們也無可奈何。楊子煙是一個異常開朗的女孩,落落大方還帶著自來熟的屬性,沒一會兒和寧月就成了老朋友一般,可惜她對千暮雪始終沒轍。

「寧公子,我們沿著湖岸走了這麼久,為何你頻頻偷窺我們的婉兒妹妹?莫非你有了千姑娘這樣的絕代女子還不知足?」楊子煙唯恐天下不亂的調侃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