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八十八章 我走了,謝謝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八十八章 我走了,謝謝你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蘇州府木姓不多,能算得上名門望族的也唯有煙花巷木家。pBtxt不知道木婉兒小姐和木憐兒小姐是何關係?」寧月的話語剛剛出來,四個女人紛紛露出詫異的眼神,氣氛也一瞬間降到了冰點。

「抱歉,我問錯話了……」寧月看著木婉兒莫名其妙的眼眶紅了,頓時知道自己說錯了話。

「寧公子有所不知,木憐兒小姐正是婉兒妹妹的親姐姐。他們姐妹關係要好,可憐天妒紅顏,憐兒小姐得了症瘋魔而死,目睹了姐姐慘死婉兒妹妹也一直鬱鬱寡歡。我們邀她出來踏青,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帶她出來散散心……」賈曉曉略帶埋怨的說道,讓寧月微微有些不好意思。

「抱歉,職業病而已1寧月尷尬的一笑,但下一瞬間,寧月臉色猛的大變。只見木婉兒竟然公然掏出一個精巧的煙袋,並從腰間的錦盒中拿出一撮紫色的粉末填入煙袋。那個粉末寧月很熟悉,當初從映娘的房中找到的那個錦盒裡面裝的就是這種粉末。

寧月一把奪過煙袋和錦盒,這個動作卻讓周圍的幾女錯愕當常

「寧公子,這是何意?」楊子煙冷著臉就像保護小雞仔的母雞一般發出銳利兇悍的眼神。

「這東西,你吸了多久了?」寧月的眼神很嚴肅,使得木婉兒微微一縮。

「姐姐生前從不讓我碰,她走了之後,每當想她的時候我都會學著她的樣子吸幾口。難怪姐姐生前這麼喜歡紫羅煙,原來竟然是如此的美妙……」

「美妙?如果你再這樣下去,你就要步上你姐姐的後塵了1寧月嚴厲的喝道,「你知道你姐姐生前為什麼不讓你碰?你們姐妹關係這麼好她為何要吃獨食?你想過么?」

被寧月這麼一問,木婉兒頓時呆愣當場,而其餘三女似乎也感受到了不同尋常。

「寧公子,這紫羅煙到底是什麼?」賈曉曉帶著顫抖的聲線恐懼的問道。

「這是毒!一旦上癮就再也離不開了。如果毒癮犯了吸不到的話就會生不如死。你姐姐說是得了症瘋魔而死,但實際上,我猜就是因為這個紫羅煙。」

「啊?」三個女人同時瞪大了眼睛一臉惶恐的盯著寧月手中的錦盒,「世上竟有這麼可怕的東西?」

「但更可怕的還有其他!蘇州府採花案,八個妙齡少女死於非命。pBtxt我可以告訴你,木小姐,那八個小姐全部都吸食過紫羅煙……」

寧月話剛剛說完,幾個小姐已經嚇得瑟瑟發抖。而寧月卻彷彿被人懸壺灌頂一般露出一絲明悟。原本他說這句話只是想著嚇唬嚇唬木婉兒讓她以後不要再碰紫羅煙,但現在,他有種直覺,自己的這個謊言很有可能是真的。

天幕府一直認為採花盜是復仇,是盯著琴音雅詩的姑娘下手。但被害的八個女子除了是琴音雅詩的成員,他們還清一色的吸食了紫羅煙。

如果採花盜不是照著天音雅詩名冊點名,而是照著紫羅煙點名呢?那兇手犯案的動機是不是有了另一種可能?排除掉復仇……那麼只有滅口!

「寧公子……採花盜……不是……不是已經落網了么?」楊子煙猶豫了很久才疑惑的問道。迦南寺公審傳的沸沸揚揚只要有耳朵的人都該聽說。

「沒有!雲飛飛只是二十年前的採花賊,二十年後的採花賊還沒有落網。所以你們也不要太掉以輕心,最好日夜有人守著。」

發生了這樣的變故,四女也失去了繼續踏青的興緻。匆匆的分別了之後,寧月與千暮雪也回到了余浪的別院。自從千暮雪入住,余浪身為主人就沒敢再回來過。但今天,余浪竟然早早的在別院里等著。

千暮雪默默的看了余浪一樣便回到了房間,可他卻是被千暮雪的這一眼看的背一陣發毛,一瞬間冷汗濕透了後背,余浪差點癱倒在地。

「人都走了,至於嚇成這樣么?人家只是看你一眼這麼慫以後怎麼帶我裝逼帶我飛?」寧月好笑的調侃道。

「至於嚇成這樣?人家是誰?月下劍仙千暮雪,天地十二絕!換了你被岳龍軒看一眼試試,保管你也嚇尿。話說……你和千暮雪到底什麼關係?」余浪彷彿死裡逃生一般拍著胸口驚魂未定的問道。

「我媳婦你信不?」

「別鬧!你不要命了?」余浪驚得跳起來一把捂住寧月的嘴巴,生怕被回到房間的千暮雪聽到,「天地十二絕已經做到天地合一,哪怕一個念頭他們都有感應。要是被千暮雪知道非把你一劍削了不可。」

「好吧,那你繼續猜!對了,你怎麼回來了?看你剛才怕成這樣,我以為她不走你就不敢回來的呢?」

「今天……在澄湖發生了一場驚天動地的大戰。江海幫十數艘戰船盡毀,數百名弟子屍沉湖底,江海幫的少幫主也在其中。我聽過你今天也去澄湖邊踏青,所以過來問問你……」

「是丁磊拜託你查的?」寧月斜著眼,嘴角掛起一抹諷刺的笑容。

「你也知道江海幫是蘇州四大門派之一,與盪劍山莊關係不錯。身為江南武林同道,他們吃了這麼大的虧江南武林怎麼也不可能不聞不問吧?更何況敢對江海幫下手,那麼對方一定也敢對其他門派出手。」

「看來江海幫沒和你說實話啊1寧月不以為然的坐下,輕輕的展開摺扇漫不經心的說道。

「怎麼了?」

「他一定沒告訴你,十幾艘戰船被人切成了無數塊巴掌這麼大的碎片。他也一定沒告訴你,十幾艘戰船是被人頃刻間摧毀,數百幫眾甚至沒有感受到痛苦就已被殺盡1

「頃刻間?巴掌這麼大?」余浪長大的嘴巴眼神漸漸的渙散,「天下間誰能頃刻間摧毀十幾艘戰船?如果有,這樣的實力也至少得是……天地十二絕?」余浪僵硬的轉過臉,看著千暮雪房間的方向深深的咽了一口口水。

「我與千暮雪泛舟澄湖,千暮雪觸動陷入頓悟,正值江海幫少幫主丁景榮路過,邀千暮雪上船游湖。至於後來的……你懂的1寧月對著余浪眨了眨眼睛,余浪的身體頓時抖得跟觸電一般,過了好久才把寧月說的畫面腦補完。

一臉崇拜的豎起大拇指發出一聲由心的敬佩,「有種1

的確很有種,敢邀千暮雪上船游湖的他是獨一份。而敢打斷天地十二絕頓悟武學的,已經不是有種這兩個字可以衡量。所以,余浪除了說一句有種之外什麼都沒說的走了。這樣作死的行徑,死了都是白死。

寧月靜靜的躺在床上,腦海中不斷的回放著採花盜,天音雅舍,凈月庵,還有琴音雅詩這些辭彙。冥冥中他總感覺他們之間應該有一種莫名的聯繫。

晚風微涼,吹動了寧月的床紗。原本禁閉的窗戶突然間的打開。屋子裡,一聲白衣的千暮雪無聲無息的站在床前。

突然間一個白衣女子出現在床邊,外面還吹著涼颼颼的風。寧月第一反應是女鬼,所以他張大了嘴巴想要大聲尖叫。

可惜,就連『鬼呀』這兩個字他都沒辦法喊出。周圍的空氣彷彿已經凝結,喉嚨口就像被人塞了一塊石頭一般怎麼也發不出一點聲音。

等到寧月真正冷靜的時候,才發現站在床前的不是鬼,而是仙!

周圍的壓制瞬間消散,寧月這才冷汗直冒的大聲喘著氣,「下次進來,能不能先敲門?還有,半夜三更的跑到我房間里……鄭重聲明,性命是小,失節事大1

「是么?」千暮雪眼神一凝輕聲問道。

「不……不是……開玩笑,開玩笑的,如果你執意要怎麼樣……我也只好從了……」寧月打了一個冷顫,乾笑的看著千暮雪冰冷的眼神。

「我要走了!走之前覺得應該和你說一聲,所以我來了1

「哦,半夜就走?」

「對我來說,白天黑夜都一樣。還有,謝謝你1

「呃?謝我什麼?」寧月摸著腦門莫名其妙的問道。

「無塵劍氣的確比無垢劍氣更高一籌,這次回去我會閉關一年左右。所以,謝謝你……」

「你也救了我一命,所以不用謝我,這是我們的交易。很公平不是么?」寧月這一次說這話的時候已經能坦然的接受了兩人的關係,也不再有之前的怨氣。

他和千暮雪一開始就不對等,你還指望付出了會有相同的回報?不過此刻的寧月心中有了一些別樣的想法,千山暮雪驚才絕艷,貌似寧月也不錯啊!

「等到我能坦然的站在你面前,我定會讓你心甘情願的與我成親。憑我浸淫十年的泡妞神技,小小千暮雪還不手到擒來?」望著早已消失的無影無蹤的身影,寧月YY的自言自語。

樹枝上的麻雀在窗外嘰嘰喳喳叫個不停,寧月打著噴嚏的翻身而起。看著依舊敞開的窗戶寧月這才想起昨夜忘了關窗。洗漱完就穿戴好飛魚服打算去天幕府將昨晚的發現在整理一下。

推開門卻被眼前的一幕嚇得倒退了好幾步。江海幫幫主丁磊背著一根柴火,穿著單衣就這麼跪在門口。寧月擦了好幾次眼睛才確定自己眼前看到的不是幻覺。

「哎呀丁幫主,你這是幹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