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九十一章 君子如玉,為何是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一章 君子如玉,為何是你?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炙熱的指力彷彿劃破了時間,當黑衣人剛剛落地的瞬間,指力已經襲到了背後。pbtxt寧月出手的時機恰到好處,而且也是在場所有的人中出手最快的一個。

無量劫指不只是發動快速,威力也是寧月所有功法中排在第二位。以點破面,而且是以一個先天高手全部內力匯聚而成的一擊。寧月自信,就算江別雲這種級別的高手,受到這樣的攻擊也夠嗆。

「嗤」一陣激蕩的水汽升騰,寧月的純陽指力與對方水屬性功法的碰撞產生了濃密的水霧將黑衣人的身形籠罩其中。

寧月飄然落下,但整個人都不淡定了。自己全力的一擊竟然毫無成效,甚至可以說唯一的成效只是產生了周圍一圈越來越稀薄的霧氣。

高手,這是一個高手中的高手,但此刻,這個超級高手被蘇州武林包圍在中間,靈壓翻湧,大浪滔滔的向黑衣人壓去。

四大門派的掌門在場,江南四公子也在場,風蕭雨這個超級高手也在常但是……被江南武林給予厚望的江別雲卻不在常

「你就是採花盜?」靜夜師太冷著臉冰寒的問道。

「不錯1對方承認的很乾脆也很果決。

「蘇州九個女子都是你姦殺的?為何要在蘇州府欠下累累血債?」余浪捂著胸口氣急的問道,方才他和黑衣人對了一招,一瞬間就被擊傷。

「哈哈哈……血債?他們能被本座臨幸那是她們的榮幸。以本座的武功,天底下哪個女人碰不得?別說幾個普通的商賈之女,就是皇親國戚,名門正派本座也可染指。

算了,與你們這群假仁假義惺惺作態的說什麼,你們嘴裡喊著採花大盜人人得而誅之,暗地裡卻恨不得以身代之。和你們這群帶著假仁假義面具的比起來,本座光明磊落的多。」

黑衣人哪怕陷入了重重包圍依舊面無懼色,聽著黑衣人的話周圍的一眾成名高手哪個受得了?一聲暴喝,四面八方的攻擊鋪天蓋地的打去。而寧月卻是悄悄的退到了一邊,方才的一招無量劫指已經耗盡了內力,唯一能做的就是一邊掠陣。

黑衣人的武功端是高明的不像話,整個蘇州成名高手加上四大門派掌門圍攻,他竟然招架的遊刃有餘。強悍的護體罡氣更是免疫了大部分的攻擊,直到風蕭雨加入了交戰,情勢才有了極大的轉變。pbtxT

四大掌門每一個都是踏入先天至少十年的高手,在江南道也能數進前五十,但四個打一個還被壓制的差點沒有還手之力,這話估計連他們自己也沒臉說出去。但事實上,他們卻已經出了全力。

要不是這邊還有一個能和他硬剛的風蕭雨,就算他們布下天羅地網攔下了採花賊也無能為力。武功高到這種地步的還需要做採花賊?要女人一句話不知道多少人排著隊送。而且,武功這麼高的整個九州都不多……

「等等……江大俠呢?為什麼還沒來?」

突然有人發現了這個寧月一開始就注意的問題。在迫切需要高手攔下採花盜的時候,被給予期望的江別雲江大俠竟然沒來?

「轟」

風蕭雨與黑衣人的激戰陷入了白熱化,他們也幾乎拿出了全部的實力。至少,這樣激烈的碰撞下,江南四公子包括四大門派掌門都已經無法介入。

十二絕高手的對決,他們連看的資格都沒有。而江湖頂尖高手的對決,他們連介入的資格也沒有。現實永遠那麼的殘酷,原本以為自己差不多了,但實際上卻還是差了很多。

乾瞪眼的武林高手們幾次想要出手,但交戰兩人的變換太快,出手很有可能幫了採花賊。就算開啟了先天精神感應,交戰的中心依舊是混亂的靈壓交纏。

突然,一股交織的靈壓暴烈席捲四周吹得一眾武林高手不由的倒退了幾步。原本與黑衣人勢均力敵的風蕭雨突然間暴退,一臉震驚的看著黑衣人。

如玉的光芒浮現在黑衣人的周身,將黑衣人染成成了如玉雕一般的顏色。周圍的武林中人獃滯了,風蕭雨也露出的不信的眼神。

「明玉神功?玉屬性功法?」沈青不可置信的看著發光黑衣人,眼神中驚訝彷彿看到了天塌地陷。

玉屬性乃土水火三種屬性相容結合才顯現的屬性。修鍊明玉神功本身的限制也極其可怕,不僅需要身具土水火三種屬性,而且還要對內力有著極其細膩的掌控力,需花至少數十年時間細細打磨才能修鍊成功的玄級武學。

明玉神功,乃程女俠家傳武功,與江別雲成親之後傳與江別雲,那麼黑衣人的身份就呼之欲出了。但怎麼可能?如何理解?能修鍊成明玉神功的江別雲……竟然是採花盜?

「轟」一道拳罡激射而來,風蕭雨臉色大變運起十二層功力一掌向迎去,在掌力與拳罡相撞的瞬間破碎。拳罡依舊趨勢不改,眨眼間來到風蕭雨等人的面門。

玉屬性的功法有著破魔屬性,比火更烈,比土更厚,比水更柔。融合了三種屬性之後,威力提高了三倍不止。在風蕭雨的攻擊破碎之後,四大掌門瞬間出手內力合一又是一掌向拳罡迎去。

「轟」氣浪翻卷,在場的武林高手全部倒飛而去。明玉神功果然不同凡響,竟然一招將在場的武林高手廢了一半。

「既然你們猜到了,我也沒必要遮遮掩掩。」黑衣人緩緩的撕下面罩,在場的武林人士個個瞪大了眼睛發出一聲驚呼。

哪怕在他露出明玉神功的時候已經知道,哪怕他們之前就有了猜測。但在江別雲撕下面罩的時候,依舊難以平復心底的震驚和不信。

「你是江別雲啊,你是江南大俠啊!你怎麼可以,怎麼可以是採花大盜?」千葉門主也許是江別雲的狂熱粉絲,那聲質問肝腸寸斷,聽得人潸然淚下。

「是啊,我是江別雲,我怎麼可以是採花大盜?我修持了三十年,三十年來乾的每一件事都出自俠義。我以為我是完美的大俠,我以為我會一直到死都是完美的大俠。但是……我偏偏做了,我偏偏是採花大盜。你們覺得不可置信,連我也覺得不可置信啊1

江別雲的臉色很平靜,沒有撕心裂肺,沒有恍若瘋魔。但他越是這樣,就也讓人心痛。人們寧願見到一個瘋掉的江南大俠,因為瘋掉了,就能接受他為什麼會是採花大盜。

但是,江別雲在笑,笑得很得意。

「為什麼是你?為什麼會是你?」鶴知章艱難的站起身,手中的盪魔劍發出嗡嗡的悲鳴,似乎感受到了主人心底的悲嗆而發出的痛哭。

「十八歲,你踏出江湖。君子如玉,豪氣雲天。二十歲,你踏破先天成為江南年輕一代第一人。但你從沒因為得到的名聲而自滿,虛懷若谷,依舊當曾經的故友是知交。

君子如玉,嫉惡如仇,待友如己,痴情如金……哈哈哈……笑話,全是笑話。我們尊重了你三十年,我們敬重了你三十年……你……你為何要到現在晚節不保?」

「晚節不保?不不不……只要在場的人都死了,我依舊是江南大俠?我依舊是人人敬重的江別雲1

江別雲身上的光芒越來越盛,明玉神功,心誠無邪。能修成明玉神功的根本就不該是假仁假義的偽君子。否則,明玉神功的破魔屬性就該把修鍊者燒成飛灰。

所以,風蕭雨在明玉神功的光輝中發現了一抹的不同尋常。在江別雲念動殺意的時候,一道細不可見的黑色雜質出現在玉澤的光輝之中。

「我做了三十年的大俠,我得到了什麼?我一生嫉惡如仇,我得到什麼?我受萬人追捧,可是你們給過我什麼?

我的一言一行都要仔細思量,我的每一個決定都要衡量得失?我夠了,受夠了!當我嘗過第一個美麗處子的滋味之後我才明白為什麼會有那麼多窮凶極惡之徒。

原來做壞人是如此的爽快,原來做惡事能得到如此的滿足。哈哈哈……大俠?一個大俠一生能殺多少個惡人?人性本惡,我只是順應天道而已死吧」

江別雲猙獰狂笑,手中的光芒如火焰般噴涌,一身氣勢驚天動地。玉屬性的壓制將在場的所有人氣機鎖定禁錮於當場,在場數十蘇州武林高手,竟然沒有一人能在江別雲的面前有反抗之力。

「」一聲脆響突然響起,如玉的光芒之中,一道黑氣如煙霧般蔓延。

「這……這是什麼?」江別雲臉色大變,他突然之間感覺體內的內力瘋狂的涌動幾乎已經不再受他控制。內力飛速不僅撕裂者他的奇經八脈,更是將玉屬性的內力再次還原分解。

「玉屬性,有破魔之力。心術正,則越強,無堅不催。心術不正,則盪魔破己。江大俠,我姑且再叫你一聲大俠。回頭吧,否則就算我們站著不動,明玉神功也能令你爆體而亡1

「回頭?我還能回頭?哈哈哈……既然如此,那麼也要殺盡你們留得身後之名1江別雲的眼睛瞬間變得血紅,銀色的光芒自眼眸中激射而出。

「淫賊受死」突然間,一道身影化成閃電般向江別雲衝去。一劍寒芒,彷彿冰月雕刻。月色僧帽被疾風吹落,青絲披散飛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