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九十二章 俠女出金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二章 俠女出金陵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世上有一種女人生氣的時候會很美!靜夜師太就是這一種女人。pbTxt而且靜夜師太原本就是美得令人窒息的那一種,在她狠絕的向江別雲刺出這一劍的時候。寧月恍惚中看到了千暮雪的影子。

「嗤」江別雲周身的護體罡氣竟然無法抵擋靜夜師太的劍鋒,一劍破之輕而易舉的透體而入。

「呃」江別雲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盯著靜夜。突然之間,江別雲的眼神黯淡,也慢慢的溫柔了下來。一劍穿胸,血涌如注。眨眼間,飛濺的鮮血紅了靜夜師太的手。

「為什麼?為什麼是你?為什麼?為什麼你要這麼做?告訴我1靜夜師太撕心裂肺的咆哮,她是江別雲的摯友,近二十年的摯友。他們相識的時候,靜夜還不是師太。

「三十年了,你做了三十年的大俠,為什麼要這麼做?你好不容易走到今天,你好不容易被人人敬重,為了一時衝動?為了一時之快?你就把苦心經營三十年的晚節丟棄?你對得起誰?」

「我一生都在負人……與被人負之中度過……但這一次……我……」

江別雲死了,側著臉耷拉在靜夜師太的肩膀。嘴角延下的血漬沾濕了靜夜師太的衣袖。一代大俠,到了晚年身敗名裂,在唾棄與罵名中離世……

靜夜師太緊緊的摟著江別雲漸漸冰冷的屍體,劍花飛舞,無數青絲如被清風吹散的蒲公英一般飛舞飄散。

月白色的僧袍在飛舞的青絲面前如此的蒼白無力。靜夜師太曾發過願,她雖入空門,但雜念未清。易怒為噌,重情為痴,嫉惡為怨,在不能做到真正四大皆空之前,這青絲不斷。

那一頭如瀑的青絲很美,而此刻的靜夜師太更美。因為她的臉是冷的,她的心也是冷的。遁入空門十八年,今日才斷塵緣絲。

採花盜的謎底終於揭開了,但江南武林同道們真心希望這個謎底永遠不要解開。董家小姐沒死,但也只剩下了半條命。而陪著董小姐的音緣小姐,卻是被江別雲一掌震傷了心脈。

合著江南武林的心力,再加上風蕭雨的出手,董小姐終於救了回來,可惜卻失去了記憶。而音緣小姐在救醒之後卻沉默不語,唯一說的就是江別雲大俠不是採花大盜。

不只是她不信,整個江南武林都不信。pbtxt與其相信江別雲大俠是採花盜,他們更相信魔教弟子會救死扶傷,當朝天子會扶持勢力造自己的反。

但是,這個傳言不僅僅是傳言。蘇州四大門派的掌門在場,江別雲大俠親口承認。當時江南四公子在場,天幕府在場,五百武林好手都親眼所見親耳所聞。

最重要的是,靜夜師太為了江大俠斬盡青絲,了斷紅塵!如果事實不是這樣,她又怎麼會這麼做?武林沉默了,沉默之後卻是無窮怒火的爆發。

一個純粹的,無私的大俠竟然成了採花盜?你讓那些走江湖的人如何再相信這個世界?江大俠是採花盜,那會不會紫玉真人養了私生子?會不會普陀寺藏污納垢?

對江別雲的敬重有多深,對他的恨有多深。無數人湧來蘇州,無數人來到義莊對著江別雲的靈堂吐口水。沒有人想著毀屍滅跡,也沒有人要將他挫骨揚灰。因為他……不……配!

「你真的不記得了?」寧月輕輕地給董小姐倒了一杯茶,茶水的霧氣撲騰在董小姐甜美的臉上看起來如此的天真無邪。

「不記得了,在我的眼裡,什麼都是新鮮的。所以,每一天我都過得那麼新奇。對了,你說你是天幕府的捕快。天幕府和府衙有什麼不同?」

「你就不想知道你的過去?」

「那麼你告訴我,我爹娘是不是我爹娘?」

「是1

「那我朋友是不是我以前朋友?」

「也是1

「那我是不是我?」

「你當然是你,只不過失憶了而已。」

「那我為什麼要知道以前的事?我的親人沒變,朋友沒變,我也沒變那麼現在的我不就是以前的我?」董小姐很開朗,也很有特色。至少這樣的邏輯思維與一般的女孩子有極大的不同。

「那麼……」寧月緩緩的從懷裡掏出一面錦盒,一臉嚴肅的打開。紫色的粉末,反射著絢麗的光輝。

「這是什麼?」董小姐好奇的問道。

「這叫紫羅煙,看到這個,你有什麼感覺?」寧月微笑的問道。

「除了好奇這是什麼東西之外……沒什麼感覺。這是一種新的胭脂水粉么?」

寧月慶幸的收起紫羅煙,「這是一種慢性的毒藥,如果你對它沒有了感覺,那就永遠也不要再碰它了。打攪董小姐了,如果董小姐忘記了以前的朋友,你可以嘗試的認識一些新的朋友。賈府的賈曉曉小姐不錯,你們應該能聊得來。告辭1

寧月輕輕的舒了一口氣,看起來董小姐真的已經忘記了過去。而且連毒癮也忘乾淨了。早知道失憶能戒毒的話,前世的戒毒所就不會這麼的辛苦了。

剛剛回到天幕府,卻被於百里叫道了辦公堂。

「這是金陵天幕府那邊傳來的消息,程女俠於今日一早離開金陵向蘇州趕來。」

「程女俠?她來做什麼?替江別雲報仇?」寧月眉頭一皺遲疑的問道。

「不知道,但從沿路得來的消息……程女俠恐怕是沒想再活著回去埃」

寧月一聽頓時心底一顫,沒打算活著回去?這是要拚命埃要知道,女人發起狠來比起男人更可怕。尤其是程女俠還是個性情剛烈的女漢子。當年一人對戰上百暴徒打到腸子流出來都沒皺一下眉頭。這樣的女人,寧月想想都心底發寒。

「程女俠踏出金陵沒多久,便遇到中山四老的攔路。中山四老對著程女俠破口大罵,當然罵的是江別雲。哪怕四老罵得再難聽,程女俠一直笑臉以待。等四老罵完之後,程女俠拿出匕首就在胸口插了一刀。」

「啊?為什麼?以死謝罪?」

於百里搖了搖頭,「夫妻一體,夫君之過既是妻之罪。妾身有非去蘇州府的理由,如不然,就該在四老面前以死謝罪。今日以我之血,洗夫君之惡,待我去蘇州見過夫君屍骨,我定給天下一個交代1

「好剛烈的女子1寧月不由的嘆道。

「金陵到蘇州不過一日的路程,可到了現在,程女俠才走了四十里路,身上已插了十二把匕首血流不止。到後來,原本打算跳出來罵一句的武林名宿竟然個個不再吱聲。生怕程女俠再要以血洗罪惡。

金陵絕頂的沈府連忙派出二十四夜前來護送程女俠入蘇州。江南八大門派全部出動沿路打點,如今從金陵到蘇州的直道已被打通,估摸著明天清晨,程女俠會到蘇州城門1

「那我們怎麼辦?」

「嚴陣以待!誰知道程女俠來了會鬧出什麼蛾子,所有捕快取消休沐全部回來職守。就算最後打起來也必須控制衝突防止波及到蘇州百姓。」

「是,屬下明白1

清晨的薄霧已悄然散去,遠處田野的鏡頭,好似冒起了一個鮮紅蛋黃的輪廓。蘇州城的南門內已經被各色各異的武林人士佔領。或是站在城樓上,或是站在屋頂瓦碩之間。劍客,刀客,門派弟子,應有盡有。

「開城門了1不知是誰說了一聲,準點的鐘聲響起。一排手持長林槍的城門守衛跑出營房慢慢的打開沉重的城門。

城門漸漸的倒下,形成了護城河上的橋樑。城門大開,圍攏在城門口的武林人士卻並沒有出城。只是分開了一個通道讓普通的百姓進出。

「來了」又一聲叫喚,所有人的目光齊齊的向城門外望去。

一個長長的隊伍,為首的是一個衣裳襤僂的女人。髮絲斑白,原本紅潤的臉上已是如雪一般的蒼蒼。身上的衣裳原本應該是江南知名的蘇,但此刻這件衣服就是給叫花子也未必願意要。

隨著女人的走進,城門內的武林人士齊齊的倒吸了一口涼氣。嬌弱的前胸,滿滿的刺著十六把匕首。血液已經乾枯將身上的衣衫凝結成堅硬的鎧甲。

女人走的每一步都如此的艱難,但是她卻如此的倔強,身後的少女向上前攙扶卻被女人一把甩開。城門口的數十丈距離,女人竟然花了整整一刻鐘才走進城門。

「程女俠,江大俠在蘇州城西的義莊,我替您引路……」一個少年英傑湊到程女俠身邊輕聲的說道。

「沒時間了……先去……天幕府1女人很累,一句很普通的話,她竟然喘了三次氣才說完。少年點頭,轉過身向著天幕府引去。

還沒走過幾步,女人撲通一聲跪倒在地。她失血過多,如今虛弱的她甚至比剛出生的嬰兒還要無力。

「程女俠」周圍驚呼飛奔的上前想要將她扶起,但倔強的女人硬是甩開了所有的手,眼神堅定的看著前方,幾乎用爬的辦法向天幕府挪去。

寧月今天總感覺心神不寧,也許是昨夜沒有睡好的原因。但沒理由從今早醒來這眼皮就跳個不停啊?寧月剛剛端起碗,準備吃午飯,突然間一個木牌捕快風風火火的衝進膳堂。

「俯捕,俯捕大人……出大事了,武林人士包圍了我們天幕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