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九十七章 奇怪的系統升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九十七章 奇怪的系統升級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靜夜師太就這麼安詳的盤膝圓寂。寧月不懂,為什麼明明剛剛還生死搏殺,下一刻就已經生死看淡。也許這就是江湖武林的恩怨情仇,成王敗寇簡單如是。

「音緣小姐,你將來有什麼打算?」寧月滿眼愧疚的看著音緣,剛才就是他將所有的罪孽指向了音緣,也是將她從女神變成了女魔頭。但最後,採花大盜卻是靜夜師太。音緣,也許只是一個漠然的旁觀者。

「天大地大……恐怕沒有我的容身之處了……」音緣哀怨的說到。

「這點侄女就不要擔心,你是江大俠之後我們就算拼了性命也會保你周全。如果侄女不嫌棄,你可在我盪劍山莊住下……」

「金陵絕頂的沈府也向音緣小姐敞開大門,只要音緣小姐點頭,金陵沈府必抬大轎來請。」

頓時,原本低賤的青樓女子成了炙手可熱的香餑餑。就江南大俠之後這個名頭也足以讓她行走江湖半身都沒人敢對她不敬。

「寧公子……你呢?」音緣看著寧月吧眨著大眼睛。

「抱歉,方才我冤枉你了……」話還沒說完,音緣一把撲進寧月的懷中將他緊緊的抱祝

「別推開我……讓我呆一會兒……」音緣的聲音很低沉,彷彿一個撒嬌的小女人,就像春天的貓叫那麼的慵懶。

「你不用道歉的,寧公子……你也沒有冤枉我……我就是一個惡毒的女人……我也不該讓爹娘為了我……為了我……

寧月……你知道么……從小我就有一個願望……我希望能真正的和爹……和娘……在一起生活……一家三口……開開心心的……原本……還想帶著你……可是……我不能……不能那麼的自私……等你……等……」

寧月的臉色越來越陰沉,到了最後,他的臉色已經黑如鍋底。身上的女人柔若無骨,迷人的芳香不斷的鑽入寧月的鼻孔。但架在手腕上的重量,卻如此的沉重。

盪劍山莊會為她敞開大門,金陵絕頂會為用大轎抬她,但她真的沒有容身之處。十二樓不會允許她活下去,就連她自己也不允許自己活下去。哪怕大家都故作不知,她也沒有活下去的勇氣。

也許在她的世界里,幸福就是可以坦然的和靜夜師太,和江別雲大俠在一起。pbtxt不過寧月很慶幸,在想帶著他的時候音緣懸崖勒馬,否則寧月還真不知道會不會被音緣帶走。

「叮是否完成隱藏任務?」

「是1

寧月輕輕地將音緣小姐放下,她離去的很安靜,臉上也沒有痛苦的表情。微微勾起的嘴角綻放著一個淺淺的笑,就像剛剛盛開的薔薇。

當天夜裡,蘇州的西邊映出了一片通紅的雲彩,傳聞那一天夜裡天降神火燒了了整整一夜,整個天目山被燒成了煤山。

寧月早就知道,隱藏任務的獎勵很給力。但寧月沒想過竟然這麼的給力。原本,寧月贊他個一個月也未必能賺到升一級的經驗。但一個隱藏任務讓寧月直接升了十級。

從二十一級到三十級,這是踏上高速公路的體驗。而且升級人物對寧月沒有絲毫的心理負擔。因為資質的提高沒有隱患,這不像是提升武功修為缺少了自己的感悟那樣。

而人物經驗的提高也直接帶動了他功法的修鍊速度。每天晚上,他都能體驗到先天長春神功提升的快感。隨著先天長春神功的提升,寧月所會的天涯月,琴心劍魄,都得到了飛躍一般的加強。

琴心劍魄可以瞬發了,這對於寧月來說是好得不能再好的消息。琴心劍魄的威力可以說他所學的武功中最強的一個。一道劍氣激射出去,寧月估計就連風蕭雨也不敢硬接。

可以想象,強敵來犯,黑雲壓城。寧月獨坐亭台悠然的彈琴。敵人大怒,群起而毆之。琴音蕩漾,揮手間來犯之敵飛灰湮滅。這不是裝逼,這是藝術!

但是,這個畫面寧月卻只能腦補一下。因為寧月的琴心劍魄屬於那種帥不過三秒的類型,一招之下天誅地滅,第二招就直接束手待斃。

瞬發琴心劍魄是很牛逼,但是,他的內力卻依舊只能發射一擊。就好像給劍氣充能一樣,琴心劍魄就從來沒有充滿過。

倒是無量劫指可以連著發了,這是好消息。不過連發的次數也不多,以寧月現在的功力,只能連發三下。所以寧月給自己的三板斧起了一個好聽的名字平天三指。

「叮發現新版面,請問是否開啟?」在寧月人物升到三十級的時候,系統就提示了一次升級。寧月花費了五萬銀兩才確定了系統的升級。

一連好幾天,失去了系統的寧月恍然若失,心裡總有一種不踏實的感覺。系統就像是另一種的毒品,不斷的給寧月帶來依賴。這幾天,寧月也時不時的冒出一個想法,如果有朝一日,自己沒有了系統會不會變得就此平庸?

系統升級完成,寧月閉目沉入系統。這次升級的改變很大,原本的生活技能欄里竟然被清空了。寧月頓時一驚,仔細回想,發現藥師技能和琴師技能並沒有消失,至少自己知道怎麼彈琴,而自己鼻子對藥物的敏銳度也沒有降低。

也許生活技能只是被隱藏了,寧月用這個來安慰自己,但系統的改變卻讓寧月心中隱隱不安。事實證明,系統給你的東西也有可能收回。而你卻不知道它會收回什麼,什麼時候收回。就像這些生活技能,有很多寧月很眼饞,而有更多都還沒激活過,現在說沒有就沒有了。

事已至此,木已成舟。寧月除了接受也無法命令系統再變回來。帶著不安的心思,寧月順著往下翻,武學這一欄也發生了改變。原本熟練度沒有了,取而代之是領悟度。下面的介紹也比較完整,先天之上,熟練的作用已經不大領悟佔了最主要的。

但寧月為之糾結的卻是功法的等級依舊在,那麼失去了熟練度,怎麼提升功法等級?寧月還惦記著將先天長春神功修鍊到滿級,到時候再狠扇岳龍軒,可現在……

寧月不甘心,迫不及待的運轉先天長春神功。好在最近剛升完人物等級,功法等級還遠遠沒有跟上步伐,如果依舊能升級,那麼進步會很明顯。

內力飛速的在體內形成大周天,大周天運轉一個周天要比小周天花時長的多,一般人一天只能運轉一到兩個周天。就算天才,一口氣九個周天已是非常勉強。

寧月在運轉完一個大周天依舊感覺意猶未盡,一口氣不帶停歇的運轉。這種感覺和系統前的一模一樣,在運功的時候,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突破潛能。一連運轉了十五個大周天,寧月才有了後繼乏力的感覺。

「內力增加了一些,修鍊速度也沒有減緩……難道,被改變的不是替換?而是將以前的屬性隱藏化?」寧月想到了生活技能,雖然別的生活技能還有沒有寧月不敢保證,但自己點亮的三個生活技能似乎並沒有消失。

懷著忐忑的心情,寧月點開了最後新冒出的一個抽屜,而正是因為這個選項,才使得原本生活技能的消失。點開之後,寧月傻眼了。裡面竟然是空空如也,什麼都沒有?只有欄目介紹里有一行模糊的解釋。

「氣運加持欄,身為一個立志成為傳說的人,怎麼可以沒有幾個信賴的夥伴。將氣運賜予值得託付的人,讓夥伴們與你並肩作戰1

氣運加持?這有什麼用?而且是賜予別人的?寧月不是小氣,如果是值得託付的朋友,寧月願意與他分享自己的珍惜。但前提是……氣運分了是不是自己就走了霉運?怎麼分?需要滿足什麼條件?這些東西系統都沒喲半點解釋。

其他模塊,寧月能從前世遊戲里找到相似,他也能明白是什麼,但分享氣運卻是從未有過。寧月不明白氣運是什麼,更不明白如何分封。一連研究到半夜,實在漫無頭緒,寧月也呼呼的倒在床上。

幾天之後,來自金陵天幕府的獎勵下來了。這個獎勵也非常的豐盛幾乎不比系統送的獎勵差。升寧月為銀牌捕頭,調寧月入金陵總部。

升為銅牌捕頭到現在也才一個多月。可這麼短的時間從銅牌跳到銀白估計天幕府有史以來還沒出現過。但是,這麼迅速的提升卻沒有人能說半句閑話。

捕快升級只有兩個途徑,要麼武功達到要求,要麼功勛達到要求。而銀牌捕快的武功最低要求是半步先天。而寧月早已經是實實在在的先天境界了。

而功勛的話,那就更不在話下。兩次讓天幕府在江湖武林揚名,這是天幕府成立數百年來少有的。每一次的功勛都是一個木牌捕快就算熬一輩子也熬不到的數值。

唯有一點讓寧月有點不樂意,就是調往金陵總部。金陵為江南道的總部,只有到了那個位置才算是真的登頂江州眺望九州。但寧月卻很喜歡蘇州,而且他對於百里這樣的上司很滿意。

不過上面的調令並沒有給寧月選擇的權利。調令紙上只有一個選擇,七天之內到金陵天幕府報到。上面還蓋著江南道總捕金余同的私章,有此可見這個調令是總捕頭親自過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