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章 精神念力,無盡劍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章 精神念力,無盡劍裝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寧月花了一天時間搞定了自己的落腳之地,然後每天去天幕府點卯,剩餘的時間將落下的武學等級追上。每一天,寧月都在進步中度過,也每一天都能感受到一雙雙眼睛在背後窺視。

原本寧月應該早就開始去接取任務了,但這些天每次去接取任務得到的回答卻是地級任務已經被接取,天級任務需要至少三個銀牌捕快共同接齲而玄級以下的……寧月看不上眼。

隨著時間的推移,寧月心裡也升了一些不快。沒理由別人能接到任務自己接不到?而且每次去接取任務的時候,總感覺他們的眼神非常的詭異。彷彿在說:「看,那個傻子又來了……」

經驗已經告馨,先天長春神功已經到了二十八級。正如寧月猜想的那樣,雖然沒有了熟練度。但武學的等級卻在不斷的提高。

琴心劍魄也已經被他推到了二十五級,瞬發的劍氣也的確很可觀。但這個卻只能被當做殺手,發出一道劍氣之後,內力就會枯竭彷彿自己的內力永遠不夠用似的。

寧月也曾仔細的研究過琴心劍魄的分級,發現這套黃級未完成的武學真的很獨特。它是以凝練劍胎為完成度的,劍胎蘊養于丹田紫府通過內視,自己的劍胎才完成了一個劍尖,還有好長的一段劍刃等著寧月蘊養。

從目前的進度來看,要想隨心所欲的使用劍氣估計非得等劍胎凝聚完成。在此之前,琴心劍魄只能作為殺招。但這還不是最要命的,最要命的是劍胎完成後下一個階段是凝結劍魄。將人與劍合一,劍魄與魂魄融合。到了那個時侯,寧月都不敢確定自己還算不算是人了。

「看來必須去賺經驗了,直覺告訴我有一個圍繞自己的陰謀在醞釀1寧月一邊想著一邊收起地上散落的暗器。沒錯,這些天寧月正在練習暗器。

星羅棋盤寧月已經練到滿級,但這並不是這個功法的終點。星羅棋盤是純粹的運勁法門,先天境界和後天境界自然有著本質的區別。

而寧月要做的,就是將先天精神意念融入暗器之中。讓脫手的暗器能像高手手中的刀劍一樣展現出他應有的威力。

任務堂,每天都是人最多的地方。因為天幕府的捕快全都靠著任務堂撈外快。當然,人也不是機器不可能每天都會出任務。只不過金陵總部的捕快那麼多,使得有限的任務成了香餑餑。

「喲,寧小神捕又來了?」遠遠的響起了一聲起鬨聲。寧月的臉上掛著笑,順著目光向發聲的人望去。那人猛然之間渾身一顫,下一秒便臉色蒼白的萎靡了下來。

寧小神捕這個稱呼到了金陵總部不再是奉承,而是紅果果的嘲諷。何嘗見過一個神捕外號的人半個月來連一個任務也接不到?

但就算嘲諷,也要看人的!寧月堂堂先天境界銀牌捕頭,豈是一個連先天的邊都摸不到的銅牌捕快所能嘲笑的?所以,那人不知道哪來的優越感剎那間被寧月打擊的粉碎。

原本寧月抱著初來咋到以和為貴的念頭低調了半個月。但現在也算是明白了,總部的人對自己的敵意不會因為自己的低調而改變。這種敵意飽含著嫉妒和慫恿這是短時間內根本無法扭轉的。

寧月不需要向誰證明什麼,既然不能好好相處,那麼只要把你們打服就可以了。寧月經過這半個月的突飛猛進已經有了相當自信。只要不是和金余同起衝突,其餘的總部高手還沒有誰能入寧月的眼。

而那個被寧月一個眼神震暈的銅牌捕快掀開了寧月鋒利的爪牙。

「聽說你們很喜歡在背後議論我……我想聽聽,就直接說吧1寧月的笑容很燦爛,但看在他們的眼中很邪惡。

「大家不要怕他,這是是天幕府總部,他……他不敢對我們怎麼樣的……」一個年長的銅牌捕快突然大聲的喝道,也彷彿喚醒了沉浸在寧月氣場中的眾人。

「哎呀——這麼快就反應過來了?沒關係!如果這裡說話不方便,我們換個地方——」話音剛落,寧月眉心的精神念力猛的衝破識海向在場的人籠罩過去。

論功力,寧月的確不深厚。但精神力卻不同,它屬於腦域的神秘力量。在寧月真正踏破先天境界的時候,他的精神力就徹底的釋放。也許是穿越者的緣故,寧月的精神力要比一般人細膩的多。所以,他可以從容的控制精神力籠罩的範圍,將目標盡數的拖進意念識海之中。

在場所有人的視野變換了,一剎那,發現周圍的房間,世界都飛速的遠去,僅僅一息之間,除了地上的地板,周圍的一切變得一片混沌。

「這裡是……精神識海?」一名年長的銅牌捕快突然驚恐的尖叫,這獨屬於先天高手的技能。以先天精神識海比拼,誰掌控了世界,誰就主宰對方的生死。

「怎麼可能?到底是多強大的精神力才能將我們全部拖進來?」

「大家不要怕,我們人多,大家放出精神意念衝破他的精神識海——」

無數雜亂的精神念力在寧月的腦海激蕩,彷彿有無數的雜亂念頭要將寧月的意識沖潰。換了一般人,也許還真的吃不消。但生活在信息爆炸時代的寧月想象力不要太豐富。

思想有多遠,我就能跑多遠!寧月冷笑一聲,意念一動,在識海的天空中,無數利劍憑空成型,密密麻麻無窮無荊

「無驚—劍裝1這一招是模仿千暮雪的通靈劍胎,無垢劍意的招式。密密麻麻無窮無盡的劍氣,就像萬劍歸宗席捲天地。唯一的區別在千暮雪的這一招是劍氣,而寧月的是具象的實體劍。

天空下刀子只是一句比喻,畢竟誰也沒有體會過天空下劍雨的可怕。而現在,在寧月腦海里蹦躂的銅牌捕快們算是體會到了。那種身臨其境,逼真的萬箭穿心迅速的擊潰他們的精神力,每一個被萬劍穿心的人都臉色慘白的萎靡倒地。臨死的感覺,不斷的在腦海中回蕩。

在場的人也許有對寧月沒有敵意的,也許很多只是因為盲從心理對寧月表示不爽的。但這些寧月都不在乎,全部統一的,清一色的收拾一遍。既然不能讓你們愛,那就乾脆讓你們怕吧。

死亡的恐懼定格在在場的所有人眼眸中,哪怕早知道這是精神攻擊也依舊無法將恐懼揮去。那種真實的萬劍穿心,冰冷的劍刃的觸感如此的真實,彷彿那一刻,他們真的已經死了。

頃刻間,在場三十幾個銅牌捕快全部癱倒在地。時不時的發出「劍!好多劍!死了……好疼……」這樣惶恐的叫聲。

而躲在任務堂後面的人,更是縮著脖子將腦袋深深的藏起,生怕寧月一言不合連他們也收拾了。

「一個堂堂先天境界,欺負一群後天的後輩?寧小神捕你可有出息啊啊?」戲謔的聲音響起,不知何時,任務堂里出現了七個身影。

澎湃的靈壓激蕩將任務堂的匾額吹得格嘰格嘰響。七個人,每一個都是先天境界,每一個都是銀牌捕快。在金陵總部,共有金牌捕快一個,銀牌捕快十二個,而面前的七個就是一半了。

「第一,他們沒有一個比我年紀小的,所以他們沒有一個是我後輩。第二,你們那隻眼睛看到我欺負他們了?」

「喝?難道這裡倒了一大片的人……是他們自己要在地上學狗爬么?哼!別以為換得了一點名聲就可以來總部耀武揚威。你寧月也不過是運氣好,撞倒了大案子而已1

「我終於明白你們對我的敵意哪來的了……嫉妒果然是原罪!不過,身為銀牌捕頭有資格指點銅牌捕快遇到先天高手該怎麼活下性命。可惜,對他們的考驗讓我很不滿意。這些人中,遇到先天境界的罪犯一個都活不了1

「哈哈哈……好1七人突然爆發出強烈的靈壓,精神識海猛的向寧月籠罩而來,「就讓我們也指導一下寧小神捕,遇到七個先天境界的罪犯該怎麼活下去1

「轟——」天地變色,血海翻騰。寧月只感覺自己置身在暴風雨下的孤島之上。激烈的狂風席捲,彷彿要將寧月撕碎。

七個身影不知何時將寧月圍在了中間,劇烈的狂風似乎對他們沒有絲毫的影響。七人看著在狂風中搖擺不定的寧月露出森然的冷笑。

「寧小神捕,不知道這個地方你還滿意么?這些狂風就是我們對你的靈力壓迫。現在的你。連站穩都做不到吧?」七人嘿嘿的靠近,一邊揉搓這粗糙的拳頭,可以想象,寧月不能想出脫困的辦法將會面臨什麼樣的摧殘。

「太低級了1寧月面色不改,哪怕對方只要揮動拳頭就能打在自己的臉上。

「什麼?」對方頓時一愣,七個先天高手合力將一個先天高手拉入精神識海,這原本就是數量上的碾壓。而七比一的壓倒性優勢根本不該有任何懸念。但是……一種名為不安的情緒瞬間在七人的心中流轉。

「你們精神意念的使用太低級了,果然只是一群腦子裡都是肌肉的蠢貨1寧月說完,身形在七人眼前消失不見。一瞬間,風停了,血海也徹底的平靜了下來。寧月的身影漂浮天空就像神抵一般。

輕輕的張開雙手,就像擁有了整個世界,低頭俯視著七張不可置信的臉,「無驚—劍裝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