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零一章 討伐任務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一章 討伐任務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漫天密密麻麻的劍憑空出現,彷彿蝗蟲一般在天空飛舞,無窮無盡,充滿著肅殺之氣。pbTxt

孤島上的七人驚呆了,難怪方才數十名銅牌捕快顫抖著喊好多劍,果然好賤!他們想不通天上密密麻麻的劍是哪來的?更想不明白,為什麼七個先天高手合力施展的精神意念為什麼會被喧賓奪主?

「這是這是通靈劍胎,無垢劍氣1其中一人突然尖叫的喊道。

要是換了以往,問天地十二絕的拿手招式是什麼樣的?大多數只能想象卻無法說出個所以然。因為天地十二絕的絕技不是那麼輕易見到的。

但在迦南寺一戰之後,整個江湖幾乎都知道千暮雪的無垢劍氣是什麼樣的。所以看到寧月這漫天的飛劍第一時間就想到了千暮雪的無垢劍氣。

「想多了」寧月雙手揮舞,輕輕地向下一壓!無盡飛劍突然像暴雨一般往七人衝殺而去。

「噹噹當」七人自然不會坐以待斃,連忙揮舞將射向自己的飛劍擊潰。然而飛劍像是無窮無盡的蝗蟲一劍襲來之後更是連綿不絕。

精神世界是在場八人的精神力共同構造,現在卻是被寧月掌控。精神不耗盡,劍裝不不枯竭。這是真正的以彼之矛,攻彼之盾。寧月幾乎風輕雲淡的揮手,只要想象力豐富對精神力運用精妙,無論下面七人如何應對都能將他們玩弄於鼓掌。

「怎麼辦?我的精神力所剩無幾了」

「這樣下去,非得被他萬劍穿心不可!必須奪回識海的控制權。」

而在外面人的世界里,他們眼前看到的還是在任務堂之內,只不過八個站立不動的人身上靈壓激蕩彷彿劇烈燃燒的火炬,壓制的一群銅牌捕快一退再退。

「想不到寧月竟然這麼強?一人獨戰七個銀牌捕頭竟然絲毫不落下風?難道寧月的實力可以比肩總捕頭?」

「不知道!說不準在精神識海里寧月已經被隊長們打得半死不活,也許為了多玩一會兒才沒讓他精神意念崩潰呢?」

「這話你卻只能安慰安慰自己!你看寧月的靈壓火炬,穩如泰山,紋絲不動。哪裡是受到打擊的樣子?反倒是七位大人的火炬……雖然熾烈但撲朔迷離……」

「轟」一劍穿胸,第一個一時力竭而動作慢了半拍,被天空墜落的飛劍穿胸而過。pbtxt一口鮮血噴洒,身形如被風颳起的樹葉一般倒飛而去。

「王凱」六人齊齊驚呼,但他們全都被密密麻麻的飛劍限制,根本抽不出手前去相助,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的身影摔出孤島墜落在血海之中。

「轟」王凱墜落血海,突然間發現血海似乎不會將自己吞沒,更沒有飛劍在血海上肆虐。

「哈哈哈……我明白了,寧月根本無法掌控我們的精神識海。他畢竟只有一個,而我們有七個,他只不過將我們的精神力轉移了。血海還在我們的掌控之中,大家快跳到血海中來……」

王凱的發現讓六人大喜過望,身法發動瞬間從孤島跳入血海之內。而事實也果然如王凱發現的那樣,七人在血海之內也沒有被吞沒,天空的飛劍也無法落到血海之中。

「哈哈哈……寧月,現在嘗嘗我們厲害吧,血海滔滔」

「一群白痴1寧月不屑的癟癟嘴,老子在天上你們水漫金山是什麼鬼?

而顯然,七人也很快發現了他們對懸浮在孤島上空的寧月真的沒辦法,雙方就這麼僵持了下來。

「寧月,你奈何不了我們,我們也奈何不了你,何不就此罷手?」一人仰著頭一副施捨的語氣說道。

「奈何不了你們?天真!有沒有體會過被鯊魚分食的感覺?」

「什麼?」七人臉色大變,猛的回頭向四周來回的掃視。

「血海鬼蛟1

突然之間,血海中的淘浪變的波光粼粼起來,似乎海面龜裂了起來。龜裂的海面突然間翻湧,無數血紅色的鯊魚呼嘯的躍出海面彷彿魚躍龍門一般。

鯊魚每條都只有胳膊長,但架不住密密麻麻的全是。在七人驚恐的眼神下,成千上萬的鯊魚如海嘯一般向七人涌去,瞬間七人被淹沒在無窮無盡的血海之中。

「噗」突然間,任務堂狂風大作,就像氣爆一般席捲四周。七個銀牌高手同時悶哼一聲倒退幾步。每一個的臉色都黑的彷彿鍋底。

如果生死搏殺,他們七個現在已經死了。七人黑著臉看著面帶微笑的寧月,心中哪怕怒火萬丈也不敢在說一句廢話。

被鯊魚撕咬分食的經歷還在腦海中回蕩,那一刻七人的心已經亂的就像風雨中的芭蕉。寧月只需在精神識海破滅的時候輕輕的一人一劍,七大銀牌捕快就會成為死人。

一人獨戰七人,還以壓倒性的優勢勝出。這在任何時候看來都那麼的不可思議。但偏偏,寧月卻做到了。當著這麼多銅牌捕快的面做到了。一瞬間,在銅牌捕快們的心底,寧月劃到了不可招惹的那一類之中。

「好熱鬧啊1一個聲音突然的響起,無聲無息不知道從何而來,也不知道身在何處。寧月的背後猛的發涼,一瞬間冷汗已經濕了寧月的背心。

一隻手突然間毫無察覺的搭上了自己的肩膀,「你剛來總部就能這麼快和同僚們大成一片,這很好1

周圍的銅牌捕快和七個銀白紛紛一頓,瞬間用幽怨的眼神掃著站在寧月身後的金余同,心底早已萬馬奔騰的呼嘯而過。

「你哪隻眼睛看到寧月和我們打成一片了?明明是他打了我們一大片好不好?」但這話也只能在心底吐槽,說出來就算不被總捕鄙視自己還覺得丟人呢。

「寧月,你來任務堂……這是要做任務?」

「是,總捕!屬下來總部報到已經半個月了,可惜遲遲沒有替總部出任務。所以……」

「這樣正好1寧月還沒說完,金余同就笑著打斷道,「我這裡正好有一個任務本來打算掛到任務堂,既然這樣就交給你吧1

接過任務,隨意的看了一眼,「討伐任務?蒙面鬼王?」

「不錯,蒙面鬼王!這是從五年前突然出現的暴徒,五年來流竄於江南道犯下十幾起滅門案,綁架,搶劫,殺人無惡不作。每次犯案,他都帶著一面鬼面面具。所以稱之為蒙面鬼王。我們也是花了五年時間才確定了他的身份,這次是討伐任務,不需要緝拿歸案就地斬殺1

「是1寧月眼中精芒閃爍,討伐任務他以前聽過,那是純粹的殺人任務。不需要講證據,不需要宣布罪名。唯一的需要就是將目標殺死。下毒也好,用暗器也好,就算是借刀殺人也可以。

討伐任務是唯一一種背離於捕快準則的任務種類,卻又是這個世界合理的產物。對於有些目標,不方便將罪名公布只好快刀斬亂麻。

原本還有些猶豫的寧月在見到系統提示的三萬獎勵之後瞬間果決的接受了,三萬經驗,可是隱藏任務的十分之一,這可不是蚊子腿而是大雞腿,至於蒙面鬼王……他是誰?宰了再說吧!

江州與京州交匯處,連綿高山起伏如盤龍吐息。在這個青山密林深處,總會有一些隱士高人身居於此。所以,就算在密林中迷失了路,突然發現一條青石台階也不要過於奇怪,也許此刻你只不過誤入了隱士們的隱居之地而已。

在這個世界,隱士和高人往往划著等號。所以那些醉心於江湖的少年俠客喜歡往流傳著神仙傳聞的深山老林里鑽。如果運氣好遇到了世外高人被看重,也許從此一飛衝天。但大部分時間卻是……直接成了野獸的口中食腹中餐。

五月天,酷熱難當。

尤其是青石山道之中,在被烈日烤得發燙的石頭縫中穿行更像是在被架在石鍋上碳烤一般。輕輕的拿起水壺,剛要往嘴裡送卻突然間的停下了動作。

「咦?竟然有家酒鋪?」寧月收起了水壺身形一晃的向酒鋪激射而去。

「熱死了,小二,上酒」寧月是先天高手,早已寒暑不侵。而且他也不是謝雲,但他現在就像是一個十足的酒鬼。

「客官」一聲甜美的聲音響起,寧月微微回眸瞬間猛的閉上眼睛。不是那聲音的主人太不能直視,實在是聲音的主人太過於艷麗動人。

寧月不是沒見過美女,恰恰相反他見過的女人每一個都是人間絕色。而聲音的主人,當論臉蛋卻也只是和賈曉曉不相上下。

但讓寧月閉眼的,實在是這女人的風騷入骨。她是那種完全了解男人的脾性,甚至把男人的辛勤研究到極致的女人。所以,她的衣著,她的裝飾,甚至是一顰一笑,都無不能勾起男人無盡的慾火。

所以寧月哪怕經受了前世海量的島國片訓練,哪怕今世經歷過千暮雪音緣等一眾美女的洗禮,也對端酒過來的女子直呼受不了。

輕縷薄紗,多一分保守,少一分過於露。火辣的身體若隱若現,微微神秘的微笑彷彿能勾走人的魂魄。

「客官你的酒……」

「不!你才是我的酒1寧月眼睛發直的盯著少女,閃電般的出手將少女向後一拉。少女似乎也沒有多餘的反抗,就這麼順勢的倒進了寧月的懷中,豐滿的臀部坐在寧月的腿上。

「討厭啦……客官……你怎麼可以這樣?」發嗲的聲音讓寧月渾身的雞皮疙瘩直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