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零二章 無量三劫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二章 無量三劫指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酒是好酒,倒在琥珀色的杯子里反射著綠色的光芒。pbtxt少女輕輕的端起酒杯,一手溫柔無骨的摟上寧月的脖子。眼波流轉的將酒杯伸到寧月的唇邊。

如此美人入懷酒香撲鼻,用謝雲的說法眼前就算穿腸毒藥也要一口吞下。所以,寧月很順從的喝下美人遞來的酒。喝完之後,手也開始在美人的後背遊走。

「啊」一聲尖叫,剛剛還面帶桃花如嬌如澀的美人突然尖叫的從寧月的懷中跳了起來。

「嘩啦啦」酒鋪後院,一下子用出了二十幾個青年。

「師妹,怎麼了?」

「是不是那個混蛋敢對你動手動腳?你放心,師哥砍斷他的手腳給你出氣……」

七嘴八舌的獻媚聲響起,少女垂淚欲滴的表情幾乎將他們的心弦都要扯斷。寧月依舊面帶微笑的看著一群虎視眈眈的熱血青年,誰沒有過一段熱血青春的往事?那些年我們一起追過的校花?可惜了……

「呃」寧月突然瞪大了眼睛,眼珠突出彷彿就要瞪出眼眶,額頭上青筋暴起如蚯蚓般顫抖。寧月掐著自己的喉嚨,喉嚨底發出痛苦的嘶嚎。

「酒里……有毒?為什麼……我和你無冤無仇……你為什麼……」

「蒙面鬼王,人人得而誅之1一聲霸氣的喝聲響起,人群之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個兩鬢斑白的魁梧大漢,頭髮梳的一絲不苟,身上的錦袍也是蘇州最頂尖的蘇工藝。最為奇特的是中年人手中那把武器。即似劍,也像刀,即有刀的霸氣,也有劍的輕靈。

「師傅你可要替人家做主礙…那個登徒子竟然輕薄人家……」又是一聲媚音入骨的呼喚,聽得寧月渾身雞皮直冒。而少女的一眾師兄更是不堪,一個個電流酥骨有幾個更是臉色一白,渾身打了個冷顫。

「燕兒放心,為師定會給你討回公道1中年男子憐惜的將少女摟入懷中,手掌輕撫著少女的香肩。那動作那柔情,如果說兩人沒一腿打死也不信。

「石鶴門弟子何在?」

「弟子在1

「殺了蒙面鬼王」

「是1

「等等」寧月突然停下了痛苦的嘶嚎,猛的翻身坐起,「如此美酒,我這輩子都沒有喝過。pbtxt反正要死了,就讓我一口氣喝個夠吧1

在石鶴門弟子驚詫的眼神中,寧月竟然真的抱起了那壺毒酒,當著眾人的面將毒酒盡數的灌入肚子。

「好舒服1寧月長長一嘆,手掌一晃,銀白色的腰牌已在掌中,「獨孤夜,你身為石鶴門門主,枉顧武林正道的身份,辜負上任石鶴門主對你的期許。竟然化身蒙面鬼王,肆虐江南道五年之久,手染累累血案罄竹難書。

今日我代表天幕府宣判,獨孤夜化身蒙面鬼王,五年間滅門十二家,搶劫鏢隊七次,綁架富商三人,共殺人一百二十二人。證據確鑿不需審判就地處決1

「天幕府?銀牌捕快?」獨孤夜臉色一黑,雖然收到消息說有仇家上門。所以他才事先布上埋伏先下手為強。但千算萬算,卻沒有算到上門的仇家竟然是天幕府。而且還是至少是半步先天境界的銀牌捕快。

「一派胡言!我們收到線報,蒙面鬼王將路過此地!想不到等來的卻是你,更想不到蒙面鬼王竟然是天幕府的人?你們還在猶豫什麼?還不動手?」

「顛倒黑白?沒關係1寧月冷笑的搖了搖頭,「你可以保持沉默,如果有什麼冤屈也可以去閻王殿申訴。不過現在……還是請你去死吧1

「噗」口中噴出如霧的毒酒,彷彿一枚枚暗器一般四射而出。反應及時的倒還好,反應不及的被打得皮開肉綻血流如注。

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酒水中有毒,而且是見血封喉的鶴頂紅。所以,那些被酒水擊傷的剛剛爬起臉色卻瞬間變得漆黑紛紛倒地身亡。

「獨孤夜,你果然狡猾,哪怕我服下了毒酒,你也只是躲在幕後不現身。直到我毒發,你才放下戒心出現在我面前。可惜……你的如意算盤怕是打錯了。

你看我年輕,所以就以為我的經驗不足。先用美人計給我灌下毒酒,然後讓門下弟子投石問路。到了勝券在握大局已定的時候,你才放心大膽的出現。可惜……有時候經驗會害死人的。」

「一派胡言,你們還在等什麼?」

死去的師兄弟屍體還在地上,這群原本對獨孤夜言聽計從的弟子們遲疑了。但往日的淫威還在,短暫猶豫了一瞬間,群弟子就揮起刀劍向寧月砍來。

對於這群後天境界的人來說,寧月現在都懶得搭理。腰間一探,一把透骨釘如雨點般灑出。星羅棋盤大成之後,寧月哪怕群發的透骨釘也幾乎是例無虛發。

慘叫聲響起,沖在最前面的十幾名弟子全都仰天倒地。寧月的透骨釘上雖然沒有摸上劇毒,但劇烈的麻藥還是很厲害的,凡是被打中要害的無一不是倒地不起。而這一幕看在石鶴門弟子的眼中更是個個亡魂大冒。

「廢物!一群廢物1獨孤夜暴怒的罵道,手輕輕的握上手中的刀柄,姑且稱之為刀吧。

寧月的暗器花樣很多,透骨釘只是對於集中的敵人有奇效,因為透骨釘小,而且速度也不快。如果提高警惕還是很容易被躲過。

突然間,寧月手中光芒一閃,五隻翩翩起舞的蝴蝶剎那間如流星般激射而出。蝴蝶鏢的詭異莫測在特殊的環境被展現的淋漓盡致。

在出手后的半息之內,寧月的背後寒毛向電擊般倒豎。在甩出蝴蝶鏢的一瞬間,背後的森然攻擊已經襲來。寧月身形閃爍,就像被他拋出的蝴蝶一般詭異的橫移,就像踏破了空間。刀氣幾乎貼著寧月的臉頰飛過……

「轟」身後的山峰上,三丈來高的巨石被刀氣削成兩半,一半如雪球一般滾落髮出震耳欲聾的轟鳴。寧月身形一閃眨眼間來到獨孤夜的身前,靈壓狂卷,氣機牢牢的將他鎖定。

兩個先天高手的靈壓激烈的碰撞,周圍武功低微的弟子更是被狂涌的靈壓壓制的亡命逃離。先天境界是武學的豐碑,不入先天皆螻蟻,兩個先天高手的對決,一眾後天弟子只能一邊觀看。

「轟隆隆」巨石滾落的聲音襲來,越來越近幾乎就在兩人的頭頂。但靈壓的比拼使得兩人都不敢輕舉妄動,一旦露出一絲一毫的破綻就會被對方一擊得手。

獨孤夜的修為比請報上顯示的高得多,至少寧月自信在先天初段這一層之中,自己絕對算得上高手。可他依舊沒把握穩贏獨孤夜。

「呼」落石的風勁吹動著寧月的頭髮,巨石已經逼近到兩人的頭頂。冷汗刷的一下從獨孤夜的額頭滴落,巨石砸落,能砸到寧月,也能砸到自己。

他還沒活夠,他搶了這麼多的財富,他還有這麼一個嬌滴滴不遜色冰清榜上任何一個美人的弟子。他當然捨不得死!所以,在感應到頭頂上死亡降臨的一瞬間。獨孤夜動了。

彷彿金蟬脫殼一般,獨孤夜的身形一分為二。一道向山外的小路飛馳而去,另一道向一邊緊張看著戰局的弟子群們衝去。

「轟」隨著巨石砸落的聲音響起,獨孤夜已然飛到了他最疼愛的女弟子身前。一把將她摟在懷中,「燕兒,跟為師走1

「走?你走不了了」

獨孤夜的背後寒毛猛然間倒豎,當他驚恐的回過身的時候,寧月的一指已然點來。

「一指斷生死1一道白熾的指力激射而去,這一招就是無量劫指,只不過寧月通過內力轉換使得無量劫指能連發三道。

「轟」

千鈞一髮之際,獨孤夜竟然將手中的兵刃狠狠的向寧月扔來。劍刃與無量劫指的指力在空中交接,發出巨大的聲浪。

兵刃呼嘯的倒飛而去,一頭撞入茫然的弟子群中。直接將幾個嚇傻的弟子攔腰斬斷。

「二指定江山」在一指沒有收到成效之時,體內的內力飛速的翻轉,無量劫指瞬間發動從左手的雙指之中激射而出。

「啊」

原本以為這一指定能了結了獨孤夜的罪惡,但想不到獨孤夜竟然是一個狠人。只見獨孤夜一掌向寧月的指力迎來,在與指力接觸的瞬間,獨孤夜引爆了藏於掌內的精純內力。

「轟」手掌被炸碎,整個左手齊腕化成漫天的血雨。壯士斷腕的倒是相當果決,用一隻手掌換一條命。在電石花火之間能有這樣的決斷也相當的難得。

可惜……

「三指平天下1寧月雙手合十,結虎印!一道炙熱的指力旋轉的向獨孤夜的心門激射而去。而此刻的獨孤夜已然到了強弓之末,內力枯竭,左手已廢。

突然之間,一聲驚呼在寧月的耳邊炸響。寧月的眼神一冷,比眼神更冷的是寧月此刻的心情。躲在獨孤夜懷中的少女被他推出迎向了寧月的指力。

幾乎在尖叫發出的一瞬間,指力已然貫穿了她的胸膛。任曾經對她甜言蜜語,任對她掏心掏肺,玩物終究只是一個玩物。

「跑?要讓你跑了……老子跟你姓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