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零五章 人劍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五章 人劍合一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哦1寧月斜著眼瞥著躺在地上裝死的高知憂。pbtxt這些天雖然跋山涉水,但活動量還沒有一個資深驢友一天的多。高知憂恐怕還不僅僅是一根筋的傻缺,他估計還是個資深宅男。

「寧兄」

「何事?」

「你在那挖什麼?莫非土裡有番薯?」

「你不是說你快不行了么?總不能讓你暴屍荒野。我打算把你埋了……」

「啊?」高知憂翻身坐起,「不必了寧兄,我休息了這會兒已經好多了。」

突然,高知憂伸長了脖子。鼻子猛的闊張,用力了所以的力氣貪婪的嗅著空氣中的味道。

「寧兄,你可曾聞到一陣迷人的芳香?就像是包子出籠掀開的一瞬間發出的香味?」

「那一定是你的幻覺!此處離開源府尚有三十里路。如果高兄能跟上我的步子的話,在宵禁之前還能進入開源府……哎高兄,你去哪?」

在寧月說話間,高知憂已經向路口的拐角處狂奔而去。烈日在照射下,一道銀白色的絲線沿著高知憂的下巴長長的垂下。

轉角處,高知憂看到了引著他口水直流的所在。一個簡易的棚子,上面的旗杆上掛著一面驛字的小旗。在離開源府三十里處的地方出現了一個小驛站。而驛站里的三四十人還正打算吃午飯。

這是多麼美好的畫面,美好的高知憂一個急剎車差點摔成了狗吃屎。

聽到動靜,數十雙眼睛紛紛向高知憂射來。每一雙的眼神中,都閃爍著淡淡的寒芒。高知憂瞬間亡魂大冒,因為眼前的這群人都穿著統一的黑色衣服,雖然面罩被落下但這身打扮還是讓高知憂感覺到眼熟。

「我只是路過的……」高知憂乾笑的說著,猶粵肆講健6對面的黑衣人們頓時迸射出驚喜的神光,丟下了手裡的包子紛紛拿起放在手邊的刀站了起來。

刀光冷冽,在刺眼的陽光下反射著耀眼藍色的光芒,那是一種能攝人心魄的光彩。讓高知憂在原本酷熱的天氣里體驗到了冬夜的酷寒。

「寧兄救我」

「當」在刀氣臨頭的瞬間,寧月的身影神秘的出現在了高知憂的身邊。pbtXt寧月不會用刀,他會的刀法也只有飛刀之法。但寧月會基本的拔刀術,一道刀光閃過,蓮柄刀已然出鞘。剎那間臨身的刀氣在寧月的一斬之下飛灰湮滅。

寧月低著頭,一縷髮絲垂下,在風中微微飄動。動作就這麼定格當場,震懾的對面數十名殺手不敢動彈。不是寧月故意要耍酷,而是他第一次模仿拔刀術竟然拉傷了腰部的肌肉。

看著寧月的表情微微抽動,高知憂疑惑的推了推寧月,「你怎麼了?」

「閃了腰了……」

「什麼?你不能動了?那我們不是死定了?」高知憂驚恐的劍叫道。

「這麼一喊,我們才真的死定了呢?」寧月早就知道高知憂很坑,但沒想到他竟然這麼的坑。對面的殺手聽到了高知憂的驚呼瞬間冷笑的提刀而上。

情急之下,身後披風席捲上百枚透骨釘如衝鋒槍齊鳴一般激射而出。這些透骨釘上面全都附著寧月的先天內力,以特殊的運勁法門發射而出。先天境界之下幾乎沒人能接下。

「嗤嗤」十幾名沖在最前面的殺手紛紛倒地。剩下的全部頓住腳步一臉驚恐的看著依舊保持姿勢的寧月。

殺手們望向高知憂的眼神很幽怨,這特么是不能動么?不能動一招之下能打出這麼多暗器?要能動的話是不是分分鐘將我們全宰了?

「寧兄……你沒事吧?」

「沒事了1

「那你……為何還僵持在此?難道……閃了腰還沒好?」

「被你這麼一坑,我的腰已經好了。我不動是因為我現在不敢輕舉妄動,有高手1

「呃?」高知憂的脖子不禁一縮,在他的印象中,高手就是寧月。而被寧月稱之為高手的……應該很厲害。殺手的目標不是寧月,這一點他非常清楚。所以連寧月都要如此認真對待的高手,高知憂有些害怕。

「高公子,你現在站在我身後,後退五步。五步之內,我能護你周全。那個高手隱在暗處不出,必是在等一擊必殺的機會。」

「殺」這一個聲音很冷,很冽!卻讓寧月想到了千暮雪。但寧月知道,千暮雪從來都不會用嘴說。聲音來自於驛站的深處,反正寧月沒有看到出自誰的口。活著的殺手們,突然間的出手了。

他們的修為和當初刺殺寧月的莫星流星差不多,而且看著打扮手法也極其的相似。也許,他們來自於同一個殺手組織吧。

在數十道刀氣臨頭的時候,寧月周身突然升起衝天的靈柱。護體罡氣彷彿振翅飛翔的蜜蜂,嗡嗡嗡的發出鳴叫。一直以來,寧月對護體罡氣這玩意不太放心。他認為那種站著讓敵人隨便進攻的行徑不是自信,而是傻缺。

世上最容易發生的事就是變數。誰也不知道對方有著什麼樣的底牌。後天境界無法讓先天境界的護體罡氣破防本來就是最荒謬的謊言,至少寧月在後天境界的時候有兩種辦法破開先天罡氣。

但此刻,寧月卻不得不將希望寄托在自己的先天罡氣上。對方的神秘高手已經用劍意鎖定了自己,只要自己有任何動作,迎接自己的就是對方石破天驚的一劍。

「轟」氣浪翻滾,飛撲而來的殺手們紛紛倒飛而去,寧月的先天罡氣也沒有讓他失望。強大的靈壓席捲,彷彿颳起的颶風。在爆炸升起的一瞬間,寧月動了。

雙手舞動,八柄飛刀入手。刀光一閃,十幾個倒飛而去的身影已經在空中斃命。暗器之中,飛刀主殺伐。寧月以先天內力催動打出的飛刀不遜於步槍噴湧出的子彈。在對方鎖定鬆懈的一剎那,寧月毫不留情的下了殺手。

「噗噗噗」十幾個落地的聲音響起,寧月的手還沒來得及放下,一道劍光突然之間的亮起。黑色的紗裙,黑色的面紗,泛著藍光的劍芒,快若鬼魅的身姿。

這是寧月在電石花火之間看到的第一影像。從驛站的深處,射出了一道絢麗身影,滿頭飛舞的青絲就像天女下凡。手中細長的秀劍,卻散發著凜然的劍意。

人劍合一,這是很多劍客窮極一生都難以領悟的奧義。人劍合一,也是有招之境至高無上的境界。在空中黑衣女子,卻能在驟然之間使出人劍合一的絕殺劍勢。

寧月知道,他遇到了有生以來最驚心動魄的一次對決。無量劫指的法門瞬間在體內流轉,幾乎半息之間,指力已在兩指間凝結。

之前遇到到生死瞬間也不止一次,但每一次敵人都是以絕強的實力將自己鎮壓。但這一次,這個女刺客的實力絕不比自己強,準確的說應該是半斤八兩。但她,依舊有著一招秒殺自己的能力。不是寧月越來越差勁,而是武功到了一定的高度,勝負生死就在瞬息萬變之間。

人劍合一,乃是女刺客最強殺招,挺不過,寧月就死。挺過了,女刺客死!這是她以命換命的殺招,也是最不講道理,讓寧月除了硬接無可奈何的殺招。

劍氣臨頭,藍色的劍芒彷彿毒蛇吐出的紅信。劍芒的鋒利,隱隱的刺在寧月的眉心如針錐一般的刺痛。指力激射,彷彿跨越了時間長河。

寧月其實可以向刺客一樣一指點向她的眉心,但寧月卻不敢和一個殺手比誰更狠。所以寧月一指與激射而來的劍芒相接了。

「轟」靈氣再次狂卷,驛站簡陋的棚子被席捲的狂風瞬間吹上了天空。

高知憂一把抱著身邊大腿粗的樹榦,臉上掛滿了興奮羨慕的神情。武功他聽過,但也僅限於聽過。他想不到武功真的可以改天換地,呼風喚雨……

突然,高知憂一把鬆開樹榦向身邊飛來的黑色物件撲去。那是被狂風席捲的蒸籠,裡面的香味再次喚醒了高知憂飢餓的胃。

「嗤」寧月倒飛而去,對面殺手手中的飛劍脫手而出。寧月眼眶內的瞳孔猛地一縮,只感覺剎那間自己的眉心被什麼劈成了兩半。

這才是殺手的殺招,這才是殺手了結自己的手段。殺手自始至終已經算到了一切的變故所有的細節。她脫手而出的劍上抹有劇毒,哪怕被蹭破一點皮,也能要了寧月的命。而此刻,脫手飛來的劍已經襲到了胸口。

在與對方的劍罡拼過一招之後,體內的內力暫時性的短路了。而殺手對於這一刻的把握精妙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如果寧月不能在飛劍刺破胸膛之前回氣就必死無疑。

突然,寧月動了!手掌猛的向泛著藍光的飛劍拍去。也不顧飛劍的劍刃會不會劃破手掌,好像孤注一擲的打算賭上一把。

看著寧月的動作,對面的黑衣女子嘴角微微勾起。剎那間一頭撞上一棵大樹的樹榦嘔出一口鮮血。但她依舊很開心,只要完成刺殺目標,受點傷算得了什麼?而且自己的這一招從練成以來就無往不利。死在這一招下的高手,已經很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