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零八章 斷腸聲里憶平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八章 斷腸聲里憶平生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嗖」破空聲響突兀的襲來,彷彿放牛娃吹出的尖銳哨聲。pbtxT在三個老人要發動石破天驚攻擊的一剎那,三顆石子突然間的向三人的要穴打來。

亡魂大冒,這是三個老人反應過來瞬間的心情。原本為了黑衣女子準備的殺招,瞬間回身向身後襲去。

「轟」氣浪翻滾,水火無情!煙塵與水汽瀰漫的瞬間,當所有黑衣殺手都被突然起來的變故震懾的時候,一道劍光在黑夜中突然的炸亮。

寧月不得不要對黑衣女子點個贊,這對時機的把控實在太好了。而且黑衣女人的劍光並沒有對明顯領頭的老人攻去,而是對著最東邊哪一個自始至終都沒動過一下的老人。

瓊星是他們一手訓練出來的,所以沒人比他們更了解彼此。三個黑衣老人的可怕每一次都刷新了瓊星的認知。

哪怕他們相處了進十二年,瓊星依舊不知道他們的真面目。只知道,他們一個善使刀,一個暗器功夫了得。而最後一個,也是瓊星一劍刺向的老人,瓊星一直不知道她擅長的是什麼。

所以,瓊星才向那個老頭出手,因為她沒有別的選擇,無論對付哪一個,瓊星的生存率才不過三成。而她還不想死。

「嗤」劍芒劃過,老頭頓時感覺到背後如烈日般的炙熱殺氣。身形暴退,彷彿空間閃爍一般位移了一尺堪堪的避開了瓊星殺招與劍刃擦身而過。

老人的衣衫被割開,一層白色如霜的粉末激蕩。瓊星頓時一驚,但卻為時已晚。粉末吸入一瞬間只感覺頭昏腦脹。

猛的一咬舌尖,刺痛換得頭腦瞬間清明。身形爆射,再一次的逃離包圍圈向遠處的林深處狂奔而去。

「哼!中了陰陽合歡散你跑不了!等逮到你,我們先取你紅丸再奪你元陰!追」

行走江湖,能有幸學到一門精妙的輕功何其的有幸,之前一直和余浪混跡在一起倒也沒什麼感覺。而此刻,寧月終於體會到了天涯月在等級上的碾壓了。

黑衣殺手的輕功不錯,但也僅僅是不錯而已。要和寧月比起來,那就差的不是一星半點。如果他們追殺的是寧月,估計連灰都吃不到。但是,瓊星的輕功竟然比三個老頭還要爛。

寧月緊緊的跟著他們,心底卻是暗暗著急。這樣逃法,被追上也是早晚的事。在速度上沒有優勢的情況下,逃跑本來就是自尋死路。就像猛獸在捕獵的時候,只有獵物在逃跑的時候才是他們出動的最佳時機。

「不行,必須找一個有力地形反擊,至少也要進入拉鋸!但這裡……有什麼易守難攻的地形呢?」寧月思索之時,一道靈光瞬間從腦海中回蕩。

寧月也許來金陵不久,但他有一個好習慣,每到一個地方他第一件事就把那一個區域的地圖給記下。至少出去玩不能被迷路了不是?自從成為了天幕府捕快,這個習慣更是成了必備。得益於天幕府事無巨細的卷宗樓,還有先天境界之後直線飆升的腦子,寧月幾乎將金陵府十六個縣全部記在腦海中。

而在金陵城的郊外,有一個比較有名的荒廟般若寺。之所以有名是因為般若寺曾顯化過神跡,曾有十八羅漢金身降臨。

而成為荒寺也是因為冒然介入世俗紛爭而受到佛門排擠。在主持圓寂之後,門下三個弟子紛紛下山另尋高明所以般若寺就此荒廢了下來。

但般若寺地形不錯,獨立的山頭易守難攻。而且般若寺坐落於狹小的山頂,整個山頂也就不到三畝之地,堪堪安得下那座寺廟。難怪五十年前五王叛亂,眼見榮仁帝躲在般若寺大軍卻無法衝上去。

寧月覺得那是個好地方,絕對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心思流轉,剎那間就向一邊的般若寺飛奔而去。手掌輕輕的一拍身後,古琴靈巧的跳到寧月的掌心。右手紛飛,一段金戈鐵馬從琴弦中蕩漾而出。

「嗖」亡命奔逃的瓊星突然間身形折返,化作鬼影向琴聲盪起的方向飛奔而去。身後緊追不捨的殺手們卻猛地停下腳步。

「琴聲?」一個老人低沉的說道。

「深更半夜,荒郊野外!彈琴的不是鬼,那就是有人找死1

「聽說撫琴公子最喜歡半夜彈奏招魂曲,一曲驚魂鬼門開,魑魅魍魎奪魄來!金陵絕頂的沈府,我們還招惹不得……」

「哼!如果是撫琴公子駕臨,又怎麼會躲在暗處裝神弄鬼?撫琴公子的琴音別駕呢?金陵沈府的絕頂二十四夜呢?我猜,應該是一個多管閑事的愣頭青!追」

寧月一路飛奔,幾乎垂直的山崖彷如平地,一路狂奔直上山頂。般若寺荒廢已經數十年,荒草枯楊盡眼落魄,但門前那一口兩人高的銅鐘哪怕歷經風雨也一樣的渾厚殷實。

蛛網雕梁,破紙的紗窗。身後的佛寺看起來更像是森羅鬼剎,靜寂的月下,寧月彷彿得道高人一般盤下坐下。身前的古琴,在月華下反射著朦朧的毫光。

「機會給你了,能不能把握就看你的了」

琴音繞繞,一曲笑傲江湖。原本此曲乃琴簫合奏,不過寧月這把古琴的音質有些尖銳,彈出全曲即有琴絲的纏綿也有簫聲的穿透力,在月下殺夜倒也合適。

一曲才到小半,空中的御風的聲音便噗噗的傳來,黑衣女子的身形有些狼狽,在月下她原本白皙的臉龐已經變得緋紅一片。

衣衫凌亂,青絲如瀑,而最令寧月詫異的,是那半露的香肩。一條深紅色的肚兜絲帶差點亮瞎了寧月的眼睛……

黑衣女子也終於見到了這個一直在暗中相幫的神秘人。寧月一身青衫,神情自若的月下彈琴。星眸劍眉逍遙若仙,若不是背後緊逼而來的追兵,她真想就此駐足觀賞。

「是他1親閃過一絲瞭然,身形卻沒有絲毫停頓向寧月爆射而去。剎那間與寧月擦肩而過向破廟深處激射。

「嗯?」寧月的眉頭微微一皺,在瓊星與他擦肩的瞬間,鼻孔里嗅到了一股若隱若無的味道,而藥師技能瞬間分析出了此葯的成分和功效。

「激發情慾,慾火難控,需持續交合一個時辰方可解毒」

「這葯是給蛇吃的么?一個時辰?就是牛也得變牛肉乾了。」寧月的吐槽剛剛流過,撲騰的聲音再次響起。十幾個身影彷彿蝙蝠一般奔襲而來,而見到寧月獨自一人神情自若的彈琴又紛紛停下了腳步露出警惕的眼神。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說乎」

「年輕人,不要自誤1老頭髮出了聲音,尖銳的就像貓叫。

那種彷彿被掐著嗓門的聲音聽得讓人異常的難受。寧月不知道他們是為了掩飾什麼而故意變得聲音還是原本如此,但就是這個噁心的聲線讓寧月對削他們毫無心理負擔。

最為重要的是,你們特么殺了高知憂讓原本完美的履歷印上了一個失敗的標籤。新仇舊恨一起算使得寧月的殺意瞬間激發直衝雲頂。

「當」一聲尾音,如船槳波動的水波。一道帶著月光的月牙從琴弦上激蕩而出。彷彿氣浪水波向對面的殺手們激蕩而去。

「不好!是劍氣!退1為首的老人臉色大變,在說話的同時,身形已如大雁一般飛身而起。

三個老頭反應很快,而且在寧月的劍氣尚未激發的時候已經提前應對倒是堪堪躲過了劍氣的橫掃。但一眾跟來的屬下卻是倒了血霉。

琴音劍魄所發出的劍氣同境界無敵,更因為他是以劍胎為根基激射的劍氣,在先天境界就算風蕭雨也不敢硬接。天地間,能凝結劍胎的也才三個人,寧月就是那第四個。

這樣的劍氣,簡直是秒天秒地秒空氣。彷彿清風拂過,三個老頭騰飛的同時也不忘低頭看上一眼。但僅僅一眼,卻是將他們三嚇得亡魂大冒。

十幾個人,連慘叫都沒有就像割麥子一樣的被攔腰斬斷。就是兇殘如他們的,也不由得心底一寒。

一道劍氣畫出,寧月的內力已經去了一大半。這還是今夜無意間吸收了月華頓悟之後的成果。否則這一道劍氣甩出寧月差不多可以進入嘴炮模式了。

「斷腸聲里憶平生1小指一勾,內力與琴弦交融,一種孤寂的情緒在寧月的周身流轉。精神意念與琴音相交,剎那間,寧月明白了,琴心劍魄不是不修劍意,而是琴音即是劍意。

「嗤」一道月牙劍氣彷彿撥動了傷心人的心弦,被琴聲帶著急速的飄向遠方。那一道琴聲很亮,很銳。聽在耳朵里給人精神一震的清明,也給空中的三個老人一次亡魂大冒的驚恐。

琴音有多快,劍氣就有多快。在三人還在震驚於那到劍氣造成的觸目驚心的場景的時候,三個老頭幾乎同時聽到了琴聲。而在聽到琴聲的時候,也意味著寧月的劍氣到了。

可惜寧月的內力不足,否則一道劍氣能把他們三個都削了。月牙劃過,依舊如清風一般無聲無息。

兩個老頭氣沉丹田,彷彿兩顆流星般砸落。

「轟」兩人在寧月的身前並肩而立,雙腿牢牢的粘在腳下的岩石之中,眼神冰冷的盯著眼前自顧彈琴的寧月。他們覺得,這個毛頭小子在找死

「滴答」一滴溫熱的水落在一個老人的鼻尖上。

「下雨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