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零九章 委屈的茄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零九章 委屈的茄子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這麼大的月亮掛在天上,當然不會下雨。pbtxt所以,他在問出話的剎那間已經明白了,那空中散落的不是雨,那是血!和血一起灑落的,還有內臟!

三個老頭,剎那間死了一個。這讓活著的兩個很惶恐,不對!應該是驚恐才對。如果剛才對寧月的態度是輕視,或者覺得他自不量力的話……那麼現在就是在看一個老妖怪老怪物了。

寧月很年輕,至少看起來寧月的年紀也許是他們三個人中任何一個的三分之一都不到。所以他們也一直認為寧月也許是那些剛剛踏入江湖滿腦子的行俠仗義和英雄救美的少年英傑。而這一群人,大部分死了,剩下的學乖了,然後就混成了老江湖!

但現在,他們覺得自己錯了,也許眼前這個安靜彈琴,騷包的不像話的年輕人不是年輕人,而是一個不知道活了多久,甚至已經返老還童的老妖怪。畢竟不是每個人都是千暮雪,能一招秒殺自己這個好兄弟的,至少也是沈千秋這種級別的。

「打擾前輩的雅興了……望前輩恕罪1

來的氣勢匆匆,退的毫不拖泥帶水。兩個老頭連遲疑的意思都沒有瞬間暴退向山下狂奔而去。

寧月苦笑了一聲,直到他們跑沒影了才停下了撫琴。如果他們再不走,那麼露餡的就是自己了。清風吹過,吹散了眼前瀰漫的血腥味。寧月緩緩的站起身,背起了古琴悠悠的站起。

剛剛跨出腳步,寧月猶豫了。眼神掃過一片荒敗的院落,這裡也許是般若寺曾經的菜園。幾棵鮮嫩的青茄子在風中微微飄蕩。

般若寺中,燭火亮起。

寧月緩緩的踏入大殿,正門的一尊多手兇惡的佛像正瞪著圓圓的眼睛盯著門口。如果這是一個夜黑風高,或者是電閃雷鳴的晚上,那麼這個場景絕對是恐怖片的開篇。

好在今夜風輕雲淡,而且月色撩人。燭火被被插在佛像前的供台上,搖曳著紅色的舞蹈。而寧月環顧了一周才在大殿的牆角發現了閉目顫抖的瓊星。

瓊星的武功很高,原本的她應該雄姿英發。但此刻的瓊星卻如此的可憐。原本黑色的紗裙已經大門敞開,刀削一般的雙肩就這麼暴漏在寧月的眼前。紅色的肚兜彷彿有著魔力一般讓人忍不住生出無限遐想。

突然,瓊星睜開了眼睛,眼底深處閃過一絲掙扎。pBtxt身體越發的顫抖,就像剛剛破殼的小鳥被丟在北風的寒夜中一般。

突然,瓊星緩緩的站起身,對著寧月嫣然一笑。手掌一揮,大殿中間的雜草被齊齊的削斷。內力一吐,荒草,枯葉飛舞,不一會兒,大殿的中央被清理出了一片平整溫暖的草鋪。

「你……想幹什麼?」寧月倒退了一步。此刻他內力全無如果眼前的騷娘們發起瘋來,寧月還真不一定反抗得了。

「你是男人?」

「當然!但我不會向你證明,我勸你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你剛才救了我的命?」

「但我覺得你現在想要恩將仇報啊?」寧月的眉頭皺得更深了。他不是有什麼潔癖,也不是為了誰守身如玉什麼的。只是覺得,身為一個有深度有內涵的人不能見到女人就邁不開腿,一有機會提槍就上……

好吧!寧月承認虛偽了。他只是不想和一個來歷不明的女人上床,而且一次偷歡很有可能就會惹上麻煩。最最重要的是,寧月的尊嚴讓他排斥這種被當成廁紙的感覺,有需要了呼之則來用完就扔!

「你救了我的命,我以身相許報答你的救命之恩,這樣很公平1說著,瓊星緩緩的褪下了身上黑色的褥衣將只穿肚兜的上身露在寧月的眼前,「你還在等什麼?還不快來?」

「我拒絕1寧月雖然掛著微笑,但他的眼神卻變得越來越冷,寧月不喜歡被當成工具,但眼前的女人竟然連掩飾的意思都沒有讓寧月更加的不喜。

「難道我不美么?」

「你很美1

「難道你不想要?」

「不要懷疑我男人的身份,你的眼神我見多了,本公子不是兔子1

「那你為什麼拒絕?」

「因為這不公平1

「對於女人來說,比生命更寶貴便是貞操,我拿貞潔報答你的救命之恩哪裡的不公平?」瓊星壓制著怒火冷冷的問道。顫抖的身體述說著她壓制著體內的慾火多麼的辛苦。而眼前這個看著還比較順眼的男人竟然……竟然……

不公平?這言外之意是在說我丑么?要不是瓊星要分出一半內力壓制淫毒,瓊星早就一劍把他給削了。

「你這話不假,但對於男人來說……亦是如此1寧月露著一抹邪邪的微笑。

瓊星為之氣結,瞪著圓圓的眼睛一時竟然無語!男人亦如是?男人亦如是個鬼啊,要真這樣,世上男女還能結合?世間早就大同了吧?但寧月偏偏這麼說了,說的瓊星竟然無力反駁。

「那好」瓊星無力的癱倒,體內的慾火漸漸灼燒了她的神志,她不知道自己還能撐多久,或者說再過多久自己就會化成毫不要臉面的母狗。

「就當你再救我一次……我……我……我中了媚葯……」瓊星終於羞恥的吐出了實情,而寧月嘴角掛起的那一抹邪邪的笑容如此的可惡。

「所以嘛……你算是欠我兩條命,而且……本少爺的貞操比你寶貴的多,這是我特地給你找到的解藥,拿著1

一個長長的棍子呈拋物線落到瓊星的跟前,瓊星瞪著不可思議的眼睛看著寧月,「茄子?」那眼神閃閃,明顯的就是那句『我讀書少,你別騙我』的表情。

「咳咳此以外形替之,只可外敷不可內服……咳咳……好像也不貼切啊!怎麼說呢……就是給你揉道用的!我先出去了,具體用法你還是遵循本能吧,如果不夠的吱一聲,我給你扔進來」

寧月說完化作一陣風的消失在主殿之中,腦海中,邪惡的畫面一閃而過,「罪過罪過!主席再上,我污了……」

山腰之處,兩個老頭驚魂未定的扶著石頭喘著粗氣,「哪來的怪物……這身武功真可謂神鬼莫測……」

「我們怎麼辦?就這麼回去?」

「回去?回去就是死!通知轉輪王,讓轉輪王親自出手吧。如此高手,非轉輪王不可敵1說著,從懷中掏出一塊令牌,掐動法決,精神識海沉入符文。剎那之間,符文亮起一閃而隱去。

寧月好幾次想去偷窺偷窺,尤其是殿內如泣如訴的聲音撓的寧月心底實在發毛。只不過剛才裝的如此正人君子,這突然間破壞形象是不是那個啥?而且過了這麼久,寧月也沒有等到瓊星要茄子的叫喚。

「非禮勿視,非禮勿聽,非禮勿念1寧月覺得為了那僅剩的節操,還是遠遠的躲開為好。內力恢復了一點點,倒是可以使用輕功來打探一下情況。

寂靜的夜,無論山上還是山下的人都無法入眠。這個地形的確易守難攻,當年五萬大軍包圍般若寺,而守護寺院的只有兩百武僧。但強攻三天硬是沒能攻上山頭。

可是這個有利的地形也使得山上的人想突圍變得如此的困難。山峰狹小,周圍一覽無餘。無論上面有什麼風吹草動都能引發下面的警覺。就算寧月有如此的輕功,也不敢靠近遠處靜靜打坐的兩個老頭。

下山的唯一出口被堵死,而且他們仗著不走定然是在等援兵。看到這一幕,寧月的心猛然間提了起來。寧月要恢復功力至少需要五個時辰,而殺手,卻未必會給他五個時辰。就算給了,寧月也不敢保證自己的兩道劍氣能再將人嚇走?

「看來他們是打算把我們困死在山上,或者等援兵一到強行攻山?真不懂你們和瓊星到底什麼仇什麼怨啊?」想不到任何悄悄離開的辦法。寧月只好無奈的退回到了山上。

「今天的風……有點冷……哈哈哈哈……」寧月剛剛來到般若寺的門口,卻見到了一個足以將人凍成冰的眼神。

「喂!別那麼幽怨好不好?把第一次給了茄子總比給一個不認識的臭男人好吧?我是這麼認為的?至少,你不會有被玷污的羞恥感……咦,那邊的茄子樹呢?」

「誰敢再在我面前提茄子……我必殺之!因為你的這句話,我欠你的兩次救命之恩只剩下一次了1

「我靠!這樣也行?」寧月很無語的看著面無表情的女人,女人的眼底閃過一絲難以言明的驚慌。

「你剛才去哪了?探路的情況如何?」瓊星不經意的轉移話題。

「山腰上,有兩個老不死的杵在那!我看著他們是不打算走了。而且告訴你一個很不幸的消息,本少爺現在打不過他們,而他們好像在等人……我說你到底怎麼惹了這群殺手了要對你不死不休?」

「轉輪王1瓊星突然凝重的叫道。

「什麼轉輪王?」寧月有些跟不上瓊星的跳脫思維下意識的問道。

「他們在等轉輪王過來,快!我們一定要儘快想到脫困的辦法……轉輪王一到我們就死定了……了不起……了不起我們直接突圍1

「呵呵那是找死!不過……如果姑娘有捨身取義精神的話……在下感激不盡!話說……轉輪王是誰?」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