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一十章 般若寺的隱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一十章 般若寺的隱秘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被寧月這麼一調侃,瓊星瞬間冷靜了下來。pbtxT現在對方的目的不再是擊殺自己而是將自己困在山頂。對於對方來說他們站了絕對的優勢。等轉輪王一到,揮手之間就能要了自己的命。

「轉輪王,殺樓樓主!武功深不可測,如果他出手……我接不了他三招。對不起……」瓊星的英眉突然間散開,對著寧月露出一個慘然的苦笑。

「為什麼要道歉?」寧月雖然也被瓊星的話弄的心臟劇跳,但他並沒有就此認命,因為他一直相信天無絕人之路,就算到了絕境,也不過是沒有想到辦法而已。

「是我連累你了!原本此事與你無關的1瓊星雖然說著道歉的話,但她的語氣里卻沒有半點道歉的意思。冷漠,冰寒,就彷彿將整個世界都排除在身外。

「那麼……我想你誤會了!我不是大俠,也沒想過做大俠。現在離方才的交戰差不多一個時辰,如果你嘴裡的轉輪王實力真的那麼厲害的話……不出半個時辰他一定能趕到!也就是說……給我們預留逃生的時間只剩下半個時辰。」

寧月瞬間進入正經模式,而寧月也曾開玩笑說過,他正經起來連他自己都怕。所謂的正經模式不過是他自主摒棄雜念,在這種狀態下精神力劇烈的刺激大腦使得大腦的神經元異常的活躍……這是寧月自己想到的解釋但估計這個世界的土著只會來一句天人合一之境!

在強烈的刺激下,大腦運轉的速度飛快。無數念頭都會毫無徵兆突然之間的冒起。而同樣,對大腦的負荷也是相當嚴重的。在強烈的刺激下,腦細胞會急速的新陳代謝,而且這期間腦細胞死亡會比再生快好幾倍,所以這種狀態只能維持一小會,時間一長,就算不變白痴也會變得弱智。

「半個時辰?半個時辰能做什麼?連個陷阱都來不及布吧?」瓊星心隨著寧月的話跌入谷底。此處四面懸崖,難道要跳崖么?

「不知道你有沒有聽過般若寺的傳說?」寧月突然笑著問道。

「傳說?是十八羅漢顯靈還是為佛門所棄?」瓊星冷著聲音問道。很奇怪,在這個要命的關頭寧月竟然想這些子虛烏有的傳說?

「你是希望羅漢再次顯靈么?那你該多多拜拜菩薩!不過……」瓊星望著身後這尊兇惡的佛像,「這個菩薩似乎不像很好說話?」

「五十年前,五王叛亂,金陵城破在即!榮仁帝當初只有三千守軍,而集結的關中府兵剛剛度過長江天險,馳援至少需要三天。pbTxt

榮仁帝無奈以己身做餌,引五王大軍於金陵郊外。一路逃亡,最後來到了般若寺!當時般若寺只有兩百武僧,卻擋住五王大軍一天一夜未放一兵卒攻上山頭。你不覺得,當年榮仁帝遇到的境遇和我們現在的很像么?」

「兩百武僧可以擋住五王大軍,但我們兩人卻擋不住一個轉輪王1瓊星似乎真的認命,忍不住在寧月的熱情上澆上一盆冷水。

「後來,五王大軍無奈封山!將整座山峰圍得水泄不通就是一隻蒼蠅也別想飛出來。第二天晚上,般若寺內梵音高唱,天降佛光,地涌金蓮,雲海深處十八羅漢交輝顯聖!

五王大軍惶惶不可終日,第二天一大早,他們便發動總攻。血戰三日,兩百武僧死傷慘重,眼看要屠盡般若寺之時,榮仁帝卻早已神不知鬼不覺的回到了金陵城,並率趕來的勤王大軍從後方直插五王大軍。這也是般若寺最為輝煌的羅漢顯聖一事。」

「這只是傳說……」瓊星的眼眸中精芒閃爍,她似乎也意識到了一些不同尋常。

「的確是傳說,但關於榮光帝的卻是真有其事!那麼問題來了,身為理智的人當然不會相信十八羅漢顯聖,將榮仁帝神不知鬼不覺的送往金陵城。但般若寺一定有辦法神不知鬼不覺的送人下山。」

「公子高見」瓊星第一次對著寧月露出驚詫的眼神,哪怕他之前兩道劍氣逼退強敵,一道劍氣秒殺一個高手都沒有讓瓊星露出這種崇拜的目光。

「小女子瓊星,敢問公子高姓大名?」

「這個時候才想起問?」寧月的笑定格在了臉上,這是得多麼的萍水相逢才讓她連我的名字都不想知道?好在剛才我抵制了誘惑沒有啪啪啪,否則估計也是被提了褲子翻臉不認帳的下常

「我叫寧月,你可以叫我寧公子,也可以叫我寧少爺,但千萬別叫我寧少俠。」寧月騷包的扇著扇子,眼神如劍的掃著大殿。

「剛才我查探過周圍的地形,不可能存在一條隱蔽的山道。而且當年是大軍圍山,就算在隱蔽的山路也一覽無餘,所以下山的密道定然只會在山上。」

時間緊迫,兩人瞬間分頭行事,般若寺已經破敗了近五十年,很多房舍已經倒塌,更多的是輕輕一碰就會倒塌,而且佔地只有三畝幾乎沒花多少時間就已經找遍了整個般若寺。

「寧公子,會不會藏在那些倒塌的房舍之中?」

「不會1寧月很肯潰「剛才我看過那些房舍,的確是因為缺少修繕風吹蟲蛀而引起的倒塌。並沒有誰故意推倒。而身為逃生的密道,其工事必定堅固異常,如果這麼容易塌那就不是逃生密道了……」

突然寧月雙眼放光的抬起頭,四下打量起這個看似普通的大殿。般若寺荒廢了五十年,這個大殿雖然破敗搖搖欲墜,但比起其他的房舍他算是堅挺的很了。

如果逃生密道一定在的話,這個大殿才是最有可能的。寧月眼神再一次環顧,僅僅三息之後,目光最終定格在了眼前猙獰的佛像上。

這個佛像寧月不知道是誰,他猜世上也沒有釋迦摩尼這個人。但不妨礙佛教的出現,只不過佛不再是他以前理解的佛。就像眼前的佛像,不再慈悲,眼底深處甚至冒著熊熊火焰。

佛高一丈,底下的蓮台直徑也差不多兩米左右。這原本應該是正常的不能在正常的佛像卻成了寧月所有的希望所在。

寧月估算的時間只剩下一刻鐘,但這個時間卻是很模糊的時間。也就是說,轉輪王隨時可能來,甚至說轉輪王已經來了。寧月沒有時間慢慢找,甚至有可能他們剛剛打開密道卻發現殺手已經站在了自己的身前。

身形激射,彷彿殘影鬼魅一般的落在佛像之上。手指尖傳來了泥塑的觸感。佛像經過了歲月的侵蝕,表面的金漆已經斑駁的掉落露出了裡面醜陋的泥塑原貌。八隻揮舞的手中也已經空空如也,兇悍的面容已經不是猙獰而是恐怖。

恍然間,一隻佛手進入了寧月的視線。那是一隻金色的手掌,與其餘的手掌一般無二,但有一個特徵卻是吸引了寧月的注意。其他的手掌都有多多少少的掉漆,但這一隻上面的金漆竟然沒有一點掉落。

寧月輕輕的摸上手掌,指尖傳來金屬的觸感讓寧月頓時大喜。這個手掌不是泥塑的,而是真正的金屬打造。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純金,但用不同的材料顯然有其他的用途。

「喀喀喀」隨著機關轉動的聲響,佛像竟然原地旋轉了起來。

呼呼的風聲突然間吹動樹梢,遠處傳來了一陣若有若無的狼嚎。月白色的面具,沒有一點的雜色,但這一張平平無奇的面具在月下卻顯得如此的猙獰可怕。

兩個方才還不可一世的先天高手在見到來人的時候就像卑微的流浪狗一般蜷伏在來人的腳邊等候著來人的發落。

他們恐懼的當然不可能是那一張白色的面具,他們恐怖的只是這張面具後面的人。一個除了代號再沒有其他訊息的人轉輪王。

「叛徒……就在山上?」

「是1

「一個瓊星,就讓你們束手無策,而且還死了一個?不知道的人……還以為我殺樓越活越回去了!我現在很想知道到底瓊星是你的徒弟,還是你是瓊星的徒弟?」

轉輪王的聲音異常的刺耳,就像緊急剎車摩擦出的吱吱聲。但比聲音更加令人難受的,卻是他渾身散發出的殺氣,那種冰寒的就像置身在冬天早上凍土之內。

「是!屬下無能,屬下知罪……」

「哼1轉輪王的冷哼聲彷彿利箭一般刺進兩人的心底,頭髮全白的老頭竟然嚇得渾身一哆嗦,彷彿被抽走了渾身的骨頭一般癱軟在地。

風聲嘩嘩,汗水的蒸髮帶走了身體的熱量。兩個老頭被寒意包裹不住的顫抖。過了很久,兩人試探性的抬起了頭。月光給青色的石頭蒙上了一層銀霜,而轉輪王的身影彷彿只是一個幻覺從來沒有出現過。

如果天涯月的輕功是那種咫尺天涯的話,轉輪王的輕功就是快如閃電。在山腰狂奔的身形模糊了月光,瞬息之間已經衝上了山頂。

大殿內的燭火依舊在搖曳,但裡面卻已經沒有了寧月與瓊星的身影。轉輪王不信屬下會騙自己,也不信兩人真的長了翅膀飛走了。但他尋遍般若寺的每一個角落,卻始終不見兩人的蹤跡。

「跑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