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十二章 被栽贓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十二章 被栽贓了?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沉默,沉默了許久,直到寧月緩緩的轉過身,瓊星的眼眸深處才閃過一絲慌張。Pbtxt

「我叫瓊星,原本……原本是一個殺手!十二樓中的殺樓1瓊星說這話的時候,警惕的盯著寧月,手中的劍也放在了最方便出劍的位置。

「十二樓?」寧月的臉色瞬間拉下,不是因為瓊星的身份。而是這個組織似乎陰魂不散,走到哪裡都能碰上。不出意外,這次的隱藏任務估計是要把金陵十二樓拔除?寧月的眼睛微微眯起,其實他更喜歡把整個十二樓連根拔起。

「十二樓會什麼要滅高巡撫滿門?」

「不知道1

「那你為什麼要背叛十二樓?為什麼會被追殺?」

寧月問出這話的時候,瓊星的臉色陰沉的彷彿能滴出水來。眼神中的殺意隱含,幾乎咬牙切齒的擠出一個詞:「無可奉告1

「那……高巡撫為什麼會將他的密折交給你……難道……」

「難道什麼?」瓊星的心猛地提起,眼神不善的盯著磨搓著下巴自顧思索的寧月。

「有姦情?」寧月雙眼放光的打量著瓊星,「身材不錯,臉蛋也還好,料也十足!那個老色胚定然動了歪心思,你這個懵懂無知的少女哪是老臘腸的對手。可惜剛剛得手還沒下手就慘遭不測……嗯……所以你一怒之下叛出十二樓……我擦1

寧月急閃,連忙跳入鏡湖,身形一晃在湖面上三抄水一連退出十丈才在湖面上穩穩的站立。一道劍氣分開水面,彷彿在水中作畫一般。

「你真想殺我?」寧月抹著額頭的冷汗后怕的問道。

「你再胡說八道,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我必殺你1說完長劍歸鞘。身形爆射,如蜻蜓點水一般在水面一盪再次激射如流星般消失不見。

「十二樓?呵呵呵……看來又要召喚小夥伴了。這次天幕府我看是指望不上了。」寧月搖著頭,閑庭信步的踩著水面往遠處的湖岸走去。鏡湖的水波斂去,再次如銅鏡一樣印著鮮明透亮的星空。

寧月的宿舍在金陵城北,這裡環境幽靜遠離鬧市主道。像寧月這種受夠了汽笛聲的人更喜歡躲在一個山明水秀的地方宅到死。要不是總總的無可奈何,寧月更喜划鄉平靜的過完一生。

宿舍是租的一家小院,圍牆才八尺高。裡面三進出的瓦房。一個獨立廚房,一個五穀輪迴之所,雖然小,但勝在實惠。pbtxt

以寧月此刻的財富,他也完全可以學余浪花三十萬兩買一套豪宅。但節儉日子過慣了,寧月不想變得土豪。更何況,他的老婆本應該更豐厚一點,想到桂月宮這樣的龐然大物,寧月的頭頂上總感覺懸著一把刀。

輕輕的飄過圍牆,寧月悠然的向廚房間走去。懶得拿鑰匙開鎖,寧月已經很久沒有走正門了!

突然,寧月的後背寒毛豎起,因為不知何時,一個身影竟然無聲無息的出現在自家的圍牆上。哪怕自己放鬆了警惕,但要想靠近自己這麼近才被發現……江湖上能做到的也是不多。

「誰?」寧月的聲音很冷,手中不知何時多了一把飛刀。寧月已經可以在飛刀上銘刻精神念記,透過內力的傳導他的飛刀威力已經對得起他先天高手的稱號。而且飛刀是投擲的武器,遠近皆宜!

「這三天……你去哪了?」來人的聲音很溫柔,如果拋開聲線的話這樣的語氣應該出現在大家閨秀的身上。

「沈兄?你回金陵了?」寧月驚訝的問道,也將手中的飛刀悄無聲息的收起。

來人是沈青,那個撫琴公子沈青。與四公子蘇州一別到現在差不多半個月。但沈青身上,卻給了寧月分別至少半年的感覺。

自從寧宇升級到了三十級,功法到了二十五級之後,寧月的修為已經高出了四大公子。而寧月也相信,他會與余浪他們的差距會越來越大,直到自己被他們仰望。

原本,沈青的修為如何寧月心中已有了大概。但現在看到沈青,給寧月的感覺再次高深莫測起來。這讓寧月很懷疑……自己修為的提升是不是錯覺?還是說自己不進反退了?

「寧兄,何故如此看我?」被寧月這麼直勾勾的盯著,沈青渾身都不自在了。

「你這半個月吃了大力丸?」寧月幽怨的問道。

「何為大力丸?」

「就是那種天材地寶,吃一顆暴漲百年功力的那種……」

「你是說龍龜內丹么?那也不過是江湖傳聞而已,當不得真的。不過我算是聽出來你的意思了,不止是你有疑惑,我還有餘浪尋花蘭山都有著同樣的疑惑。

自從和你分開之後,我們四人修鍊速度都突飛猛進,每天明顯的感覺到提高。如果照這樣的進度,兩年之後說不準還能和風蕭雨之流一較高下。

不過細想來卻也匪夷所思,我們四人並未有何奇遇就這麼莫名其妙的修為猛增。如今鶴蘭山回蕩劍山莊閉關不出,余浪與葉尋花各找師門。原本我也打算回沈府就開始閉關的……」

「怎麼了?出什麼事了?」寧月眉頭緊緊皺起,他想起了沈青剛才的問話,這三天,寧月去了哪裡?

「我前天到達金陵,剛到家屁股還沒有坐穩就聽到屬下稟報,泰興府德運鏢局被人滅殺滿門,家中所有財物被洗劫一空……」

「嗯?這種事在江湖不受時有發生?」寧月疑惑的問道,但當他看到沈青滿臉凝重的表情寧月突然有種不祥的預感,「我做的?」

「至少目前所有的線索都表明是你做的1沈青輕輕的打開摺扇不耐煩的扇了扇。

「荒謬!小爺這三天都在地底下扮穿山甲,他們哪來的腦洞聯想到我了?」寧月頓時一陣氣結,這算是躺槍么?

「德運鏢局上下武師兩百二十人,家眷八十七個全部被殺。兇手殺人手法就是暗器,現場共找到十二種暗器,每一種暗器上都抹有見血封喉的劇毒。而且,暗器手法異常之高明1

「這就是懷疑我的理由?」寧月瞪著眼睛一臉不可思議的問道。

「德運鏢局坐落於泰興府的鬧事,而且它的左右周圍皆是武官,門派,鏢局!也就是說,左鄰右舍都是練家子耳聰目明。而且事發當天,周圍勢力竟然沒有聽到一點點打鬥聲音,也沒有一點點的動靜聲響。

三百多號人,不是三百多隻雞鴨!就算是雞鴨,也不可能被殺的無聲無息,但三百多號人就連一聲慘叫都沒來得及叫出。

所以,江湖人推斷這些人應該是同一時間中了暗器,並且瞬間毒發身亡,這也導致了為什麼三百多號人整齊的倒下,周圍勢力沒有卻沒有絲毫察覺的原因。」

「哦,不錯啊!這個推斷很合理!然後呢?」寧月抱著雙手一臉願聞其詳的好奇。

「暗器為冷門兵器,普天之下練的人不多!而能練到高深處的更是屈指可數。瞬間能打出上千枚暗器,並一瞬間殺死三百人的暗器高手更是從未出現過。」

「那憑什麼會懷疑我?」寧月表示很不理解,他的暗器功夫雖然很厲害,但要說他是暗器界的第一高手那是打死也不承認的。

「因為你是唯一一個將星羅棋盤練至大成的人埃一瞬間打出十幾種暗器,共一千多枚,不是星羅棋盤的暗器手法誰能做到?」

「噗」寧月差點噴出一口老血,眼神無辜的看著沈青,「說的好有道理,連我都差點信了!但是……他們怎麼知道我練的是星羅棋盤?而且還知道已經大成了?」

「後來有人潛入你的房間,在你的房間里搜出了暗器,與屠殺德運鏢局的暗器一模一樣,而且上面抹的劇毒也一般無二……」

「所以……我失蹤的這幾天,我的罪名鐵證如山了?」寧月憋屈著臉問道。

「是啊!要不是金陵城的武林同道給我沈府一個面子,你剛踏入金陵就已經被江南武林拿下了!出於對沈府的面子,他們不出手,但這個交代卻是不能拖……」沈青眼神灼灼的盯著寧月,「我感覺你被一個神秘勢力盯上了,要不……你出去躲躲?」

「我當然知道!那個神秘勢力想弄死我都不是一兩天了。十二樓1寧月的表情很無所謂,但沈青的表情月異常的凝重。

身為江南道武林魁首的沈千秋之子,他知道更多常人不知道的辛秘,十二樓自然了解的比常人多。十二年前,十二樓突然出現攪得江南武林血雨腥風。

後來沈千秋與江別雲聯手,聯絡江南武林各大幫派對十二樓下達了誅殺令。就是那種無論對錯,拔劍就殺的命令。

人們只知道十二樓之後消聲滅跡,但沈青卻知道十二樓與江南武林發生了一場決戰。雖然十二樓大敗但元氣未傷,尤其是十二樓樓主和殺樓樓主兩人的實力竟然絲毫不遜於沈千秋與江別雲。

如今江別雲已死,金陵沈府獨木難支!沈青的腦海中瞬間閃過一個念頭,十二樓要捲土重來了。

「德運鏢局被殺的屍體呢?收在哪裡了?」

「泰興府,義莊!後天統一下葬1

「走!去看看德運鏢局的真正死因……」寧月隨意從廚房裡拿了幾塊卷餅說道。

「真正死因?」沈青疑惑的問道,難道自己說的不夠明白?被暗器高手瞬間滅殺!還查個屁?

「是啊,你都說了,一瞬間無聲無息的殺死三百個,就算是見血封喉的毒藥,沒有星羅棋盤的暗器手法也絕對做不到。我不信世上還有別人學會了星羅棋盤,不是我下的手但他們卻一瞬間被暗器殺死連慘叫都沒有留下。那麼只有一種解釋,他們的死因另有蹊蹺。」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