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十四章 巫師結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十四章 巫師結界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話音落地,滿堂死寂!除了火焰燃燒的啪聲,再也聽不到其他的聲音。pbtxt何剛的話很堅決,也很決絕。一下子,將金陵沈府推到了懸崖岸邊。

沈青的眉頭緊鎖,但他掙扎的不是該不該把寧月交出去。出賣朋友的事他從沒想過,他猶豫的是今夜是不是當眾宣布脫離金陵沈府而和朋友共患難。

金陵絕頂沈府的名聲不是他沈青掙來的,所以他沒資格敗壞。但他慶幸他現在還沒有成為沈府的家主,他還可以以沈青的身份作屬於自己的選擇。

「二十四夜!收隊1

「少爺?」二十四夜頓時震驚,齊齊的看著沈青竟然慌了。

他們從小被沈府收養,從小就一起被洗腦。他們是新一代的二十四夜,生存的唯一意義就是作為沈青的貼身護衛。但現在,少爺竟然不要他們了……

「!一條過!沈兄,各位,還有對面這群凶神惡煞的牛鬼神蛇們!是不是太投入了?本少爺我都起了一地雞皮疙瘩了。」寧月伸出手指揉了揉耳朵,看著他們深情的投入,寧月都好幾次想打斷。

「我叫寧月,我是你們認定的兇手!怎麼滴?」寧月騷包的扇著扇子走到何剛的面前,「你看到了這裡的這把火,可你有證據說是我放的么?

你們口口聲聲說我是兇手,你們誰看到我出手了?一個個義正言辭,還群情激奮的逼宮?你們配么?還江南武林的悠悠之口?要江南武林都是你們這群三教九流,我天幕府是不是該做夢都笑醒?

我寧月在此!但我是你們可以喊打喊殺的么?我是天幕府銀牌捕頭,知道什麼是銀牌么?大周皇朝九州大地只有不到兩百銀牌捕頭,論等級,我比你們泰興府的知府都高。

給我定罪?你們這是要上天啊?普天之下,可以給我定罪的只有十個人,而你們差的遠呢1寧月一通搶白說的一眾人心底義憤難平,但被這麼當頭棒喝時候也認清了一點事實。

寧月不是一個武林後輩,人家是天幕府捕快。雖然天幕府捕快大家都不看在眼裡,嘴裡還經常辱罵幾句。但那是拇蛟擁牟犢

到了銅牌捕快,基本上除非名門正派的親傳弟子否則沒有人敢當面說三道四。而銀牌捕快,就是名門正派的掌門都是能不得罪盡量不得罪。pbtXt半步先天的門檻讓天幕府的銀牌含金量相當高,而這次來的這麼多人中,武功最高的也才少位先天。

寧月抖了抖手中的乞丐衣衫,果然在上面發現了一行字,「北,亂墳場1

「哼!如果不是鐵證如山,扣在我頭上的罪名就全部是誣陷。老子就是削了你們,你們也沒地方說理!大人辦事,嘍們都給我一邊看著1寧月的大手一揮,靈壓席捲瞬間將氣勢翻轉。搞的寧月是問罪的一方,而對面的什麼九塢十三寨,綠林六聯盟的才是被問罪的一方。

「想知道真相么?」寧月突然掛上笑容,對著已經被震得雙眼發直的何剛問道。

「想……」何剛哪還有剛才咄咄逼人的氣勢,下意識的回了句。

「走吧1寧月斜著眼哼道,徑直向不遠處的墳場走去。

墳場就在義莊的北邊半里處,四野荒涼,野狗處處,蛇蟲肆虐鳥獸縱橫。就這場景,要不是人多勢眾相互壯膽都不敢靠近百步。

而當一眾人看到墳場的景象的時候,又齊齊的倒吸了一口冷氣!三百多具屍體,以五行八卦整齊的排列,佔地大約三四百平,中間一對陰陽魚泛著徐徐光輝。

「混蛋,到底是誰幹的?這是在褻瀆死者,這是辱屍1何偉頓時憤怒的暴吼。眼神示意,一群人蜂擁的向墳場衝去。

「寧月,到底是何人……」沈青滿臉疑惑的問道。

「沒理由啊,他應該不會這麼無聊?難道……擺成這個樣子有什麼特殊的寓意?」寧月皺著眉頭自顧喃喃的說道。

「轟——」凡是靠近屍體的人,彷彿撞上了什麼無形的水晶牆一般,頓時一陣人仰馬翻,更有不少頭破血流。

但眼前,空空蕩蕩根本什麼都沒有。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喚醒,寧月與沈青同時看到了對方眼底的震驚。精神意念開啟,在受到撞擊的時候,屍體的外圍才被感應到一股極其堅固的靈壓,要沒人觸碰,以他們先天靈力也不可能察覺到分毫。

「結界?符文結界?當世竟然還有人能布下符文結界?」沈青震驚的嘆道,卻是引起了寧月的好奇。

「符文結界?和我們記錄武學的符文有什麼不同?還有,符文到底是什麼東西?」寧月不是好學寶寶,但對於符文,他卻是好奇的緊。

這個世界所有的物理定律幾乎和前世的一模一樣。但有兩樣東西超出了他唯物主義的認知。一個是武功,一個是符文。武功他已經學了,自己本身就會那就不怎麼稀奇了,但符文他卻一直滿頭霧水,別說會,就是原理也想不通。

「古皇創立符文,從那以後巫師便成了上古時代最尊貴的人。而結界,就是巫師們實力的一種。傳聞上古時期,符文的運用極其廣泛,有封印,印刻,結界等等功能。

始國破滅,群雄奮起。巫師逐漸退出歷史長河,而隨著武學的出現,巫師便徹底的消失在歷史之中。想不到現在,還有人能布下這麼精妙絕倫的結界,無聲無息,無垢無質1

「巫師?」寧月撓著腦勺低頭看著手中的乞丐服。

「寧兄,你似乎早就知道被人搬走的屍體在此?到底是何方神聖能出這麼大的手筆?巫師的復出定然會驚動天下,恐怕就是天榜高手也不會袖手旁觀。

這是一場大的風暴,若不是牽連太深還是儘早退出,咱們在他們的層面上還是太過於弱小了。」

「布下這個……結界的人,就是教我無量劫指的人!你說呢?」寧月搖頭苦笑。

「什麼?」沈青愕然的望著寧月,手底一哆嗦差點把扇子丟到地上,「不老神仙的手筆?難怪難怪……也唯有最神秘的不老神仙才有可能布下這道結界吧?」

「鬼打牆……是鬼打牆……大家跑藹—」

被撞得頭破血流的一眾武林人士頓時慌了,不知哪裡發出的叫聲更是將他們的恐懼點燃。一個個就像身後有什麼東西在追他們一樣。

而跑在最前面的正是剛才一面正氣不懼權威的何偉,此刻的他滿頭冷汗雙眼無神,兩條腿隨風擺柳偏偏還能飛速的邁步。

寧月一把抓住何偉,一眾慌張的人才停下腳步。這個時候,金陵沈府就是他們的主心骨。

「現在還有人說我毀屍滅跡么?」寧月輕笑的問道。毀屍滅跡顯然不成立了,沒看到屍體排的整整齊齊么?

「不……不是毀屍滅跡……是……是……是他們化成厲鬼啦——」一聲慘叫凄厲的劃破天空,就連墳場的野狗都被嚇的嗚嗚直叫喚。

突然間,遠處嘈雜的人聲傳來。寧月的眉頭再次皺起,今天到底是什麼日子竟然這麼熱鬧?

一隊人馬,雖然只有數十人但氣勢比九塢十三寨那群人強了太多。沈青一見來人頓時收起扇子帶著二十四夜向來人迎去。

「晚輩沈青拜見仲前輩1

「哈哈哈……賢侄免禮!剛才我聽說殺人兇手現身了,還敢來毀屍滅跡,這不火急火燎的跑過來了,可惜還是來晚了一步。」

來人是一個發須皆白的老頭。而寧月也知道這個老頭的名號——回雁門掌門仲孫有!大名鼎鼎的先天高手,江南道排名前十的高手。

「咦?倒是是誰的大手筆?竟然布下一道這麼大的結界?」仲孫有不愧是老江湖,剛到現場,一瞬間就發現了排列的屍體外被籠罩上了結界。

「結界?仲掌門,那不是鬼打牆么?」

「屁!沒見識1仲孫有的性格粗獷,說話從來不給顏面。但無論輩分武功身份,在江湖武林都屬於一流。所以他這樣的語氣反而讓九塢十三寨的人認為理所應當。

「前輩,今日我與好友原本打算前來探查虛實!想不到等我們到了義莊之後卻發現整個義莊到處是火油。九死一生逃了出來才知道中了圈套。

幸好有一武林前輩率先知道了幕後黑手的詭計,事先將屍體移往此處並以結界保護。否則……恐怕我們這毀屍滅跡的罪名是坐定了。」

「哦?」仲孫有的眼睛微微眯起,眼神閃爍的掃過沈青接著在寧月的身上停留片刻,「你就是寧月?好小子,端是闖下了偌大的名聲。如果這次兇手不是你還好,如果是你,老夫定容不得你1

這樣的眼神很熟悉,寧月的心底頓時升起一股無名怒火。這樣的眼神,就像武林名宿聽到天幕府三個字之後的眼神,那種不屑,鄙夷,歧視。彷彿他們是江湖武林就該有著天然的優越感。

但寧月一直不明白,他們的優越感從何而來?難道天幕府的實力真的差了?難道真以為天幕府的背後的朝廷會一直放任他們逍遙於制度之外?還是他們以為,朝廷大軍壓境天地十二絕會成為他們的保護傘?

「容不容的我,你說了不算!天大地大敢說這句話的,絕對不超過二十個,而你,連給那二十個人提鞋的資格都沒有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