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十五章 無量六陽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十五章 無量六陽掌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仲老前輩明鑒,我這個朋友並非我們江湖中人,人家有官身位傍身,殺官可是形同於謀反!回雁門百年基業也不好用意氣之爭而賭上一把吧?」仲孫有正要暴怒,沈青就上前打著圓常pbtxt

「寧月為人正派斷然不會做出此等喪心病狂之事,何況他身後豈是區區一個天幕府?仲前輩莫要忘了,金雁山上迦南寺,一劍光寒敗龍王!也別忘了那道陰陽太玄悲,無量天劫指1

沈青的每一個字都彷彿重鎚一般敲在仲孫有心上,也提醒著仲孫有一個幾乎被他遺忘的傳聞,寧月的背景遠比一個天幕府深的多,強大的多!

「哼!這就不勞賢侄掛心了,賢侄以後交朋友還是眼睛擦亮的好切勿自誤1說著,目光從兩人身上移開再次轉頭向遠處的結界望去。

「區區祭獻結界,安敢出來獻醜?」仲孫有孤傲的冷喝一聲,身形爆射,一道掌力驟然激射向不遠處的結界打去。

「喝?這老頭的口氣一直這麼大么?」寧月瞪著疑惑的眼睛望向沈青,心中很是詫異,這樣口無遮攔的人如何能在刀光劍影的江湖活這麼大?難道以前沒得罪人么?

「仲老前輩嫉惡如仇,也好打抱不平。他這張嘴巴從出道江湖就沒有消停過,也給他惹過不少麻煩。但幾十年了他那脾氣就沒有改過,好在他幾乎不出江南道,而江南道武林也都知道他的脾氣不與他一般見識……」

「呵呵……奇葩啊1寧月搖頭苦笑。

仲孫有的掌力很強悍,至少不比寧月的一招無量劫指差。但擊中結界屏障的時候,卻連一朵浪花都沒有濺出。結界僅僅發出一道光亮,之後又回歸於無奇。

自己全力一掌別說天崩地裂,但開山碎石還是不在話下。但打在一道結界上竟然連一點瀲漓也沒有濺出,這樣一來仲孫有的老臉為之一紅。

「妖法倒是有兩把刷子!回雁門的弟子何在?」仲孫有一聲暴喝,四十幾名回雁門弟子齊齊飛身而上來到仲孫有身邊。

「給我一起打,老夫還不信,一個過了氣的妖法還反了天了?」五光十色的攻擊突然間炸起,齊齊的向結界打去。這一次結界有了反應,但也僅僅是反應而已。一陣如波紋一般的瀲漓激蕩出向四周蕩漾而去。Pbtxt但眨眼間,再次回歸於無形。

結界透明有質,三百具屍體擺列的八卦圖案顯得那麼的神秘詭異。而中間的陰陽魚,散發著光芒緩慢的旋轉似乎在嘲笑攻擊者的不自量力。仲孫有此刻異常的尷尬,騎虎難下的看著眼前的結界竟然無從下手。

「他娘的,到底是哪個妖人在此施展邪法?」

符文運用之道不是邪法,而是這個世界廣泛運用的科學。尤其是刻錄符文已經運用到各行各業,武功秘籍的記載用符文刻錄,機密文件用符文加密,傳遞訊息用符文共振,甚至有些商家的賬本也是用符文印刻。

但符文的運用卻並非僅限於此。古皇時期,符文曾經有過前所未有的輝煌,巫師甚至像現在的武學那樣成為時代的潮流。

但隨著武學的出現演化,巫師漸漸消失在歷史長河。曾經流行的職業變得冷門,漸漸的消失。而在口口相傳之中,巫師成了妖人,結界,陣法,封印成了妖術。

「仲……仲前輩……」恢復心神的九塢十三寨的人終於找到了插話的機會,「是寧月指領我們來此的,這個……這個布下妖術的妖人定然和他脫不了干係……」

台階,這絕壁是個好台階。仲孫有瞬間將目光射向一邊看戲的寧月和沈青一行人。身形一閃,眨眼間來到寧月的跟前。

「原來是你搗的鬼?哼哼哼!別說老夫欺負晚輩,妖人出現定然能攪動江湖。你要不給老夫一個交代,信不信老夫現在就宰了你這個小妖人?還不快撤了這個妖法1

「仲掌門,聽說你天不怕地不怕這張嘴巴也從來不怕得罪人?」寧月絲毫不懼扇著扇子悠然的問道。

「哼!老夫一大把年紀了,害怕得罪什麼人?別以為背後有些後台就可以無法無天。妖人妖術,武林共誅之,老夫勸你還是不要自誤1

「哎」寧月自顧一嘆,緩緩的收起手中的摺扇,「如果不老神仙知道在江南道有一個人一口一聲妖人的叫他,不知道他的表情會不會很精彩……」

「咯」仲孫有倒吸一口氣似乎還被噎著了,臉色頓時被漲得通紅,瞪著圓圓的眼睛彷彿要突出眼眶。雙手死命的敲打著胸口,看著就要斷氣一般。

「師傅」

「師叔,您怎麼樣?」

「掌門,要不要緊?你怎麼了?」

「姓寧的,你是不是對掌門施展了什麼妖法?」

回雁門弟子連忙圍了上來,或是般仲孫有順氣,或是關切的問候。而仲孫有也在弟子們的幫忙下才漸漸恢復了堵住的氣息。

寧月憐憫的看著仲孫有搖頭一嘆,順便還漫不經心的補了一刀,「不老神仙布下這個結界也就一兩個時辰的是,說不準人家就在附近看著……哎!聽說天榜高手的脾氣……都不太好。」

「呃」剛理順氣的仲孫有再次打了一個響嗝,頓時又引起弟子們的一陣雞飛狗跳。

「寧兄,口下留德啊1沈青也看不去眼了,來到寧月身邊輕聲說道,「人家威名赫赫,定然會自持身份不與一個武林後輩計較的……」

沈青這話也說的在理,仲孫有是江南武林前輩,按輩分要比沈千秋還高出一輩。要不是沈千秋是武林魁首沈青得叫仲孫有一聲爺爺。

但仲孫有和不老神仙無名比起來,那就是孫子輩的。不老神仙故名思意,人家的年紀大輩分大資格老!相傳不老神仙已經位列三代天榜,和他同輩的都老死了他還堅挺依舊。

「人越老……心眼越小啊1寧月低聲一嘆,但寧月也沒有繼續刺激那個嘴巴臭的老頭。再刺激下去,估計就要一命嗚呼了。

既然不老神仙將自己引來,並幫忙留下屍體,顯然是需要他自己找出真相還自己一個清白。這個結界,會攔著想毀屍滅跡的黑手但應該不會攔著自己!寧月這麼想著,小心的踱出步伐輕輕的來到結界的跟前。

寧月的舉動自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他原本也是此次事件的焦點。就連一邊上氣不接下氣,眼看就要斷氣的仲孫有也頓時順了氣眼睛死死的鎖定著寧月。

寧月雙手張開,輕輕的在身前交疊微微躬下身體,「一年前,弟子蒙師父垂憐賜下神功絕技令弟子受用無窮銘感五內。一年未見恩師,弟子日夜思量,唯勤練不殆不敢有辱恩師威名。

然弟子今被人誣陷,又幸得恩師出手替弟子留下洗脫罪名之線索。此情此恩,弟子無以為報,唯化滿腔之感激為叩首,以報恩師之萬一1

說完,寧月恭敬的跪下,凝重的叩首。再次站起、跪下、叩首。周而復始,一連九次!寧月叩頭,心中想的也並不是純粹的抱大腿,而是那招無量劫指,真的讓寧月幾次化險為夷。

叩拜完成,寧月的手輕輕的向前探去,指尖果然感受到了結界屏障,那總似輪胎又像彈簧的感覺。難怪九塢十三寨的人沖的越狠,撞得就越重。

突然之間,整個結界泛出萬道光芒。變故不止讓寧月懵了,也讓在場的幾百號人紛紛提高警惕,靈壓狂涌,潮汐震蕩。八卦祭台之中的陰陽魚飛速的旋轉,無數彩色的光帶直上雲霄。

恍惚間寧月只感覺周身的環境變了,沒有墳場,沒有屍體,更沒有什麼結界,霧茫茫的一片只有自己。這個場景很眼熟,也讓寧月為之精神一震。

相比於余浪當初的粗暴不同,不老神仙打開寧月的精神識海如此的悄無聲息。也不出寧月的所料,頃刻間,眼前出現了六個泛著紅光的透明身影。

身影舞動,體內的內力流動清晰可見。每一個人做著不同的動作,每一個的運功法門都不盡相同。突然間,六個人幾乎同時打出一掌,六道掌力似乎能撕開天地撕開混沌。

「無量六陽掌1

彷彿是天空炸開的響雷,這五個字突然間銘刻在寧月的腦海之中。眼前的場景破碎,寧月再一次置身在結界之前。

體內的內力翻湧,自動的按照第一個光影的行功路線運轉。突然之間,寧月的身體放出白熾的毫光,就像一顆點亮的白熾燈。

雙手揮舞,與空中的靈力共振。頃刻間,天空的靈力急速的向寧月的手掌匯聚。在舞動中,化成彩虹一般的彩帶將寧月的身姿映襯的更加的不凡。

「烈陽如火」

一掌擊出,彷彿灌滿水的水袋瞬間被拍碎!無數靈力組成的水花四濺開來。結界的屏障上,閃動著如龜甲一般的波紋,又像被風吹皺的麥田不斷的翻滾。

「轟」放著光芒的結界轟然間破碎,就像被砸碎的冰雕一般的向四周飛濺而去。結界破碎,八卦中間的陰陽魚也化成星光飛速的消散於無形。天空再次暗下,再一次變得漆黑,再一次化為死寂。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