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其他小說>天幕神捕>第一百十九章 四蟲傷心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十九章 四蟲傷心毒

小說:天幕神捕| 作者:東城令| 類別:其他小說

人劍合一,帶著絕殺的氣勢,當劍光亮起的時候。pbtxT沈青知道自己完了。但沈青並後悔剎那間的惻隱之心,他是一個溫柔感性的男子,只為了那一剎那的心動,沈青收手了。

黑衣女子的劍很亮,就像漆黑的夜色中劈落在眼前的閃電。在琴音中斷的剎那之間劍氣已如幽靈一般向沈青的咽喉鑽去。

「錚錚」又是一道琴聲,這一道琴聲沒有先前的溫柔,也沒有先前的優美。這一聲彷彿是沙鷗在絕望的時候發出的最後悲鳴,夾雜著無窮的怒火。

這一聲琴音不是音波功,因為音波功阻止不了人劍合一的絕殺一擊。但這道琴聲是琴心劍魄,無形之琴音,有形之劍魄!

在沈青溫柔一笑,在沈青放空心懷打算迎接死亡的時候,一道劍氣彷彿跨越了歲月長河。從沈青的臉頰吹過,吹落了沈青一縷鬢髮。

「轟」湛藍的劍芒瞬間破碎,跟著一起破碎的還有黑衣女子手中細長的劍。那種如粉末一般如流沙一樣化作煙塵消散,飛速的消失不見。

劍一如既往的刺下,彷彿刺入沈青的咽喉直至末柄。但無論沈青還是黑衣女子都知道,這把劍只剩下了劍柄。

「十二樓?」沈青面帶微笑的問道,沒有一點劫後餘生的惶恐,那語氣就像在說好久不見……

黑衣女子的眼眸微微一動,卻並沒有看著差點被自己殺死的沈青,而是側過臉望向沈青身後手持古琴的寧月。

「我該謝謝你不殺之恩么?」女人的聲音一如既往的冷。但寧月可以聽出,她的心有了漸漸融化的徵兆。

「你不該手下留情的1寧月的臉色有些蒼白,氣喘吁吁的來到沈青身後,「如果我反應稍微慢一點……你就死了1

「我知道,下次會注意1沈青的笑容依舊溫柔,輕輕的後退,咽喉緩緩的離開黑衣女子的劍柄,咽喉的皮膚上,印刻了劍刃截面的印記。

「又見面了,瓊星!你是不是該解釋一下……你為什麼在此?」寧月也收起琴,剛才的一道劍氣他手下留情了。當然對面的瓊星也知道。所以瓊星如果不是腦子裡缺根筋的話絕對不會再出手,因為寧月下一次絕對不會留情。

「我是跟著她而來……」瓊星被寧月的氣勢震懾住了,再次相見,瓊星竟然不敢再正眼看寧月的眼睛。pbtxt她也沒想過他們兩人再次相見還會刀劍相向,更想不到寧月認真起來竟然這麼的攝人。

「她是誰?」

「暗星1瓊星丟掉手中的斷劍,「十三年前,我們被帶到了殺樓,我和暗星被分配到了同一個房間。她練暗器,我練刀劍。我們一起訓練,一起晉級。在這個世上,她是唯一一個不會對我出手的人,而我也是唯一一個不會對她拔劍的人。」

「你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寧月不為所動,也不關心她們拉拉的感情,眼神盯著瓊星的眼眸身上的氣勢如火焰般升騰。

「我和她一起成為銀牌殺手,金牌殺手!隨著我們完成的任務越來越多,我們殺的人也越來越多,我和她第一次產生了分歧。

她將殺人當成了神聖的信仰,而我卻越來越厭倦手上沾滿血腥的感覺。之後,我叛出了殺樓,而她接取了追殺我的任務。

但我們都了解彼此,所以她無法靠近我,我也不能攥住她。但在昨天,她突然間離開了。所以我憑著對她的感知找來了這裡……」

「一派胡言1一聲暴喝在大廳的門口想起,汗如雨下的龐泰也在此刻趕了過來剛巧聽到了瓊星的話。

「你覺得憑一個子虛烏有的暗星就能證明自己的清白?哼哼哼!十二樓手上累累血債,是你一句厭倦了就能抵消的?你輕飄飄的一句話就想洗白?那些死在你手裡的無辜之人又算什麼?」沒想到一直木訥的龐泰竟然也能說一口漂亮的大道理,也許在正義的定義上,江湖人心中有自己的標準。

「我信他1龐泰的話剛剛落地,沈青卻面帶微笑的說道。

「沈公子……你……」龐泰不敢相信自己耳朵,身為江南道武林魁首沈府的公子,竟然沒有第一時間將這個妖女滅殺竟然還相信她口中吐出的荒謬謊言?

「龐兄無需氣憤,我相信的只是她口中的暗星存在,也相信她並非屠盡山寨的兇手。剛才我親身領教了這位姑娘犀利的劍法。

我不信一個人能將暗器,下毒,還有劍法同時練到登峰造極的地步,而且這個人還這麼年輕!瓊星姑娘剛才的一招人劍合一已然是多少劍客夢寐以求而不可得,就算在下方才沒有愣神也必定接不下的。」

龐泰張了張嘴巴,想要反駁卻無從說起。武學之道,或在於精或在於博。但博而不精是無可避免的,除非踏出天人合一的一步融會貫通。否則,絕無可能出現全才。

從古到今,真正意義上的全才只有中州巨俠諸葛青一人,拳腳無敵,水陸縱橫,刀劍雙絕這十二個字歸納了諸葛青的一身絕學。但諸葛青真正征戰天下的武功還是一套玉骨神拳。

寧月尷尬的摸了摸鼻子,雖然沈青口口聲聲的說著要精通幾項絕技好像天方夜譚一樣。但寧月還是忍不住要吐槽一句……這很難么?

「寧兄……你也信她?」龐泰的眼神很可憐,就像一個無法得到別人認同的孩子,眼神閃閃的盯著寧月泛著星光。

寧月惡寒的閃到一邊,拿著扇子擋住龐泰的視線,「雖然我知道可能很殘忍,但我不得不告訴你,瓊星說的可能是真的1

「為什麼?她只是一個殺手啊!什麼時候一個殺手說的話都可信了?你們沒聽她說嗎?她的手上沾滿了鮮血,她以前是一個背負累累血債的殺手。想金盆洗手就金盆洗手……置那些枉死的人於何地?」龐泰激動地咆哮,臉色頓時被漲得通紅。

「別激動別激動1寧月覺得龐泰的內心一定隱藏著一個不為人知的傷痛,也許他曾經被殺手製造過傷痛致使他對殺手抱有極強的敵意。

「我相信她說的話是因為……龐兄,你中毒了1

「呃」龐泰那悲憤的表情瞬間定格,眼眸深處閃過一絲迷茫。

「你中的是一種引發情緒奇毒,需經歷悲、憤、苦、痛四種情緒然後精神混亂,瘋魔而死!這麼奇特的毒我別說見過,就是聽也沒聽說過……」寧月摸著下巴好奇的說道,「剛才你的表現很像是其中的憤礙…」

「我中毒了……我怎麼會中毒呢……不可能礙…」

「四蟲傷心之毒!這是暗星擅長的七毒之一!以七種毒王之蠱煉製的七毒,掌控人的七情六慾,四蟲傷心一過必死無疑。」

「世上怎麼會有這樣的毒?你騙我……」龐泰悲憤的喝道。

「果然很中二啊,隨便一句話都帶著這麼濃郁的幽怨……害的我雞皮疙瘩啊」寧月默默的吐槽著緩緩的來到龐泰的身邊。

「毒這東西,最奇特的就是生物毒素,這些都是神經毒,有致幻的功效。所以有什麼奇怪的毒藥也許只是你孤陋寡聞而已。我更好奇的是,你在上山的路上遇到了誰?他是怎麼對你下的毒,又是為什麼要對你下毒?」

「沒有礙…我就……就遇到了……難道是她?」龐泰瞪著驚恐的眼睛,因為他在山上路上遇到了一具女屍。龐泰只是將屍體抱到了一邊邊急忙的趕上山……想不到就因為這個很平常很隨意的動作……竟然就中了毒。

「那具屍體很漂亮吧?」寧月斜著眼鄙夷的看著龐泰。

「是……你……你怎麼知道?」知道中了毒龐泰早已經如驚弓之鳥,回答寧月的聲線也像被撥動的琴弦。

「哼,江湖中人見慣生死,遇到屍體攔路會好心的抱到一邊?你們不是向來用腳踢的么?竟然對屍體都……哎,真是有出息啊!

「不!那不是屍體!她就是暗星1瓊星很肯定的說道。

「她為什麼要對龐兄下毒?難道有人要買龐兄的命?」沈青的臉色陰沉了下來,之前溫柔的笑容也被慢慢的收起。

「暗星殺人,從不需要理由!我想更多的……是因為好玩吧!她最喜歡看著被她捉弄的人疲於奔命,在恐懼中迎接死亡。」

「那我……我怎麼辦?寧兄……沈兄……你們……你們不會丟下我不管吧?」龐泰驚恐的叫道,在面臨死亡威脅的一刻,他表現的和常人一般無二。

「你暫時死不了1寧月滿不在乎的回到,眼神突然間冰冷的盯著眼前的瓊星,「這是我們第三次見面,第一次,我們萍水相逢,第二次你被十二樓追殺我救了你一命。但第三次,你卻讓我對你僅剩的好感蕩然無存。

你告訴我你為什麼出現在此,甚至說……你為什麼要出現在我的面前。別說什麼為了暗星什麼的,暗星也許真的存在你們的故事也許也真的存在。

如果真的只是過來看看的話,你完全可以在暗星離開的時候就離開,甚至說你根本就可以不出現在我們面前。以你的武功,你要有心藏在暗處,我們無論如何都發現不了你1未完待續。